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李凝楼 书名:新警察故事
    <---凤舞文学网--->    被关押了几天之后,这一天房门大开,进来一队卫兵把众人像赶羊一样赶了出去,柴基以及楮玉堂等人已站在了门口,柴基旁一个穿着花衬衫的男人站在门口摘下墨镜望着众人哈哈大笑,道:“各位,这段子过的还好吗?”

    敏哥一见此人就开口骂道:“林库,我**,你们青帮就会在背后玩的,这么多年了也改不了,有本事大家当面刀对面枪明着来,尽在后面打黑枪算什么本事?”敏哥一带头,其他人也是骂声四起。--凤-舞-文-学-网--

    郑浩男低声对赵星道:“这个人就是青帮在XG的代理人。”

    林库仰天长笑,道:“敏哥,懂不懂什么叫认赌服输?你出来混也这么多年了,怎么连成王败寇这一条道理都不明白?你管我用什么手段,能够让你敏哥做阶下囚就是好手段。况且你先别说我在背后耍的,这条妙计可是你们洪门的人自己想出来的,跟我可没什么关系。”

    敏哥又转而怒视楮玉堂,道:“楮玉堂,你们父子勾结外人,陷害同门兄弟,迟早不得好死。”

    楮玉堂冷笑一声,道:“敏哥,你们还承认我们是同门吗?你们又有哪个是把我爸爸放在眼里的?今天我是替洪门清理门户。”

    郑浩男大声道:“太子,我现在还叫你一声太子,洪门自有洪门的规矩,就算一哥认为我们对他不够尊敬,想清理门户,那他也应该按照洪门的规矩来,洪门的人自有洪门来处置,你们父子勾结青帮,不管说到哪里,也是你们没理。”

    楮玉堂颇不耐烦的道:“郑浩男,我们父子怎么做还轮不到你来罗嗦,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当初不也就是个小混混?如果不是我父亲提拔你,你会有今天?”

    郑浩男冷冷的道:“对不起,我今天这个地位是蒋先生提拔起来的,跟一哥没什么关系。”

    敏哥也道:“就是,浩男,我记得当初蒋先生提拔你的时候,还有人在你背后戳蹩脚,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人不是别人,好象就是一哥吧?一哥也算是工于心计了,现在想起来,大概在那个时候起就开始着手打压他认为对他可能有威胁的人了,这头老狐狸,还好当时我和蒋先生都没上他的当,该提谁还是照提。”

    楮玉堂道:“那又怎么样,你们现在不也还是我的阶下囚?”

    郑浩男道:“太子,你也别得意,你以为你现在赢的人是你吗?真正赢的是青帮,不管我们今天谁输谁赢,青帮才是最大的赢家。”

    林库神色不变,道:“郑浩男,你果然是个人材,这个时候还不忘挑拨离间。不过你再怎么说也没用,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来了?今天是我们青帮和洪门歃血为盟的大好子,当然,对我们来说是好子,对各位可就有些不妙了,因为今天将会用你们的鲜血来表示我们两家的诚意。”

    一些老大沉不住气了,激动的喝道:“楮玉堂,你要杀我们灭口?”

    楮玉堂道:“都别做梦了,你们以为还能活着回去?还有什么遗言快说吧,看在都是同门的份上,我会尽量帮你们完成。”说着,他把枪举了起来。

    柴基道:“楮公子,我说过,在我的地盘上我不希望看到客人的血,出了这个地盘,那是你们的私事,我不插手。”

    楮玉堂收起了枪,干笑道:“既然将军这么说,那我们就把人带走。”

    柴基手一挥,命令道:“把人都带到营房外头去。”

    士兵们拳打脚踢把俘虏赶到了营门外,一字排开站好,用枪押住阵脚。楮玉堂从众人面前依次走过,嘴里**道:“郑浩男、敏哥……万哥……陆海星……哈哈,你们当初都不是很狂的吗?怎么现在不继续狂下去啊?”

    赵星忍不住道:“太子哥,到现在为止,你如果收手还不算太晚,真要是死了人,你和一哥想回头都难了。”

    楮玉堂回对林库笑道:“你听到他说什么了吗?他还在恐吓我。”他突然拿枪指着赵星的头,咬牙切齿的道:“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会来,是因为你!是因为你!我发过誓要亲手杀了你,我不会让你死在别人手里,所以我来了,就为了你这个小瘪三,你知不知道,你很有面子!”

    赵星点了点他的枪口,异常冷静的道:“小心枪走火。”

    林库重又把墨镜带上,道:“太子哥,我来这不是看你表演的,不要总拿着小混混发威,郑浩男、敏哥你先挑一个。”

    楮玉堂恨恨的放过了赵星,道:“库哥,这个人是我的。”

    林库笑了,道:“你放心,我让你先挑,一人一个,谁都不吃亏。”

    楮玉堂忙道:“库哥,你是前辈,还是你先请。”

    林库哈哈大笑,道:“太子哥,这个时候我们就不要再存什么私心了,谁先谁后有区别吗?我提议,为了表示双方的诚意,大家一起开枪,怎么样?”

    楮玉堂道:“好主意,那就一人一个一起开枪。”

    二人分别走到郑浩男和敏哥的面前,举枪对准了二人的额头,郑浩男咬紧牙关,蓦的握紧了双拳,敏哥怒骂一声,刚想反抗,就被人摁住了双臂。赵星大叫道:“太子哥,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现在放弃还来的及!”

    楮玉堂斜睨了他一眼,轻蔑的道:“你神经病!”

    林库道:“太子,我数一、二、三大家同时开枪。”

    楮玉堂道:“好。”

    “一”

    “二”

    还不等林库“三”字出口,赵星突的猛扑过去,把楮玉堂压倒在下,与此同时,枪声骤然响起,一颗子弹斜刺里飞过来,正咬中了林库的后脑,一股鲜血象箭一般标出,林库体剧烈的一抖,扔枪扑地而倒。这一枪就像是一个信号,顿时四面八方犹如从地里冒出来的猛烈火力象割稻子一样把柴基的士兵放倒在地。经百战的柴基将军目睹这一巨变,第一反应就是马上把自己隐藏起来,但埋伏的枪手并没有放过他,一发狙击子弹瞬间夺走了他的命。就在场中乱成一团的时候,数十个脸上涂着油彩、士兵装扮的人从附近的草丛里钻了出来。

    赵星回头对着洪门的诸人喊道:“快走!”拖着楮玉堂向那一群人奔去。敏哥等人如梦方醒,忙弯着腰跟着赵星一起跑,那群人枪口不停的吐着火焰,为他们进行掩护。

    青帮的人早被打晕了,柴基的士兵在这种突然而猛烈的打击下也溃不成军,丢下柴基和数十名同伴的尸体乱糟糟的退入了军营里。但军营里也不安全,爆炸声此起彼伏的响起,显然入侵者早已在军营里埋上了炸药,其中一枚炸药直接点燃了军火库,殉爆的巨响直震的地面也是一阵颤栗,滚滚浓烟笼罩了半边天空,令人乍睹之下犹如已到了世界末。两辆坦克挣扎着刚开到营门口,就被迎面飞来的反坦克导弹击成了两堆废铁。

    众人一口气跑出了两、三里地才稍喘了一口气,寒冬抱着枪激动的跑到赵星面前喊道:“星哥!”接着又对郑浩男道:“男哥,你们没事就好。”

    郑浩男吃惊的望着这一群个个打扮的都有点象兰博的战士,心想:“这还是我们华兴弟兄吗?”左右望去,这里面他很多人都不认识,眼熟的只有几个,问道:“阿冬,你们什么时候到的?他们都是什么人?”

    寒冬道:“男哥,我们前天晚上就到了。这都是自己弟兄,星哥一手训练出来的,怎么样,还算过的去吧?”

    众人闻言都张口结舌的望着赵星,敏哥重重一拍赵星的肩头,道:“好小子,怪不得这几天你一点也不慌,原来早就准备了一手啊,把我们大家都骗过去了,真了不起!”

    赵星道:“敏哥,这个人怎么处置?”踢了一脚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的楮玉堂。

    早已将楮氏父子恨之入骨的洪门诸人齐叫道:“妈的,杀了这个王八蛋!”敏哥提起楮玉堂连煽了他十几个巴掌,骂道:“小子,你也有今天?”

    楮玉堂涕泪齐下,颤声道:“敏哥,你饶了我吧,这都是我爸爸鬼迷心窍了一定要这么做,我也是不由己啊,你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吧。”

    敏哥恶心的把他推倒在地,道:“软骨头,把我们洪门的脸都给丢尽了。”他丢了一把匕首在地上,道:“你自尽吧,我还算你是洪门弟兄。”许多人都忿忿的道:“呸,便宜了他。”

    楮玉堂迟疑着伸出手去,但空自颤抖了半天,也没那个勇气,忽然“哇”的一声号哭起来,道:“敏哥,你放过我吧,我知错了。”接着他又爬到郑浩男的脚下,拉着他的裤脚,道:“男哥,男哥,你是看着我长大的,你怎么忍心就看着我死,你跟大家求求吧,我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了,呜呜呜。”

    郑浩男厌恶的走开了一步。

    赵星道:“敏哥、浩男、诸位前辈,这个人暂时还不能杀。”

    众人一愣,气势汹汹的道:“为什么?”

    敏哥现在却对赵星极是信任,知这人高深莫测,道:“阿星,你又有什么高见?”

    赵星道:“敏哥、诸位,难道大家忘了在XG我们还有一个最大的对手?留着他,对以后可能有帮助。”

    众人顿时恍然,还有人恶狠狠的道:“对,要杀就全家一起杀,当着一哥的面把他儿子杀了,再把他老婆杀了,看他有什么反应。”

    敏哥道:“阿星,还是你有见地。他妈的,被这小子气糊涂了,连这个都没想到。”

    众人正议论纷纷,高大全快速跑了过来,在赵星面前一个立正,道:“星哥,柴基的部队已缓过劲来了,兄弟们人少,顶不住,要赶快撤。”

    赵星道:“好,你带着他们按预订方案先撤,我到前面去看一看。”

    高大全拦住了他,道:“星哥,你先走,兄弟们有我带队就可以了。”

    众人也纷纷劝道:“是啊,这些事交给小弟们就可以了,我们先走。”

    赵星凛然道:“对不起,我不会抛下任何一个兄弟。高大全,听命令。”

    高大全固执的道:“不,这回你听我的,你先走,我掩护。”

    赵星火了,骂道:“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争?你认为你比我会打仗?快执行命令,把枪给我!”

    望着赵星铁青的脸,高大全不敢再争,极不愿的把枪和上所有的武器递给了赵星,让开了一步。看着赵星远去的背影,他突的用颤抖的声音叫道:“星哥!”待赵星回头的一刹那,他蓦的立正,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赵星在这一刻愣住了,他迟疑了一下,终于也缓缓的回了一个军礼。高大全道:“保重,活着回来!”赵星点点头,转过,带着寒冬义无返顾的投向了枪声最密集的地方。

    所人人都呆呆的目送着赵星离去,敏哥忽叹了口气,道:“浩男,我认输了,我们东兴看来永远也比不上华兴了,你挖到了一个宝贝。”

    郑浩男的脸上也很沉重,道:“希望他不要出事,不管是华兴还是洪门,现在都离不开他。”

    赵星这一次可谓不惜血本,精心培养出来的几支特遣队基本都拉到了这里,其实他一出港,寒冬就带人悄悄的跟在他们后面,为的就是以防万一。赵星原也没想到一哥会和青帮勾结,只是他想青帮既然做了这一手,就不会想不到洪门的反应,这一趟绝不会是一哥所讲的那么轻松,所以这一手本来只是防着青帮勾结柴基陷害洪门派去的代表的,没想到正好用上了派场。

    赵星赶到交战前线,见军队攻的正急,但因都是山地、丛林地带,他们购买的重武器也发挥不了威力,只靠着人多,毫无章法的往前冲,赵星不由放下了心。他观察了一下,命令特遣队的重火力和一半的人马立刻停止击,用稀疏的火力引着军队集结了密集的队形,待前锋进入到阵地前沿,再所有武器一起开火,直打的军队死伤一片,狼狈的败逃下去。趁着军队这一次进攻伤亡太大,短时间内不能再集结冲锋,两下暂时脱离了接触,赵星果断的命令撤退,按照他的习惯,他照例留在了断后的队伍里面。

    特遣队经过数次筛选,现在能留下来的基本都是退役军人,有共同语言,队内气氛也很和谐。由于柴基的部队不经打,众人绪也高,一边不停铺设地雷,制作假目标、路标,一边跟赵星聊天。寒冬问道:“星哥,说实话,我现在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你可别告诉我你没当过兵,就凭你的技战术水平,原来至少也是个校官吧?”

    赵星道:“什么意思?我的底啊?”

    其他的战士也道:“星哥,说说吧,也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也有人道:“星哥,想当初我也是侦察兵,不过就你教我们的那些招数,原来我们教官也教不出来啊?星哥,别瞒我们了,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老实交代。”“就是,就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赵星眼一瞪,道:“就是什么啊?懂不懂什么叫纪律?该你们知道的会让你们知道,不该你们知道的就别问,亏你们还都是当过兵的,连这个都不懂?有这个闲工夫把你的雷埋埋好,瞎扯什么?”

    寒冬笑了,道:“星哥,你还是别说话了,越说越象一个首长了,原来我们首长就是这么训人来着。”众人闻言都笑了,这么熟悉亲切的语言,不管是赞美还是臭骂,他们一辈子也忘不了。

    一个尖兵从后面跑了上来,道:“报告,敌人上来了。”

    赵星一挥手,道:“撤。”

    众人走出不远,就听到后面“轰”“轰”的爆炸声响成一片,战士们嘿嘿笑道:“这下可够他们喝一壶的了。”一个战士兴奋的道:“星哥,在部队里练了三年也没捞上仗打,原来还以为这辈子就这么过去了呢,没想到现在居然还能过把瘾。”

    赵星道:“打仗是要死人的,你不后悔?”

    那个战士道:“人不是迟早都要死?反正跟着你星哥我死也不怕,没死就继续给家里挣钱,死了就星哥你给的那笔按家费也够他们舒舒服服过下半辈子了,我还怕什么?”

    赵星沉默了,道:“你如果不干这一行,或许能生活的更好。”

    一个战士道:“算了吧,我们能干什么?卖一辈子苦力挣的那点钱也不够养活老婆、孩子,还别说那些家里还有父母要养的,这样凭本事吃饭,我们知足了。”

    寒冬道:“星哥,别说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大家选这条路是自愿的,没一个兄弟们会怨你。在哪里不是混口饭吃,跟着你这样的老板,我们心甘愿为你卖命。”

    赵星带着队伍在丛林里转了两天,甩开了追兵,又绕了一个大圈子,才转到了跟高大全约好见面的地方。众人见了面都欣喜异常,相互拥抱,经此一役,大家隔阂全消,自觉亲近了许多。

    在走出丛林的时候,赵星站住回,道:“特遣队集合。”

    众人一愣,不知他要干什么,战士们迅速的排好了队伍,赵星沉痛的道:“鸣枪,跟死难在丛林里的兄弟告别。”听了这话,不但战士们的眼睛红了,连洪门的人表都严肃了起来。

    “通”

    “通”

    “通”

    整齐的枪声在丛林的上空回,这一刻,赵星征服了所有人的心。

    <a  href=http://www.cnend.com></a>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新警察故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