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玉冰焰 书名:黛玉新说
    紫鹃和雪雁这两天真是心疲力竭,雪雁端着粥走到房门,看着手里的粥,想黛玉才好起来,子还很虚,正需要滋补。踌躇着是否该告诉黛玉,潇湘馆只有一点熬粥的食材。半个月前,紫鹃实在没了办法,偷偷去找平儿想预支两个月的姑娘月例银子。平儿禀报王熙凤以后,说预支月例银子没有先例,这个头不好开,链二自己白送姑娘五两先使着。紫鹃一路流着眼泪回来,告诉雪雁这五两银子是关门银子。过去,老太太还能想到黛玉子不好,需要使钱的地方多,时常会派人送些碎银子和铜钱过来补贴,这两个月似乎忘了这件事。紫鹃悄悄去找鸳鸯打探,鸳鸯说老太太这阵子只顾忙宝玉亲事,对姑娘的心淡了许多。她也寻机帮姑娘在老太太面前提了两回,老太太都是面呈不悦,说姑娘如此气下去,只怕将来嫁出去,婆婆也不会待见的。紫鹃实在无奈,与雪雁商量着把姑娘不常用的钗环典当了几枚,才买回这点熬粥的食材。要不然,姑娘此时连粥都喝不上。

    “是雪雁吗?”屋里传出黛玉的问话,雪雁强咽下悲痛,决定暂且不告诉姑娘,免得姑娘才醒过来,又要添堵。忙换上笑颜进去服侍黛玉喝完粥,与紫鹃一直睡到小晌午。

    紫鹃在睡梦中猛然惊醒,想着黛玉刚刚苏醒过来,边哪能没人服侍?她慌慌张张翻,揉着眼睛来见黛玉,懊恼地说道:“我真没用,没想到这一觉竟睡到现在,真是该死!姑娘饿了吧?我这就取饭去。”

    黛玉躺在那里,眼睛含着快乐的微笑,柔声说道:“雪雁熬得粥很好,我吃了不少,现在一点也不饿。午饭没人送过来吗?”紫鹃眼圈一红,微微点头道:“那边办事需要人手,好几天都没人送饭了,我与雪雁过去取,也不算什么。”她强力控制着悲愤,转出去了。

    不大一会,紫鹃提着饭盒回来,对黛玉凄然说道:“我今天去的有点迟,只取来这几样小菜和米饭,姑娘凑合着吃一口,先垫垫肚子,我马上去熬粥来。”

    雪雁走进来来,睡眼朦胧地揭开食盒盖子,扫了一眼怒道:“这才几时,怎么就迟了?那些人全是些狗眼。”说着,怒气冲冲道:“我去找老太太,这饭菜是姑娘吃的吗?宝玉房里袭人吃的都比这好,难不成我们姑娘还不如一个丫头?”

    紫鹃拉过雪雁劝道:“小姑,姑娘子才好一些,你又添什么乱?要是老太太对姑娘还像以前那样疼惜,奴才们敢这样吗?有些话我不愿说,就是怕姑娘听了着恼,把子气坏了,称了那些人的心。”

    黛玉从上慢慢坐起来,望着紫鹃雪雁淡淡说道:“我不是都对你们说了,我的子好了吗?我本来一点都不饿,让你俩这一吵,我还倒有些想吃了呢。”

    紫鹃服侍黛玉梳洗好,雪雁撅着小嘴把饭菜摆上。

    三人没滋没味地吃完饭,黛玉放下筷子吩咐道:“从现在起,你们抓紧时间把我从南边带来的东西整理出来,把把能带走的东西收拾好,不能带走的东西送人也好,扔了也好。总之,要尽快拾掇好。”

    雪雁扑闪着大眼睛,兴奋地问道:“姑娘,我们是不是要走了?”

    黛玉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微笑着问道:“你想走吗?”

    雪雁不假思索地回道:“想,做梦都想跟姑娘离开这里。”

    黛玉静静地瞧着这位自小就服侍自己的丫环,心里万分感慨。雪雁比自己大两岁,今年十四岁。在林府时,她是个笑的姑娘,常常是没见到她人,就能听到她银铃般笑声。父亲有时叫她小喜鹊,母亲说她是笑仙。来到贾府,再也没听到她欢快的笑声了。

    紫鹃打破沉默道:“谁不想离开这里?只是,姑娘年纪还小,老家又没嫡系亲属。离开这里,去哪里呢?天下乌鸦一般黑,我怕出了狼窝又入虎口。”

    黛玉听了紫鹃这话,点头笑道:“我们出去自己过,怎么样?”

    紫鹃沉思道:“能出去自己过当然好。只是,我们都是女孩儿……”

    雪雁不等紫鹃说完,接过来说:“女孩儿怎么啦?天子脚下,朗朗乾坤,就没女孩儿活路不成?”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黛玉新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