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朗月禅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踏雪真人 书名:无限杀路
    米壁精草爆(射shè),每时每刻都有亿万万的与机和横行口坐糊震((荡dàng)dàng)。至精至纯的五行能量磨砺下,因为吸收过多精血而气息驳杂的横行刀,变得愈纯粹凝练。

    高远的血神子,也在这样的洗练过程中,用元神同时祭炼横行刀。从九阶中品升阶成九阶上品,并不只是能量上的变化,更是构成神器本(身shēn)的法则完善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高远的血神子对于天地法则的理解,对于能量的理解,都至关重要,直接关系到横行刀最后的品质。

    在横行刀进入最后库炼阶段时,圣陵中却有人闯了进来。高远这时正在重新构造横行刀法则的最关键时刻,若是中断,不止是前功尽弃,横行刀甚至会有暴碎的危险。

    来的人高远都认识,正是杨谨、叶缤、凌云凤三女。杨谨和凌云凤都心(胸xiōng)狭窄,和他又有旧怨,高远谨慎起见,用金才明王诀把所有的气机变化都屏蔽了起来。甫道复杂,若不是刻意来寻找黄帝内陵,她们也不会那么巧碰到高远。

    高远神识感应中,叶缤在绝尊者宝藏中显然也是大有收获。依旧是白衣胜雪,明眸亮而不锐,气息更加的柔和恬淡,周(身shēn)宝光内蕴,冰清玉洁,比若天女。笼罩(身shēn)外的五色神光光芒内敛,对于冰魄神光的控制以达到精细入微的地步,所以五色神光反不似之前那般璀璨。

    杨谨还是驾驻着法华金月轮,金光如轮飙(射shè),黑衣雪肤,神色肃穆。比之从前,眉宇间多了几分稳重。

    凌云凤驾驻一把白光闪闪的飞剑,剑光虽不盛,剑气却极为强盛,显然并非凡品。进入圣陵,凌云凤显然也知道要和妖尸的存在,虽然强作镇定。可眼眸频繁转动,更不时的回顾(身shēn)后,显得十分的紧张。

    叶缤和杨谨也都察觉到了凌云凤的紧张,却也能体谅她道行武薄,也没见过什么风浪,都温言相慰。

    “不用怕,三个妖尸都在地下数千丈的洞(穴xué)中,虽有黄帝至宝在手。可他们冲天的尸气却无法掩盖。此时他们正在全力祭炼九疑鼎,神游物外,没有太大的动静,他们不会惊醒过来。”叶缤柔声说道。

    杨谨也点头道:“此来伏魔,也不过是积累外功。师尊早有计算,我们纵然一时受挫,也不会有致命之危,云凤你有白阳剑在手,护(身shēn)有余,只需凝神平气,我和你叶师叔自会照应你

    叶缤和杨谨这样说,让凌云凤紧张的(情qíng)绪慢慢平静下来。圣陵之内,甭道高一丈有余,宽三丈,青石墙壁上还有五色神灯照明。

    空间开阔,视野明亮,通风极好,空气干躁清爽,没有任何陵墓中(阴yīn)森霉烂味道。

    静下心来,还能感应到圣陵中那种光明正大的浩然气息,法力运转间。比之平(日rì)更多了两分灵动。

    见凌云凤恢复常态,杨谨向叶缤道:“我们进入圣陵,要不要先去内陵一看?”叶缤想了下道:“妖尸既然早已经取了黄帝二宝,我们还是不要耽搁,先诛灭妖尸小拿回黄帝二宝,再去拜祭内陵不迟”

    三人说话间,就按着妖气感应,向妖尸的地(穴xué)行进而去。

    听了三人的话,高远知道三人原来是为了黄帝的九疑鼎和昊天镜而来。不过三个妖尸也非是易于,三人也别想一举建功。高远暗忖道:“只要彻底炼化横行刀,斩杀妖尸,不过是举手之劳。至于九疑鼎和昊天镜,高远反到没有多大的兴趣。”

    越是强大的神器,其中的精神烙印越是深刻。九疑鼎这等至宝,高远就是拿到手,也休想和天河星沙般彻底炼化。高远可不想驾驻一件强大的而有自己灵识的法宝,真要在关键时刻出了问题,反而得不偿失。

    九疑鼎这种至宝,拿回神之空间卖了,最少也要值个几百万积分。若有机会,高远也绝不介意出手。不过现在是祭炼横行刀的最关键时刻,九疑鼎、昊天镜这种东西相比之下就显得无足轻重。

    三女还没进入地(穴xué),高远就感应到又有几股力量相继破开圣陵防护,进入了寝搂之内。神识一扫,来的是两伙人。

    其中一位道姑,白色道衣,黑纱外罩,手执拂尘,五官绝美,气度虽然端庄沉凝,可明眸深处流转的妩媚,却是怎么也遮掩不住。(身shēn)后背着那柄古雅仙友”高远更是印象深刻。许飞娘和她的天魔诛仙剑。    和许飞娘并肩而行的,是一个中年僧人。此人(身shēn)材修长,唇红齿白,眉清目正,气度隽永,一袭月白僧衣洁净无尘,举止间颇有飘然出凡之姿。

    许飞娘称那人为朗月大师,言行间颇为尊重。被称作朗月大师的人,虽然温和有礼,却自有法度,绝不逾矩,看的出和许飞娘并无任何私(情qíng)。

    许飞娘和朗月大师都是绝顶强者,高远神识一动,两人就似有所觉。只是两人都是心机深沉之辈,脸上虽不动声色,”二汉却都有了微妙的变们六高迄也不敢再观察,撤回。棹以天耳通窥听两人动静。

    两人目标也极为的明确,虽然被高远神识所惊,却没有改变路线,沿着妖气一路向下,找妖尸去了。高远杀了那么多人,对于这个世界也有了极深的了解。也知道这个朗月的(身shēn)份。

    此人原是长眉真人弟子,妙一真人师兄,只因为不忿长眉真人把掌教之位传给了妙一,一怒之下,叛出了峨眉,拜入了长乐山哈哈祖师门下。从此和峨眉派视同陌路,只是他根基深厚,虽进了魔道,却一直能把持己(身shēn),从不妄的,又一心苦修,兼学正邪两道神功,修为之深,也是人间罕见的强者。

    这次应该是受许飞娘所邀,来圣陵中夺取黄帝二宝。对于这两个人的组合,高远最为重视。

    另一波人却是两个青年男女。男相貌俊朗,背着一张黑色巨弓。巨弓几乎和男子(身shēn)高一般长,弓弦足以拇指粗细。男子(身shēn)后箭囊中还插着九只乌金长箭。

    女的容貌秀美,肋下椅着两柄精致的银鞘短剑,天蓝色长裙直到脚面。(身shēn)材婀娜,顾盼间极有英气。

    进入圣陵的三伙人中,两人的功力修为最低,也不过是金丹修为。不过那青年男子(身shēn)背的巨弓却极为的不凡,隔得虽远,巨弓上浓重的煞气让高远元神都感到了一种压迫。

    那个女子(身shēn)上也不知有什么法宝,隐隐的也有一股((逼bī)bī)人的煞气。高远能感觉的出来,两人的法宝,正能克制妖尸的尸气。

    两个人,也是有备而来。但实力如此弱,就是侥幸杀了妖尸,法宝也没有他们什么事。有许飞娘在,他们反而有丧命之危。听两人说话,女的叫石明珠,男的叫虞孝。从两个人只言片语推断,石明珠是武当半边老尼的门下,虞孝却是昆仑游龙子的弟子。

    由于师长的关系密切,两人的交(情qíng)也非常好。这次两人偶得后鼻(射shè)(日rì)弓和三(阴yīn)神灭阳弹,都是能克制妖尸的法宝。听长辜说起黄帝圣陵中的有九疑鼎和昊天镜,两人就动了心思,结伴来取宝。

    由于修为最浅,两个青年男女甚至感应不到妖气的具体位置。沿着甫道四处乱转。转来转去,居然到了高远所在的那条甫道上。

    啊、有人!”虞孝拐过弯道,正看到高远负手站在甭道中间,而他(身shēn)后,五色精芒不停的暴碎四(射shè)。那五色神光太过强盛耀眼,虞孝和石明珠只能隐约看到其中似乎有一个(身shēn)影傲然而立。

    负手而立的高远(身shēn)姿(挺tǐng)拔如松,额高目深,剑眉斜飞,眼眸明澈湛然。鼻(挺tǐng)而直,肤色莹然如玉,五官有如刀刻斧凿,棱角分明阳网伟岸,可他眼眸空明湛然,气度悠然出尘,让那种棱角和阳网没有那种咄咄((逼bī)bī)人的霸道,反而有种温和如玉的内敛。

    石明珠一呆,她纵然没见过妖尸,也知道在地底修炼数千年的妖尸绝不会有这种风姿气度。“你是谁?”石明珠到底要比虞孝要大方爽朗,马上醒悟过来问道。    高远道:“我是谁没关系,你们左拐左拐再左拐,然一路向下,就能找到要找的妖尸了”

    虞孝有些愣,网想问“你怎么知道?”却被石明珠拽住袖子制止了。

    石明珠一抱拳,极有江湖气的道:“那就多谢道友的指点了”存明珠说着拽着虞孝袖子转(身shēn)就走。虞孝不知道石明珠干什么如此着急,不过他一向没什么主意,也不敢不听石明珠的。慌慌张张的向高远一拱手后,就被石明珠拽出了甭道。

    两人转过甫道,虞孝就不解的问道:“明珠,你着什么急啊?那人既然知道(情qíng)况,我们好好问问,再去找妖尸不迟

    石明珠(娇jiāo)声斥的道:“虞孝,你可真是笨死了。那两个人明显在破解圣陵的(禁jìn)制,那五色神光精芒四(射shè),五行力量翻涌如海,可在甭道那段却没有任何感应,这说明什么?”

    虞孝愣愣的问道:“说明什么?”

    石明珠无奈的叹了口气,“这说明他们不想别人知道,所以用神功强行把所有气机波动压制住。五行力量波动如海,那人压制起来却不露任何神色,如此修为,不是我们能招惹的。他既然出弃指点路径 就摆明了不想我们多呆。我们还不快走,难道等他翻脸不成”

    虞孝想了一会,才恍然道:“果然如此,明珠你真是聪明啊”石明珠以手扶额,无言以对。

    两人按照高远指点,顺利的到达的三个妖尸的地(穴xué)洞口。才到洞口,却现里面不知有妖尸,还有两伙人也在无声对峙。

    气氛紧张,大战似乎一触即。

    元旦到了,恭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合家欢,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6…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杀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