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绿蜡 书名:星际淘金路
    ( )    小虫吃饱喝足躺陶然锁骨上打滚,挥舞爪子指挥两人把五金店内质量最好铁条收起来。它骄傲极了,虽然陶然这个培育者的质量不怎么样,但好打发程度超越传承记忆中所有历任的培育者,假以时,只要它的耐心等待和经营,总有那么一天,它将重现物者全部的辉煌——在完全不受培育者制约的况下。

    小虫得到的传承记忆让它在短短一分钟内学会狡诈,所以,它完全没有对陶然说实话。

    物者这个物种宇宙无数物种有交流以来总是站在上位者的位置,它们肆意地纵除生命之外的万物,如果破除传承的屏障,它们无可匹敌。宇宙的公平在于,给了你力量,就会有同等多的制约。物者的传承异常困难,不少族人终其一生也无法诞生一个后代,即使成功的诞生了卵,母体因为体完全物质化而无法给予自己的卵足够多的生命力,只能细心地为自己的孩子挑选生命力强大的种族做其体的培育者。

    培育者的种族和血中蕴含的潜能决定物者成年后力量的大小,又因为在体培育的过程中与之建立无比亲密的关系,在某种程度上,物者无法拒绝他们对其提出的要求。出于对培育者的尊重以及血上某些制约关系,年幼的物者会在避免自己受伤的况下稍微承诺,当然,这些承诺在已然过去的历史长河里让不少的种族振兴。

    责任和义务,那是麻烦,小虫不会给它的培育者陶然任何机会提出非分要求!

    幸运地,地球人对物者一无所知,甚至连控物能力者也寥寥无几,这给了小虫耍赖的机会——它只要稍微那么威胁一下陶然的生命安全,一切生存物资似乎就能得到。小虫得意,和先祖们七灾八难的成长过程比较起来,它似乎什么也不用付出!并且,它完全可以用自己的智商来获取对陶然的主导,彻底无视培育者对它体的支配。

    小虫伸舌头小爪子,看柳书恒和陶然在陶家废弃的小院子闲逛,很大度地提醒,“物者有很多美德,回报只是其中毫不起眼的一样。虽然我完全不必感谢陶然为我食物奔波,但我还是决定给你们一点小小的提示。”

    陶然把五金店带出来的铁装在一个行李包内,“你的口气听起来更像施舍。”

    “你乐意这样认为也无所谓。”小虫舌头一下陶然白皙的皮肤,生命果然是宇宙的奇迹,它只不过接受这个少女一点点血而已,便上她肌肤的触感,虽然有点冰凉,但足够甜美芳香,“就某种程度而言,我能够加强你们的控物能力。”

    柳书恒捕捉到了关键词汇,“加强控物能力者?你是在开玩笑吗?”

    小虫抱住陶然的皮肤不松手,如果忽略其胶质半透明体,只将注意力集中在其四不像的透露和威武四个小爪子上,它分明就是中国传说中龙的体型。

    “伟大的物者从来不开玩笑。”小虫愉快地远望,苍茫雨幕之后是暗沉沉的天,无数乌云密布,闪电以撕裂天空的气势磅礴而来,“如果你们明白什么是物者的话。”小虫清清嗓子,很有长篇大论和两位无知的少年分享物者伟大历史的意思,不过陶然不给它卖弄的机会,她只鄙视道,“小虫,你连自己的食物都无法独自处理,何必抛出这样一个胡萝卜来引人?其实,我还蛮想试试不满足你的食,到底是你先死还是我先死。”

    小虫心里咯噔一下,陶然还是有点智商,冷静下来也开始思考了,清嗓子道,“即使是最愚蠢的人类也不会苛刻婴儿养活自己。陶然,从物种上来讲物者比人类高了太多等级,我虽然无法获取自己的食物,但是作为控物能力顶点的存在,为你们提供一点儿修炼的捷径还是能行。”

    柳书恒再一次捕捉到要点,“物者统领控物能力者?”

    “是的,就像魂师统率精神能力者。”

    “魂师又是什么东西?”

    柳书恒倒是比陶然了解更多所谓的内幕消息,同时也比她考虑的问题更多,他微笑,虽然小虫没有说实话,但是目前这个交易听起来非常划算。如果,用它指点的捷径能够让两个控物能力者快速成长起来,提供一些金属以他个人能力貌似能够非常容易达成。

    “魂师是精神能力极限的存在,不过……”小虫黑眼珠乱转,“也是物者最好的食物。”

    柳书恒把一大包铁甩在肩膀上,瘦弱的体居然能够无视上百斤的重量,他眯眼往大路远方行驶来的大客车,“军用强效乙醚对林大哥最多也只有半个小时,我们该回去了。”

    两人全湿答答回避难所,保镖先生一脸铁青站在门口等待,见了两人快步过来,上下打量一番,很有些不服气的表。柳书恒耸肩,“林大哥,很抱歉。”

    陶然拧一下裤脚的水,侧头看里面走出来的柳卫,预感柳书恒可能要倒霉。果然,柳卫慢吞吞走过来,伸手掐住柳书恒的脖子将他拖进去。柳书恒丢下手里的行李袋,发出巨大的撞击声。

    陶然吞一下口水,起。她看见了,柳书恒有抗争,他的胳膊和双腿肌鼓起瞬间爆发,力量比平时大了好几倍,可依然无法反抗他的姐姐。陶然拎起装铁的包,“林大哥,柳书恒不会有事?”

    保镖先生坚毅的五官显出不忍,转走掉之前道,“他从来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显然,你并没有回报相当的友谊。如果现在担心的话,请以后不要再麻烦他了。”

    各处的人聚集在避难所,警察将人群分区,大喇叭不断宣传,未来三天内将有强雷暴雨,降雨量将达到历史新高,而雷击已经毁坏了山上的通讯塔,新的地质灾害正在酝酿中。事务中心请大家放心,避难所储蓄了足够的食物和电,三天后大家便可以回家了,在那之前请保持理解和冷静。

    陶然把铁丢到属于自己的柜子里,拿了一干爽衣服去厕所简单换洗,路过贵宾室的时候发现衣冠楚楚的特权阶级正在下午茶,腾腾的茶水和芳香的点心惹得她肚子咕咕叫。

    “你倒是吃饱喝足了,我还饿着呢!”陶然小小抱怨,“柳书恒的姐姐真可怕,这一次不知又会被怎么处罚。”

    “死不了。”小虫懒洋洋。

    陶然小心躲避周围的人,尽量压低声线,找志愿者们打听了晚饭时间,得知还有两个小时开饭后很失望地四处寻找邱正明。

    “你最好做点准备。”小虫舌头不断□陶然柔软的肌肤,总是控制不住用牙齿啃咬血的**。

    “关于什么?”

    “不让你的体腐坏,一点也不容易呢。”

    “你什么意思?”陶然体紧张起来,“不是已经有足够的铁了吗?”

    “哦,那是我需要的,可不是你需要的。”小虫嗤笑,“你愚蠢地打断了结契,致使我的体分离。原本,完整的体拥有一整能量循环,可惜我心脏的一部分丢在你体内。不同物种的细胞完全无法相容,这一点想必你是明白的。”

    “有什么办法?”

    “我活着,能够制约那些细胞不吞噬你的生命,可是,你现在的体是一个战场。两个物种在争夺决定进化方向的权利,两天后斗争白化,你的能力被激发解放,你的体会有强烈不适的反映。”

    “一句话,怎么解决?”陶然不想听废话。

    “虽然我很鄙视你们所谓的精神胜利法,但你目前显然只有依靠它了。”

    太阳啊,这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

    “瘦巴巴的可怜家伙,皮下脂肪层太单薄,完全无法满足这个过程能量消耗,去准备食物,大量的。”

    陶然咬牙切齿,小虫看笑话的态度太明显了。

    “当然,你可以不相信我的话,只要忍耐就好了。”

    陶然找到忙翻天的邱正明,他带的东西很齐整,无数的衣服、药品和食物。他把自己装食物的袋子分了一个给她,又叮嘱了无数注意事项,最后吞吞吐吐问她是不是引起江卫的注意。陶然点头,那个江卫看起来比柳卫还要奇怪,只要被她看上那么一眼,脊柱里就跟进了冰条子一样,全发冷。

    邱正明死命抽烟,悄声叮嘱她,如果能够不参加能力者测试,就不参加。

    陶然诧异,干爹怎么突然变了态度?

    邱正明眉头紧皱,视线投到一边帮忙安置民众的老婆上,陶然跟着看过去,干妈一脸兴奋,心得很。邱正明含含糊糊说了,武者要抽调走三分之一,大藏的局势不分明,最重要的,他唯一的女儿邱晓雪没有任何消息。

    陶然拍两下他的肩膀,“干爹,你放心,我会给你和干妈养老送终的。”

    邱正明笑骂,死丫头!

    陶然拎了东西回自己的角落,她一个人呆着,集体开饭的时候去领了五个比拳头还大馒头慢慢啃,很让叔叔阿姨们惊叹。

    夜晚降临,天仿佛被谁戳了一个大洞,雷雨不停,四处汇聚的雨水淹没了下水道溢出街面。沟河蔓涨,天地白茫茫一片。

    陶然开始觉得体发,口腔干燥,她去接了满满一大杯水抱着喝,却依然无法缓解口渴,她全都要冒烟了。

    “开始了!”小虫幸灾乐祸。

    “闭嘴!”陶然用手背摸一下额头,很烫,她去柜子翻找退烧药,也许是下午淋雨太多感冒了。

    “没用的,你必须安静和克制。”小虫咧嘴,欢快地在陶然体上打滚,仿佛探险一般,从她的领口进入脯,穿过肚子又溜到背上,“陶然,结契没完成我够倒霉了,又被你的体吞噬了半个心脏就更倒霉。你要进化成功,给我找更多更好的食物作为回报。”

    陶然糊涂了,勉强笑一下,找到一个墙角,体尽可能贴在墙壁上,试图用凉气解除体的痛苦。

    “小心,不要接近那边的贵宾室,不然会被发现的哦!”

    “那里有什么吗?”陶然断断续续地问。

    “……”

    小虫在说话,陶然确认是非常重要的话,可是她已经听不清楚。她只知道自己的呼吸灼人,全犹如火燎。陶然很小学习家务,做饭炒菜难免会被烫到,她记得十岁的时候炒爷爷吃的肥肠,火很旺,油很辣,她把肥肠倒锅里,油喷溅,她的手腕立时冒了几个大水泡。油几乎把烫熟,亮汪汪的皮肤下面全是组织液,不能触碰,不能移动,仅仅几个水泡折磨了她一个月。现在,全都是被油浇灌的感觉,刀山火海不外如是。

    陶然觉得自己倒霉死了,她得立即找点冷水冲洗体,不然被人发现的时候该是一具焦炭般的尸体了。

    她张不开眼睛,小虫又一直呱噪,心里烦躁,她努力移动手,抓住胡乱扭动的小虫,用全力气呵斥,“闭嘴。”

    耳边一阵清凉的笑声,柔和凉爽的皮肤在触摸她的头。

    陶然贪恋这个感觉,体自发移动过去,就是这个感觉。

    四周黑沉沉,时间过了很久,只很远的方向一点点金光。陶然讨厌黑暗,她追逐那一点亮光,默默计算时间,也许是一个小时,也许是十个小时,体很累,心脏抽痛,终于追赶上。她高兴,伸手触碰,不料光点散开。陶然失落,刚收回手,光芒爆中却出现一双金色竖瞳,放状的瞳纹,冷酷而无,无数玉色的触须从眼睛后面飞出,对准她的心脏冲刺,对穿。

    陶然尖叫——她还不想死!

    “你好点了吗?”一个温柔沉静的声音。

    陶然努力张开眼睛,她是在做梦,她已经摆脱狗屎小虫了,她只要熬过两天就能继续活下去。强烈的灯光让陶然不适,她伸手捂住眼睛,透过指缝却见一袭白色长袍以及如黑色瀑布一般的长发。

    陶然吃惊,猛然放下手,体突然抽搐,声带僵硬。

    “你的能力正在解放,你的体细胞正在做最后的调整,不要说话,你的声带会被损坏,不要移动你的体,肌会拉伤。”

    陶然侧头,温和的风从窗户吹进来,温暖的阳光照,白色的窗纱在风中飘风,一个秀的男子背着光慢慢走近她。他低头,眉眼含笑,五官如水,他说,“非常高兴认识你,陶然!”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淘金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