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七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李凝楼 书名:新警察故事
    <---凤舞文学网--->    吴勇又惊又怒,道:“你不讲信用!”

    五爷冷笑道:“讲信用?哈哈,在你们父子的眼里还有‘信用’两个字吗?一个街头的混混也比你们父子两个讲信用的多……”说着说着发现赵星并没有把吴市长押出来,他提高了声音,道:“把吴市长请出来吧!”仍没有动静,五爷有些慌了,已经没有时间给他去想中间出了什么问题了,一发狙击子弹贯入了他的脑门,结束了他的生命。--凤-舞-文-学-网--

    吴勇知道这是赵星的人开了枪,他顾不上去看五爷死去的丑态,他冲进了里屋,赵星的人不知何时已经潜了进来,屋子里只有吴市长的尸体,一个特谴队员遗憾的道:“我们冲进来的时候吴市长已经死了。”吴勇抱住父亲的尸体大哭。

    经组织批准,吴市长被授予了烈士称号,吴勇骤然间失去了最可靠的支柱。还好他还有卫宁,他试图到卫家去寻求慰籍,可不知为什么卫氏父女忽然间就反了脸,连门都不愿让他进,吴勇懵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真是人走茶凉,肯定是卫家看老爸死了,自己没有了价值,所以自己这个金龟一下子跌落云端变成了泥龟,世冷暖,竟顷刻间叫自己尝了个够。他琢磨自己还有什么,左想右想也只有赵星这个力量可以依靠了,至少自己还是洪门和上面的联络人,现在青帮已经垮了,上面更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组织来为他们办事,洪门是最好的选择。

    他找到了赵星,把他的意思说了一遍,赵星劝他赶快把自己介绍给上面,这样还可以保有一份引见的功劳,要不然上面看他老爸一死,没了利用价值,换一个人联络的话,他将彻底从上面的视线中消失。吴勇深以为然,二人约好,三天后就上BJ,由吴勇介绍,洪门正式踏入京城,取代青帮。

    不管吴家怎么变动,青帮如何内讧,董浩现在只关心韩雪,他再一次打电话给赵星,让他帮忙约韩雪出来,这一次他下定决心绝不让煮熟的鸭子再飞了。

    赵星笑着答应了他,并且连房间都给他开好了,告诉他韩雪就在那等着他。董浩心花怒放,如果不是隔着电话,他还真想抱住赵星亲他一口,这个人简直太可了,怪不得老爸会选中他,的确会做人。他兴奋不已,连洗了三个澡,开车来到了赵星所说的宾馆。一进房间的门,发现黑呼呼的,连灯都没有开,董浩大乐,低声道:“雪儿,还害羞吗?我来了。”口中话绵绵,摸索着去开灯。

    忽然冷不叮脸上就着了一拳,他一声“哎哟”还没唤出口,几条粗壮的影就围了上来,饱以老拳,其中一个人边打边叫:“干你娘咧,竟敢打韩雪的主意?我看你是找死!”

    董浩惨叫连连,黑影越打越有劲,最后一个黑影抱住了打的最凶的那个人,道:“阿基,算了,再打就打死了,把他交给警察吧!”那个阿基还不解气,又狠狠踹了董浩几脚,才和众人夺门而出。董浩只去了半条命,只能在地上躺着哼叽几声了。

    过了一会儿,房门大开,几个警察冲了进来,为首的正是龙刚。董浩挣扎着叫道:“你来的正好,有人袭警。另外,快给我叫救护车,我不行了。”

    龙刚并没有按他说的去做,而是出示了一张逮捕证,道:“董浩,你涉嫌谋杀,已经被正式拘捕了。”

    董浩简直比刚才莫名其妙挨打还糊涂,道:“你说什么?”

    两个警察过去铐起了他,董浩这才反应过来,叫道:“你们这是干什么?我要控告你们,你们这是违法拘。”

    龙刚冷冷的把拘捕令在他眼前一晃,道:“看清楚了吗?带走!”

    董浩大声道:“我犯什么法了?你给我说清楚?还有,我爸爸知不知道这件事?”

    龙刚面无表,道:“董副局长犯有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现在已被双规,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

    董浩一刹间象被抽了脊梁骨般软了下去,他猛然大叫道:“赵星,你陷害我!”

    龙刚走到他的近前,贴着他的耳朵道:“不要说谁陷害你,赵星只送了你一千一百万,可你爸爸还有七百万的财产说不清来历,你怎么解释?”说完他厌恶了瞅了董浩一眼,一挥手道:“带走!”

    在审讯室里,给董浩播放的是柳叶被害的录象画面,从赵星和柳叶进房,然后赵星离开,黄立德进来卡死了柳叶,清晰的展示了整件案子的全过程,董浩看的冷汗直冒。龙刚揪住他的衣领,把他拎起来,愤怒的看着他,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你为什么要杀她?”

    董浩心里完全崩溃了,喃喃道:“不是我,不是我杀的。”

    旁边陪审的警察赶忙拉开龙刚,董浩已经被打成这样了,龙刚再来几下,只怕这个人就不行了。龙刚愤愤的松了手,董浩“扑通”跌坐在椅子上。

    赵星一个个的看过去,郝凤莲、韩雪、卫宁、孙静、陆红衣,跟他扯不清楚的女人都在这了,他咳嗽了一声,道:“明天我就要去一趟BJ,或许要过很久才会回来,有些事,我想跟你们讲清楚……”

    陆红衣幽幽的道:“你离开XG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但你再也没有回过XG。”

    韩雪道:“这一次很危险吗?你到底要去多久?别弄的好象生理死别似的。”

    赵星道:“不知道,或许会过很久才会回来,或许永远回不来了,未来的事谁说的清?”

    卫宁把戴了戒指的手放在桌上,道:“不管要等多久,我都会等下去,我只是希望你别忘了这枚戒指它所代表的含义。”

    郝凤莲道:“我知道你今天把大家全部叫来是想做个交代,但如果你是想发表遗嘱的话我想我没兴趣听,这种话等过个五、六十年你再说不迟。”

    孙静微笑道:“这里的黑咖啡很有名,但每个到这店里来的人却并不一定都会选择黑咖啡,甚至还有人是叫了白水。你看,我们选择的都不一样,星哥,摆在你面前的共有五杯饮料,如果叫你选,你会选哪一种?”

    孙静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叫赵星做出选择。赵星迟疑的把手伸了出去,端起一个人的咖啡喝了一口,是陆红衣的。陆红衣脸色一喜,却听赵星道:“我说过,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你不用选。”他的手又伸了出去,陆红衣失望之极,但想想就算是兄妹,好歹也能呆在他边,迟早也有机会,,这时候吵闹,只会因起公愤,忍了忍,没有做声。

    第二个是韩雪,第三个是卫宁,第四个是孙静,最后是坐在他边的郝凤莲,他的手在郝凤莲的杯子前停留了很久,其实他早就做出了选择,但看见三女、特别是韩雪和卫宁眼中的绝望之意,他的手不敢伸出去,因为他不知道一旦他真的做出了选择,卫宁和韩雪会做出怎么样的傻事,他不忍心。

    他的手迟疑了半天终于缩了回去,卫宁和韩雪同时松了口气。赵星颓然道:“首长曾告诉我喝咖啡对体不好,我早就不喝咖啡了。还是等我回来再说吧,我第一个见谁就是选择了谁,其他人我都不会见,我把话说在前头,到时可别说我不懂礼貌。”他不再犹豫,转走了出去。留下五女面面相觑,孙静忽然道:“郝姐,你的皮肤可真白,是在哪买的护肤霜,明天我们一起去逛街好吗?”

    哪个女人不希望被人赞赏,郝凤莲笑道:“我都老了,哪有你们小姑娘的皮肤光洁,这个牌子可是便宜货,就怕你看不上眼。”

    孙静道:“哪啊,郝姐挑的东西一定好,你可是医生,我可不会怀疑一个医生的专业眼光。”

    一谈到化装品,女人的共同话题就打开了,几个人从国内品牌聊到国外品牌,十分投契,最后商定休息一起上街。在孙静刻意的安排下,几个女人在随后几个月中关系越来越好。

    赵星就这么神秘的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郝凤莲、卫宁、孙静等人只知道他去了BJ,可他的行踪却无从可查,即便卫宁打电话给卫建国,也探不出一丝口风,只有一些有心人能从之后将近一年的报纸里读懂点什么——“四月八讯:军警齐动,京城爆发黑帮火拼,十余人死亡,上百人受伤,警方全力打黑……”

    “五月十二讯:联合打击颇见成效,京城次序井然,市民交口称赞警方办事效率……”

    “八月五讯:举国关切,中央领导人***遭遇车祸,现正住院治疗观察中,伤不明,据某权威人士透露……”

    “九月讯:军委换届选举,变动颇大……”

    “十月讯:中央换届选举,谁将成为新的核心?据某权威人士猜测……”

    “十月二十讯:惊变!宫!谋险些得逞,幸而***领导早有布置,***自投罗网,中央公布其罪行,择审判。据某权威人士透露,其实***领导人对谋早有察觉,前住院不理政事实乃请君入翁之举,我们将拭目以待后续发展……”

    “立正!”随着寒冬一声呼喝,洪门特谴队员全体呼的起立,迎接赵星。

    赵星走到大家面前,举手示意全体坐下,道:“我把大家招集来的目的恐怕你们已经知道了吧,中央对洪门这样的社团可以忍受,毕竟目前一个统一的、有次序的黑社会也可以带来治安的好转,但对你们,上面是不能忍受的,因为你们的破坏力太大了,现在任务完成,必须解散……”

    一听到“解散”两个字,嗡嗡的议论声就从下面传了开来。

    赵星喝道:“都给我把嘴闭上,当这里是菜市场吗?其实你们当中有多少是真正在社会上混不下去而加入我们的,有多少是上面秘密派来协助我或者说的难听点——监视我的,我都不想知道,我会按你们阵亡时的抚恤金额把钱打入你们的户头,每个人都有一百万,相信这个钱足可以让你们做点小生意安安稳稳的过完下半辈子了。下面我进行最后一次点名,寒冬!”

    寒冬大声应到站了起来,忽然他笑嘻嘻的问道:“星哥,大家总算相识一场,你瞒了我们也瞒了那么久,现在总可以把你的真实份告诉我们了吧?”

    赵星微笑道:“可以,我叫赵星,刚刚被军委委任为十三集团军军长,希望大家有空时都来YN看我,我招待大家去吃YN的特产……”

    下面一个队员忽大声道:“星哥,我听说你原来是军刀大队的大队长,是不是真的?”

    赵星道:“是,怎么了?”

    这个传闻已经在队员中流传很久了,今天竟得到赵星的亲口证实,十几个队员立刻乐呵呵的拿着各式各样的东西走上来,有崭新的笔记本、有市场上流行的关于军刀部队的书籍,请赵星签名留**。赵星大笑道:“我什么时候也成了明星人物了?”话是这么说,还是满足了这些人的愿望。

    特谴队解散后众人拿着遣散费各奔前程,寒冬、丁纪等几个人回到家乡一合计用这笔钱开了家土特产加工场,经过初时的打熬,最后场子终于红火起来。但好人总多折磨,见人家发了财,几个地方贪官和当地土霸合流把场子给强占了,寒冬大怒,忍不下这口气一通电话打出去,把当初一群无所事实的老弟兄又招集起来,把当地的贪官和恶霸给杀了。这下捅了大祸,公安下了通缉令把这伙儿人列入危险名单,严厉打击,最后寒冬等人无处可逃,只得投奔赵星,在赵星的庇护下,这群人从此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不过这个世界上却因此多了一支神秘的雇佣军,这支部队军事技术精湛,纪律严明,极讲信用,而且行动从来都没有失败的记录,短时间内便蜚声全球,令得一帮有钱又有麻烦的大佬趋之若骛。不过这都是后话了,本文不做叙述。

    又是元旦,郝凤莲又是选择了加班,不是她想,实在是她不想闲在家里,与其在家里闲坐忍受那相思之苦,还不如找点事做来麻痹自己,但上班也有一桩烦心事,因为副院长最近总是来纠缠她,副院长刚过四十,可谓年富力强,前途正好,刚刚又才办了离婚手续,成了单贵族,追起女孩子来正可名正言顺,被称为医院第一院花的郝凤莲自然成了他首选的追逐目标。虽然郝凤莲早就明确的告诉过他她已有了男朋友,但副院长从没放在心上,他不认为世上还有哪个男人会比他还优秀,就算有,估计也早做爸爸了,他有这个实力、信心去和郝凤莲那还只是传闻中的男朋友竞争,胜利者只会是他,他相信郝凤莲不是瞎子。

    又熬过了一个班,郝凤莲换了衣服刚一出门便见着了副院长那张充满傲气、令人生厌的脸庞。他的手里居然还有一束花,微一弯腰以一个极绅士状的姿势献给了郝凤莲。郝凤莲叹了一口气,道:“副院长,对不起,我说过我有男朋友了,你的花我不会接受。”她夺路便走。

    副院长恬着脸紧追不舍,道:“凤莲,我天天等你,可连你的男朋友一次面也没见过,他总不会是隐形人吧?又或者他自惭形秽,根本不敢出来和我竞争?可这样自卑的男人,你还喜欢他干什么?你需要一个能给你安全感、能给你幸福生活、出去能让你抬头的丈夫,他能做的到吗?”

    郝凤莲豁的站住,回头看着他,道:“副院长,你能做到吗?”

    副院长以为她终于动心了,大喜,道:“当然,我不感说有钱,家里百八十万总拿的出来,不敢说在社会上有地位,但SH市的名流高官我也认识不少,这对你来说还不够吗?”

    郝凤莲以嘲笑的口吻道:“我的丈夫能拒绝卫氏集团董事长的求婚,你能做到吗?你能,那我就嫁给你。”

    副院长愣了一下,道:“开什么玩笑,世上哪有这样的人?”

    郝凤莲道:“你自己都承认了你不能,既然你挡不住比我更优秀的女孩的惑,我又凭什么会选你呢?请你不要再跟着我了,我的男朋友脾气不好,如果让他看见你这样,我怕会有不愉快的事发生。”

    副院长笑了,道:“在SH市,估计还没有人敢对我动粗,我跟市刑警队的龙刚队长可是熟人。”

    郝凤莲白了他一眼,道:“如果让龙队长知道你这样纠缠我,恐怕第一个动手的就是他。”

    副院长耸耸肩,自以为幽默的道:“你可别吓唬我,我的心脏很不好,别才出医院又进医院。”

    二人此时已走出了院门口,郝凤莲的脚步忽然慢了下来,呼吸也几乎停顿,因为她看见院门口停着两辆小车,其中一辆车旁站着一个肩头上扛着一颗将星的军人,他微笑着正朝自己招手。

    是赵星,他终于来了!他第一个见的是自己?郝凤莲喜极而泣,短短二十米的距离她先是走,然后是跑,最后掩面欢腾着纵入了这个男人的怀抱。

    副院长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伸手刚想扯住郝凤莲,一支铁钳般的大手就揪住了他的腕子,两张长满了青豆的年轻的军人脸庞进入他的视线。副院长吃痛,叫道:“哎哟,你干什么?快放手!我又不认识你?”

    一个军人低低的喝道:“妈了个巴子,敢跟我们军长抢老婆,你欠揍是不是?”威胁的脏话冲着副院长就倒开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顿重拳。可怜副院长堂堂一个动口不动手的精英份子,竟遭到从不知讲理为何物的士兵野蛮对待,他痛的嗷嗷乱叫,冲着门口的保安直嚷救命。

    当兵的打人保安怎么管得了?况且那还有一个将军在那站着呢,摆明了是他的主使,将军要教训人,又该谁来管?反正他们管不了。保安们都把脸转过去当做没看到,但副院长的惨叫一声高过一声,最后还是一个保安机灵,跑到郝凤莲的后,又是鞠躬,又是赔礼,道:“郝医生,你就放过副院长吧,再打下去就把他打死了。”

    一心沉浸在喜悦中的郝凤莲根本就没听到副院长的呼救声,回头急道:“哎,你们怎么打人?”

    看到赵星微微点了点头,警卫们都撤了,保安们一拥而上抬起了副院长就往医院里面跑,副院长一边呻吟,一边有气没力的道:“报警,赶快报警。”一个保安忙按住了副院长的嘴巴,低声道:“副院长,你就忍一忍吧,你跟一个将军斗气,那不是自找死路吗?”副院长半死不活的道:“将军?哪来的将军?我怎么没看到?”保安们心道:“在医院门口和郝医生纠缠半天,居然连人家的老公也没看到,也活该你挨打了。”

    郝凤莲不去管那个副院长的死活,瞧着赵星喜不自胜,道:“你舍得宁儿她们吗?为什么会选择我?”

    赵星叹道:“是舍不得她们,可我更舍不得你,失去她们这些朋友我很难过,但失去了你我会心痛。”

    郝凤莲笑逐言开,道:“算你会说话,以后有什么打算?”她抚摩着赵星肩头上那颗闪闪发亮的将星,道:“官复原职了吗?”

    赵星道:“恩,我被军委任命为十三集团军军长,马上就要赴任,这次回来是来接你的。”

    郝凤莲道:“我去干什么?我可什么都不会?”

    赵星笑道:“部队什么时候都需要高明的医生,我这个集团军首长亲自来挖人,你也不给面子吗?”

    郝凤莲道:“那什么时候走?”

    赵星道:“现在,马上。”

    郝凤莲道:“可我总要回家收拾一下,还要跟爸妈说一声。”

    赵星道:“上车,我们现在就去。”

    二人上了车,车子还没起动,忽见一辆宝马横在了前面,从车子里跳出四个女孩来,正是卫宁、孙静、韩雪、陆红衣四女。四人钻进了车子,把警卫秘书都挤了出去,司机也识相的下车了,警惕的替首长站岗,首长这样的风流韵事是万万不能暴露出去的。

    孙静似笑非笑的道:“郝姐,记得我们说过有好东西大家一起享受的,你这么做可太不够意思了吧?”

    郝凤莲脸一红,心道:“这只是酒后跟你们说的风话,怎么也当真?真是败给你了。”

    陆红衣翘起嘴巴道:“哥,你说过照顾我一辈子的,现在有了郝姐就不要我了是不是?”

    赵星无奈的道:“不是,我本来想一切安顿好了之后才接你过去的……”

    陆红衣堵住了耳朵,大叫道:“我不听,我不听,总之你说话不算数!”

    卫宁把手上的戒指一亮,什么话都没有说。韩雪道:“沈飞扬大哥说你要赶赴YN赴任,要我们也一起去照顾你,你可别跟我们客气哦?”

    赵星这才知道这次被哪个混蛋出卖了。

    卫宁道:“我们两个已经在我爸爸和沈飞扬大哥面前订下了婚,我不管你选择的是谁,反正我是赖定你一辈子了,你别想耍赖不认帐。”说着她深深吻了赵星一下,道:“就算你走到天边我也要跟着你。”

    陆红衣趁着赵星发呆,也把嘴凑了上去,道:“我也要!”“波”的亲了赵星一下,剩下几女红着脸欢呼道:“一人一下,谁都不吃亏。”

    顿时一阵笑加杂着一声惨呼从车窗中传了出来,直冲云霄,看,竟连太阳都脸红了!

    (全书完)

    ——请注意公众版作品相关里的结束语,我会在那里对本书做个交代。

    (推荐起点新作盟作品:《仙》作者:未聆风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新警察故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