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玉冰焰 书名:黛玉新说
    这一刻,他甚至希望黛玉能变成他真正的女儿,永远在自己视线之内,让自己时时能看到她,保护她。

    为了保持黛玉的纯真,不让她在自己面前拘束,他决定暂时不让黛玉知道自己的真实份。

    吃罢早饭,贾母歪在炕上,尽管凤姐使劲全解数说笑,也提不起她的精神。

    凤姐独角戏唱得乏味,显得力不从心,笑道:“哟,我说了半天,老太太也不打赏。”

    贾母无精打采道:“你又没把林丫头劝回来,没罚你就是打赏了。”

    凤姐苦涩地笑道:“林妹妹是吃了称砣铁了心,我好劝歹劝,她就是不愿意回来,我嘴皮都磨破了也没有用。老祖宗,你瞧瞧我这嘴,都破皮了吧?”她嘬着嘴唇,凑向贾母。

    鸳鸯把她往贾母旁推了一把,笑道:“老太太,瞧她这小可怜相,就绕她这一回吧,下次再不好,一起罚她。”

    贾母笑道:“我可以饶了你,就不知道她们愿不愿饶你?”

    王夫人木着脸,耷拉着眼皮瞅着地面,手指不停地转着佛珠,似乎没听见。

    邢夫人坐在那里,眨巴着眼睛,拿不准原由,不敢贸然说话,惜更是金口难开。

    探觉得这个时候,正是用着女孩家的时候,仗着自己特殊份,欠笑道:“林姐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次蒙皇上所救,就说明林姐姐是有福之人。老太太只管放宽心,我想林姐姐为姑父姑妈念完经就会回来的。”

    邢夫人不以为然道:“那天,我看外甥女儿态度很坚决。想必是有人伤透了她的心。要不然,一个女孩子怎么会宁愿在外,也不愿回家?”

    王夫人竖起眼睛,盯着她问道:“你把话说清楚,到底是谁伤透了大姑娘?”

    邢夫人放软语气道:“我也就是猜测,这么白说说罢了。你是念佛之人,哪个不知道?怎么说也轮不到你的。”

    她越是解释,王夫人越觉得她是字字针对自己,脸色变了又变,嘴角微微颤抖。

    擅长察言观色的王熙凤,找个借口,想溜了出去。刚动,被旁的尤氏不动声色的拽住了,并对她不怀好意地眨眼,笑得像只花狐狸。

    贾母见状更加心烦,冷眼瞅着两个媳妇,心里想着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探干笑道:“林姐姐在我们府这些年,大家如何带她的,大家心里都有数,林姐姐自己心里也是明镜一样。元宵节那事,纯粹是个意外,那些歹徒,也不是我们府派去的人。我相信林姐姐念完佛经,一定会回来的。”

    王夫人抬眼瞧探,鼻子冷哼一声,是笑非笑道:“三丫头说的有道理,倘若三丫头出阁,大姑娘还不回来,那也太无无义了。”说这话时,她的面孔有点狰狞,脸色冷得令人心寒。

    屋子里出现少有的冷场,李纨尤氏紧闭着嘴巴,一声不响,怔怔地瞧着王夫人。

    本来只顾想自己心思,随意敷衍的贾母,猛然觉得屋子里气氛异样。抬眼环视,见众人都把目光向王夫人,只见她低垂着脑袋,快速转动手中佛珠,一副老实巴交模样。

    贾母再细瞧,只见屋里人把复杂的目光从王夫人上收了回来,似乎还带着不尽的疑惑。

    贾母并没留意屋里刚才对话,从景中猜到二媳妇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问道:“一个个都哑了,怎么都不说话了?”王熙凤立刻媚笑道:“大伙都在等老祖宗训话呢。”

    贾母微微笑道:“我老了,你们要是还有点良心,不要丢下我不管不顾,就阿弥陀佛了,我老婆子还敢训什么话?”

    邢夫人忙陪着笑脸讨好道:“瞧老太太说的,我们这个家要是没您老人家掌舵哪行?”大家七嘴八舌开始恭维贾母,只有王夫人皮笑不笑地静静坐着。

    年龄大的人可能最听好听的话,老巨猾的贾母也不例外,她被这些人恭维的眉开眼笑,咧着嘴巴呵呵直笑。

    外面婆子进来通报道:“老爷来了,请屋里女眷回避。”

    贾母坐直子,自言自语道:“怎么今天没去衙门,这个时候来这里做什么?”她脑子急速转着,要女眷回避,是啥意思?

    贾政领着一人走进屋子,弯腰对贾母道:“母亲,这是皇上边的宝公公。”

    贾母听了忙起行礼,宝珠笑着伸手虚扶道:“不必客气,咱家是来宣皇上密旨的。”说着话,从袖子里掏出圣旨递给贾政道:“你们看好了,咱家是要带回去的。”

    贾政细细瞧了一遍,双手抖抖地交给贾母瞧。

    贾母带上玳瑁眼镜,睁大老眼见圣旨上明明白白写着:林黛玉系朝廷重臣遗孤,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借口刁难欺凌,更不得有丝毫伤害。

    皇上的话很重,很严厉。

    贾母看罢,脑子发蒙,两腿打颤,摇摇晃。

    宝珠微微笑道:“咱家事办完了,该回去缴旨了。”

    贾政扶着贾母跪下叩头道:“谢皇上恩典,奴才谨遵圣旨。”

    送走宝珠,贾母才发觉自己吓了一冷汗。

    贾政扶着贾母回到炕上坐下,躲在屏风后面的女眷纷纷走出来,王熙凤看贾母神态有异,不敢逞强说笑,邢夫人与姑娘们见状更是不愿多言。

    王夫人听说是宫里来人传旨,担心元安危,顾不得许多,直言问道“老太太,皇上说些什么?怎么没听到公公宣旨?”

    贾母恨恨地看着王夫人,手指着她的鼻子,怒道:“都是你干的好事!”

    王夫人望着贾政铁青的脸,跪倒在贾母面前,委委屈屈道:“媳妇哪里做错了?请老太太说个明白。”

    贾母素为了贾府安宁,不愿为了黛玉得罪这位贵妃亲娘,凡事都睁只眼闭只眼,得过且过,心想等到黛玉了出阁,一切万事大吉。

    刚才皇上传的是密旨,也不便公开说出来。此刻这个儿媳妇倒打一耙,以退为攻,质问原因。贾母心里知道她对黛玉刻薄,素只想不是太过分,装糊涂过去就算了,手里并没有什么证据,此刻还真不好说什么。

    眼珠一转,反问道:“你要我说什么明白?”这话虽然近似于无赖,却也能把她从尴尬中解脱。

    王夫人跪在那里不依不饶道:“媳妇不明白老太太说我干的好事,究竟是那些事?”

    贾母把眼睛转向宝钗,眯着眼睛,嘴角微微上翘,意味深长地笑道:“噢,你自己干得好事都不知道?宝玉媳妇,你给你婆婆说说她究竟都干了哪些好事?”宝钗愣吧愣吧瞧着贾母,又望望贾政,显得进退两难。屋子里的人看似噤若寒蝉,实际心里乐开了花,等着看一场好戏。

    ------题外话------

    祝亲的们中秋快乐!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黛玉新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