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李凝楼 书名:新警察故事
    <---凤舞文学网--->    看到这一份履历沈飞扬第一个**头就是震惊,这个二十二岁的教官竟然经历过实战,这在共和国年轻一代的军人中并不多见。--凤-舞-文-学-网--可做为一个优秀的军人自有他的傲骨,和沈飞扬一样对教官不服气的人大有所在,军人自有军人的行为准则,这些共和国层层选拔出来的优秀战士第一堂课就是向赵教官挑战,只有战胜了他们的人才有资格教他们,这个要求合合礼,赵星答应了他们的请求。

    结果就是包括沈飞扬在内所有敢于挑战的人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惨败,单打独斗是不行了,又有人理直气壮提出要联手向教官请教,理由是既然是教官,当然要比别人强一点,几个打一个也说的过去,这种事输的服气的沈飞扬可开不了口,事后他也为自己明智的选择一阵窃慰,至少没有再去丢一回脸。赵星点出八个人组成一个战斗小组,就在一座废弃的大楼里跟他进行一场攻防战,这是后在西部反恐行动中必不可少的一项科目。不到半个小时,八个人再次遭到赵星的羞辱,以七个阵亡、一个被俘的成绩很不体面的结束了战斗,赵星以事实告诉他们,他们离一个真正的战士还有很远的距离。

    这次挑战赛对战士的触动很大,从此也奠定了赵星在军刀的权威,没有人敢再对这个二十二岁的年轻教官瞧不起,而赵星亲手调教出来的部队战斗力也在飞速提升,在军刀中可算首屈一指。就在军委终于做出决定将军刀开赴西部后,为加强部队战斗力,各个教官下放,赵星被指派为第一小队队长,而沈飞扬则被任命为第一小队指导员,二人开始了长达五年的合作。

    五年内二人合作无间,在各部配合下,在短短的一年半内就几乎肃清了境内的恐怖份子,为了彻底解决这个毒瘤,军委决定越境作战,真正的考验开始了。与在国内剿匪不同,境外作战敌不明,地理不熟,孤立无援,诸多因素制约着他们的战斗力,但在经验丰富的赵星带领下,出境的军刀每每都出色的完成了任务,那些一天到晚喊着要独立的恐怖份子在经过几次残酷的打击后灰飞烟灭,只剩下几个为数不多的“精英”带着外国干老子给的赞助经费溜回赞助国去寻求政治避难了。

    军刀的信条是“斩草除根”,敌人逃到哪里,惩恶之剑就追到哪里,不管是欧洲、美洲,还是沙漠、高原,对手是恐怖份子,还是闻名遐迩的敌国特种部队。军刀的行动向全世界展现了中**人不可战胜的风采和中国人民不可辱的信**,期间当然也有牺牲、挫折,可敌对国偏偏就是抓不到一个可以表明份的活口,以至于对中国政府“嚣张”的行为无可奈何,只有屡次提醒中国政府注意全球恐怖主义的升温。中国政府当然推的干净,然后再次发表对恐怖活动的谴责,话里话外多次提到正是由于某些国家的霸权行为才正是导致恐怖主义泛滥的主因,双方照例是一阵口水战,对此心知肚明的中国人民绪高涨的与中国政府站到了一起,并引发了新一轮的参军潮。

    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战斗中沈飞扬和赵星建立起了相互信任和依赖的生死,五年里二人分开不在一起的子屈指可数,其间赵星一路高升,小队长、中队长、副大队长兼总教官、大队长兼总教官,军衔直至大校,而沈飞扬则一直跟他搭档,直到赵星调离军刀去了中央警卫局。即使在最危险的时刻,在赵星眼里,你也从看不到失败和沮丧,只有永远不灭的信心和坚强,正是这种对胜利毫不怀疑的信**,才使军刀闯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难关,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可是现在,赵星能闯过这一关吗?沈飞扬不敢去想。

    ……

    “止血嵌。”

    “镊子。”

    一样样的手术器械从主治医生口中不带丝毫感的甭出,助手们快速熟练的传递着工具。

    “病人还在大量出血,先给他止住血。血浆呢?怎么还没有到?”

    医生的语音有些焦急了。

    ……

    恍惚中赵星感觉到自己轻飘飘的飞了起来,他似乎看见了自己正躺在手术台上一动不动,一大群的医生围在旁不停的在忙碌着,一阵轻风吹过,把自己远远的送了出去。

    “这是在哪里?”他茫然四顾,钟声入耳,他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回到了将自己养大的地方。

    “师父们好吗?方丈还好吗?他们的体怎么样?生活是不是还象以前那样平静?”他突然间感到很惭愧,自从参军之后,除了委托当地政府,自己就再也没有回到寺里探望过这些将自己养大的亲人们。

    眼前一个苍老的和尚走过,他一阵惊喜,是一向对自己很疼的方丈。

    “方丈!”他大叫,想伸手抓住方丈的衣角。可是他什么也抓不到,方丈的武功还是那么出神入化,一阵大力从方丈的上涌出,将自己狠狠的弹了开来,愈飘愈远,他大叫,可没人理会。

    一颗心在云里飘飘,突然一声“喂”将他从失神中唤醒,他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宜喜宜嗔的俏脸,脸上两颗乌溜溜的大眼珠滴溜溜的围着自己乱转,他还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接触一个如此美丽不可方物的女孩,戎马半生的他霎时间脸红了。

    “你好,我叫廖雨露,是廖兰台的小女。”女孩大方的向他伸出了那支纤纤素手。

    “原来是廖副主席的女儿。”他很不好意思的把手轻轻跟她触了一下,赶紧飞快的又缩了回来。

    女孩子发出一阵银玲般的笑,问他:“你就是传说中的军刀部队大队长?”

    他点了点头。

    女孩惊道:“原来是真的啊,我还以为爸爸在骗我呢!真想不到我竟然能跟我们的民族英雄在一起,我真荣幸。英雄,来合个影吧?”女孩不管三七二十一,挽着他的手,抓住边一个工作人员给他们二人拍了张照,然后喜滋滋的对他道:“这下子可有炫耀的资本了。”他哭笑不得。

    女孩子缠着他,要他讲战斗中的故事。面对她,他无法推却,于是就挑了两个不太血腥的经历跟她简单描述了一遍。女孩子听的很入迷,听完一个,又要听一个,不知不觉两个人聊了一个下午。他发觉她很可,很单纯,没有一点**的架子,最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发现自己竟然很喜欢跟她聊天,不管是聊什么,即便不是自己感兴趣的话题,只要是她在说,他就愿意听。晚饭是女孩亲自下厨,邀他和她的家人一起吃饭,这顿饭吃的很辛苦,在廖妈妈犹如看女婿一样的眼神打量下,他几乎头都没有抬过。

    他从来没想过会谈恋,可的种子就这样不由自主的蔓延了。他刚刚提升为少将,前途正得意,廖家对这个未来准女婿也很满意,在他看来,一切是那么的美好。

    可是美梦在一场突如其来的袭击中被打碎。那是一个初夏,中央安排廖副主席去南方一个城市疗养休息,为保障廖副主席的安全,主席亲自点名要赵星去负责全程保卫工作。他当然很高兴,因为这次疗养不止是廖副主席一个人,廖雨露也陪同在廖副主席边,兴奋的他当时真想抱住善解人意的主席亲一口。

    疗养就是度假,秘密的参观完这个城市,兴致勃勃的廖副主席突然提出要到临近这个城市的另一个城市去走走,因为电视上说那个城市的标志工程月海公园刚刚落成剪彩,廖副主席看到画面里的镜头确实不错,为了亲体验一下改革的成果,与民同乐,去放松一下也是很有必要的。行程保卫志中没有这样的安排,这样的突然行动保卫工作根本没办法做到滴水不漏,况且又是微服,又不让清场,很容易出意外。赵星坚决不同意,并把况通报了中央。

    中央办公厅在第一时间上报给了主席,接到消息的主席也打电话给廖副主席,劝他打消主意,要体谅一下保卫工作的困难。可军人出廖副主席从来没把自己的安危放在眼里,谁的话他也不听,最后连主席也只好屈服了。也不能怪主席,又不是什么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很难找什么恰当的理由来说服这个倔老头子。

    月海公园或许确实很美丽,但那一天晚上赵星至少没体会出来,而从此以后他也再没去过。周围到处都是来此散步的游人,况随时都在变化,他和其他的保卫人员把注意力都放在了一切可疑人员的上,每一个可能藏的地方他都派人过去卡住。由于廖副主席坚持不能惊动百姓,既然不能清场,为了高度保密,所以这一趟干脆连当地政府也没有通知,出发前赵星还留了个假目标继续在原城市吸引别人的目光,暗地里他们却换车赶到了月海公园,战术上基本做到了无懈可击,如果没有人泄露机密的话,剩下的就只是看运气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新警察故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