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约(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绿蜡 书名:星际淘金路
    ( )    克洛伊先生从凌空的树冠中跨入洞中,随手拍拍杂乱的树枝状似安慰,树枝果然就很听话地缩到地面去了,这几个简单动作,便将众人震慑得言语不能,只毛毛小家伙固执地在陶然手中挣扎,兴奋得无以复加。

    克洛伊先生地走到陶然面前,伸出一个手指弹弹毛毛的眉心,毛毛往后一缩,窝在陶然口寻求保护。

    克洛伊先生笑,瞬间如暖花开,“小主人果然是很喜欢你。”

    陶然嘴角抽搐地仰望克洛伊先生,微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她只不过随口那么说了一句,他为什么就如此郑重其事地接了话茬子,接话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千方百计把她和这个软趴趴的家伙联系在一起?

    克洛伊转笑对江卫,“江卫,很抱歉,我不能让你带他们走。”

    江卫收起自己的精神力网,“克洛伊先生,这是地球内部事务。”

    克洛伊继续笑,明朗的双眼中带着坚持,“陶然和柳书恒私自进入我的住所,强行带走了小主人,从那一刻开始,我便有了插手的权利,现在,这已经不仅仅是地球的内部事务了,请你理解。”

    克洛伊先生,你是一个大好人!

    陶然把脸躲在毛毛后,遮盖自己欢喜的表,顺便后退到柳书恒旁边,戳戳他僵硬的体,“得救了。”

    柳书恒动一下体,冷哼一声,他一点也不觉得这是好事。

    “陶然和柳书恒是地球公民,联邦有责任护卫他们的人安全;当然,克洛伊先生是联邦政府最好的朋友,我们肯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具体的处罚方案,请容许我们协商解决。”江卫冲后的武者挥手,一群彪悍的男人散开,呈半圆形包围陶然和柳书恒,江卫笑,“根据巴凯恩和地球签署的合作协议,克洛伊先生你并没有处置的权利。”

    陶然觉得奇妙,她们打不过江卫的时候,江卫从不废话,只讲实力;克洛伊先生和她对上,她居然开始**律讲道理!

    “这些的前提是小主人的人安全得到保障。可惜,小主人在你们大批武者的眼皮下被带走,这个事实让我无法再信任你们所谓的保障力量。”克洛伊先生冲陶然眨眨眼睛,“联邦政府想来包庇自己的公民,特别是能力者,这种行为值得赞赏,但是却没有给与我这个巴凯恩人足够的尊重。”克洛伊先生举起右手,一片片指头大小的绿色鳞片瞬间覆盖柔软白皙的皮肤,江卫微微退后一步,克洛伊先生轻快道,“我有一个很好的提议,不如先将陶然和柳书恒带回我的住处,我保障他们的安全,等到你们作出合适的处罚决定后再来同我协商执行如何?”

    柳书恒动一下嘴唇,“霸道。”

    陶然笑嘻嘻,“我怎么觉得霸道得那么帅呢?”

    柳书恒皱眉,“你已经被人赶上架了,现在还夸奖,愁你以后!”

    陶然歪头,不过是一句随便让小家伙怎么搞的话,能有什么?

    柳书恒眯眼,指指口的黑色蔷薇,“别忘了……它。”

    陶然漆黑的眼珠动两下,看看怀中的小家伙,再看看以一人之力对抗江卫和十来个武者的克洛伊,抿唇,不是很愿意往更深的地方思考。

    江卫挪动体挡在洞口,视线却停留在柳书恒颈项处鲜血淋漓的伤口上,血珠子顺着他皮肤的纹理滑落,地面上沾了几滴。江卫眉心的精神力线喷涌而出,无数网络交缠覆盖在武者的体上,她只略微点头,几个武者便在精神力网的保护下冲向克洛伊先生。

    克洛伊先生转头道,“毛毛,到我上来!”

    毛毛咯咯一声笑,小小的体仿佛无骨之物飞向克洛伊先生,在他脖子上绕了一圈。克洛伊先生右手的鳞片蠕动,一些触须探头生长,交缠成几束碧绿的丝线,活物一般在空中游动。丝线划破空气,铁鞭一般抽在武者上,精神力网破落,武者的体也飞出去撞在山壁上。

    “江卫,我并不想伤害你们。”克洛伊先生的脸在鞭影中笑得无奈,看她在指挥武者上前的同时抛出精神力网束缚陶然和柳书恒,只得叹一口气,将鞭上的力量增加一倍抽飞众人。武者的体面条一般被挥开,撞在山壁上便是一个大洞,一时间洞内小石子飞舞,几乎没有安全的地方。

    柳书恒将陶然扯到后,挥拳将夹带巨大威势的石头粉碎,却无法避开江卫的精神力网,眼见被抓住,一条碧玉般的闪电抵达。克洛伊先生将右胳膊平举在眼前,无数丝线仿佛琴弦在空中跳舞,他伸出一个指头轻轻拨弄丝线,尾端的鞭子立即高频震,无声粉碎江卫的网络。

    克洛伊瞟一眼江卫苍白的脸,甩手用鞭子卷起陶然和柳书恒,冲江卫道,“请记住了,我是将带走小主人的嫌疑人带回去询问,这个况请江卫务必上报。”说完不待江卫回答,克洛伊闪飞出山洞。

    舞者们要追上去,江卫摆手,摊开手中一个带血的小石子,“只弄到柳书恒的血,也算差强人意了。”

    克洛伊脚尖在山壁轻轻一点,如一只巨大的白色飞鸟滑翔,降落在镜子般的水面上,然后又是一点,几圈涟漪中结界晃动,一个巨大的半圆形玻璃镜面折出来,此结界将水库的一半以及岸边一所小别墅扣在其中。衣衫飘飞处,秀的人影破开结界停在水边绵延的木头平台上,果然是佳人只在水边。

    克洛伊松开缠绕的鞭子,鞭子散开,无数绿色的丝线缩回鳞片下,右手瞬间恢复白皙,“你们现在安全了,没有我的许,没有任何人能够进入这个结界。”

    陶然斜眼看克洛伊先生,“你刚才弹那些丝,是什么声音?”

    克洛伊勾起嘴角,粉色的唇发亮,他摸一下脖子上的毛毛,找了一张舒适的椅子坐上去,“你果然能听见呢!”

    陶然皱一下鼻子,“果然是你在搞鬼?”

    克洛伊并不回答,伸出左手,几个指头化为藤蔓入一个小房子中,片刻后卷着一个托盘出来,上面是几杯气腾腾的果汁以及一些点心。他将托盘放在小圆桌上,“先坐下来休息,吃点东西,慢慢谈。”

    青山如黛,秋水横波,清风拂面,连来的紧张突然放开,再加上新鲜食物的吸引,陶然和柳书恒的肚子都很不客气地叫了两声,两个人尴尬对视一眼,这样好笑的场景,貌似也严肃不起来追问什么,干脆甩开膀子开吃。

    小面包松软,小饼干酥脆,里面还有点特别的植物香气,配合果汁酸甜爽口,陶然忍不住多吃了几块。

    “慢点啦!”柳书恒觉得丢脸,伸手抹掉陶然嘴角的饼干屑。

    陶然仰头喝干果汁,用衣袖擦一下嘴,“克洛伊先生,之前,是你在叫我!”

    克洛伊先生一边逗弄毛毛,一边微微点头。

    “你太诈了!”陶然愤怒,“你把我吸引过来,又不出面,只丢一个小孩给我,现在居然污蔑我和柳书恒拐带。”

    柳书恒清清嗓子,“陶然,我们该谢谢克洛伊先生。”谢谢他找了一个理由正大光明地带走他们两个,如果所谓的拐带罪名不成立的话。

    “谢倒不必,只想说,陶小姐似乎对我有点偏见。”克洛伊认真地看陶然,晴空一般的浅色眼眸仿佛有非常的魔力,陶然忍不住就红了脸,扭头道,“你这是……圈。”

    克洛伊轻轻笑起来,声音带着非常的感染力,仿佛山林中风声低语。

    陶然的心脏随着笑声抽抽,体的细胞仿佛猛然活过来一般,血液不受控制地涌向脑袋,她有点晕乎乎不能思考。

    克洛伊举起右手,从皮肤里抽出几根丝线,手指轻轻拨弄,无声的频率在空气中传递。柳书恒认真地听,什么也没有。

    “超高频的声波,不是每一个人都听得到,很幸运,陶小姐听到我的呼唤,这省了很多事。”

    “为什么……”只有她听得到,柳书恒疑惑。

    克洛伊将丝线交给毛毛玩耍,端起自己的杯子抿一口,修长的双腿交叠,浅色长发偶尔被调皮的风抓起,“这是本能,和自然交流的本能,巴凯恩异种从远古的血脉中遗传下来的一点小能力。当然,认真追究起来的话,我们这一个民族的先祖,其实是有物者的血统,所以,我能稍微控制自然界里的植物,让它们把我的声音传到更远的地方去。”

    “克洛伊先生是在和我们拉亲戚关系吗?”柳书恒笑问。

    克洛伊耸肩,瀑布一般的长发滑动,“大概是出于……同事之间的友。”

    “同事?”陶然怪叫一声。

    克洛伊托起尖尖的下巴,“当然,邱晓雪是你们的朋友不是吗?”

    陶然看一下柳书恒,柳书恒黑眼沉沉,“我以为是邱叔叔帮忙。”

    “邱主任是个心的长辈,但仅仅是他还没有让我出手的价值。”克洛伊用手指点点毛毛的额头,“我们巴凯恩异种的小王子和邱晓雪追随同一个主人。对了,在山洞的时候陶小姐承诺过小主人,只要将江卫赶走,随便他怎么玩都可以。”

    “那不是承诺。”柳书恒抿嘴。

    克洛伊一脸遗憾,“控物能力者所有的力量从本的血中来,语言和声音是力量的延伸,话并不是随便乱说的。”克洛伊真诚地看柳书恒皮肤上露出来的一点黑色蔷薇印记,“柳书恒,想必你已经感受过契的力量了,那也是血和语言的一种运用方式而已,你知道,我不是在开玩笑。”

    柳书恒脸白了一下,冲陶然点点头。

    陶然咬唇,“你要什么?”

    克洛伊欢喜地抱下毛毛,怜地抚摸他柔软的颈项,一些小小的触须出现,“只要小主人愿意跟随,请陶小姐不要拒绝他,任何时候——请你按照誓约来对待。”

    陶然看看冲她挣扎过来的毛毛,“如果我不同意呢?”

    克洛伊笑得纯洁有坦然,“我只有把你们交给江卫了,拐带不是什么大的罪名,但拐带地球上唯一一个魂师的后代……”

    “好了,我同意!”陶然翻一个白眼,正常状态下克洛伊先生的笑确实迷人,此时却是可恶了。再说了,未来是个未知数,宇宙这么大,谁知道以后还能不能碰上,先答应这个小孩也没什么。不过,让伟大的魂师唯一的后代跟她玩,所谓特比的意义,陶然除了想到小虫,再无其它。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淘金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