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绿蜡 书名:星际淘金路
    ( )    精神能力者的驯兽,以精神力沟通喂养,生凶蛮,从来都是传说中的动物而已。

    陶然站在高高的树桠上,树下三只皮毛艳丽的豹兽,全呈现流水的线条,健美的肌伴随走动起伏,竖立的兽瞳聚光。它们不类野生的兽,眼中有智慧的光芒,行动之间更有组织和计划,第一时间确认陶然和丰子期的位置后,快速而小心地包围过来。

    丰子期摘下一片树叶硬化后放入驽中,瞄准后抠动机簧,树叶打在领头的豹兽眉心,豹兽仰头弹开叶片,低低吼叫两声,白生生的尖牙舞动。另外两只服从地站开,领头的那只前爪抱着巨大的树干,居然如大型猫一般轻松上树。

    “闪人。”丰子期有点抗不住了。

    “咱们分开。”

    “小心些,有危险记得发信号。”丰子期甩出一个信号弹。

    陶然扬手接了,静静看丰子期消失。她偏头想了一下,现在的她能稍微动用自己的力量,在同龄人中算得上优秀,但离满足小虫的要求差得太远。纯粹的聚物无法提炼出高纯度的黄金,她必须想办法让自己尽快进化,最好的方法便是不断给自己压力。

    陶然沉稳地跃到树梢,小心地观察爬上来的虎兽。丰子期绝对不会想到她会留下来,那么,这是一个试探自己能力极限的好机会。

    陶然笑一笑,继续退到另一颗树的树梢,豹兽紧随其后,双眼焦点紧紧锁住它。领头那只吼叫一声,树下一只应和一声,片刻后闪追向丰子期消失的方向。

    陶然眯眼,伸手掰下一截树枝,“小虫,我对付三只大家伙,你觉得怎么样?”

    “稍微勉强了点儿。”小虫从她前冒出头来。

    陶然笑,弹出树枝,箭矢一般沉重地击打在走开的豹兽上。力量足够大,树枝很容易地刺破了它美丽的皮毛,艳红的血珠子一颗颗滴落。陶然对上豹兽头领恼怒的眼睛,“大个子,要追上去的话,先解决我再说了。”

    豹兽仰头大吼一声,受伤的那只转飞回,从另一面的树干飞奔上来,大有拼命的架势。

    “对了对了,就是这样。”陶然嘻嘻笑,转往相反的方向奔去,“咱们得先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打一场。”

    两只豹兽从树上追击,一只在在地面警戒断后。

    锋利的树叶边缘击打在陶然上,偶有疼痛。她不断地摘下树叶攻击,逗引豹兽的怒气,一路向上,穿过一大片梧桐树林,上山,最后抵达一片不小的青石山崖。

    陶然看下后的百丈深渊,再看看封死三个方向的大家伙,摊手,“好,终于被你们给追上了。”

    豹兽首领没有跟陶然思考的机会,随着一声兽吼,靓丽的皮毛在空中划出一道撕裂的弧线,带着寒光的尖牙袭到。陶然头皮麻了一下,侧避开凌厉的攻击,顺手捞起小腿上的匕首,矮从它肚子下穿过,刀尖戳在顺滑的皮毛上,生生打滑。

    陶然皱眉,看来,这头领比手下果然是强了许多,连皮毛的坚韧程度亦不同。

    “小虫,我为什么不能控制它的皮毛。”

    “你连自己的体还不能完全控制,居然妄想控制其它生物的体。”

    “糟糕,那我失算了。”陶然不断躲闪,体灵活地在三头野兽尖穿行,尖牙和利爪随时有划破她体的机会。她心抽了一下,拔下腰间的小布袋,抓出一把金砂扬在空中,小雨点一般的沙粒随风飘散,陶然鼓动肌,将金砂分成三份,以不可匹敌的力量冲向三只豹兽的眼睛。

    “还算有点智商。”小虫闲闲点评,“不过没什么大用处,这些野兽上有精神力网,很不容易打破。”

    金砂打在豹兽的眼部,被精神力网弹开,虽然没有造成实质的伤害,但冲击力带来的疼痛还是让它们愤怒。

    “不行了,控制金砂花费的力量比我跑几个山头还多。”陶然额头冒冷汗,收回金砂,手上的动作就停顿了一下,领头的豹兽瞄准这个机会,右前爪狠狠抽到她大腿。陶然大叫不妙,收紧腿上肌,硬如磐石,石头和利爪硬碰硬,一声清脆的断响。

    “好痛!”陶然单脚蹬开趁机攻过来的另两头,哆嗦着抱怨。

    “笨啊,哪里有硬碰硬的。”小虫鄙视,“让你的体比水流还要柔软,比空气还要自由,攻击力自然完全卸去。”

    陶然一下干裂的嘴唇,“我再试试。”她抽一口气,扬起下巴冲领头的豹兽比划小拇指,豹兽实在聪明,轻易理解了陶然的挑衅,张开嘴又是一声吼叫。

    刀尖在空气中划出弧线,两头小豹兽偶尔被刺中划破一点,血迹斑斑。鲜血让兽更加愤怒,攻击如急雨一般。

    陶然只有两只手,一半的脑袋努力控制体在软硬之间转换,一般的脑袋却要应付小虫尖酸的指点。

    豹兽猛然在空中停顿,落到陶然对面,四爪尖刺弹出垫,双眼之间的眉心一点点波动。

    “它要出真功夫了,闪开。”小虫提高声音。

    陶然晕晕乎乎,体本能地收紧,不料三把锋利的精神刀针尖一般细密地划破空气直冲她上中下三路要害。她的体比脑袋快,虽然还没想出最好的解决办法,胳膊很自然地保住上面要害,腰部扭开,双腿快速点地换位。

    旋转的针带着巨大的力量进入陶然的体,三个指头大小的血洞出现在右,腹部和大腿。陶然来不及查看伤势,伸手抹一把口的血,厉声道,“小虫,你对柳卫用的契语,快说。”

    小虫冷哼一声,张嘴吐出一串玄奥的音节。

    陶然双眼微眯,口中念念有词,待契完成,五指弹出,一串血珠在空中飞舞,契语纠缠血液化为一张巨大的血网,直奔三头虎兽。

    “白痴,你在干什么?只一点血就好了,谁让你用那么多?赶紧跑!”小虫尖叫,陶然耳膜都要破掉。

    血网急速扩张,瞬间将整片山崖包裹,血丝化成雾气散开,空气快速压缩,无数小石子在滚动中化为灰烬。

    虎兽的直觉让它知道血网不是好玩意,一声吼叫领着两头小的转跃下山崖,最后还甩出一张巨大的精神力网稍微阻止血网的追击。

    陶然张开眼睛,吃惊地看体周围风云突变。

    “不想死,就跳下去。”小虫绝望地看被压缩的空气行程巨大的漩涡,力量的叠加已经开始让这个小空间出现裂缝。

    陶然后背发麻,抓抓出汗的手心,“几百米高呢!”

    “跳下去还能有个全尸,留这里才是尸骨无存,你自己选。”

    陶然站到崖边,心中暗骂,眼瞧着漩涡中心出现黑色的裂缝,管不得后事了,双眼一闭往下跳。

    漩涡中心最深沉的黑暗过后便是堪比太阳的亮光,空气猛然收紧后膨胀,巨大的爆裂掀起蹭蹭音波,巨石直接化为粉尘。爆炸的冲击波四面散去,狂风大作,滚石落下山崖。

    陶然双脚点在山壁上借力往下冲,可惜声光的速度远超她目前的能力,冲击波以眼见的速度追赶,掀飞无数滚石打在陶然上。

    “快快转方向。”小虫尾巴从陶然膛甩出,一边为她打开落石一边道,“跟着我念契语,先搞一个结界。”

    陶然看山下越来越近的石坡,体里一点力气也提不出,三个血洞更是挥洒血液——小虫该心痛了,多浪费啊。

    “我没力气了,你自己先跑!”

    小虫狠狠瞪一眼陶然,“你就这点本事了?被自己的力量搞死,说出去笑掉别人的大牙!”

    陶然无奈。

    “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小虫猛然张大嘴,接住空气中陶然飘散的血液,一连串又急又快的契语后白光大作。

    陶然瞪着后面追来的夹杂着无数滚石的冲击波,“陶翔,你怕不怕我死了?”

    小虫怒其不争,“你死十回也没什么好怕的,只别连累我啊!”

    怒吼声中,一连串爆米花的声音,白光中出现一副白生生的人骨骼,仿佛电影的慢动作,肌、血管、神经、皮下组织飞快地缠在骨架上,最后是如玉一般的肌肤——一个十岁大小|体正太凭空出现。

    陶然还来不及问出什么,那小男孩双手紧紧抱住陶然的腰,双脚凭空一点,一连串透明的涟漪之后,两人如箭矢出千米。

    所有事只发生在一瞬间,陶然只瞪眼看远处的山头翻卷出巨大的烟尘,无数细小的灰尘落在千米之外。

    陶然咳嗽一下,捂住口,“好夸张。”

    小男孩冷哼一声,松开手,陶然脱力倒在石头地上。

    “好痛!”陶然抱怨。

    “痛个鸟!”小男孩勃然大怒,心痛地看陶然上的三个血洞,血不要钱一般流,实在浪费。他咬牙,伸手拉扯陶然的衣服,三两下便将之碎裂。

    “小虫,你干什么?”陶然警觉地往后缩。

    小虫扬扬入鬓的眉,漆黑的眼睛含着讥诮,张开粉色的唇露出犬牙,恶狠狠地凑到陶然已然隆起的膛,“太浪费了。为了救你,能量消耗太多,必须要补充。”

    陶然被扑倒在地,暂且忍耐后背压在石子上的痛,无语地拉紧剩下的衣服,眼睛望天,任由□的小虫趴在她口吸食血液。说来奇怪,原本痛的血洞,被小虫过后,居然有麻痹的感觉。

    小虫处理玩口的血洞,很不耐烦地拉起陶然的衬衫,露出她肚子上的血洞,二话不说又是一顿饱餐,直到他开始伸手解陶然的裤子,陶然才挣扎着一把打开他,“喂,你适可而止。”

    小虫漂亮的脸蛋很不满地皱起,“你居然宁愿浪费也不让我吃?”

    “我好歹也是个女的,你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太过了?”

    “假惺惺的,你上还有哪里我没看过?”

    陶然这才想起小虫还是一条虫的时候,天天在她上爬上爬下,可是,那分明是一条……虫!

    “你那时候是虫!”陶然涨红脸,为自己对着一个十岁小男孩害羞而愤怒。

    小虫安静地看陶然,陶然面红耳赤,根本不敢对视。小虫勾起嘴角,眼睛拉长,金色的兽瞳竖立,他俯在陶然额头亲了一下,顺着鼻梁最后抵达嘴唇,好奇地伸出舌头了一

    陶然愤怒,可惜小虫没给他机会,只一瞬间,体仿佛失去生气,干枯变黄,最后僵持地倒在石头地上。

    陶然大惊,顾不得衣衫,翻爬起来去搂小虫,触手干脆的皮肤,稍微用力居然碎成粉末。

    陶然的心有那么一秒钟停止跳动——伟大的物者,你就这么死了,也太丢人了?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淘金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