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座宥欹器 书名:魅魔日记
    亲记:

    这几天实在是太郁闷了。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讲得那个猥琐大叔凯勒?斯坦因吗?他有一件影斗篷,那是一件有神奇魔法的披风,穿上的人就能隐在街上行走而不被发现,怎么样,很酷吧?他说这是自己的传家宝,那一定是偷来的,因为他喜欢偷东西。大叔最大的好,出了让我去盗梦,就是穿上斗篷混进血鸦阵里去偷东西,面包、水果、蔬菜,家里的用品都是他偷来的,就连你也是他偷来的。自从那些可怜的村民们因为不停地丢失东西而怀疑村民的时候,不断有人搬走,最后成了一座鬼镇,村民们说是死去的暗影精灵游侠血鸦在地下作祟。从那之后,大叔就经常去城里市集上偷东西了。

    大叔的第三大好,就是趁着刮风的时候去市集上掀开女人的裙子,为什么在刮风的时候,可能因为他胆小吧,返正他的记里是这样写的。

    看来我又跑题了,还是说说有趣的事吧,事发生在昨天。

    ……

    “嘿,加布瑞尔,我掌握了那几个臭名昭著的术士的行踪,他们中的一个,正在北温泉镇的旅店中。”

    加布瑞尔说道:“既然是通缉犯,一定有赏金!”

    斯坦因留着口水说:“这个家伙值足足一万的第纳尔!这下可发财了。”斯坦因忽然回过神来,“可恶,我也是通缉名单上的人,虽然只有五百第纳尔!嘿,这帮卫兵简直是在侮辱这个大陆上最伟大得两名术士之一!以后不要再提这件事。今天晚上坐着我的飞毯,去帮我把他梦里的恶魔法阵符文盗出来。那样我就再也不用怕那个混蛋了。”

    “我才不要坐,你的飞毯一年前就该换新的了!实在是太臭了!”

    “没关系,今天换换面,明年再买新的!”

    两人降落在了温泉镇外的树林内,“那个混蛋在二楼楼梯南面第三个房间内,记住,穿得一黑色法袍,拿着跟拐杖。我先去楼下喝几杯,办完事叫我。”加布瑞尔念了几句咒语后就消失在了虚空中。

    斯坦因走到了吧台,“一杯龙舌兰!”

    一只白皙而丰满的手将酒杯推到了近前,斯坦因的目光顺着手臂游弋到了老板年的丰满的前,口水不由自主地飞流直下。

    “流氓!”老板娘说完便转走了出去。

    楼上的术士正在熟睡,加布瑞尔就潜入的他的梦境……

    高个子的术士走到了楼下的吧台,“一杯龙舌兰,老板娘!”一只白皙而丰满的手将酒杯推到了近前,他的目光顺着手臂游弋到了老板年的丰满的前。等他回过神来,老板娘已经转过了去。他深处了手就对老板娘毛手毛脚起来。

    “尾巴,怎么回事?”他醉眼朦胧的抬起来头,“哦,猫女装,我喜欢!转过头来,美人,咱们亲!”老板娘听完之后,温顺地转过了头,“啊,老婆,是你!”

    老板娘一脚等在吧台上挥舞着鞭子怒吼道:“你想找死吗?”,术士见状之后竖直躺在椅子上,扒开了衣襟,满脸陶醉地“来吧宝贝,为了这一刻,我等了十几年了,尽力地鞭打我吧……”

    加布瑞尔跳出了他的梦境,走进酒馆里寻找斯坦因,可这时的斯坦因早已烂醉如泥。加布瑞尔只好扶着烂醉的斯坦因坐上了飞毯,刚飞到空中,斯坦因一口就吐在了毯子上。

    ……

    加布瑞尔正在屋子里写记,紧锁的屋门忽然慢慢地向内打开,屋外却空空如也,没有一丝声响。忽然门上掉下一个水罐,水罐停留在了半空中,随后缓缓地落在了地上。屋门外阳光洒入客厅,照在门前的绷起马上上。一个脚印,印在了绳索前面的地板上,另外一个脚印则印在了一个老鼠夹子上,随即便传来一声惨叫声……

    “可恶,怎么又多了个老鼠夹?”

    忽然听到门口咚地一声,随即传来了咒骂声,“可恶,你每次把水罐放在门上!”加布瑞尔急忙把记藏了起来。“这是惩罚你不敲门!”

    斯坦因抱怨道:“这是我的家,我有钥匙,像我这种伟大的术士可没时间偷看你在做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写记,你每天都在记里叫我猥琐大叔,可我从来没有猥琐过你。虽然你有一半是人类,不是红色的皮肤,没有长长的犄角和带毛的蹄子,我喜欢的是血统纯正的人类,而不是长着小尾巴,背后有鬃毛的……。”话音未落,房加布瑞尔狠狠摔了下房门,把自己锁在了屋子里。

    斯坦因推开了房门,不断哀求道:“我不是有意的,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提这件事。好了,待会儿有个我以前同学术士要来家里拜师,让我们谈谈我天才般的复仇计划吧!”凯勒从后拿出了两个装满绿色液体的瓶子并放在了桌上。

    她敲了一眼瓶子,“没门!”

    “我知道你想去首都的魔法学校上学,那个混蛋是个强大的术士,如果他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或许你去上学是安全的。村民们送了我许多东西,我卖掉以后,可以支付学费。”

    加布瑞尔听完便欢欣鼓舞,“真的?”

    “我实在是太崇拜这个计划了,如果能够教训下那个混蛋,一定是我这半辈子最值得自豪的事,我一定遵守诺言!”

    凯勒也没有回答,“昨天我在山脚下碰到了我的同学杰梅因,就是跟我一起学习的七位恶魔术士中个子最高,法术最差的那个,我跟你提到过,我们以前是最好的朋友。他们现在在精灵的山洞里一起研究恶魔法术,可是他是个蠢货,一直领悟得比别人慢,所以他们嫉妒我,把我赶了出来。当他听说我精通各种恶魔语之后,崇拜地一塌糊涂,今天要来家里拜我为师,所以我去城里买了些食物回来。”

    “恐怕又是偷来的吧,你又没钱付账,怎么买!”

    “我再强调一遍,是赊账,赊账!城里人现在流行赊账!总有一天,我会还给他们的,你不要打岔。嗯?我说到哪了?”凯勒显得有点不耐烦。

    “你提到那个术士……”

    斯坦因恍然大悟,“我在考验你的记忆力……那个家伙是一个十足的恶棍,当我们两人还是魔法学徒,我们的导师安东尼奥那时还是大陆上最有名的术士。由于我们两人是最晚成为学徒的,尽管天赋异禀,引来了师兄们的嫉妒,可是当那几个恶棍最早学会召唤劣魔的时候,就开始欺负我们两个。我们俩患难与共,成为了最好的朋友,一起研究法术。可是没想到,当这个混蛋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比我早学会了那么一点点召唤恶魔法阵,他就用他的劣魔开始欺负我,用开始学他们一样用恶魔火球烧我的股,还有我引以为豪的胡须!天哪,这是**的背叛!”

    “所以,你要教训他吗?”加布瑞尔倒骑着板凳,好奇地看着他。

    “没错,虽然你是一个恶魔,但是你却拥有接近我一样的智慧,我很高兴。我要狠狠地教训下这个没良心的混蛋,拿着鞭子不断鞭笞他,然后让他跪在地上求我,卖给他我的著作。然后发誓与那六个混蛋决裂,成为我的仆人,嗯对,就是这样。”

    加布瑞尔问道:“可你现在也没有学会初级法阵,你要怎么教训他?披着隐斗篷,用刀子戳他的股吗?”

    “你在侮辱我,嘿,我是一个伟大的术士,一个伟大的术士怎么能用凶器呢?我天才般完美的计划就是……”

    两人正在说话,屋内的大门咣地一声被一个火球砸地飞进了屋里来。伴随着一阵狞笑声,一个材高大,满脸笑,背着法杖穿着黑色魔法长袍的术士,领着一个矮小的劣魔就闯入了两人的视线之中。

    “干得好,路易。”

    “遵守契约,一向是我们魔族的传统,满意吗,要续约吗?”

    “你还是没有学会敲门,赫多,你这个混蛋!”凯勒不停地咒骂道。

    术士赫尔南德斯狞笑着说:“少废话,斯坦因你的你的恶魔语百科全书呢?”

    “五万个第纳尔!再加上你的通缉赏金一共六万第纳尔。”

    赫尔南德斯听完之后大为光火。

    “看在我们老友的面子上,好吧,给你打九九折,不能再优惠了,成交!”

    “斯坦因,你这个蠢货,上午我放你一条生路,你答应跪在我面前把你的恶魔语百科全书叫出来,对于你这种毫无信誉的蠢货,我对你已经没有耐心了!”

    “我的中级恶魔法阵终于练成了,亲的赫多,真不走运,上午错过了机会,现在你要付出代价!”

    赫尔南德斯瞧着地上用绿色恶魔血涂抹的法阵,圆圈外布满着奇怪的恶魔符号。“我不该轻视你,斯坦因,你的绘图水平确实比以前有了提高。”他说完之后便捧腹大笑起来。

    “害怕了吧,你现在求饶的话,还来得及!”

    赫尔南德斯从杂物架上拿下一个沙漏,索搬了把椅子坐在了桌前,“开始吧斯坦因,我给你三次机会,老实说,你那拙劣可笑的召唤法术比马戏团表演可要好看多了!”

    凯勒煞有介事地闭上眼睛,双手举起了法杖,站在了法阵前,嘴里振振有词地念着晦涩难懂的恶魔语。随后房门下腾起了一阵白雾,白雾不断涌出,逐渐把屋内全部笼罩。

    “出来吧,魅魔,我以魅魔女王纳兹米修拉的名义召唤你,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你将服从我的命令,直至终生。”

    赫尔南德斯绝对跟往常不太一样,他站起走到了近前来一探究竟。忽然一条皮鞭嗖地一声就甩向了自己,他急忙横举法杖招架,皮鞭一鞭子就抽中了自己的背部。“路易,上,教训他们!”

    “这里雾太大了,我什么都看不见,契约里可没有在雾天里作战这一条!”

    “不要废话,我给你双倍的奖金。”

    一道黑影越来越近,劣魔路易听完后,搓这大火球就砸向了黑影。但是火球对于免疫火焰法术的同类似乎无效,魅魔一记暗影冲击就将劣魔打翻在地。劣魔爬起子继续搓着火球,刚搓了两个火球之后最终一命呜呼。

    赫尔南德斯见势不妙拔腿跑出了山庄,他惊魂初定地站在了院子内,他咬破了手指甩向了六个点,晃动法杖念起咒语继续召唤了一只劣魔。

    “老板有何吩咐?”

    “快,劣魔,用你的火球把那座破房子全部烧掉!然后砸死他们”

    劣魔伸出手问:“合同呢?先签约后办事,这是我们恶魔界的潜规则。”

    赫尔南德斯说道:“订好契约羊皮纸在包裹里,打完我就拿给你”“对不起先生,我只按合同办事。”

    “不要走,我给你双份人血的起薪!”

    “这可是用命去赚这些血汗钱,如果不是我们魔界没有足够的食物,我才懒得给内卖命!回见!”劣魔见没有契约保障,瞬间就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赫尔南德斯见屋内并没有人追出来,仗着胆子走到了门前,只见内门传出了阵阵惨叫声和鞭笞声,凯勒被魅魔追地满屋子乱窜。赫尔南德斯显得满脸迷茫,难道魅魔这么难以控制吗?可恶,我以后要小心一些。他抓起桌上的包裹,飞也似的逃离了山庄。

    “举起手来,术士!你将会被以异教徒的罪名判处火刑,你有权保持沉默!”赫尔南德斯显然不甘愿轻易就范,可是召唤出的劣魔瞬间便被成了刺猬。眼见得深陷对方的团团包围,赫尔南德斯寡不敌众,最终被卫兵队擒拿。

    ……

    当天清晨,执政官把加百列叫来又是一顿训斥。“你带着将近二十个人,在渡鸦镇居然没有发现?连街上光股的小孩都知道那里有鬼!”

    “没有发现关于恶魔术士的直接证据,不过途中发现有一个叛军和女黑精灵私通,有理由相信叛军正在试图与黑暗精灵联盟,如果属实的话,我们应该去帝都求援!”

    “证据呢?那你为什么不抓住那队狗男女?是你胆怯,贻误了大好的机会。”执政官咆哮着说。

    “当时他们的军队正在镇子附近。不过我找到了新的证据!”

    执政官并没有继续听侄子的辩解,他只是坐在广场前的长椅上,倾听着预言者的末演说。加百列抱怨说:“听这个疯子演讲,简直是在浪费时间。这里太吵了,我有新的报,这里不方便汇报!”

    “不不不,以一个卓越的政治家的眼光来看,这个人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所以你永远只能做个低阶卫队长。我问你政治是什么?政治既不需要才能、也不需要天赋,就是演讲、游说再加上政治献金。这个老家伙拥有全城数一数二的演讲能力,他可以一天演讲十个小时,这简直太可怕了。”

    路过广场的妇女朝先知面前碗里投了一枚硬币。“你看,他正在筹集政治献金,这些给钱的妇女都是他的拥趸。选举就快到了,你要是还想把你乡下的母亲接进城里来,你最好给我努力点,不要在这里游手好闲!”

    加百列本来准备将记做为证据汇报上去,可是看到执政官刚才怀疑的态度,只得先带队上了鬼雾山查个清楚。刚埋包围了山庄的卫兵队,就碰到了屋内的火并,坐收了渔人之利的卫兵队既而包围了山庄。加百列一脚踹开了大门就闯进了进来。只见这时一个人影忽然闪进了房内。加百列招呼几个人围住逃跑的路线与房门,然后在桌子下发现了遍体鳞伤的凯勒。

    “凯勒斯坦因,你作恶多端的犯罪生涯结束了。”

    雷诺松了一口气,“果然有收获,一网捞了不少大鱼,以前斥候到这里侦查时,每次都扑空。队长,你怎么知道这里一定会有人呢。”

    “因为那件隐的斗篷。”

    雷纳托大喊道:“屋里没人,刚才明明见有个人影。”

    “带着猎狗去搜索,一定不要让人犯漏网。”卫兵队的猎人将猎狗牵来以后还是一无所获。只听见斯坦因大吼了一声,“你们这些蠢货,那件斗篷凭几条狗是奈何不到的。加布瑞尔,快跑!”,话音刚落,伴随着一阵开窗户的声音。

    加百列派去搜索的猎狗也徒劳无功,他返回头审问道:“这本记里记载,城里不断失窃的东西,以及扰妇女,就是你的罪证。”

    “可恶,怎么会有本记!”加百列问道:“不想皮受苦的话就老实交代,这个加布瑞尔跟你是什么关系?”

    “我是不会告诉你的,这跟她没有关系,都是我一个人做的!”

    加百列笑着说:“你的侄子加布瑞尔,你不说我也知道!”

    “是侄女,蠢货!”

    加百利:“居然跟我名字一样,明明是大天使加百利,是个男人的名字!”

    “你们这些凡人,就会以讹传讹!我是大陆上首席恶魔语言学着和考古专家,我在帝都大学发表过论文证明过加百列是女人……从我的研究表明……”

    “好吧,我们不要管他!”

    雷诺兴奋地说道:“队长,如果没错的话,依照通缉令,应该是术士赫多?赫尔南德斯和凯勒?斯坦因,起码值一万个第纳尔。”

    “是一万零五百,你们卫兵队难道不会算数吗?”

    “收队,把这两个术士带回去好好审讯。”

重要声明:小说《魅魔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