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绿蜡 书名:星际淘金路
    ( )    陶然看到陌生男人的第一反应,小虫被发现了?!

    这个男人分明是被柳书恒偷窥的那个邻居,拥有将体的一部分变化为树枝的不明能力者。陶然不清楚他在事务中心处于何种地位,但是千万祈祷,她绝对不要因为小虫的存在而被当成白老鼠一般的对待。

    “首先应该对你说恭喜,你的控物能力正在觉醒,同时请你注意以下几个要点。”白袍男子并不着急介绍自己,怀中依然抱着襁褓,那丝毫不影响他的气质,小襁褓的盖布被什么东西掀开,几根细小的触须探出来。白袍男子微笑着,毫不在意地将触须塞回里面,修长的手指来回移动,轻轻安抚里面顽皮的小家伙。

    “第一,你的体在过去的十五年中并没有进行系统的锻炼,皮肤、肌和骨骼非常脆弱,今后请在江卫的辅导下进行严格的锻炼;第二,你这次控物能力觉醒太过突然,爆发的力量过于强大,你的体无法控制力量,也承受不住这种冲击。因此,在江卫许之前,千万不要冒险尝试。第三,如果可以的话,陶然小姐恢复行动后能否告知你的力量来源?”男子微笑,清澈的眼睛投向陶然,“虽然很唐突,但是请小姐理解。”

    陶然无法在如此纯净的注视下说谎,忍不住就要点头,头皮里一阵刺痛,明显是头发里的小虫在抗议。她抬眼看向男子怀中的襁褓,依然有顽皮的小触须从布料的缝隙爬出来,蜿蜒攀上男子白皙的颈项,男子很温柔地笑着,对她解释道,“这是我家小主人,你可以称呼他毛毛。毛毛,跟陶然小姐打个招呼。”

    四处触须,毛毛这个名字果然贴切。

    不能行动的陶然,只有眼睁睁看着无数的触须向自己,脸上有很轻微的触感。

    “它刚出生几个月,只能依靠本能的精神束来感知这个世界。”克洛伊笑着解释,“它是第一次对刚认识的人显示自己的触须,显然,他非常喜欢你。”

    她该说荣幸么?

    “控物能力者和大自然有非常紧密的联系,无论是植物还是动物都能够很好地融合。毛毛和我都是对控物能力者具有非常亲近的感觉,所以,你就和我们的族人一般。”克洛伊的笑和坦诚让他的语言动听,陶然忍不住相信了,可是,同类?

    陶然相信,自己本具有的控物能力只一点点而已,现在如此强烈的觉醒反应不过是因为自己的心脏里有小虫体的一部分。如果说同类的话,那么也许该是小虫!

    两声敲门声,邱正明推门进来,“克洛伊先生,陶然醒了吗?”

    陶然想招呼邱正明,动一下体,肌很不给面子地抽搐。

    “醒了,倔强的小姑娘正在试图控制自己的体。”克洛伊偏头,亚麻色的头发缓缓滑落,“她爆发的力量将体周围的物体粉碎,我用丝稍微调整了爆发的程度,降低她体的痛感避免精神崩溃,但也不能完全控制。现在已经是我承受的极限,请你将她的体固定好,千万不要挪动半分。”

    “非常感谢你的帮忙,如果没有你,我们束手无策。”邱正明走到边,摸一下陶然的脸,“你知道,我们基层的人对控物能力一无所知,而进行测试的老师们还未就位。”

    “能帮上忙,是我的荣幸。”克洛伊查看一下陶然的体,确认况后,示意邱正明用束缚带将陶然固定在病上,伸出一个白玉般的手指,轻轻在陶然的手腕处点了一下,一根浅绿色的丝线从她脉门滑出,快速而安静地潜入克洛伊体。

    有冰凉的东西在体里行走,从心脏到四肢!

    陶然毛骨悚然,这和小虫的寄生太过类似,可惜疼痛比恐惧来得快,她还没颤抖的时候灼在全蔓延,生不如死。

    “请克制,你的体会非常痛!”克洛伊的声音异常沉静。

    邱正明死死按住陶然肩膀,安慰道,“小丫头,一下子就过去了,不痛的。”

    陶然瞪眼,你来试试?

    “别瞪我,本来是准备了镇痛剂的,但克洛伊先生说那东西会破坏你觉醒的过程。”邱正明回头再次感谢克洛伊,尔后对陶然道,“你真是吓了全部人一跳,突然就全,高烧不醒,衣服瞬间化了灰不说,你还把边的两个阿姨给烫到了。柳卫和江卫也无法在不伤害你的况下接近,最后只有向克洛伊先生求救了。”

    “那么,陶然小姐,我会在库区住处恭候你的光临。”克洛伊微微弯腰,抱着襁褓退出病房,那位叫毛毛的小家伙临走之前用触须狠狠咬了陶然一口。

    如果亲密就是疼痛,陶然此刻非常想要骂娘!

    陶然转动眼珠,体用力,想要坐起来,被捆绑的感觉真不好。

    邱正明喝骂,“没听见克洛伊先生说的吗?这时候乱动,想残废?我跟你干妈,就指望你养老呢!”

    陶然焦急,她现在还什么况都不清楚呢!

    邱正明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安抚道,“放心,虽然雷暴雨来得够突然的,但整个江南镇除了你就没别的伤员,坏掉的公路和民房会有人接手处理。你家被雷劈坏的两间房子,我帮你申报给保险公司了,过两天赔付就会下来。”

    太阳啊,她关心的又不是民生问题。

    邱正明看陶然愤愤的脸,难解道,“你说你怎么就成了控物能力者?”

    陶然停止挣扎,这个问题,她其实也很想知道。

    邱正明深深叹一口气,“如果没有这次的事……,我一直认为能力者是非常安全的。”邱正明起,习惯摸一下口袋,发现没烟便作罢,低头,“我的保密权限不够,从电脑终端得到的资料消息很少,但是综合起来也知道大藏上大概发生了了不得事。”邱正明找了块干净的纱布擦拭陶然额头上的汗珠,“每个地方事务中心都在调集人手,原本计划能力者测试是只挑选有潜力的能力者,现在却变更为将所有有可能成为能力者的人集中培训,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邱正明显然不需要陶然回答,“大藏上必定发生了什么需要迅速地补充人手……不知道小雪有没有危险……,这个事你干妈还不知道,我也不能给她说。”

    陶然忍受体的痛,骨髓里面,蚂蚁啃噬一般。

    “你看,能力者是国家的财富!”邱正明苦笑一声,“我的愿望只是你有一点能力就好,能够养活自己,又不必有太多的危险,可目前看来是不可能了。江卫和克洛伊先生都很肯定你的能力,而且你爆发的那一瞬间,将试图接近的柳卫甩了出去。陶然,你是个可怕的小家伙,你会比咱们的精神能力者还要厉害得多,可是,这不是好事。”

    陶然想到了可怜的柳书恒,那个家伙,苍白着脸,永远是勉强的表,连笑也没大张过嘴巴。

    “你干妈倒是高兴的,我可一点也不乐意。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新挑选出来的能力者,会集训一年然后送到大藏星。一个女儿没消息已经很可怜了,两个女儿都送走,让我老了找谁去?”

    陶然艰难地眨眼,干爹是老牛命,全家都为祖国奉献了!

    “你这个小丫头,跟柳书恒一样可怜。人家至少还有家庭和姐姐护着,就算是做个小白老鼠也是有自由有尊严偶尔能撒点。你说,你干爹我这能力辛苦半辈子就一主任,能帮你什么?到时候江卫和克洛伊先生说要让你做什么,我都给你说不上话。”

    陶然鄙视,干爹这个势利鬼,现在就开始撇开关系了。

    邱正明低头凑到陶然耳边,“臭丫头,别怪干爹不帮你,如果有不好的事发生,去找克洛伊先生帮忙。”

    陶然疑惑,为什么更宁愿找明显和人类不同的不明物种?

    邱正明摸一下陶然的脸,还想说点什么,走廊外却响起皮靴敲打地板的声音,节奏混乱,显然主人的心也很乱。

    邱正明脸色一变,起退到靠墙的位置,只片刻病房的门被一只脚踹开,柳书恒带着无匹的气势冲进来,白衬衫上血迹斑斑,嘴角还有来不及擦干净的血点。他的后站着几位穿黑色制服的武者,严阵以待,显然不会再给他脱离保镖视线的机会。

    柳书恒看一眼邱正明,直接走到病边,将陶然从头看到脚。

    陶然试图扯出一个笑容来,可惜面部肌非常不受控制地挑动,她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扭曲怪异。

    柳书恒皱起好看的眉毛,伸手戳一下她的脸,火辣辣的痛,仿佛被扒皮一般。

    臭小子,有这样对待病人的么?

    “这丫头那皮算是毁了,一动就痛。柳书恒,我看她平时没少祸害你,趁机报仇了!”邱正明一边取笑,一边丢一块干毛巾给柳书恒,“你被关了两天,现在出来也没事,帮我看着她,不许她动,顺便给擦擦汗。”

    柳书恒抿嘴,将毛巾轻轻按在陶然额头上,见她赤红的眼睛以及濡湿的头发,伸手摸一下她烫人的胳膊,皱眉,“衣服全湿了!不过,我可真高兴。”

    是幸灾乐祸?!

    “以后,被送到研究所检查的就不是我一个人了!”柳书恒温柔地默默陶然头发,“咱们是朋友,可惜以往因为不能分享的东西太多,所以亲密度大大被影响。我相信,我们两个以后的感会更好的。”

    陶然望天翻一个白眼,分享痛苦的朋友,她宁愿不要!

    柳书恒优雅地打一个响指,“对了,江卫和姐姐有去你家里哦!”

    陶然看着柳书恒,柳书恒苍白的嘴唇微微勾起,“她们想确认一下卵的安全,可惜你家里翻遍了也没有,而且你的随行李也没有。”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淘金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