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曲动人心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远山冰雪 书名:欺男霸女
    <---凤舞文学网--->    舞曲结束,拍卖会即将开始,吴镝对拍卖会知之甚少,也没动过插上一脚的**头,安心地和蓝澜几人聊天,用他自己的话说,顺便监视丽娜。--凤-舞-文-学-网--

    “吴董事长多才多艺,舞技惊人有目共睹,想来在艺术方面也很有造诣吧!”丽娜自觉受了不公平的待遇,心里极度不平衡,却不想她原本也没存着什么善良的**头。见吴镝赖着不走,显然是打定了她的主意,眼珠一转,便想到了办法。

    吴镝那还不了解她说这话的意思,“丽娜小姐说哪里……”

    “吴董事长就别谦虚了,就让大家开开眼界吧!”端着酒杯四处游,秦守成自知不能善了,看吴镝出丑也是好的。他知道吴镝很能打,可肌生在脑子里的真懂艺术又能有几人。

    两人这一折腾,众人也跟着瞎起哄,有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的,更多人是想看看吴镝到底有多少斤两,对活跃于各类宴会的他们来说,必要的音乐修养还是有的,尤其是年轻人,不学点钢琴什么的怎么好意思出来见人。

    吴镝朝蓝澜使了个眼色,可这死丫头竟然不予理会,还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蓝亚峰虽然有心替他解围,可一时间挤不过来,也不可能压住众人的好奇心。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演奏一曲给大家助兴。”吴镝见确实推辞不得,也就不再客气,缓步过去,坐在了客厅旁的钢琴前。此前,他正式演奏过的钢琴曲也就卡农一首。

    想见识吴镝真本领的蓝澜,想看他出丑的丽娜,好奇心切的伊莎贝拉几个人立刻跟了过去。

    卡农堪称古典音乐的入门歌曲,各类版本很多,吴镝演奏的是巴哈贝尔版的,曲调简单但旋律优美。在众人的注视下,吴镝从容地完成了演奏。毋庸置疑,吴镝的演奏堪称完美,以无可挑剔的姿势演奏出动听的旋律,可惜众人听得了多了便味同嚼蜡,丽娜也没听出什么别样的味道。

    “不过如此而已!”丽娜的语气颇为不屑,能有攻击吴镝的机会她自然不会错过。

    可惜别人不这么看,在场中也不乏钢琴高手,吴镝还没说话,便有人出言恭维道,“我看吴董事长指法流畅,弹的这首卡农颇有正宗版本的意味。”

    他这一提醒,立刻有人接上了嘴,“是啊,这是我听过最为正宗的版本。”

    “吴董事长果然是多才多艺。”

    “再来一曲嘛!”

    最后连丽娜也加入了他们的阵营,想要看看吴镝是不是有真本领。

    虽然有人出言附和,但吴镝环顾众人的眼中还是有些不屑的意味,毕竟卡农是最多人都会演奏的曲子嘛!

    吴镝心**一动,当即沉声说道,“下面我再演奏一曲,送给今晚慈善宴会将要扶助的那些处于苦难中的儿童。这是我自己谱的曲子,曲名苦难。”

    吴镝此话一出,众人面色皆惊,他还会自己谱曲,不是在开玩笑吧!

    丽娜和伊莎贝拉更觉惊讶,东方人写的钢琴曲可谓凤毛麟角,少之又少。抛开个人感,说起来吴镝演奏技术非常不错,但他同时还是创作型人才,真真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稍微酝酿了一下感之后,吴镝的手指就在琴键上滑行起来,与此前的卡农不同,虽然每个人对卡农的理解不同,可都能感觉其中的喜悦激

    既然命名为苦难,吴镝的曲子刚一开始,便酝酿出了浓郁低沉的悲,众人的感也随之进入了这个低沉抑郁的音乐世界里。

    随着吴镝手指在琴键上飞舞,流淌出来的音乐让人觉得异常沉重、悲愤,还有几分说不出来的苍凉味道。

    望着吴镝,感受他指尖缓缓流淌出来的音乐,蓝澜仿佛回到了自己的童年,虽然号称美少女天才,可周围的人看她总像看怪物一样,蓝家势力很大,受欺负倒不至于,可敬而远之却是无法阻挡的,这让她陷入了深深的孤独之中,内心的凄苦也只有她自己才明白,而坚强的她总是默默地忍受这份深入骨髓的苦难。

    到外国**大学时更是如此,没有人会对一个比自己小很多却在一起生活学习的人态度有多少,用当初曾和她住一起,说话又非常直接的室友的话来说,每当看见你时我就感觉自己是个傻瓜,和你一起我们压力很大。多年的学习生活下来,除了收获沉甸甸的知识之外,蓝澜一起收获的是同样沉甸甸的苦难,那份深埋在心底无人可诉的苦难,她也只有在寂静无人的夜里,默默流泪独自心伤。

    尽管自认没多少艺术细胞,秦守成依旧能感受到钢琴里传出的悲伤味道,少年时将脑袋栓在裤腰带上的血腥拼杀,到香港的举目彷徨,经济危机时的绝望无助,被人背叛的愤怒孤苦,外人只看到他的狠他的风光,又有几个人能理解背后的苦难艰辛,又有几个人能像他一样,一步步从悬崖边走过来。

    艺术无国界,也不分人种,谁没些深藏于心底最深处的私密与苦难。

    丽娜想起了她自己的童年,她的出生本就是个错误,出生于**的贵族,**产儿的她受尽欺侮与白眼,早年的悲戚养成了她狠坚韧的格,可毫无力量的她只能默默忍受。直到“父亲”拯救了她,让她第一次有做人的感觉,可这时候的她已经不再是人了,真是天大的讽刺!可这些苦难却还像毒蛇一样,稍不留神就会撕咬着她的心灵,让她体味过去种种悲戚痛苦,也让她在苦难中一次次重生。

    同一首曲子,给人的感觉不尽相同,但每个人都按自己的意识去领会去理解。伊莎贝拉从一出生就注定了一个将伴她一生的苦难,她美丽奢华、她看起来无忧无虑,高贵的份无上的荣耀最典型的天之女。可唯独一件事,她没有太大的自由。这是压在她心底最沉重的石头,她有这样的觉悟,却刻意避开不愿多想,此时此刻,这块石头重重砸了下来,荣华富贵已经尝遍,她只觉得子过得很苦,无人能解的凄苦。

    演奏还在继续,在场众人的心却早已不知飞向何方,是那逝去不再回来的童年还是充满艰辛苦难的历程,也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但此时此刻,漾在他们中的都是那份潜藏在心底最深处,他们最不愿轻易提及的东西。

    一曲终了,吴镝缓缓起,俯瞰众人的表,他很满意这样的效果,钢琴在表达这种沉重忧伤的感时,确实有其独特之处。

    良久,众人这才回过神来,音乐仿佛还流淌在心底。

    “瞧公子你,把好好的气氛弄得这么凄苦,大家可不是来找罪受的,换首欢快的曲子吧!”蓝澜带着嗔怨,略显迷茫的脸上有些别样的味道。

    吴镝瞪了她一眼,还不是当初你跟着瞎凑闹!

    “公子大人大量,就别和小女子一般计较好了。今天听小月她们对公子赞不绝口还有些不信,方才一听,公子的魅力果然无人能敌,蓝澜也想听听那首逍遥曲呢!”蓝澜媚眼如丝,望着吴镝的目光不肯再挪开。

    被她戴了一顶高帽有些飘飘然,加上被蓝澜看得有些心惊跳,他自己心里又有打算,点头应后随后坐了下去。

    手指轻拂之际,醉人的音乐又响了起来。

    此曲一开,顿扫此前压抑沉闷的气氛,众人心头的霾随之消失不见,浮现与众人眼前心间的是他们经历过那些赏心悦目的事。两首曲子感相反,此刻一演奏出来,效果越发明显,仿佛风雨之后的彩虹,更适合这些吃过苦中苦,现为人上人的心

    虽然没听吴镝说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可熟悉古典音乐的大有人在,从没听过这样的曲子,他们也不免在心底猜测,难道这也是吴镝的原创?在中国音乐界抄袭成风,庸俗音乐充斥市场的现在,确实显得非常不可思议。

    随着音乐的继续,那种飘然若仙,逍遥天地间的感觉越发强烈,丽娜此刻方才领悟到东方文化,或者说东方修道士的深邃。她已经在心底把吴镝当成了修道士,换做别人,莫说达不到这种意境,就算心有所悟,能将之表达出来的足以称为万里寻一的音乐天才,普通人只能用只可意味不可言传来掩饰自己。换言之,就算吴镝不是修道士,也是难得一见的音乐天才。

    玩弄众人的绪与股掌之间,吴镝喜欢这种感觉,他并没有使用法术,借蓝如月的话说,这就是艺术的力量!

    众人在各自的意识世界里逍遥许久,清醒过来回真实世界的时候,吴镝已然和蓝澜两人笑谈在一起,在残留脑海中音乐的作用下,两人仿若脚踏云彩的神仙侠侣。

    蓝澜离吴镝最近,受音乐的影响最深,吴镝叫醒她的时候小姑娘还有些不愿,抬头就埋怨吴镝藏拙,让吴镝有些哭笑不得,蓝澜水汪汪的大眼睛惹人怜,可这格嘛……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欺男霸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