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活在当夏 书名:无戾公子
    三月季节,铁铁山上满山遍野开着红艳的马拉花,老人驻着拐杖走一步停一步缓缓前行着,每一步都在消耗着老人所剩无几的体力,多年没人来,当年的山阶已经长满杂草,路越来越难走了,走上几步都要伏着腰喘上一段时间,岁月不饶人啊,老人无奈的感叹着,抬起昏昏睡的眼皮望了望在前方几步远的少年,嘴角不爬起一丝欣慰的笑容,开口喊道“哈伢,走慢哩,小心什坑喔”“知道叻”中午时分,太阳正烈,翻过山头,少年粗壮的右手拿着两袋牛皮袋,左手扶着老人的手臂,走到后山平坡上一处有少年一般高的白石头堆前面,老人接过两袋硬皮牛袋,打开来一阵酒香从中传出来,围着石头堆从把袋子中的酒倾洒在四周,少年跪下对石头堆叩三个头,然后站起来退到老人后。时久了石头堆的缝隙间也长出了不少杂草,老人看着轻叹了口气,放下皮袋跪下也恭恭敬敬的叩了几个头。站起来背对着石头堆,望着山下那遍荒无人烟的草地,老眼渐渐模糊的草地,老眼渐渐模糊。。“达达爷爷,你小时候也是和赫斯爷爷一起住在山下的吗?”少年盘坐在地上,望着老人的依然直的背影开口问道,老人像被触动到了什么,眼眶一,“是啊,呵呵,几十年的事咯,你赫斯爷爷可是当年草原的大英雄啊,小伢,想不想听你爷爷以前的事哟”沙哑的声音笑道。“嘿,你说我就听呗”沉默了少许,老人望着满山火红的马拉缓缓说道,这事啊得要从铁铁山说起,记得当年马拉花也是开得这么盛艳------

    第二章铁铁山

    伟大的乌苏河哟,孕育了璝嘎郎的子孙。

    先辈用鲜血给予了我们勇气,儿郎们,扫灭那燃烧的篝火吆,告别妻子爹娘。

    拿起那未干的刀剑,跨上心的宝马,带着胜利的马蹄,让敌人的鲜血见证璝嘎郎的荣誉。

    啊,归来的马蹄!

    啊,归来的马蹄!!

    啊,那何时归来的马蹄!!!

    颤醒了梦中谁家姑娘的心房。铁铁山上。

    眺望!

    眺望!!

    眺望!!!------《璝嘎郎》

    铁铁山山脉地处西西伯里亚大草原西端,盘蛇状切断东西,对内成围抱之势,四季严寒,冬长秋短,是璝族人居住的主要地区,也是东西边外商来贸的途经之地,更是兵家纷争之所,扼险咽喉之处。铁铁山山下是一天宽阔的河流,世代居住在这里的璝人部落称这条河为“萨米拉河”意为恒久的,伟大的。

    三月中旬。铁铁山上开满了鲜红染天的马拉花,赫斯今年十七岁,自从父母七年前离开人世,每年马拉花盛开时节赫斯都会爬山山来,爬到后山那块的荒坡上,坐着,往往一坐就是一整天,这里,有他父母的合葬墓!墓是由达达的爷爷札尼格大爷帮忙在山涧挑选白石头堆成,这是璝人的葬俗,白石头在璝人中,代表着纯洁,真诚,和拥有指引灵魂往生的力量。每次来赫斯都会或多或少带上一些羊,有时也会和达达,别力篾等几个伙伴到黑森子打的兔子和过往到的商货队换点黄麻舌子,也就是契丹那边所说的烧刀子酒,几个兔子商人们撑死也就给够个小半袋,但小赫斯还是把所有能交换的“家产”和他们交易,因为他记得父亲生前高兴时经常抱着他喝这酒。把端上,酒洒在坟前,如往常一样赫斯不是盘坐望着木碑长时间的沉默,就是呆呆的望着山下,在荒坡上能很清楚的看到山下的况,七年前那个血腥的夜晚,火花照亮了整个夜空,厮杀声到处都是,赫斯也就是趴在这里,看着父母被契丹人杀死!从那开始赫斯就成了孤儿,赫斯那时还小,好久之后才渐渐意识到父母再也不能抱自已上马背了,也再吃不到母亲煮的羊骨汤了。自此之后,后山荒坡也就成了赫斯常来之处,伙伴达达和别力篾有时在部落里找不到赫斯,准猜得到他来了这儿。

    璝族最有学问的当然是驻扎在铁铁山南面的忘廷“大贡司”(相当于丞相)巴桑,而札尼格爷爷却也是璝族内为数不多有学问的几个人之一,大公(爷爷)和札尼格是好伙伴,伙伴就代表着共难之意,大公在时总是告诉赫斯说札尼格大爷知道很多事,是位先知(有大智慧之人),要赫斯尊重他,多多向他请教,到赫斯成了孤儿之后札尼格领养了赫斯,札尼格一有空总是不休的对赫斯等孩子述说当年的荣光,以前别兹腊当璝人的首领时,璝人曾经有过百姓四十万,带甲七万有余的盛况,吞灭了龟軷国后,年过五十的别兹腊在首都麻哈拉城称王,璝国自此登上草原战国舞台,但好景不长,自此二十年前雄才大略的先王别兹腊死后,继任的璝王可罗哲哲登位后野心勃勃,为向西南扩展争夺更多土地水源亲率六万璝军远征和波斯九万精锐在巴科曼大干了一场,结果遭到罗米尔人和波斯人联和埋伏偷袭,六万人马全军覆没,连大王可罗哲哲也死于乱军中,首都麻哈拉城更是被契丹趁守军空虚侵占了去,数万麻哈拉百姓被贬为奴隶,城中的璝人王室更被屠杀一空,别兹腊兢兢业业数十年积聚的璝人元气被一朝打散,璝人失去了崛起的机会,所有领土被波斯,罗米尔,契丹三家瓜分,璝族人被大量屠杀,驱赶,剩下的十几万璝人推举镇守在铁铁山的可罗哲哲的弟弟马哈答为首领,退居铁铁山,近十年来契丹皇帝益垂诞衰落中的罗米尔公国,派西院王完颜篾儿率数万铁蹄两次入侵铁铁山,居此天险,慢慢进行蚕食,进攻退守。所幸马哈答先士卒,璝族人人含愤死战,据险苦苦挡住了亡族的危险,而赫斯的父母也就是在第一次契丹兵入侵时被敌兵杀死的。每次谈到这段历史札尼格总是长吁短叹,摇头不已。想到这赫斯长长的呼出了口闷气,失眠让赫斯的眼睛总是充满了血丝,子和同龄人相比也显得有些瘦弱,不知不觉双手紧握着颤抖着拳头,指甲深深的陷入掌中,一丝冷笑爬上了这张稚气未脱苍白的脸,契丹?完颜蔑儿嘿嘿,早早晚晚会找你们好好算算这血帐!想罢转跪下磕了三个响头“巴塔,嘛塔,孩子先下山了,改再来看望你们”!泪光隐隐流出了上眼皮,流出了额头,流在刚才洒满黄麻舌子的深处。夕阳照下,满山的马拉花是那样的火红,像一堆燃烧的篝火,那样的刺眼。那样的刺人,赫斯下山时故意踩在马拉花,一朵朵马拉花被踩烂,血红色的花瓣汁,留在了土地上。赫斯,意:凶猛的,残忍。

重要声明:小说《无戾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