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起

    当井上静香挂上电话后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让阿杰警觉起来.他从沙发下面拿出一支.38口径左轮手枪小心翼翼的走到门边.通过门镜向外望去是一个邮递员打扮得年轻小伙子.阿杰右手把枪藏在后左手打开门.

    “请问是陈牧杰先生吗?这里有一封信给您.”邮递员语调平静丝毫看不出任何异样.

    阿杰依旧小心翼翼的结果信封关上门.他这时才稍微松了口气.

    这封信的蜂蜡上刻着国家荣耀集团头目的印章.没有错,老头子的直接指示之类的.阿杰这样想着拆开了信封.

    信的内容很简单就是告诉阿杰不要轻举妄动.关于阿辰事集团会有相关渠道和警局方面”外交解决”

    “你现在打算怎么做”静香关心的问道.因为她看出阿杰并不信任集团做出的承诺.即便是老头子的直接指示.

    “等等看吧…”阿杰并没有像平时一样急躁.

    三天后的早晨.阿杰打开电视.突然看到了早间新闻的头条消息.内容是三天前发生在宾馆的暴力事件嫌疑人郑宇辰已经供认了自己的罪行.并且将会面对一级谋杀的指控.

    阿杰看到这个消息几乎暴跳起来.他知道这肯定是药厂精心策划的诬陷.但是他奇怪的是为什么集团和警局的交涉失败了?!难道集团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救阿辰.他只是像破布一样被利用然后扔掉了吗?阿杰简直没有办法思考了.

    没有办法了.只能通过集团内部的线人打听一下况了.一名叫做阿管的警员原来在国家荣耀的酒吧里工作过.后来因为上面给出的任务加入了警队.虽然加入警队已经有三年了.不过一直没有得到提升.充其量是个副警司.平时也基本管理一些文职工作.他曾经做过阿杰一段时间的司机.两人交不算浅.

    两人约好晚上11:15左右在城郊的一个小影院见面.影院是建在一家商场的地下三层.商场的地下一层和二层都是停车场.这家小影院并不是什么正规的影院.平时也只有晚上10点到凌晨6点才开放.播放的影片可想而知都是一些角色穿着比较”清凉”的片子,以本的居多.

    晚上11点左右他独自一人来到了影院.这家影院非常的简陋而且只有一个播映厅.门口卖票的大爷已经睡着了.与其说是影院更像是街坊俱乐部之类的.阿杰轻声绕过大爷进了影院.果然荧屏上放映着的内容不堪入目.大约有两三对社会男女依偎在一起.他们有的在接吻有的在互相做着猥琐的事.总值这个影院就是这么个地方.阿杰找了一个空座位坐了下来.影院的观众席大概可以容纳200人左右.但是这天的况是加上阿杰也总共有七个人左右.过了大概过了10分钟.两个警察走了进来.其中一个是个矮胖的警员另一个是一个带着眼镜瘦高的警员.那名瘦高的警员走到一对正在亲地男女面前打断了他们的亲.

    “喂!出去.”瘦高的警员对那对男女命令道.

    “你是谁啊?”其中一个30岁左右的男人嚣张的叫嚣道.

    瘦高的警员立刻从腰间掏出了S&WM36警用左轮顶着那个男人的脑袋.

    “未成年,不能进入成人影院.”说着他把枪的击锤向后扳.

    “算你恨…”那个男人赶忙抱着他的女友仓皇的跑出影院.其他几人也见状也纷纷跑出了影院.

    “王警司…搞什么…别突然掏枪啊?!”那个矮胖的警员紧张的说.可以看出来他是个新人.

    “李警官,麻烦你去门口站一下.别让人和人进来.”瘦高警员命令道.

    “是”说完那名矮胖的警员离开放映厅.瘦高的警员走到阿杰边坐下.

    承

    “阿辰的况怎么样”阿杰开门见山的问.

    “这回的况貌似不妙!他的案子是市局的专案组直接负责的.我根本没办法和他见面.不过我还是得到了一些报.在宾馆楼上逮捕的保安都消失了.”阿管不紧不慢的讲着.

    “啊什么意思?”阿杰疑惑的问道.

    “意思是他们在医院的时候逃走了.不过想想也知道他们受的是很重的枪伤,不可能从严密监视的医院逃走.也就是说他们只是被转移了而已.还是那句话所有的报都在专案组手中.我能得到的信息很有限.市局内部似乎被止讨论这个案件.”阿管接着解释道.

    “再问你一个问题,国家荣耀集团有没有与警局的交涉行动?”阿杰顶着阿管的眼睛问道.

    “抱歉,少爷.这个问题没有办法回答你.”阿管似乎刻意躲开了阿杰的目光.

    “为什么?”阿杰追问道.

    “喂小米”像以前一样.只要是阿管回答不了的问题他都会说喂小米.

    “好吧,那么最后摆脱你一件事…”

    “什么?”

    “让我进监狱!”阿杰坚定的说到.

    “要玩越狱吗?别开玩笑了.市立监狱虽然很简陋但是想越狱也没有那么简单.”阿管回答到.

    “别担心.只要你把我送进去就行了.”

    “你拿着枪在我管辖的区域抢劫银行.之后我来逮捕你就好了”阿管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好吧,就这样定了.”

    第二天,阿杰手持.38左轮手枪准时出现在银行.

    起初银行里的人没有注意到阿杰拿着枪站在银行里.阿杰向银行保安径直走过去.保安转过头来看有人拿着枪走过来的时候好像吓懵了.虽然他穿着防弹衣手持警棍,但是真正碰到银行劫匪还是第一次.他之前所受的训练瞬间遗忘了似的.他丢下警棍双手举过头顶.真是太衰了.一点反抗精神都没有.阿杰向他上半的防弹衣上开了两枪.保安随即倒地.点38口径的手枪是一支自卫武器.杀伤力并不大.而且阿杰用的是普通的手枪弹而不是空尖弹.保安中枪的位置应该只有一些淤伤而以.

    听到了枪声,银行里所有的人都爬在了地上,除了一个六七十岁模样的老太太.他手持拐杖向阿杰冲了过来.好像要用拐杖打掉阿杰手中的枪.阿杰向左一闪随后抓住了老太太的拐杖往前一推老太太便摔倒了.这是银行的警铃声响起了.一名出纳用脚边的报警器报了警.不到五分钟.阿管便只一人进入银行.阿杰立刻把枪丢在了地上双手放在头后跪在地上.一切都像电影里演的一样.阿管用软绳手铐铐住了阿杰.银行里的人纷纷鼓起了掌.

    转

    三天前的市立医院.阿辰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当他恢复一些意识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被绑在了病上.一个护士模样的女人正把手中针管中的空气排空.她用碘酒在阿辰的手臂上涂抹均匀.这时阿辰下意识的反抗.他的腿用力的踹在护士的肚子上把她揣出两米远.听到了病房内的混乱.门外立刻有两名警察模样的人进来.其中一个用冲锋枪的枪托猛地砸向了阿辰的肚子.另外一个按住了阿辰并且失意护士过来打针.

    护士在扭打的三人中找准时机猛地把针管扎到了阿辰的手臂上.起初阿辰还在挣扎.后来渐渐的他便失去了意识.两个警察把他架起来托到医院的一个特殊病房放在一只椅子上.强烈的聚光灯照在阿辰的脸上让他看不清审讯自己的人.

    “只问你一个问题.昨天在宾馆把清洁人员扔到楼下的人是不是你?”审讯人员用冷的声调问道.

    “不是…”阿辰虽然意识模糊但是还是勉强说出了这句话.

    “看来药还没有起作用.在等等.”阿辰后的警员小声嘀咕着.

    过了大概十分钟.阿辰觉得头部剧烈的疼痛他只想赶紧结束这一切.

    “我再问你一遍…人是不是你从楼上推下去的”这句话再次被问道时阿辰已经不能理解其中字面的意思了.除了头晕他没有其他的任何感觉了.

    “是…是我干的…”说完他便晕了过去.

    “证据拿到了…”这是阿辰恍惚中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当天下午他便被特殊的亚运车送到了市立监狱.这所有200年历史的光辉市监狱.

    他是从后门进去的.两个警员架着他来到清洁室.他被警员扒光了衣服**的站在清洁市的中央.一个警员往他的上在倒痱子粉之类的东西.之后另一个警员用消防用的水枪向他上喷水.他被冲倒在地.腿上的伤口也被再次弄破了.血顺着地板流进了下水道.由于刚才的药效还没有过去他并没有感觉到多少疼痛.随后两人给他架到了医疗室去打防疫针.医疗室中阿辰渐渐恢复了意识.

    “出去!”一个清脆的女声呵斥着两个警员.

    “不行,他可是个危险人物.”两个警员并不买账.

    阿辰定睛一看是个二十三四岁左右模样女医师.材火辣,面容姣好.有着和井上静香和钉宫惠不一样的成熟感.她的头发被卷了起来,如果松开来可以到肩膀.她用手扒开阿辰的眼睛用手电筒照察看瞳孔反映.

    “他们给你灌了什么药吗?”女医师敏锐的看出了些端倪.

    “你的工作是给他打防疫针!”两个警员紧张的走上前来.其中一个警员粗暴的扎住了女医生的手臂.

    “放开他”阿辰见状警告道.

    “哦,你想怎么样”警员叫嚣道.

    阿辰右手抓住了警员的手腕向后一扭只听”喀吧”一声警员似乎脱臼了.另一个警员见状冲了上来用警棍在阿辰的肚子上狠狠地戳了一下.阿辰这才放手.

    “我不是说了吗?出去”女医生叫道.“这是我的医务室!难道你们要让我去叫典狱长吗?”

    “婊子!...狱长的女人就可以这么嚣张吗”两个警员骂骂咧咧的出去了.

    “刚才,谢谢你了小朋友.我叫何千彩.在这里叫我千彩姐就可以了.”听到别人管自己叫小弟弟阿辰有些不太高兴得.但是现在能在监狱中多交些朋友也没有坏处.毕竟要为将来的越狱做打算.

    “郑宇辰,叫我阿辰就好了.别叫我小朋友,否则我管你叫阿姨”.阿辰挑逗的回应道.

    千彩姐把阿辰的袖子捐了起来她发现了之前的那个针孔.

    “姐姐给你采点血忍一忍.”说着她拿出一个抽血针管抽出了一管学.她把血液装进了离心机.大概二十秒后.计算机显示血液中LSD含量超标.

    “他们给我注的是什么?”阿辰盯着屏幕问道.

    “一种迷幻剂.不知道你得罪了什么人总之这份血样报告我可以为你保存着.以后如果你要上法庭提供证据的话这份报告应该可以帮忙.”千彩姐解释道.

    “为什么帮我?”阿辰疑惑的问道.

    “没有什么~看到可的男孩姐姐我就想帮一把呢~”变说着她边给阿辰注另一种药剂.

    “这是什么东西?”阿辰警觉的问道.

    “防疫针.监狱里有各种传染病.好孩子还是需要打一针的.”阿辰观察到她的手有些抖.

    “可以不打吗?”阿辰看着她的眼睛.但是明显的她的眼睛在躲避阿辰的目光.

    忧郁了大概十秒钟千彩杰回答道:”好吧.不过…在里面要小心些”.这话明显是一语双关.

    医务室的监视器动了一下.随后千彩姐收到了一条短信.她合上了手机盖一言不发的靠在那里.

    “我是医生…杀人种事做不到”她握紧手机轻声地自言自语道.

    阿辰从医疗室出去门口连个警员已经显得不耐烦了.他们架着阿辰来到了牢房区.由于阿辰中枪伤因此他被关在了一个单人间.这个单人间除了一张板外就是一个简陋的马桶和洗手台.除此之外就是肮脏的墙壁和一个书架.书架上放着几本书.阿辰打开书看了一下原来是一些秽读物.这种东西应该是之前在这个房间住的犯人留下的.上面还有各种不堪入目的涂鸦.阿辰躺在上,上的伤口隐隐作痛.他一直相信国家荣耀集团的人或者是阿杰回来救他的.不过听着隔壁一些犯人的呻吟他感觉自己如果在这个地方呆上一阵子肯定会疯掉的.

    接下来的几,阿辰由于腿伤被获准在牢房里休息.他被止任何探视和与其它犯人的接触.这一切都像是被计划好了一样.

    合

    阿杰被阿管带上了警车.和计划好的一样他被直接送进到市立监狱.报告早就被阿管准备好了.所有的口供也被事先做好了.

    在监狱的门口阿管对阿杰说:”只能送你到这里了.之后就要靠你自己了.”

    阿杰被带到了清洁室.高压水枪一下把他顶到了墙上.水喷在他的脸上另他喘不过气来.他这辈子还没有受过这个罪呢.不过他想象到阿辰可能也一样经历了这一切于是他也只能忍耐着.

    警员把他带到了医务室.与阿辰不同警员并没有进去.

    “啊啦,新的小朋友吗?最近的年轻人还真是犯罪啊~来,让姐姐给你检查一下体”.说着她便拿着针管走了过去.

    “后面的那个是什么?”阿杰指着千彩姐的后问道.

    千彩姐真的上当了.当她回头的一瞬间阿杰扑了上去把她的手反锁在背后.千彩手中的针管随即掉在了地上.阿杰另一只手抄起了旁边桌上的手术剪刀顶在千彩的脖子上.

    “真是的,一点都不温柔,没有昨天的小朋友可嘛”.千彩继续用挑逗的声音说道.阿杰觉得非常奇怪又有趣.一般的女人在这种况下已经吓得大叫了.阿杰把她压在柜子上令她动弹不得.

    “听着.不想伤害你.把最近这里所有犯人的病例拿出来给我.”阿杰在她耳边命令到.说实话这种工作以前都是阿辰在做.但是这一次他决定要自己来救出阿辰.

    “哦~原来你是想帮人越狱啊.虽然是不可能的但是勇气可嘉啊.好吧,姐姐我就帮你一回”.

    她缓缓地移动的到写字台旁用一只手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叠厚厚的文件.阿杰把她扔在了椅子上翻看其病例来.他在Z字头的文件夹里发现了郑宇辰的文件.文件上显示他所在的位置在B楼12层的500号牢房.

    “喂,你有办法让我住到B楼12层的牢房吗?”阿杰对着千彩问道.

    “可以啊,而且很简单.只要我开张证明说你有肌萎缩的症状就可以被送到B楼12层.不过有一点要告诉你的是.住进B楼12层的人至今都没有活着出来过的.”

    “这个你不用担心”.阿杰有成竹的回答道.

    随后拿着千彩开出的证明.阿杰被带到了B楼12层.

    最终他被关在了497号房.幸运的是在他的对面是第500号房间.阿辰把手臂盖在眼睛上一动不动.从旁人看来就好像死掉了一样.阿杰被扔进了497号牢房.他这辈子都没有住过这么简陋的房子.没办法…他只有等阿辰醒过来了.

    大概下午5点左右.阿辰醒了过来.阿杰已经扶在铁窗边等候多时.

    “少爷!你怎么在这里”.如同电影般老的台词.

    “小点声.我进来救你出去.集团似乎决定抛弃你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总之不用担心.老头子应该不会让我在这里呆得时间太长.到年候我们应该可以逃出去.”

    “等等…你没有计划就这么进来的是吗?”阿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天然呆也要有个限度吧?!还有,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从女医生那里”.阿杰回答道.

    “千彩姐吗?!”阿辰问道.

    “什么千彩姐?女医生吗?已经知道人家的名字了.看来你泡妞泡到监狱里来了…”.两人闲聊着聊到了夜深.坐牢还是两个人有趣些,阿辰这样想着.

    附

    两天后,B楼12层的全体犯人都被带到了监狱的礼堂.据说是要开展信仰教化.一个牧师和一个警司走了进来.阿杰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那个警司是阿管.牧师开始对着犯人长篇大论.

    阿管走到阿杰面前时停下了脚步.他问道:”你相信耶稣吗?”

    “抱歉.我是无神论者”.阿杰回答道.

    “送你本圣经.这本圣经可以帮你的灵魂打开一条自由之路”阿杰打了一个机灵接过圣经.感觉比一般的圣经要沉很多.

    “哦,还有每个人都可以拿到一副主的画像.挂到到墙上.主会指引你们通向自由的道路”.接着牧师发给每个人一副海报大小的画像.

    回到牢房中.阿杰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圣经.里面并不是一把锤子而是一把EMP开锁器和别针.而主的画像不管正反面都没有看出任何的异样.阿辰也在寻找手中画像的玄机.总值先挂起来再说吧.没有猜错的话.这副画应该是监狱的地图.因为阿管话语中打开自由之路是指开锁的话那么指引自由之路应该指的就是地图了.但是地图到底在什么地方呢.没有地图的话想从监狱逃跑几乎是不可能的.12层的狱警每隔15分钟来一次.也就是说逃跑的时机非常重要.

重要声明:小说《国家荣耀的阴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