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绿蜡 书名:星际淘金路
    ( )    陶然的突然觉醒对江南事务中心是一件好事,但对柳卫和江卫而言却过于蹊跷。两位精神能力者统领这个地方事务中心,柳卫主管研究所和常行政事务,江卫更多的精力放在地方环境保护和地方安全事务上。柳书恒的特别体质是财富,江卫的意思是最好进行全方位的研究,柳卫却极力反对将其送到上级机构,反而利用柳家的影响力在江南建立了专门的研究所。同时,她们得到了邱小雪送给陶然的卵。

    实验进行得非常不顺利,唯一让人侧目的是当研究人员把柳书恒的血液和卵放置在一起的时候,精神增幅器检测到一组非常不稳定的生命波动。当时研究人员很激动,认为这有可能是一个伟大的发现,可是接下来的连续实验却让所有人失望——卵再没有对任何人的血液产生过反映。

    柳卫并不同意将卵返还,江卫坚持,礼物既然是礼物,那自然是主人才有拆封的权利。

    几方面的制衡,再考虑到邱正明和那位魂师有奇妙的联系,卵回到陶然手中。

    但是,陶然居然觉醒了!

    柳卫对陶然的印象来自于柳书恒对她莫名的好感。

    这位柳家小少爷,自出生和家人就不亲近,特别是对拥有精神力的哥哥姐姐更是畏惧,最开始大家不以为意,能力者时代开始兴盛才意识到这有可能是一种能力。这位弱的少爷被圈养在柳家最安全的别墅,被武者团团保卫,他对这个世界没有旺盛的好奇心,对人也提不起兴趣,却在见到陶然的第一眼爆发了短短十几年最大的生命

    当然,研究所认为这是青期的荷尔蒙所致,人体的发育和正常繁育的需要影响了这位小少爷的精神状态。江卫对这个结论嗤之以鼻,能力者的本能更接近动物,如果是亲近,那就只可能是同类的亲近——于是她稍微放纵柳书恒和陶然接触。

    果然的,陶然在得回卵后半个月内觉醒了新的传说中的控物能力。

    控物能力的发现非常偶然,但最完整的测试和训练体系却来自大藏的相关研究所,测试的导师和教练也特别从大藏委派。据说,上层对这个能力保持了非常大的期待,并认为地球星际时代的开启寄托在这些新的能力者上。

    柳卫眯眼看武者在陶家废墟上仔细检查每一块砖头,脑海内却反复回放陶然觉醒那一瞬间爆发的恐怖体能。那一刻,普通人只感觉到避难所内温度上升,但她和江卫看到的却是红色燃烧的火焰,以焚尽万物的姿态从那个小小的女体上喷发——柳卫并不认为一个普通地球人能够爆发如此纯粹的力量,她绝对要找到那一枚卵。

    “所有不能辨认的可疑物封存,研究所第一时间进行全面检查,今天下午我需要最详细的报告。”柳卫交待完毕,得到负责人最完美的回应后转走向中心医院。

    江卫站在医院大厅,无视周围人的侧目,感觉到柳卫的气息,冷声道,“你的第一要务是带队去大藏,陶然目前是我的职责。”

    “你真心急,我还未交接工作。”柳卫甩一下披风,黑色皮靴打在大理石地板上,冷冰冰的回音让围观的人散开。

    “东西找到了?”

    “没有,那是一个狡猾的小姑娘。”柳卫夸奖,“我敢断定,她所知的事实比我们多太多。”

    “我欣赏聪明人。”江卫沉声,“你对柳书恒的庇护只到今天,明天,我要对他进行一些惩戒。”

    柳卫挑眉,“关于什么?”

    江卫讽刺一笑,“他将你我的行动透露给那个小家伙了,我保证,你从他们那里得不到任何真实的答案。”

    “哦?”柳卫颇有兴趣,“看来在我没注意到的时候,他们居然结成联盟。如此,就不必浪费时间了!”

    “你要做什么?”

    “担心的话就来!”

    柳书恒小声对陶然道,“她们认为你的觉醒和卵有必然的联系。”

    陶然躺在病上,全被束缚带缠绕,她甚至不能动一下自己的小指头。这个时候得到这样的消息并不好,至少陶然不认为自己能马上找出解决的办法,更讨厌的是和小虫做基本的交流也不行。

    柳书恒还想说点什么废话,可怜的病房门又承受一次非人的待遇,冷硬的军用皮靴踢得木屑四溅,柳卫跨进来,冷道,“柳书恒,我如果是你,就不会说太多愚蠢的话。”

    柳书恒耸肩,起退到一边,双眼满是遗憾地和陶然对视。

    江卫挑起陶然的小下巴,可怜道,“只是这样被碰一下就痛得要死?”

    陶然想翻白眼!

    “不想受罪的话,告诉我卵在哪里。”

    “姐姐,她现在连声带都僵硬了,根本不能说话。”柳书恒好意提醒。

    “啊!”柳卫恍然大悟状,放手旋转一圈,将柳书恒从头到脚打量一番,留意到他脸上的伤痕和血迹,撇嘴,“亲的弟弟,如果有一天你能这样维护我,我真该感激得痛哭流涕了。你说,还有什么比我们的血缘关系更紧密?我总是在思考,你为什么会害怕自己的家人而对一个陌生人如此关怀?”柳卫温和地执起陶然的手,“这种困惑影响了我精神的稳定,我甚至给全家人做了DNA对比,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陶然除了忍耐,还是忍耐。

    “姐姐,爸爸妈妈很确定我们都是柳家的小孩。”柳书恒双手揣在裤兜里,努力做出轻松的姿态,“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出去再讨论吗?”

    “小子,你认为我脑子有问题吗?”柳卫双眼闪烁,“我知道你们背地里都叫精神能力者疯子和神经病,啊哈,连一向严谨的江卫都不能避免这种待遇。”柳卫抿嘴笑看病房口的江卫,“这个问题和陶然有莫大的关系,如果要讨论,她怎么可以避开?”

    果然是神经病,这种家庭问题跟她有什么关系?陶然忍受手上的痛,努力感觉头发堆里的小虫,这个呱噪的家伙,没人的时候显摆能干,这种时候怎么都不放一个了?

    “这个地球有千百万不同的地形,一年有四季,有千百万的物种,还有无数不同的生活方式,我们的精神从物质的基础上诞生,一点点不同便会造就不同的思想。从最原始看,我们虽然从同一个母体诞生,但是母亲怀每一个小孩的时候年龄不同,食物有差异,体能更是不能相提并论。”柳卫笑眯眯看柳书恒,“我们的**有百分之九十九的相同,但就是那百分之一的不同决定了我们不可能更亲密。从精神上讲,也许我和江卫的关系比和你更亲近,如果我能做到舍弃血缘的牵绊,能力便会有大成。”

    柳书恒撇嘴,“所以,你那样对待我?”

    柳卫耸肩,“当然不是,那是父母的要求,他们认为你在我手中会更安全。”

    柳书恒咬牙,江卫道,“柳卫确实违背了国家利益,如果你的血液样本早送上去,控物能力的发现也许会提前很长一段时间。”

    柳卫笑,“所以,柳书恒,你一直认为你和更亲密的是躺在这里的陶然?”

    柳书恒沉默不语,陶然只有在心里暗骂,这个猪头,柳卫都要疯了,他不是该说点什么安慰的话?

    柳卫兴趣盎然放下陶然的手,慢慢走到柳书恒边,“你也是控物能力者?”

    柳书恒显然回答不出来这个问题,江卫在门外沉思,半晌道,“这个需要测试的导师到达后才能确定。”

    “我有更好的办法。”柳卫笑,伸手掐住柳书恒的脖子拖到陶然边,“既能确定你是不是控物能力者,说不定还能找到一点好玩的东西!”

    “你太莽撞!”江卫语气略有不满,却没有反对的意思。

    柳卫哈一声,手在腰后拔出一支注器,认真看柳书恒,“书恒,姐姐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柳书恒的体被柳卫的精神力压制不能动弹,他双眼瞪大,最开始是不满,然后是些微的恐惧,最后是绝望。柳卫将闪光的不锈钢在陶然手腕处比划一番,小声道,“安心,只是需要你一点点的血液,没有任何危险。”

    太阳啊,这还有没有人权?

    陶然眼睁睁看那针头扎入自己的皮肤,比油浇灌更难耐的疼痛,陶然体挣扎,被束缚带帮助的地方就更痛了。

    柳卫满意地看着针管内亮红色的血液,侧头对江卫道,“看这血液的颜色,和书恒的非常不同。”

    江卫认真观察一下,板脸道,“这个问题我之后会注意的。”

    “哦,那没用,我现在就要开始实验。”

    “还是注入书恒的体?”

    “当然,他的体是最好的中介物,几乎所有已知地球物种的血液注到他的体都会被融合。”

    陶然吃惊看柳书恒,柳书恒勉强笑一下,艰难地将一边的毛巾放在她额头。

    柳卫捞起柳书恒的手腕,大拇指掐住主血管,苍白的皮肤下很快显出几条青黑的血管来。不锈钢针头慢慢刺入,似乎为了给予更多的心理压力,柳卫甚至让针头在皮肤内移动做出确定血管位置的动作,最后一点点推动针头,血液很顺利地消失在柳书恒的体。

    柳卫满意地抽出针头,仔细观察柳书恒的表,“痛吗?”

    柳书恒摇头。

    “有没有发?”

    柳书恒迟疑一下,稍微点头。

    柳卫用手背触摸柳书恒的额头,“似乎有点反映了!”

    陶然惊恐地看柳卫,她这是真的疯了?什么东西都敢往自己亲弟弟上招呼,是恨不得他早死吗?如果俩人的血型不配合,柳书恒马上就要咯了?

    江卫终于有兴趣跨进来了,“心跳加快了,血液流速也改变了,细胞在快速分裂。”

    柳卫点头,将针管递给江卫,“上面还有点残留血迹,给你做样本了,这个小姑娘,真值得好好研究。”

    陶然闭眼,她是不是该听干爹的话去找克洛伊先生帮忙。

    柳书恒对自己体内的变化很陌生,全的神经和肌不听指挥,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生长不断地挤压,他双眼赤红,忍受体高温,努力离开陶然的病

    “啊,这个时候他还能保持清醒不伤害陶然。”柳卫很满意地点头。

    柳书恒掐住自己的脖子,不断咳嗽。

    “来,告诉姐姐,是什么感觉?”

    柳书恒干脆跪倒在地面,地板居然嗤嗤冒烟,原本屋内的武者顿时退开。

    “渴!”

    柳卫点头,从水器接一杯水泼在柳书恒脸上,立刻成水雾蒸发。

    柳书恒体扭曲,皮肤爆裂开,无数细小的伤痕出现,血珠一点点滚落。

    柳卫侧头看陶然,“嗨,你最好的朋友这样了,能告诉我卵在什么地方吗?那个东西也许能帮他!”

    陶然恨恨看柳卫,努力想要说话,可惜只有一段无意义的呢喃。

    “不愿意说?那就没办法了,你看着他死……”

    柳卫的死字还没落地,病房内的气压飙升,无数狂暴的气流从柳书恒上爆发,木质家具被焚烧,无数黑色灰烬飘在空气中。柳卫随手扬起披风遮挡自己,江卫跳到门边,难解地看柳卫,“他也开始觉醒了!”

    柳卫兴奋地看气流中嘶吼挣扎的柳书恒,无数皮肤爆裂又恢复,血珠从毛孔中浸出又被高温蒸发,居然有奇异的香味。

    “他的生命在消耗,如果不能停止细胞的分裂,他会死。”江卫转,“这是你的麻烦,我先走了,记得明天交接事务。”

    柳卫皱眉挥手,“还真是麻烦。”

    她试图走到柳书恒边,柳书恒跪在地上,头高高扬起,血红的双眼瞪视柳卫,积聚了十五年的勇气一朝爆发,他跳起来,以同归于尽的姿态击打在柳卫上。肌在断裂,细胞爆炸的强大力量伤害别人的同时让柳书恒自己的神经断裂,痛超过了极限便不是痛,他徒手扯断一根病上的钢制栏杆,狠狠扎入柳卫的体,殷红的血液流了满地。

    “啧啧,好浪费!”小虫从陶然的头发爬出来,津津有味地观看柳卫的伤口,视线扫过柳书恒的同时,“想救他吗?”

    陶然艰难点头。

    “那你许我吸点别人的血么?”小虫有点忍不住自己的口水了。

    “当……然!”陶然艰难地吐出两个音节。

    小虫兴奋,细细的体化为一根细丝融入满室烟尘,狠狠扎入柳卫的伤口。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淘金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