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绿蜡 书名:星际淘金路
    ( )    能力者测试第二天,江南事务中心二层依然一片凌乱,几位测试老师要求任何人不得动考生的任何一片烂砖头——于是在倒塌的墙壁和垃圾堆里考试,也是一个好风景。

    陶然踢开满地砖头,将怀中的毛毛递给柳书恒,毛毛微微张开眼睛看一下他,又眯眼沉沉睡去——小家伙昨天把考试用的高敏金属全部弄出来玩儿,能力消耗太多,累坏了。

    考生们很自然地让开一条路,陶然惊奇,丰子期不满道,“你昨天考试的表现,都传遍了,今年咱们考场就出了两个天才,一个是你,还有一个是把考场搞成这样的精神能力者。”

    陶然尴尬地笑一笑,三人忐忑地从人堆中穿过去。

    江卫和两个蓝色制服的测试老师埋头调试玻璃房子,并且将金色的高敏金属更换成一种银白色丝线。柳书恒有点好奇,伸手去摸,那东西却没有惯例地贴到人上,反而我行我素地垂在空气中,动也懒得动一下。

    江卫弹弹金属丝,“添加了百分之五十银的高敏金属,惰更强,对控物能力的敏感理论上降低了一倍。要控它,对能力者的要求更高,你们三个,谁先来?”

    陶然还来不及作出任何反映,丰子期已经串进玻璃房子了,很主动地捞起几根丝线放在掌心,满脸严肃地将之举在眼前,可惜安静地发功超过一分钟,那丝线屹然不动。

    丰子期脸色发黑,“这怎么回事?”

    “因为控物能力者的特别,所以考试比精神能力者会多几场,大家也不熟悉这个新产生的能力,我就简单地做下介绍。”儒雅的测试老师站出来,指着银白色的金属丝道,“昨天测试用的高敏金属产自大藏,纯度百分之九十九,具有非常高的亲物,所以能初步分辨控物能力的存在。大家现在看到的这个金属丝,其中添加了百分之五十的银。不同金属的亲物不同,合金的话就更难控制一些。”

    “控物能力者大致分为三个境界,聚物、纯化和无中生有,各自又有上中下的说话。当然,这是一个很模糊的分级概念,但是任何控物能力者都能在一定程度上聚集高纯度的物质这一点是无庸置疑的。我们在大藏上进行多许多种类的实验,实验结果表面,一旦将物质的纯度降低,聚物能力成倍下降,甚至很多能力者根本表现不出聚物的特来。”

    测试老师笑眯眯地看着丰子期,“你昨天很顺利地做出五十个蝴蝶结来,你现在可以试试做一个。”

    丰子期闭眼,胳膊上的肌纠结抽搐,半晌后丧气道,“我不行。”

    测试老师满意地点点头,“不必担心,这是正常的反映而已。”他看向陶然,目的明确,丰子期同时也闷闷地看过来,显然很不服气。

    江卫皱眉,“陶然去试试。”

    丰子期扭开头,嘴巴撅起,“我先走了,再见!”

    柳书恒笑一笑,丰子期朝他张开手臂,“把小家伙给我,你等下考试也不方便。”

    柳书恒微微摇头,丰子期刺道,“这是什么重要人物,半会儿也不能离手?”

    柳书恒好脾气道,“克洛伊先生特别交待过了。”

    丰子期扬起小下巴,趾高气昂走出去,特不屑一顾。

    “咱们先来试试百分之五十的合金。”测试老师温和地让陶然站在丝网中,“不要着急,二级考试没有时间限制。”

    陶然看一眼柳书恒,柳书恒冲她笑一笑,陶然心中一,全动作起来,不顾昨的疲倦,气息从血中透露出来。屋内的金属丝一点点被聚集,仿佛一蓬雨伞,却并不贴合在陶然上。

    柳书恒注意到江卫手边有一个小小的显示屏,黑色屏幕上跑过一串串数字,无数曲线在其中穿越,画出一个个怪异的句点。

    两个测试老师走到江卫边,一边看屋子内金属丝的变化,一边看屏幕上的数据,间或交头接耳,还不断地在笔记本上记录什么东西。

    柳书恒眯眼,感觉膛内的心脏开始剧烈挑动起来。

    “好,接下来换添加了银和铜的合金。”测试老师收起银白色的金属丝,又换上一种紫金色的丝线,同时扭头冲围观不断窃窃私语的考生道,“要知道,混杂了越多的杂质,控制便越困难,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判断聚物能力高低的指标。”

    “老师,那什么是纯化?”

    测试老师想了一下,“从发现控物能力至今,没有谁能达到纯化的境地。但是实验猜想的结果是,所谓的纯化便是从混合物中提取出自己想要的纯物质。聚物的作用是依靠血的本能聚合能力范围内纯度较高的物质,这是量的变化;纯化便是将这些聚集起来的物质提纯,如果没有想错的话,纯度能够达到最高的百分之百;至于之上的无中生有,便是在物质的质子层面进行改变,转化分子原子结构,将手中的物质变成自己想要的物质。当然,这一切都是理论上的研究而已。”

    考场内的交谈声更大,陶然却是内心狂喜,这能力听起来真不错,小虫的食物有门了。

    “老师,能给我们展示一下吗?”柳书恒显然也很有兴趣。

    高个的测试老师看一下纷乱的考场,四处玻璃渣子和烂砖头,灰尘混杂各种碎屑难以分辨,他侧头,“本来这是留给你们的之后的训练内容,不过大家想看的话,展示一下也没什么。”男老师伸出修长的右手,每一个指甲都在阳光显出圆润的弧线,“做一个简单的好了,将这一间考室恢复原样。”

    陶然惊奇地看考场地面上的各种碎屑飘到空中,各自分类组合,一面面玻璃窗户,一张张办公桌甚至一个小螺丝钉一一出现,然后归位。她瞪大眼睛,看向缺了半面玻璃的窗户,“老师,为什么那里少了半块玻璃?”

    “掉到下去了!”老师有些无奈,“所以聚物还是有这个缺点,它只能进行状态的聚合,不能让物质增多也不能减少,而且实现是有范围的,我训练了两年,能力范围的极限不过方圆三十米。”

    陶然乐滋滋算了一下,她吸收了小虫的心脏,体的力量貌似很惊人,如果三十米达不到,就算只能作用二十米范围,那也足够给小虫弄到够吃的黄金了——陶然顿时对未来充满了信心。她伸手摸一下趴在房处小蛇一般的小虫,小虫在她皮肤上咬了一口,以示明白。

    “陶然,你的天赋是一个奇迹,所以,请不要吝啬,全部展示出来。”测试老师转头,“从觉醒到第一次考试的表现,我认为你完全有潜力做到……”

    “好了,开始考试。”江卫冷冰冰插上一句。

    陶然兴奋地点头,马力全开,毫不顾忌地将全带动,体周围的金属丝以她为中心欢快地飞向她,仿佛飞蛾找到火光。几位老师的面色越来越惊奇,甚至一贯冷静的江卫均动容,更不用说围观的考生,整个考场全部人屏住呼吸,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陶然看着纷飞的金属丝,只是简单的控制已经满足不了她,她想要了解更深层次的物质。随着肌的运动,她的双眼开始拉长,瞳孔出现一丝丝金色的光芒,金属丝慢慢变大,分子结构完全展现在她面前,无数电子围绕质子高速运转。她眯眼,尝试用体的气去分解分子,不料那些毫不起眼的小东西却给了她狠狠的回击——想要打破分子结果可不是容易的事

    陶然表面随和,内心却有点狠劲,越是自己干不了的事,越会花心思去研究。她来劲了,既然目前没有打破分子的能力,那只是简单地将合金中的银和铜分出来,应该难不到哪里去。陶然越想越觉得有门,将全力量集中在眼部,金属丝中的分子结构如流水一般飞过,她小心地控制自己的气将不同的分子分开,银的归银,铜的归铜。

    陶然忘我地进行细致而复杂的工作,完全没发觉自己外表上的变化,众目睽睽之下,她的面容居然开始一点一点变化。

    柳书恒心知不妙,心脏更是跳动剧烈,被契扣住的部分隐约发痛。

    “老师,陶然不行了。”柳书恒抱住小家伙凑到玻璃房子前。

    “让她做下去。”江卫沉声,似乎有什么预感破壳而出。

    “不行,她昨天为了阻止爆炸已经脱力了。”柳书恒严肃。

    江卫抬眼,“从普通朋友而言,你的担心和维护太多了。还是说,你和她有我们不知道的什么关系?”

    柳书恒脸赤红,紧紧抱住毛毛,脑袋却是飞速旋转,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借口。

    “我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变化!”测试老师兴奋地惊呼,“她的改变不仅仅是能力,居然还影响了她的体,如果没有看错的话,那是人类新的进化方向。”

    嗤!

    柳书恒左右看了下,大家均没反映,他疑惑,他确实听到了一声嗤笑。

    “江卫,咱们的计划方向有必要进行调整。”男测试老师已经掩饰不住狂喜,不,他根本不需要掩饰。

    江卫脸色沉下来,双眼在柳书恒和陶然之间转换。

    柳书恒心知不妙,不料耳中又是一声嗤笑,细细的声线嘲笑道,“小小的人类居然敢肖想伟大的物者的血,荒唐。”

    小虫发出声音,虽然话不中听,却比天籁更让柳书恒兴奋。

    于是,在柳书恒的期待中,全被合金环绕的陶然,就这么力竭晕倒。

    测试老师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拍拍玻璃房子,疑惑道,“不对啊,这个过程还没有发生完毕,应该持续下去才对。”

    “体能的极限了。”江卫将目光放在落地的金属丝上,“你带她去休息一下,我给剩下的人继续考试。”

    测试老师连连点头,拉开门抱着陶然出去,柳书恒咬牙,很不放心地跟上去,江卫扬声道,“柳书恒,你过来,继续考试。”

    柳书恒咬一下唇,抱紧毛毛。

    “丰子期,滚出来,把毛毛抱走。”

    门口走出不甘不愿的丰子期,朝柳书恒伸出双手,“喂,这一次可不是我自己想要带他的,要知道,带小孩最麻烦了。”

    柳书恒冷哼一声,放开毛毛。

    江卫抓出一把玻璃房子内的金属丝,手指拨弄几下,若无其事地放入怀中。

    丰子期走到她边,手悄悄摸到毛毛后颈,笑问,“老师,陶然现在的能力,是几级呢?”

    江卫横一眼,“知道泰山吗?”

    丰子期点头。

    “她就是那泰山。”

    丰子期跨下一张脸,“那我呢?”

    “山脚下的野草。”

    丰子期哀嚎,“老师,我就算再差,也差不到那么远啦!”

    江卫沉声,“不是你差的问题。”

    “那是什么?”

    江卫不语,扯出一根金属丝面对阳光,“你看到了什么?”

    丰子期望过去,金属丝呈现三个渐变的颜色,端头金色,中间银色,末端却是紫金。丰子期怔了一下,江卫收回手,“在一般的控物能力者而言,陶然是质变。”

    丰子期手指稍微用力按在毛毛嫩的后劲上,小家伙不舒服地挣扎一下,发出两声嫩的抽泣,几根触须瞬间钻出皮肤,碰到丰子期的手指便飞快缩回去。丰子期抓住其中一根,然后,手指只稍微那么用力一下,便折断一根收到掌心。

    小家伙张开嘴巴,泪水滚滚,用力大哭。

    丰子期无措道,“老师,他哭了,哄哄!”

    江卫有点发怵,小孩子嫩柔软的躯比十个强大的敌人还要可怕呢!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淘金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