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刀成天地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踏雪真人 书名:无限杀路
    旧中没有照明兰物,幽深有地(穴xué)内洞出。沂 朦朦青光,给地(穴xué)蒙上了一层诡异的青色?

    空气潮湿而浑浊,其中还有一股血(肉ròu)腐烂的浓郁腥臭,只是闻上一口,就足以让人丧失所有的味觉。而那轱糊糊的腥臭似乎就透过嗅觉直接渗入血脉之中,让人觉得自己似乎也随着那味道一起腐烂臭。

    这绝非是错觉,而是妖尸修炼数千年的尸气剧毒无比,寻常人只是闻上一口,就会立即毙命。修道人虽不会如此脆弱,可那尸气却会顺着呼吸进入人体内,慢慢腐蚀血(肉ròu),厉害无比。

    到场的人,只有石明珠和虞孝最没经验,修为又浅,猝不及防下吸了一口尸气,两人差点没当场吐出来。两人表(情qíng)扭曲,动作夸张。也缓解了地(穴xué)中紧张的气氛。

    叶缤、杨谨还有凌云凤三人都在贴近妖尸的内洞洞口旁,朗月大师和许飞娘站在地(穴xué)中心处。妖尸挖掘地(穴xué),也不知费了多大的功夫。只是众人站立的地方,就足有百丈方圆?

    如此宽敞的地(穴xué),当然不能是掘土而成。四壁都是一种有如坚硬光滑的暗红结晶,看上去似乎是用某种奇异火焰烧化土石而凝成的。

    叶缤、杨谨、凌云凤背对着三个妖尸。面前又有许飞娘和朗月相((逼bī)bī),局势极为的险恶。许飞娘和朗月若不是怕惊动了三个妖尸,早已经出手。也正是因为有多忌惮,两方人一直僵持着。直到石明珠两人的到来。

    两人的表现如此鳖脚,让许飞娘也不(禁jìn)感到好笑。杨谨更不用说,脸上已经露出了笑纹。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两方人都有了说话的机会。

    许飞娘轻声劝解道:“我和朗月大师亲至,你们并非对手,还是让开路,不要坏了大事。这般僵持下去,那三个妖尸把九疑鼎炼化,倒是天上地下,也无人能破他们金网之躯,到时候苍生涂炭,都是你们的罪过。”

    许飞娘知道这些正道小辈最是顽固,以生死相挟,她们根本不会畏惧。因此一开口,就说什么天下苍生,似乎真出了什么事,就是几个人的责任一般。

    叶缤淡然一笑。这等子虚乌有的话。却不值得一辩。

    杨谨没有叶缤那么好修养,生(性xìng)又好强,闻言嗤笑道:“黄帝至宝,有德者居之。你们一个是邪道妖女,一个是正道叛徒,何德何能,也敢窥伺重宝。好教你们知道,就是侥幸碍手,也必造天嫉,最终也是落个(身shēn)死道消的下场。”

    杨谨咬紧了两人(身shēn)份不正、没资格得到宝物这一点,刻薄到恶毒的讥讽了一番。

    许飞娘心机深沉,这等话也不知听过多少,比若不闻,明眸只是微微膘向了朗月。

    朗月修养虽深,可“正道叛徒”几个字却触了他的忌韦  脸色当时就沉了下来,冷声道:“芬陀就是这么教你的么,杨谨,你转世重修,也还是没有一点的长进。若是在这般逞口舌之利,莫怪贫僧再送你去兵解转世。”

    杨谨上一世被群邪围攻,在白云寺兵解转世,也是她的心中之痛。这时朗月再提出来。杨谨也是气的脸色通红,怒道:“朗月,你这峨眉叛徒,妙一真人宽仁忠厚,才容得你这般胡作非为。你现在猖狂,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峨眉清理门户?”

    朗月怒极反笑,“也好。看是我先被清理门户,还是你先去兵解转世!”朗月心(胸xiōng)狭窄,否则也不会为了没当掌教而叛出峨眉。这时屡屡被杨谨刺激,也不去管什么妖尸、法宝,快低颂了一句法诀后,猛然出了一声低啸。

    十二都天神煞,乃是哈哈老祖传授的一门魔道绝顶秘术。此法借十二都天神煞之威,能挥出种种无穷的威力。朗月师从长眉真人,何等眼力。一眼就看出此法直指大道,鼻然修习过程奇险艰难,却是魔道中少有的能达到数峰的法诀。

    修炼百年来,一(身shēn)的正邪法诀已经逐渐融合成一体。就其神通修为而言,已经不逊当时任何强者。此番出山,也是因为早年欠了许飞娘一个人(情qíng),且黄帝至宝,终究不凡,他若能到手,也自有大用。因此才会和许飞娘结伴而来。

    没料到在这里遇到了杨谨,又被当面讥骂,朗月怎能吃这个亏。一出手就是十二都天神煞的夺魂魔啸。朗月也并非是一时气急,此番出手,他也是想先把一举把杨谨、叶缤等三人打倒。至于三个妖尸,不妨徐徐图之。只要有时间,三个蠢笨的妖尸终归逃不出他的掌心。

    夺魂魔啸的声音并不高亢,反而低沉晦涩,让人听不清到底是什么声音。此魔音专攻击人神魂,并能根据人神魂反应,演化种种天魔之相。对于修道之人而言,此音能破人道基,最是恶毒。

    杨谨当其冲,就觉心中一空,人似乎跌入了茫茫无际的深渊之中。杨谨也知道这是神识判承,当下紧守道心,不尖理会众种幻惚户间,神瑰瑚狐开缘雾,清醒了过来。但入目所见,却是一道湛蓝无俦的剑虹。

    杨谨本就才从幻象中清醒过来,气息微乱,这时在剑虹压迫下,内外呼吸一起断绝,周(身shēn)气机乱成一团,只能仗着转世不灭的夙慧,勉强运转金网法华轮护(身shēn)。杨谨心中却是一片冰冷,“坏了,纵然自己能侥幸不死,云凤却说什么也受不住这一击。只盼望叶缤姐姐能接住这一剑”。

    冰魄神光也在这时募然闪耀而起,无量的亿万万五色神芒辉耀八方,地(穴xué)之中顿时变得色彩斑澜,有如仙境。就是那道无俦的甚蓝剑虹,也都淹没在五色神芒之中。

    “轰”天魔诛仙剑和冰魄神光正面相交,引动的无数气机震((荡dàng)dàng)暴碎。要不是有黄帝圣陵层层法阵压制,狂暴的力量几乎要把整座地(穴xué)轰塌了。

    这样狂暴的攻击,也让炼化三个妖尸从入定中清醒过来。三个妖尸都是神智清醒,不过是在地下呆的久了,脑子转的有点慢而已。

    其中一个(身shēn)材高大皮肤青黑的妖尸急忙用法诀收了九疑鼎,另一介,妖尸(身shēn)材稍矮的妖尸则一翻手,拿出一面古朴的赤铜镜。三个妖尸怒嚎了一声后,从内洞中蹦了出来。

    拿着尺许高九疑鼎的妖尸一跳出来,嚣,像叶缤抓了过去。妖尸练就的金刚不坏,且力大无穷,青黑的指甲有如短剑,一爪过去,比法宝还要威猛厉害。

    妖尸看似笨拙,这一抓却快似闪电。叶缤甚至没能做出反应,那一抓已经抓在冰魄神光上。冰魄神光的五色光芒如一个硕大光球般,把叶缤、杨谨、凌云凤都包裹在里面。可在妖尸的爪子下。五色光球猛然四陷两尺有余,五色神光暴碎中,最后堪堪抵住了妖尸的攻击。

    紧贴着五色光球的妖尸,青面獠牙,尖利的犬齿在嘴边伸出了两对,灰白色的眼眸,铁青的面孔,粗糙到似乎要掉渣的皮肤,还有乌黑的长舌头,隔着冰魄神光,看的分外清楚。胆子最小的凌云凤几乎要握不住白阳剑”全是一个劲的颤抖不停,心中祈求着,冰魄神光可不要破啊。

    “噗噗”妖尸一爪无功,电闪间已经不知挥出多少爪,就见五色神光不停的暴碎破某,光球似乎随时都要被抓破一般,(情qíng)势危急万分。

    叶缤也是无奈,她的冰魄神光能化无量神芒,能克制一切五行(阴yīn)阳变化。可那妖尸手中有九疑鼎护(身shēn)。本(身shēn)又是金网不坏之躯,冰魄神光虽强,却也奈何不了他。而要护住杨谨和凌云凤,叶缤一时又无力催其他法器。

    杨谨在这时也催出了金网法华轮,金光飙(射shè)电转,却都被九疑鼎的朦朦青光挡住,也无伤害妖尸。

    当然,他们的敌人朗月和许飞娘也不好过,那一对妖尸也在拼命的围攻他们。

    许飞娘的天魔诛仙剑本是天下绝顶神剑,可在这圣陵之下,受到强烈的压制,仙剑的威力挥不出五成。剑光砍上去,两个妖尸虽然皮开(肉ròu)破,却不伤筋骨。

    朗月也是如此,虽有断玉勾这等玄门至宝,可对上妖尸的半调子昊天镜,却也无可奈何。玉色勾形神光一闪,就被赤色神光打散。而其他的法诀魔功,又伤害不到妖尸根本。

    在洞口看(热rè)闹的石明珠和虞孝,先是被十二都天神煞的余**及,随后又在两股强大力量冲击下直接震飞。

    过了好一会,两人才清醒过来。石明珠看着地(穴xué)内神光四(射shè),妖尸飞腾,犹豫起来。他们虽有克制妖尸的法宝,可现在出手,不是便宜了那两伙人。

    正在这时,地(穴xué)上空传来了一声铮然刀鸣。“铮

    刀鸣声如磐如钟,清脆高亢偏又雄浑浩大,一时天地之间,似乎只有那刀鸣声不绝于耳。

    所有人的动作,都不由的一缓。每个人虽然不知道生了什么,却都能感觉到刀鸣声那种欣喜快意。

    随后,一道水色刀光自地(穴xué)上空倾泻而落。明澈悠远的刀光,就似乎最上品的美玉,温润无暇。没有凌厉的刀气,没有霸道的刀意,如同秋水长天,空明湛然的刀光中,捧着九疑鼎的妖尸应刀而灭。妖尸先是缓缓从竖分成两片,可躯体还没彻底的分开,无数刀气再次爆,把妖尸绞碎成最微小的灰尘。

    众人都是一呆。

    水色刀光再闪,一抹流光轻盈掠过,另外两个妖尸也齐腰而断。随后水色刀光募然一盛,两个妖尸在刀光中化作了一抹飞灰。

    刀光一敛,露出高远的黑衣(身shēn)影。

    九疑鼎和昊天镜在地(穴xué)中静静虚浮飘((荡dàng)dàng),宝光微闪,在场之人,却没人敢有半分动作,地(穴xué)之中,一片死寂。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杀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