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二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玉冰焰 书名:黛玉新说
    水镜鼻子低低哼了一声道:“去吧。”

    元是个很有心机,更有颜色的女子。自从那次水镜来凤藻宫,明知她怀有孕,把她狠狠折腾一通后扬长而去。事后,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保得胎儿无恙。她怕水镜再来折腾,更怕从今以后失去恩宠。好在母亲王夫人进宫探视,送来不少银钱,她用这些银钱买通水镜边太监,知道水镜没来凤藻宫,也没去其他妃子处,连皇后处都极少去,她的心才稍微踏实一点。

    一声悠长的“贾贵妃接驾!”如天籁之音,贾元赶紧整理容妆,意盎然出宫迎接。内心有喜有惊,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不多一会,那个朝思暮想的明黄色的影过来,元粉面含,凤眼泛望着水镜。

    “妃,快快请起!”水镜伸手虚扶一把,元看他满脸含笑,眼底却透出深深寒意,不由打了寒颤。

    “妃怎么了?是不是穿少了?”水镜看着元,眼睛出怀疑的目光。

    “不,不,妾看见皇上,忍不住内心激动。”元羞地把头偎在水镜肩膀上,希望他如过去一样伸手揽住她,与她相拥而行。

    今,水镜却轻轻闪了一下,貌似很不经意地抬头望向远处,幽幽说道:“妃,你瞧那边乌云越来越浓,看样子,要不了多久,就会有场大雨。”

    元子不由自主哆嗦道:“雨贵如油,雨过后,御花园的花会更美。”

    水镜并不接她的话,自顾自道:“天作有雨,人作有祸。”

    元觉得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寒意油然而生。笑着挽住水镜胳膊道:“皇上好不容易有点空闲,让妾弹奏一曲给皇上解闷如何?”

    水镜把眼光从远处收回,对元轻笑道:“好啊,朕就是来听妃弹琴的。”

    抱琴焚香,小宫女跪着举盆请元净手,水镜悠闲地品着茶。

    元准备就绪,对水镜莞尔一笑,坐在琴凳上,脑子一阵短暂空白,默想片刻,修长白皙的手指拨弄着琴弦,竟然弹出《阳关三叠》来。

    幽深哀婉的琴曲回在凤藻宫,似有千言万语,说不尽的离愁,道不尽的感慨。

    一曲弹罢,元如梦方醒,呆呆地坐在琴凳上,好像傻了一般,她自己也不明白怎么会弹这首伤感古曲。

    水镜听着琴曲,心里也是感慨万千。

    美丽的贾元不能说完全是个坏女人,她温柔体贴,多才多艺。

    这些年来,她在自己边,很能审时度势,似乎从没给自己添过多少烦。

    现在细想起来,她太精于算计,手段太高明。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基于贾家利益之上。

    对于元来说,她作为贾府嫡长女,为家族谋利,是她进入皇宫的家族使命。

    水镜站在江山社稷立场之上,对她可以理解,却不可以原谅。

    于是,叹息着起过去,扶起元安慰道:“你子不便,要多多休息,我有空再来看你。”说罢,微微摇头,用那双深邃的眼睛,深深看了元一眼,毫不留恋地迈着大步走了出去。

    元无力地依着凤藻宫朱门,默默望着远去的背影,心里又酸又痛,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滚滚而下。

    抱琴递上丝帕,柔声劝道:“皇上还是你的。”

    元无声地点头,她知道皇帝的如天上的浮云,来的快,去得也快,总是令人琢磨不透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黛玉新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