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斩杀白云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踏雪真人 书名:无限杀路
    金草神针在凝结了二息的时间后,在白云洼数百渊…亿凉修为推动下,迅的汇聚了足够的天地元气,尤其是庚金之气,已经浓郁若实质。

    白云逸的眼眸、皮肤上,这时都透出了一种明显的金白色。西方庚金的煞气透体而出,让白云逸看上去宛如一尊金属雕像,苍老的眉宇间反而有种杀气四溢的凛然棱角小没有表(情qíng)的五官,在金属光芒下。显得冷漠而坚定。

    电闪而来的高远虽然是背对着白云逸,灵动的神识却把白云逸每一个细微的变化都清楚的反映在识海之中。最让高远感到威胁的。就是白云逸手指间那股浓郁的庚金之气。

    神帝圣衣本(身shēn),是用许仙用多种材料炼制而成。除了帝心珠外,其余的部分并没有万劫不灭的能力。但由于神帝圣衣的核心就是帝心珠。只要帝心珠存在,其余的部分就是损毁了,只需要足够的元气转化,就能重新催出神帝圣衣来。

    也正是由于这个特质,神帝圣衣是可以被击穿破坏的。而白云逸手中的庚金法宝,就应该有能力击破神帝圣衣的防御。

    高远的金网法(身shēn)不同于血神子,从(身shēn)体结构上看,大部分还是属于人类的结构,只是相比于凡人,坚韧千万倍而已。金网法(身shēn)若被命中要害,也会有丧命之虞。对于这一点,不止是高远知道,在场的其他高人也都非常的清楚。

    (身shēn)为正道最顶尖的强者。众人在战技、战术思想上或许还和高远有一定的差距,可论起这方面见识来,众人却都远在高远之上。

    和高远交战这么久,之前又把高远困在了两仪微尘阵中,对于高远的神帝圣衣和金网法(身shēn),众人都有了一定的认识。万法不离其宗。此界中最顶尖的强者们,通过各种细枝末节。早判断出高远的神帝圣衣并非坚不可摧,他的金网小法(身shēn)同样如此。    可知道是一回事,能否做到就是另一会事。

    高远的星河神刀磅礴浩((荡dàng)dàng)。(身shēn)形游走如电,法力雄浑无尽,在众人围攻下,却始终未落真正的下风。众人根本没有机会聚力一击。直到此刻,高远不知什么缘故,硬挨了妙一夫人一剑,局势立即大变。

    白云逸在最关键的时刻,显出了老而弥坚的本(性xìng)。拼着一死,也要把高远留在这。高远之前虽然意料到了此点,但白云逸的决绝还是让他有些意外。

    在高远心中,趋利避害,人之本(性xìng)。在血神子的威胁下,白云逸居然敢把生死置之度外,没有丝毫的迟疑,没有任何的畏惧,完全放弃所有杂念的白云逸,纵然是天坍地陷,也无法动摇他的本心。

    在这一刻,白云逸达到了他漫长一生中最数峰的状态。

    高远暗自在心中一叹,他不应该小看天下英雄。虽说如此,事(情qíng)还在他的掌控之中。至不济,还有血神子护(身shēn)。手握横行刀的血神子。其威能。还在金网法(身shēn)催的星河神刀之上。护住高远的金网法(身shēn),绰绰有余。

    “咄!”一个声音沉声喝道。那声音最初时并不高,可一个字吐出来,那声音就像流漪一般扩张开来,传递的过程中,声音反常的没有减弱。反而随着扩散的范围不停的拔高。到了最后,只有宏大无比的声音在震((荡dàng)dàng)传播,天地万物似乎也都消失成空。

    白云逸道心何等坚定,可在如此宏大的声音中,却本能的产生了一种畏惧。所有的感官、神识都被那宏大的声音吞没,不停震((荡dàng)dàng)的音波中,凝练无比的元婴都颤抖起来,似乎要在音波中颤抖破碎。

    白云逸修为精纯,电闪之间就在苍茫混沌中清醒过来。白云逸知道这是高远以秘法撼动自己心神。否则如此短的时间内,那声音根本来不及传递。白云逸仗着心中坚定无比执念,不在去关注那宏大无比的声音。全心全意推动庆金精气的运转。

    积蓄到极致的庚金精气在法诀推动下,募然在手指中倾泻而出。天庆金芒神针化作数百点赤金电芒激(射shè)而出。几乎没有任何间隔,赤金电芒就洞穿了迎面疾飞而来的高远(身shēn)体。神帝圣衣的金甲,竟然没有起到任何的阻挡作用。

    “噗”数百点赤金电芒洞穿金甲后。带出了数百道激扬的血线。那血线直飞出数千丈之外,把湛蓝的神光切割成千万片。

    湛蓝神光瞬间抹上了一层血色,给湛然蓝光添上了一抹妖异。

    神圣、庄严、华贵的金色神甲在空中顿了顿,被尾随而来的浩然金虹贯穿。无俦的剑气中,神帝圣衣在猛然碎裂成千万碎片。纷飞暴碎的金甲中,还有无数血(肉ròu)飞扬

    能手刃此僚,为朱梅抱了大仇,白云逸这时是死而无憾。不过。高远如此轻易的伏诛,那神秘莫测的血神子也始终没有露出行迹,让白云逸有些奇怪。要知道。此际正是他全(身shēn)真力盛极而衰的低谷,敌人要想出手。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

    白云逸神识转动中,才现数十里外的其他四个人气息晦涩,面貌模糊,让白云逸油然生出了恍惚如梦的感觉。  “奇怪啊。为什么他的气机如此诡异,幽深的夜空。似乎有哪里不对

    总感觉哪里不对的白云逸。一时苦苦的思索起来。“哦,是了,一轮当空的明月竟然不知在何时消失,还有那些纷飞破碎的血(肉ròu)、甲片。本应该迎面而来的剑气,都没有任何的感觉。不对、不对

    白云逸正想凝神运法再看时。眼前却不知何时多了一双黑白分明的明澈眼眸。那眼眸看上去空明湛然,却如海如天,让人怎么也看不到尽头。

    “这是谁?”白云逸念头一转,立即就明白了这是高远的眼眸。随着他的明悟,围绕着他的晦涩气息顿时散尽,白云逸就觉的神识一清。似乎有个无形的罩子突然消失。眼前的天地前所未有的清楚明白。

    明月当空,远方的妙一真人等人气机勃剑气汹汹,妙一夫人的脸上都挂着一种既痛心又愤恨的表(情qíng)。玄真子、苦行头陀则是满脸的愤慨,平(日rì)里讲求气度修养的妙一真人,也露出了哀色。

    (身shēn)穿金甲的高远,就站在他的(身shēn)前,右手的掌刀没入他的(胸xiōng)口。白云逸识海中一道湛然金芒闪过,元婴在金芒中无声的崩解。“自己死了白云逸不能置信的摇了摇头后。(肉ròu)(身shēn)和神识如同一道烟花般。血(肉ròu)和神识灵光在明月下暴碎成了一团。

    在高远背后,一道无形的波纹闪过,凛冽的剑气直刺高远背心耍害。这道剑气把握的时机极为精准,正在高远才斩杀白云逸,气机衰弱之机。一道水色刀光自虚空中疾斩而出,水色刀光在空中划出一咋,完美的光弧,正斩在那无形波纹之上。

    “铮铮”刀剑交鸣,一道道电光交错闪耀,无形波纹一((荡dàng)dàng),在电光中消失无踪。

    刀光一敛,高远的血神子自虚空中跨步出来。手中横行刀一动 把白云逸所有的精血、元气都收到了横行刀之中。

    连续斩杀了谷晨、昔囊仙子、吴立、齐霞儿、黑龙、朱梅、白云逸后。横行刀吸收的精血、元气已经充溢到了一个极点。尤其是黑龙的精血雄厚无比,足以抵的上五位元婴高手。

    横行刀刀柄上,一面镶嵌着乾天火灵珠。一面镶嵌着黑龙的本命元珠。乾天火灵珠纯阳至宝,其中精气精纯无比。黑龙的本命方,珠也是黑龙数千年苦修所得,精气比之乾天火灵珠还有雄厚,只是气息驳杂。在品质上远逊乾天火灵珠。

    两颗珠子本(身shēn)都是精气用法则构成的最稳定结构,高远一时之间也没办法尽数转化其中的元气,就把它们按在刀柄上,用横行刀徐徐转化其中元气。

    现在的横行刀,元气已经足够升阶到九阶上品的神器。不过其中元气驳杂,还需要进一步用元神淬炼其中杂质,并重新组构法则,才能真正的升阶。

    在斩杀了白云逸后,精气充溢(欲yù)爆的横行刀自行出一阵嗡然的刀鸣。刀鸣声和着天地元气的波((荡dàng)dàng),如龙吟虎啸,如沉雷滚荐,刀气虽然内敛不放,刀势却已经笼罩八方。

    一(身shēn)金甲的高远和黑衣持刀的高远并肩而战,月色之下,容貌一模一样的两咋小化(身shēn),气质却迥然不同。黑衣持刀的高远神色淡漠,血色的眼眸有如最上等的血玉,纯净而温和,浑(身shēn)气度冷漠淡然,自有一股睥睨一切的雄姿。

    金色神甲中的高远却恬淡自若,眼神空明湛然,庄严、神圣的金甲穿在他(身shēn)上,气度高贵,气势雄浑,屹立虚空之中,威严无比。最奇妙的是,他(身shēn)上有一股淡然禅意小把(身shēn)上那种复杂的气质神妙的组合在一起,丝毫不给人突兀之感。

    妙一夫妇,玄真子,苦行头陀四个人缓缓聚集在一起,看着远方的高远,每咋。人的神色都非常的复杂。在众人围攻下,白云逸却再次死,在高远手下,苦行头陀的无形剑一击也无功而返。    在这个时候,众人不论心志如何坚毅,对于远方那并肩而立的(身shēn)影,再没有任何胜利的信心。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杀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