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玉冰焰 书名:黛玉新说
    他乐得边走边说道:“因为姑娘今天才回家,我让犬犬把所有狼狗都关在狗舍内,没有让它们出来,等姑娘检阅完毕,挑两只喜欢的放在芷兰堂给姑娘守门。”

    不大工夫,来到湖心岛拐角处,只见一溜低矮的青石围墙内,有数间小小狗舍。

    黛玉站在围墙外伸头往下瞧,三十只体格硕健的狼狗伸着血红的舌头,昂首瞧着来人。黛玉转脸问阿山道:“它们会听命令吗?”

    “会的,”阿山肯定地回答黛玉,有成竹地走过去,对着围墙里的狼狗吆喝道:“姑娘来了,大家排好队,向姑娘行礼。”

    狼狗就像训练有素的士兵,很快排成一排,举起两只前爪,一撅一撅的努力撑着后腿,拼命地摇着后面的尾巴,对黛玉连连作揖。

    惹得紫鹃雪雁哈哈大笑,连王嬷嬷都赞不绝口地说道:“啧啧,乖,还真通人呢。”

    阿山得意地对黛玉躬道:“请姑娘给它们一点奖赏。”

    黛玉高兴道:“好,今天给它们多加点。”

    阿山笑眯眯解释道:“这个奖赏不需要给它们吃,只要姑娘伸出手,许它们姑娘手指头,它们就会记住姑娘,死都不会背叛姑娘。”

    黛玉犹犹豫豫走过去,紫鹃一把拉住道:“不可以,万一咬了怎么办?”

    阿山一大一小两只怪眼闪着亮晶晶的光亮,冲着紫鹃不满道:“没有千万把握,我敢让姑娘伸手吗?”

    黛玉拉开紫鹃的手,缓步走进围墙,伸出纤纤玉手,狼狗排着队,摇着尾巴,耷拉着耳朵,一个接一个过来,围着黛玉转了一圈。然后,用鼻子嗅嗅黛玉的脚,再伸出血红的舌头黛玉手指,像是对天发誓一般,仰首嗷嗷大叫一声,就夹着尾巴跑到队伍末尾。

    大约过了一盏茶工夫,黛玉才奖赏完所有狼狗。

    阿山笑道:“姑娘,它们已经记住了姑娘,愿意终生听姑娘命令。姑娘看哪两只合意,选两只放在芷兰堂守门。”

    黛玉细细瞧去,看里面有两只个头最小,浑乌黑,四蹄雪白,憨头憨脑,目光格外敏锐,样子十分期待。

    遂指着它俩道:“这两只看样子最小,就是它俩吧。”黛玉话音刚落,这两只狗狗就摇头摆尾,快快活活跑过来,趴在黛玉脚边。

    阿山笑道:“姑娘好眼力,这是雪域高原的踏雪无痕。别看它俩个头不大,跑起来却快如雷电,凶猛无比。这里就数它俩最厉害。请姑娘赐它俩名字,以后也好唤它们。”

    黛玉瞧瞧它们,摸摸稍大狗狗道:“你叫追风,”

    追风似乎听懂了,马上站起来,睁着大大的狗眼,对黛玉摇着尾巴,举起两只前爪作揖,似乎很满意。

    黛玉再摸摸小一点狗狗道:“你叫赶月,”赶月也如追风一般,摇尾作揖表示感谢。

    紫鹃雪雁看追风赶月如此聪敏驯服,也心生喜悦,过去抚摸着它们柔软的毛笑道:“以后,我们一起服侍姑娘,可不许淘气哦。”

    追风赶月狗头一昂,跑到黛玉旁,一左一右,就像两个小警卫员,雪亮的狗眼直视着紫鹃雪雁。

    雪雁佯怒道:“哟,没想到还是个攀高枝的。”

    阿山笑道:“雪雁,你们是姑娘边人,追风赶月都是知道的。它们会嫉妒你们,也会不高兴你们,却不敢不听你们的话。以后,看家守门,保护姑娘散步,你只管交给它们就是了。”

    回到芷兰堂,黛玉才感觉到又乏又累。

    昨天收拾回家东西,只有常随东西,收拾了两个包裹,也没花多少时间,况且都是紫鹃雪雁做的自己。

    可是,黛玉却整夜没睡好,翻来覆去,件件往事,历历在目。

    人可能都是这样,每在人生转折之际,总会想起许多许多事

    黛玉也是如此,在离开寺庙,即将回自己玉园之时,不由自主地再次想起这个世上最亲的人——贾母。

    想父母在世时,虽远在江南,却从没忘记孝顺她老人家,时常派人千里迢迢送礼到京城贾府,逢年过节更是多不胜数。

    父亲临终也没忘记送给贾府钱财,没想到贾府太贪得无厌,竟连林家祖屋都被贾府卖了银子装了腰包。

    自己在贾府连头带尾,短短不过六七年时间,就被他们视作白吃白喝,靠贾府养活之人。

    她们处处以恩人自居,时时刻刻都不忘要自己报答。

    想到宝玉,黛玉更是心如刀绞。

    记得父亲临终前曾告诉过自己,母亲还在世时,贾府老太太就多次写信要求亲上做亲。后来母亲去世,老太太又提出亲上做亲之事,并要求接自己去贾府照顾。

    那时,父亲因为自己年纪小,怕自己在贾府与宝玉相处不好意思,就没同意把事挑明,贾府人心里都是知道的。

    老太太把自己与宝玉带在边,让自己与宝玉同桌子吃饭,同屋檐下居住。相互来往,毫不忌讳,大家也习以为常,连自己都糊里糊涂地以为长大以后与贾家就是一家人。

    父亲去世了,林家财产被贾府暗吞了,自己从一个豪门官宦千金沦落为寄人篱下的孤女。

    老太太对自己益冷淡,二舅妈更是冷若冰霜。

    她们最终食言,抛弃了自己,选择了皇商之女。

    看起来宝玉好像对自己没变,还是关怀备至。其实,他的内心还是起了变化。他吃着碗里,望着锅里,见了姐姐就忘了妹妹。

    在怡红院与丫头们不清不楚,宠得丫头们不知天高地厚,丫头晴雯仗着自己漂亮受宠,对不得势的丫头婆子是张嘴就骂,举手就打。

    袭人凭着与宝玉有鱼水欢,整天拉着一副姨派头,见到自己总是贼眉鼠眼的打量来打量去,说话酸溜溜的夹枪带棒。

    宝钗更是不失时机地当着众人贬低自己,彰显她举止娴雅,品格端方,随分从时。

    面对自己艰难处境,宝玉只会装糊涂不闻不问,最终不惜辜负自己,听从长辈意思娶了薛宝钗。

    算起来偌大的贾府,几百口子的大家庭,也只有大嫂子李纨,迎姐妹把自己当成姐妹,看自己孤苦无依,时常过来陪伴安慰。

    思来想去,黛玉只觉得眼睛涩涩的,她下意识地抹了抹眼睛,发觉一滴眼泪也没有。

    她如今想起这些,已经感觉不到恨,只是觉得心痛的同时,还隐有一丝快乐。

    认识人真的不容易,黛玉觉得自己死而后生的代价,是认识了这些所谓的骨至亲,如今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题外话------

    非常感谢七烨如钩钻钻,焰高兴极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黛玉新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