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的危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绿蜡 书名:星际淘金路
    ( )    陶家小院遭逢劫难,被保险公司拾掇拾掇却又崭新,粉白的墙,乌青的瓦片,还给搞了几颗大玉兰花树在院子里。陶然让邱正明帮忙验收了,又定了一些简单的家具,找了个黄道吉搬家,爆了几串鞭炮以去霉气。

    集训告一段落,夏天也差不多过完,江卫发了一张志愿表给学员,让大家回家和监护人好好商量之后认真填写,休假结束后会根据每个人的意愿重新分配后续训练。陶然拿了表格随手丢在房间里,转却去镇上的小酒店订了几桌席面,请附近的经常帮忙照顾房子的邻居们吃一顿。

    柳书恒和丰子期不请自到,一人带了一盆没什么大用处的盆栽就拐了一顿丰盛的午餐。

    招待完客人,陶然将收到的礼物全部摆在院子里,挑出能用的布置客厅和自己的房间,其余的便堆到耳房中去。

    丰子期绕着小院转了一圈,崭新的院墙围着一个漂亮的小花园,一排青瓦房,正厅对院门,两边各有两间卧室,二房后面是厨房和杂物间。他侧头看柳书恒在陶然的指挥下给沙发换新子,笑眯眯道,“陶然,我也搬过来住好不好?”

    “不行。”

    “我出租金,天天住酒店好贵的。”

    “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咱们可以每天一起去训练,完了一起回家,我还能帮忙做点家务。还有,在外面吃腻了,想自己搞点饭菜。”丰子期看陶然丢在茶几上的表格,捞起来看,一片空白,“陶然,你的表还没填呢?”

    “你填好了?”

    丰子期摸下巴,“正在发愁呢,留地球上钱多事少离家近,去大藏的话却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精彩,实在难以取舍。”

    “很难想象你心甘愿留在地球上。”柳书恒将旧沙发子团成一团丢洗衣篮内,“如果不考虑外力因素,大部分人会选择去大藏。”

    丰子期笑得神秘,“可是有消息称大藏上非常危险,遍地黄沙,四处野兽,经常有暴虐的外星人出没。”

    陶然侧头回想小虫孵出来那天给她看的景象,满眼黄沙起伏,目力所尽之处,除了血火再无其它,确实算不上美妙的人居环境。

    “每年军部发出来的抚恤金数额非常巨大,想必死的人不在少数。”丰子期挑剔地看陶然,“就你这傻兮兮的样子,连逃跑都不会的,去了能干什么?”

    “你要留在地球上就不一样了,公共设施全免费不说,还有等级非常高的待遇。”丰子期仿佛拿颗水果糖哄小孩的人贩子,“想想,一个是可能一年都洗不上澡的地方,一个是生活环境优越,明白人都知道该怎么选?”

    “和着你今天是来做说客的?”陶然笑了。

    丰子期耸肩,“我这不是在给你分析利弊么。”

    “那你的意思是你愿意留在地球了?”

    丰子期长舒一口气,“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留在地球多无聊,总得找几个好玩的伴儿。嘿,柳书恒,你别不吱声啊,说说你的看法。”

    柳书恒弯弯嘴角,“困守地球有什么用,到最后还不是再组建一个班子冲向宇宙。既然目的都一样,何必迂回?这一次直接出去就是了。”

    丰子期举起食指左右摇晃,“这可大不一样。大藏上面全部是精英人才,咱们去了连多浪花都打不起来,没有好的资源修炼,泯然众人……”

    电话铃响起,打断丰子期的高谈阔论,陶然做了个抱歉的表,接起电话却是一个口音怪怪的人请求与陶然小姐通话。

    陶然诧异地和对方对话,可语言不通真是痛苦,柳书恒实在看不过眼了接过去便吐出一连串流利的外文来。陶然崇拜地仰望,人和人真是有区别。

    柳书恒的脸色淡漠,三五句打发了来人,扣上电话。

    “是谁呢?”陶然好奇地问。

    柳书恒看一眼丰子期,“美国一个什么财团的,说是想和你当面谈谈,他们什么时候都能等。”

    陶然眼睛瞪圆,“谈什么?”

    丰子期嗤嗤笑起来,“美国和欧洲的重工企业这几年都在拉拢能力者。”

    电话铃又响,陶然想了一下接起来,又是一串怪异的腔调,她囧了一下扣上电话,想想不妥当,干脆拔了电话线,疑惑道,“他们怎么知道我联系方式的?”

    柳书恒转眼看丰子期,丰子期忙摆手,“不是我,这种事开不得玩笑。”

    “精神能力者对他们的重要并不大,控物能力却能让他们在宇宙开发上大步前进,啧啧,咱们都要发财了。”丰子期乐滋滋沉浸在美梦中,“啊,我相信,再过几天,那些老牌工业集团的人会遍布各个事务中心夺取人才,咱们会成为上帝的。”

    “头还在中天呢,就开始做梦了。”陶然嘀咕一声,捞起自己的表格,认真看柳书恒,“咱们怎么做好?”

    柳书恒挑眉,“随你!”

    要说起来,决定人一生的几个关键时刻均在未成年之前,所以千千万万的家庭在中考高考时节不平静。孩子们懵懂地看着自己的亲人为了学校和专业争执,很少有人问问孩子自己的意见。陶然却从来没感受过这种过分慎重带来的压力,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她自己的事一向自己做主,从无太多纠结,所以也就很爽快地找了支笔,埋头在表格上填自己的名字,“听你们说起来很麻烦的样子,不如现在就决定下来,节省的时间正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丰子期着急了,按住陶然的手,“你再考虑考虑,要慎重。”

    陶然怪异地看一眼丰子期,“我已经想好了。”

    “和长辈商量商量?”

    “丰子期,我警告过你,别插手不相干的事。”柳书恒脸冷得冰块一般。

    陶然看丰子期不说话了,抽出自己的手,一笔一划填写,最后按上自己的手指印,“这样就可以了。”

    柳书恒伸手,“我看看。”

    陶然将表格交给他,他却不知从何处掏出一张空白表格来,参照陶然的志愿,除了个人信息外,一律照搬。

    丰子期眉头抽了又抽,实在憋不住,“柳书恒,你就是陶然的跟虫。”

    柳书恒充耳不闻,将两张表格仔细收在一边文件夹里,“我找时间给你送上去,之后有什么麻烦的事,尽早通知我。”

    “好,我这边事完了进山一趟。”陶然起送客,家里乱糟糟的,她也就不留人了。

    柳书恒走到院子里,看丰子期完全没出门的意思,“你还不走?”

    丰子期愤愤,“陶然,你这是被圈养了。”

    “现在人工费多贵啊,找个助理都要包吃包住包交通,更不用是能力者了。柳书恒帮我处理杂事,没问我要钱就该偷笑了,还有什么可挑剔的?”陶然打开院门,做了个两位慢走的姿势,远远却瞟见大路尽头一辆黑色轿车冲过来,紧急刹车停在院门口,之后便是蓬勃的自然生气。

    “克洛伊先生来了。”柳书恒诧异,如非紧急事务,克洛伊先生不轻易出库区。

    克洛伊一袭白色长袍,毛毛依然挂在他脖子上,偶尔发出呜咽的声音。

    三人恭敬地向克洛伊先生行李,克洛伊晴空般的眼睛在三人上溜过,轻轻道,“你们都在,真巧,倒免了我四处奔波。”

    陶然让开大门请克洛伊先生进客厅,忙不迭地找出爷爷的好茶,用后院凉水井的水新做一壶开水,又摆上了新买的点心。陶然如此殷勤,把柳书恒和丰子期看得发呆,克洛伊先生好整以暇坐在沙发上,拈了块花瓣形状的小饼干给毛毛玩儿。

    陶然将水冲到茶杯中,芳香的味道在小小的客厅里蔓延。丰子期非常不满地死命敲茶几,他面前的茶杯还空着呢!

    陶然回过神来,瞪一眼丰子期,有点羞怯地为他和柳书恒沏茶。

    克洛伊先生捧起茶杯,淡淡吸了口气,“好茶。”

    陶然有些兴奋,“这是从山的野茶,格外香。”

    柳书恒浅浅抿了一口,“上次雷暴雨居然没被弄坏,难得。”

    克洛伊先生略略吸了口茶汤,将茶杯放在桌子上,“我是过来确认一件事。”

    “先生请讲。”

    克洛伊将毛毛从肩头扒下来,取下被他抓在手中的浅色长发,撩起毛毛微微带卷儿的黑发,露出他嫩的颈项肌肤。陶然照顾过小家伙几天,印象中他的皮肤非常光滑,没有任何印记,可此刻一条深红色游丝嵌在皮下。

    “突然长出来,让小主人非常不舒服。他的睡眠时间变少,精神极不稳定,偶尔会失去自控能力。”克洛伊浅色的眼眸中带一点点凉气,“你们的体,有没有不妥?”

    三人对看,默默运气,气机流转自然,没有任何不妥。

    “那么,我换个方式问好了。我拜托你们照顾毛毛的时候,他有离开过你们的视线吗?”克洛伊先生的音调依旧不快不慢,但谁都能从中听出几分肃杀的味道来,客厅内的温度顿时下降。

    陶然和柳书恒本能地掉头看丰子期,克洛伊先生视线立刻追过去,上下打量丰子期,“你触碰过小主人?”

    “抱了一下而已。”

    克洛伊双唇抿成一条线,“如此,请你坦诚,是什么令小主人如此痛苦。”

    毛毛不懂几个大人在谈什么,瘦了几分的小脸四处张望,眼睫毛湿润卷翘,他看到陶然就亲地爬过去抓她的手指。

    丰子期摇头,“我不知道。”

    克洛伊全气机冷凝,他伸手拉过毛毛甩在背上,起,“打扰了,这个事,我会自行查证。”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淘金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