障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绿蜡 书名:星际淘金路
    ( )    “伟大的物者除了吃就没有更高的追求了?”陶然轻松地开玩笑,周围的工作人员因确认两人能力者的份后,隐约有唯马首是瞻的态度,均暂停叫好报名,安静地站在一边观看柳书恒和丰子期的赌约。

    柳书恒体舒展,姿态开阔,行动之间颇有风度,丰子期体灵活,速度快,一时间打得十分好看。陶然知道柳书恒有留手,根本没有使用肌的力量,更多是在招式上比划,但丰子期在还没觉醒就能达到这个程度,实力不容小觑,陶然一时间生出了好奇来。

    “喂,现在可以给我们报名了?”几个少年聚拢走到陶然面前,不耐烦地敲击办公桌。陶然有点诧异,指指场中左右腾挪的丰子期,“他还没打完。”

    “他打他的,我们自报名,有什么关系?”少年们很不耐烦,耳朵上还挂着血珠子,“早点弄好回去休息了,明天还有正式的测试要应付。”

    陶然有点不爽快,脸一点一点冷下来,语气加重,“他可是为大家讨公平?”

    有人嗤笑,“多事的家伙,既然来报名,自然该遵守已经签过的协议。”

    “唔,这么比起来,丰子期又要稍微可一点,真是为难!”小虫在陶然耳角上唠叨,“果然还是要自己看上的东西吃起来比较合胃口!”小虫抽两下:“我闻到黄金的味道了,先来点解馋。”

    陶然掏出两个豌豆大小的金豆子弹在耳边,一道玉色残影晃过,小虫抱住金豆子啃得吱嘎作响。陶然摸一下小虫冰凉芳香的体,将碎发好好夹在耳后才慢腾腾对面前的少年道,“遵照丰子期和柳书恒的约定,打赢了自然会把老师请出来亲自给你们进行资格测试,有什么着急的?”

    少年们面面相觑,有脑袋灵活的和边人交头接耳,不少人面上呈现愤怒的表,言语之间,丰子期的个人行为完全不能代表所有考生。

    柳书恒轻松挡开丰子期的攻击,五指如铁钳夹住他的手腕,柳书恒笑言,“你的做法显然得不到大家的认同,不如住手?”

    丰子期扬眉,“圣人也不能保证人人臣服,我只为我自己以及赞同我的人。”

    柳书恒手上用力,丰子期手腕关节错开,他痛得齿牙咧嘴,抱怨道,“就算如此,你也太下狠手了?”

    “我不下狠手,你能停?”柳书恒觉得这个丰子期太自来熟了一点,速战速决,单手控制他的行动,另一只手却在他全几大关节处下狠手。丰子期倒在地上,柳书恒温和道,“服不服?”

    丰子期挣扎着爬起来,“我才不服,凭什么能力者随便决定别人的命运?既然是已经制定好的规则就该遵守,我不服!”

    柳书恒放开丰子期,单手捂住下巴,想了一下,“我和你同感。”

    陶然黑线,都打到同感了,这架还怎么打下去?

    “柳书恒,赶紧搞定!”陶然高声。

    柳书恒冲丰子期遗憾道,“我得加快速度了。”

    “来就来。”丰子期清秀的面容染上几分恼怒,“你这种态度真是让人讨厌。”

    柳书恒深表赞同,当他被强迫必须遵守某个规则的时候,精神从来不屈服,对于别人好言好语的劝说也是满腹抱怨和暗,现在他自己化为这个角色,却颇觉玩味,对丰子期又多了几分惺惺相惜,更加不愿意出手伤到他,于是手下轻了几分,只控制他的行动,从腰上抽出一根随带的软钢丝,三两下缠住丰子期的手脚,笑嘻嘻道,“好了,完事!”

    丰子期挣扎,钢丝勒到中,果然挣脱不了后怒道,“男子汉,说话算话,今年我就不参加了!你放开,我走人。”

    有几个跟丰子期要好的少年人走过去劝说,柳书恒偏头想了一下,伸手抓起丰子期,扬手甩到自己的办公桌后,随后跳到椅子边坐下,侧头对依然一脸不服的丰子期道,“咱们刚才不过是发生一点儿小争执,最后还是要由几位老师来定夺。恭喜你,你为你自己争取到了和老师面对面说话的权利。”

    丰子期双颊鼓鼓,望天翻一个白眼,“你少心。”

    柳书恒回头对陶然道,“现在开始发准考证。”

    陶然清清嗓子,从抽屉里抽出一根发丝般粗细的高敏金属挂在笔架上,从电脑里叫了一个号,很快一个怯生生的少女上前来,陶然笑眯眯为她摄影并打印准考证,最后让她将手放在笔架边,金属丝微不可见的抖动一下,陶然点点头,将红色的印章在她准考证上敲下。

    “好弱哦,能不能觉醒还是一个大问题啊。”小虫摇头晃脑地可惜。

    陶然冷脸,从牙缝里一声闭嘴。

    少女怯生生道,“请问,红色是什么意思,去年的准考证没有这个印记。”

    陶然立即转会笑脸,“恭喜你,高敏金属对你产生反映,证明你有微弱的控物能力,因此你今后几天参加的是控物能力者测试。”

    少女展颜,惊喜地起,连连道谢,仿佛自己拥有能力是陶然的功劳一般。

    没有领头闹事的人,所谓的资格测试非常顺利,体质较强的人自然能凭借自己的力量走过来拿准考证,对高敏金属丝有反映的均发了带红色印章的,没有明显反映的全部丢精神能力者里面去。其余被声波攻击得不能行动的人只有被自家家长领回去,或者等明年,或者联合起来抗议,当然,那又是另外的故事了。

    陶然收起资料,随手拎起柳书恒给的金豆子,小虫扭窜进去大吃特吃。

    丰子期盘坐冰凉的地板上,小嘴抿得死紧,正眼也不看周围的人。

    柳书恒也能耐得住子不理睬他,和其余的工作人员商量好事,又和邱正明确定了明考场的划分,这才有功夫和陶然说话。

    陶然指指丰子期,柳书恒走过去,拎起他的衣领拖到电梯口,抽出一张磁卡刷过,三人按下直达最顶层的按钮。

    “喂喂喂,不要无视我的人权利。”丰子期眼睛冒火,“你们这种行为,我完全有能力告死你。”

    “丰子期,东南沿海S城人,家族从事当铺和古董生意,你没有兄弟姐妹,算是丰家唯一的继承人。”柳书恒樱唇淡淡开合,“东南沿海有无数事务中心,你居然跑到内陆的江南地方事务中心来。你当然可以告死我们,不过,在那之前我可能会和你的父母再沟通一下。”

    丰子期脸色变了几下,咬牙道,“算你狠。”

    “对了,跟你一起来的那一批少年均通过了资格测试,两种能力各占一半,不过能通过考试的不足一半。”柳书恒合上资料,“丰子期,你是在害怕?”

    “怕?”丰子期高高吊起眉毛,努力作出粗鲁的样子,可惜太过细皮嫩,反而喜感,“少爷我从生出来就没怕过。”

    陶然看丰子期团成一团的体还努力作出仰头的模样来,忍不住笑出声音,这人的自信该是强大得能撑破自己的面皮了。

    “笑毛啊!”丰子期恼了,红晕染上双颊。

    柳书恒嘴角勾了一下,“没想错的话,你是和朋友离家出走的么?事务中心会考虑这些况的。”

    “诈的小子,你什么意思?”丰子期终于激动了,在电梯里蹦达,“我告诉你柳书恒,你要把我兄弟给踢出考试,我跟你没完。”

    “你的嘴皮子显然比拳脚厉害多了。”柳书恒完全没被威胁到。

    电梯门滑开,柳书恒又拎着丰子期衣领出去,走过素白的长廊,穿越无数透明的玻璃大门,最后抵达一个宽敞却色调冰凉的房间。江卫和两个测试老师正在调试设备,无数高敏金属丝在空气里飞舞,如散开的花一般,另一边却是一台顶天立地的高频精神增幅器,一条条蓝色的闪电张牙舞爪,偶尔有一丝电流泄漏,将防护的三公分钢板打得坑坑洼洼。

    “江卫,这个人要求你亲自进行资格测试。”柳书恒将丰子期丢出去,态度恭敬平和,陶然却从里面听出几分看好戏的意思来。

    江卫从高敏金属丝阵内走出来,面色如铁,“我很忙。”

    柳书恒摊手,“丰子期认为随意更改已经制定的考试规则非常不公平,今天被音波攻击的考生有三成失去正常活动能力而无法参与考试。”

    陶然斜眼,柳书恒这家伙明显给丰子期扣帽子么,这俩事能拿一起说么?

    丰子期明显听出来柳书恒话里夹带的私活,先不满地瞪他一眼,却又很大方地承认,“是这样的。”

    柳书恒稍微有点吃惊,没想到这家伙一点不计较,于是再加几句,“他还没有参加测试,但伸手很不错,和我能打个平手。”

    丰子期戏谑道,“小子,别以为给我说好话就能让我原谅你,你就是助纣为虐的小人。”

    俩测试老师爽朗地笑起来,“江卫,你就给他测测呗。”

    “我不测!”丰子期大吼,“我说过打输了今年就不考试,说出去的话不能随便改,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不要你们假好心。”

    陶然摸一下裤兜里的金豆子和安静的小虫,笑眯眯道,“老师,丰子期上的气很亲近,想必他也是控物能力者。”

    江卫兴趣不大,“离高敏金属丝这么近,金属丝没什么反映,想来天赋并不出色……”

    普通的地球人哪里能和接受了小虫血的陶然和柳书恒比呢?陶然无法明确说出这个话来,今天她接触了太多考生,分到控物能力者测试一边的不少,但是让她感觉清晰的除了那个怯生生的小姑娘就只有丰子期了,想来他们在普通地球人里应该是比较有天赋的,如果错过就太可惜。

    江卫冷冰冰转头,“不过,既然觉得值得,测测也不无不可。把人拎过来。”

    柳书恒笑一笑,依然拉丰子期的衣领。

    丰子期抗议,“喂,我好呆也是有手有脚的人,你就不能把这烂铜丝弄掉?”

    “真不好意思,我疏忽了。”柳书恒毫无歉意地收回钢丝放到腰间,将他拉到江卫边。

    江卫关闭调试中的设备,随手抓起一束金属丝,丝线在空中往陶然和柳书恒所在的方向挣扎,江卫示意他们出去,将丰子期的体推到设备前,冷冰冰道,“伸手。”

    丰子期迟疑地把手伸到机器中,一根金属丝蠢蠢动,然后是两根,接二连三,最后有数十根金属丝爬在他手指上。丰子期得意地笑起来,“这样就行了?”

    江卫撇嘴,“我会亲自给你考试,滚回去好好准备。”

    丰子期抿嘴,走出房间,很不客气冲柳书恒道,“那女人就只会那样说话?”

    陶然耸肩,“老师对你有兴趣才这样。”

    “要没兴趣呢?”

    “我可能没法带你进房间。”柳书恒笑,“江卫向来面冷心。”

    丰子期撇嘴,“这是人际关系交流障碍症,是病,得治!”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淘金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