萧野之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smart 书名:七界寻妖
    林子航远远的立于凤后,有了上次的经验此次他岂敢再鲁莽前来。只是实在抵不了好奇,子还是不知不觉的靠近。约距凤四百步有一巨石,林子航悄悄藏于其后静待事态变化。

    突然间骱那罗脸色轻蔑一笑:“原来是仙界遗孽,怪不得能破我的阵。但是如果想凭你那半吊子仙界血统胜我、、、、未免有点痴心妄想”!

    听到骱那罗的话,凤竟然鲜有的恼怒:“你莫要欺人太甚,还没交手究竟鹿死谁手还未可知”。说完凤右手作法式,口念法诀一柄浑体雪白剑便出现在凤手中。

    “凤鸣剑~!原来是九凤仙在人间的种,当年如若不是凤灭那个老贼姑,你如今恐怕要叫我一声爹呢!哈哈哈哈、、、”

    “你这魔头竟敢辱骂我娘亲,今必取你首级”。言毕,用尽全力一剑刺出。剑势如电,直骱那罗心口,刹有不取其命不罢休的气势。不料骱那罗只是随意的一个侧,轻易地便躲过了凤鸣剑的攻击,瞬时双方位置互换。

    “就这点本事吗?取我首级你娘为仙界一员都无法办到,凭你?区区人界种、、、、、”。骱那罗乐此不疲的调侃着凤,似把这场战斗当成了游戏,任凤左右冲杀,就是不肯与其正面交锋。

    凤如此冲杀数回似也发现骱那罗在玩弄他,于是便不再一味的冲杀,他心里清楚人与魔本质上是有不可逾越的差别的,虽然凤有九凤仙的血统但还是无法运用自如。说到底,其实在凤没有引发自潜力的时候,其实凤就是一个普通的人。唯一区别与常人的就是有一把可以隐入体的凤鸣剑,一过人的外家功夫。

    远处的林子航偷偷的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看着处于弱势的凤林子航心中此时竟有一种莫名的冲动:“上去与骱那罗一较高下”,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自己凭什么与骱那罗对抗,连凤在他面前都是如此的渺小,我?林子航自嘲道。

    “骱那罗,你莫要张狂,今天我便叫你看看凤鸣剑的厉害。即使不能杀你也要叫你好过不得”。凤愤恨的说道。

    “那我倒要好好看看,你如何取我首级”,骱那罗不屑道。

    只见凤右手提剑割破左手手指,鲜血一触到剑刃便融入剑。不消一会凤鸣剑竟由雪白色变成血红色,剑还隐隐泛着光芒。上真气急速运行,会与丹田。四周的野草以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的钦向凤,缓缓地一株株野草由原先的嫩绿色变成枯黄色。原先剑的光芒只是淡淡的,但随着四周植草的精气的汇集剑光芒已逐渐耀眼。

    “骱那罗,受死吧!”凤断喝一声,口中念念有词:“凤鸣九天,破天毁地。涅火重生,一鸣惊人。”片刻间,天地风云骤变,天空雷声隆隆不肯断绝。

    “九天凤鸣诀!”此时骱那罗脸上的轻蔑已消失殆尽,剩下的唯有惊讶与不安。一时间竟也作出了御敌的法式;铜色铁鞭在前画了一个圆,左手随口中的法诀一出绿色荧光渐现,朝着所画圆圈一指,凭空的竟出现了一道绿色光屏。

    在林子航眼中这一瞬间的攻势变换来到是那么突然,以至于还没等他理解过来一切就都已发生了。之前一生中只有逸仙与火妖的对决给过他这种窒息的感觉,仿佛只要一粗气就要被人发现,命不保。不敢作出一丝声音的林子航静静的蹲在巨石后,看着骱那罗和凤怒目相视,作势斗法。

    忽然间,被红芒包围的凤一跃而起,当它对着骱那罗降杀过去时,一声刺耳的凤鸣响彻九天。的林子航不得不堵上耳朵,但即使如此还是有音波贯穿入耳。林子航虽与凤相隔四百步但是还是觉得口闷涨,气血倒流,脑袋已是晕晕乎乎,一说不出的难受。饶是如此,林子航还是不死心的看着这场战斗。

    骱那罗似乎并没有受到音波的影响,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御敌姿态立于光屏之中。虽然骱那罗并没有像林子航一样用手堵住耳朵,但却是在不断的运气抵御音波。如若仔细看的话你可以发现骱那罗的左手手指有一些颤抖,想是连护光屏也在不断加强。

    原来的白昼瞬时被他二人弄得如黑夜般,向骱那罗袭去的凤鸣剑尖突然又绽放出凤头火焰,燃烧着天际。犹如开在黑夜的烟火,美不胜收,黑夜又突然变成白昼。凤潇洒的舞弄着凤鸣剑,如若不见对面的骱那罗,又有谁能看出这是一场战斗!

    “好美!”林子航不感慨道;这便是高手的实力吗?如此强大的杀招竟被舞弄的如此唯美!

    顷刻间红绿相接,光芒绽放,风雷静止,天地间仿佛死寂一般。

    红绿相接所绽放出的光即使是远在四百步外的林子航也无法正视,就在林子航试图看清战况时。红绿光芒就在一声爆炸声中消散。只见林子航被弹飞六丈远,闷咳一声血从口出,不能自已。再看骱那罗似完好无伤的立于原地,不过脸色此时也已涨红。喉结蠕动,想是也有鲜血即将涌出,只是被骱那罗硬生生的顶了回去。故作无恙之态,心想:此人如今尚不得道法要义已经如此,假以时如若多加修炼恐怕连我都不是对手,今定要除掉他以绝后患!

    “这便是要我取我首级,要我不得好过吗?”骱那罗冷笑道。“不知死活的种,以为学了点道家小术就不可一世敢在我面前逞能。今便给你个‘荣幸’,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实力。”

    凤横卧在地上,心中不一凉:难道今便死在这里了吗?不甘心就此结束的凤还是怒目圆睁的看着骱那罗。

    被这一瞪的骱那罗似乎也火起来,六丈外便以开始结法式;“六年前被收入魔离后便没有机会再使用‘魄塚’了,今就拿你开刀。”端详这自己的铜色铁鞭道。

    远处的林子航不头皮一麻,只见骱那罗一挥手中的魄塚便有无数魂魄的哀鸣从中传来。渗人心脾,令人不寒而栗,顿时仿佛处九幽地冥。想来那些哀鸣应是被骱那罗吸取的人的魂魄,被锁入鞭中不能往生而发出的苦难。

    就在‘魄塚’法式完结待要攻向凤时,天空突然青光乍现。近看方才看清是一鹤骨仙风的白须青衫老道。老道挥剑一甩青光飞出顿时与魄塚相接,届时音爆之声传来,较之凤的‘九天凤鸣决’真是不知胜过多少。

    被这突然出现的青衫老道打破计划的骱那罗怒道;“你是何人,竟敢坏我事!”

    “在下蜀山玄清!”老道笑道。

重要声明:小说《七界寻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