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绿蜡 书名:星际淘金路
    ( )    地球上的普通婴儿好打发,林林总总的玩具无数,总有一款能让他们安静几个小时,如果一款不够还有无数款在等候,总的来说,带小孩也不是什么艰巨到不能完成的任务,陶然自信自己和柳书恒两个能做得不错。

    可惜了,面对克洛伊先生房子地下室那个巨大的玩具场时,连一贯淡定的柳书恒都忍不住变了脸色——究竟是什么样的婴儿需要堆到房间顶上那样多的玩具?究竟是什么样的婴儿能把装修得非常漂亮的实木地板轰出无数的坑洼来?究竟是什么样的婴儿能面不改色无差别地将所有玩具粉碎到米粒状态?

    陶然深刻地觉得,带这个小孩需要的并不是简单的技术而是艺术!

    “这是这个周被损坏的玩具,等下会有工人来清理,陶小姐只要把小主人抱住就可以了。”克洛伊先生站在近百平方的玩具室内,“小主人外婆的意思,想要培养他作为地球人的特质,可惜事与愿违,老人家有点伤心,又很心疼这些被破坏的东西。我虽然能保证小主人的安全,但毕竟是巴凯恩人,很多地球上的东西都无法理解,一般的地球小朋友也不适合成为他的玩伴,所以只有麻烦陶小姐了。”

    “当然,这个时间不会很长,只要巴凯恩那边特制的玩具抵达,陶小姐便会轻松很多。”克洛伊笑得有些腼腆,“可能是地球基因的关系,小主人并不是很喜欢和我们的族人交流,反而对第一次见面的陶小姐念念不忘。”

    陶然看着小家伙的触须和克洛伊的触须亲密交缠,如鲠在喉,这样都不不算亲,还要怎么样才能说亲

    “小主人继承了我们民族控物能力者的基因,又有地球返祖的基因在,因此先天控物能力非常优秀。陶小姐是控物能力者中的佼佼者,小主人喜欢你是非常自然的事。”克洛伊先生眼睛扫一下柳书恒,“至于柳书恒,你虽然也激发了控物能力,但体在短时间内被强行改变,血的损耗太大,刚开始的时候没问题,后遗症却会慢慢显现。如果你愿意的话,我这边有点小东西,可以稍微缓解。”

    克洛伊将肩膀上的毛毛扯下来交给陶然,侧出地下室,示意柳书恒跟上。柳书恒有点迟疑,陶然笑道,“你去,我一个人能行。”

    见两人走出地下室,陶然找了块完好的地板盘腿坐下,顺手将小东西放在地板上任由其四处乱爬。小家伙貌似真的喜欢她,居然从一堆破烂玩具里挑出几样稍微完好的放在她面前,拖着口水冲她笑。陶然发愁地用食指点小家伙额头,“我才不觉得克洛伊先生大费周章就是为了让我陪你玩几天,你要是能开口说话,给我个痛快呗!”

    小家伙歪头,貌似不能理解陶然的话,只亲地把玩具一股脑推到她面前,很亲地拉她手。

    “留着自己玩呗,我都大人了。”

    小家伙貌似听懂了,嘟起小嘴巴,委屈地把玩具抱在自己怀中,估计是不能控制自己的力量,小小的手一合拢,塑料制造的玩具纷纷碎裂。小家伙很受打击,失落地把玩具碎片丢到一边,不料又是用力过猛,地板被击破,现出下面的水泥地来。

    陶然默,力量这个东西,完全不是以年纪来论的。

    小家伙什么都没玩到,泫然泣,陶然心软,伸手搂着他的肥胳膊安慰,小家伙一脸找到新玩具的表,后劲的触须猛然飞出挂到陶然胳膊上,小家伙悬吊在空中,自己晃悠悠地起来,高兴极了。

    陶然满头黑线地将胳膊平举,好,她就暂时做一个不会随便被弄坏的人形玩偶好了。

    住小别墅的子,除了陪毛毛玩费体力以外,生活可以算得上安逸。

    毛毛的外公外婆是很普通的地球老人,又心又可亲,聊天的时候算起来,和陶然的爷爷居然也是老相识,因此两人居然享受到了非常温馨的普通地球人家庭生活。陶然毕竟是未成年人,大体知道克洛伊先生帮忙不简单,但是被这样熟悉的生活包围,居然放开了戒心,和毛毛真心玩得闹起来。

    柳书恒冷眼看陶然的变化,没有阻止也没有鼓励。和柳卫对抗的时候,只有发泄怒气,完全没有顾及到自体状况,结果克洛伊先生将他丢到体检测器上看了,皮肤下面的肌生长况混乱不堪。按照克洛伊先生的话来说,原本的肌被强行撕裂,又被极端刺激生长,新生的肌和原来的肌接合不好,形成一个个的疙瘩堵在皮肤下面,现在年轻没有任何不良感觉,天长久之后,那些肌疙瘩会因供血不良而坏死。

    柳书恒并不认为这对自己的体有不良影响,克洛伊先生只是笑一笑,从自己的手上抽出一根丝线扎入柳书恒的皮肤,丝线沿着肌的纹理蔓延,最后布满他的体。有疙瘩的地方,丝线纠结,血管淤塞,克洛伊先生用手拨弄一下丝线,柳书恒便有隐约的痛,全居然提不起力量。

    克洛伊先生一脸轻松,他只是模拟了几年后的肌生长况,柳书恒犹豫了。

    克洛伊先生很好心地提供了巴凯恩出产的调理药品,长期服用可疏通血脉,辅以特别的训练方法,可以将损伤减小到最低。

    柳书恒看着克洛伊先生手中的药品,只问一句,“你要我用什么来换?”

    克洛伊先生愣了一下,尔后笑得非常开心,甚至用手摸一下柳书恒的头。柳书恒有点尴尬,他虽然还未成年,但从来独立,克洛伊先生这种仿佛对待小孩子的动作,让他感觉尊严收损。

    “我对控物能力者非常感兴趣。”克洛伊先生说得很敷衍。

    柳书恒接过药,咬唇,有点明白自己可能说了蠢话,可惜像他这样的人已经习惯了别人有目的的善意。克洛伊先生在对待陶然的时候,给与和获取说得非常明白,在他这里发善心有可能只是一时间心血来潮而已,可也给了柳书恒异常大的压力。柳书恒想了一下,“如果没记错的话,克洛伊先生说过你们民族拥有控物能力者的基因。”

    “只是很少一部分而已。”克洛伊先生颇有兴趣,“我们这一支并不是巴凯恩土著,最开始是东源星人,因为没有严格坚持族内通婚,产生了许多的混血儿。混血儿的基因非常优秀,相对纯血东源人进化得非常快,因此爆发了种族战争,我们失败了,被驱逐,也很幸运地在巴凯恩得到一块生存的土地。”

    柳书恒听得认真,这种超级历史八卦,一般人很难听得到。

    “得到好处的同时也会失去一些东西。”克洛伊先生有点怀念,“进化快速的代价是,我们一点点失去先祖控物能力的基因,不管怎么努力,这个过程均不可逆。到我这一代,真正能够完全纵物质已经非常稀少,只能简单地从植物那里获得一些很少的信息。”

    “那你需要我做什么呢?我现在连自己的体也并没有完全控制。”

    克洛伊笑一笑,“小主人的母亲是魂师,但是居然继承了控物能力者的基因,他是目前我族内控物天赋最强的婴儿。也不必特别做什么,只是想在你上做一点尝试的试验。”

    柳书恒厌倦了实验,他低头看自己的口,那里跳动着一颗被小虫给与力量的心脏,于是乎没有了任的权利,他笑一笑,“只要你不打陶然的主意。”

    克洛伊先生又笑一笑,似乎觉得柳书恒的敏感坚持有趣,又摸了一下他的头发,“和陶然玩去,等一下江卫会带几个客人来。如果你们愿意,可以继续住这里,不愿意的话,江卫会安排接下来的事。”

    柳书恒向克洛伊告辞,走到花园就见毛毛吊在一颗树上晃,陶然很恶劣地将他推到尽可能高的地方,毛毛没感觉到危险,反而笑得欢乐,兴奋的时候还出不少触须圈住陶然的颈项,似乎有将她一起带到空中的迹象。

    陶然扯开毛毛的触须,这小家伙力气太大,她不得不提气,可惜体一旦用力或者有想要做什么力气活儿的念头,肌就开始有撕裂般的疼痛,吓得她不敢动弹。

    柳书恒走过去帮忙扯开,毛毛很不满意地尖叫,从空中跳下来抱住陶然,充满敌意地看柳书恒。

    “你的体怎么样?”陶然安抚小家伙,“克洛伊先生怎么说的?”

    “需要吃药,配合辅助特别的训练,很快会好的。”柳书恒展开笑脸,伸手捏一下毛毛嫩的脸颊,“江卫和测试的老师要来了,你是继续住这边还是跟着江卫?”

    陶然看一下毛毛,皱鼻子,“我才不想做保姆。”

    “好,咱们就跟着江卫好了。”

    陶然真要答应,体不受控制地震了一下,不远处似乎有强大的吸引力,她的体不受控制地往靠前门的地方倒过去。毛毛飘在空中的触须更是被吸过去,颇为壮观。

    “走,去看看是什么东西!”陶然抱住毛毛往前门跑,远远看见几个深蓝色制服的高个男子,制服依然是立领镶金边,可跟旁边一黑的江卫比起来顺眼太多了。精神能力者总是恻恻的,这两个男子却是爽朗了太多。

    两个男子手中拎了密封严实的箱子,陶然居然觉得那箱子有无限的吸引力,毛毛更是好奇,丢开陶然的脖子扑过去。克洛伊伸手拎起毛毛后背的衣服,阻止他失礼的举动,毛毛很不满地用自己的触须抽克洛伊,可惜挠痒而已。

    江卫看一眼陶然,伸手拿过一个箱子打开,无数闪着金光的丝线从中爆而出。江卫丢出一个精神力网割开,端着箱子走近陶然,金属丝分成三路,如三朵盛开的丝绒花冲向陶然、柳书恒和毛毛,被网络隔开后,居然如活物一般胡乱冲撞。

    “高敏金属有这样剧烈的反映还是第一次,果然见识到真正的控物能力者了。”江卫扯出一个笑,伸手到陶然面前,“从今天开始,我便是负责你基础训练的老师了。”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淘金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