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功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踏雪真人 书名:无限杀路
    雷米中,黑龙百丈的(身shēn)躯急收缩,最后化作了山,7服黑甲的高大中年人模样,皮肤黝黑,相貌堂堂,在额头上还长着两只寸许长的龙角。

    高远心中冷笑,这个黑龙到也聪明,知道自己躯体巨大,这么拼下去只有死路一条。可是,化作人形,只能是死的更快。

    人形状态下,高远只在修罗冥夜吃过亏。可今时今(日rì),高远的战技已经不逊于修里冥夜。若是有机会再战修罗冥夜,高远凭借两个化(身shēn)的优势,十招之内必能斩之。    黑龙么,力量比修罗冥夜强大十倍不止。可战技上,却连给他提鞋都不配。

    黑龙化(身shēn)成*人后,(身shēn)上的血痕也都收缩起来,再没有之前龙血漫天喷洒的恐怖形状。黑龙血色双眸深沉的望着高远一会,才缓缓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一定要与我为难?。

    高远(身shēn)穿神帝圣衣,金色的甲衣庄严而高贵,华丽而神圣。凭空而战,就如天界神王,不但威势无穷,(身shēn)上那股至尊至圣的气息,直能让万物万灵俯膜拜。以黑龙虽也成了神兽,在这样的气息下,也不过是勉力支持,心中虽然恨极了高远,说话时却不敢有任何不恭。

    高远知道黑龙是借机拖延时间,只是他刚刚两击也是竭尽全力,同样需要些时间调整气息。口中郑重其事道:“你破坏水眼,会导致天大水患,为了黎民众生,必须把你斩杀,才能绝了水患。”

    黑龙脸色抽搐,眼前这个家伙一(身shēn)的神圣庄严气息,说话却全是胡扯。若怕水患。就不该把它放出来。黑龙也知道人类向来虚伪之极,不得不强忍着怒气道:“既然是为了水患之事,你我也无需生死相见。我这里有一件大禹治水的至宝禹鼎,用来镇压水眼万无一失。”

    高远失笑,黑龙居然肯讲理,让高远有些意外。“不好意思,刚才只是骗你的。我其实只是想要你一(身shēn)的血(肉ròu)皮骨,和其他的都没有关系”

    黑龙勃然大怒,指着高远怒骂道:“你这个人,真是、真是卑鄙。太卑鄙了太无耻了,”

    高远脸色一正道:“废话少说,受死吧

    虽然有面甲遮挡,黑龙看不到高远的神(情qíng),却能感受到他(身shēn)上有如实质的杀气。黑龙知道不能在拖延下去,动念之间,方圆百丈内顿时银色的雷光闪耀,一层层的雷光把空间封锁起来。

    黑龙到底是活了数千年的妖龙,早看出高远的金网法(身shēn)和血神子其实是一个人。对于神出鬼没的血神子,黑龙实在是非常忌惮。一出手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高远见黑龙这手本事,也是非常的佩服。不过这更多是天赋神通,人类再如何的修炼,雷法再如何精妙深奥,可在动度上,却还是不能和这种生物相比。

    高远十指轮弹,十指间(射shè)出晶莹的剑光如(春chūn)江潮升,剑光((荡dàng)dàng)漾间。已经把黑龙困在了剑光之中。晶莹的剑光一碰到银色雷网,就迸出无数点光芒,银光、晶光一点点、一片片、一道道的缤纷闪耀,方圆百丈内,转眼成了一片灿烂光海。

    迷幻的光色,能迷惑黑龙的目光,却阻挡不了他神识的感应。高远那澎湃浩然的气息,直冲天宇,覆盖八方。在黑龙心中,比天空上的太阳还耀眼。

    如此耀眼的存在,不虞会找不到高远。

    突然,高远的气息消失在了黑龙的感应之中。黑龙顿是一惊,大家的气机彼此纠缠,在此时,却突然失去了对手,一直被压缩的雷光失去了压制的力量,猛然的暴涨。

    黑龙醒觉不对时,高远穿着金甲的(身shēn)影已经出现在黑龙(身shēn)前。一记手刀,无声无息的向黑龙刺来。没有任何威势,力量尽数内敛的手刀,刺来的方位正是黑龙气机瞬息失控的而露出的空隙。

    黑龙大骇,不假思索下,伸爪抓了过去。天龙探爪,本就是龙族最简单的本能。成就天龙之(身shēn)后,黑龙的龙爪上威力也是剧增。作为(肉ròu)(身shēn)强悍的生物,黑龙最厉害的本事就是近(身shēn)(肉ròu)搏。

    可相比于高远毫无烟火气息的一记手刀,黑龙的天龙爪却是银咙,四溢,电闪雷轰,声势浩大无比。

    黑龙本能的反应,却是神在意先。虽然技巧逊色,却胜在度绝伦。一抓下,居然正抓住高远的手刀,黑龙天龙御雷诀一,就要借势把高远电成一块黑炭时,却见高远居然仗着金色甲衣强横,用(身shēn)体做锤,硬生生的撞了过来。

    这种比拼纯粹的力量,黑龙当然丝毫不惧。(胸xiōng)膛一(挺tǐng),迎了上去。一黑一金两个人影猛然撞在一起时,高远的神帝圣衣上气机却由网转柔,刹那间,居然和黑龙猛然贴在了一起。

    高远的气机转化间没有任何空隙,至网变为至柔,却顺乎天道轮回。如此神妙无比的气机转化,让黑龙也无可奈何。网猛的冲力就像撞在了一张绵绵蛛网上,所有一力量都被化解掉,两个人就众么紧密的贴在了勉

    两个人(身shēn)高相若,这么一贴,正好彼此能看到对方的眼睛。黑龙就觉得高远空明湛然的眼眸中,似乎有一丝戏谴。

    黑龙正奇怪之际,却觉心口一痛,酷烈的刀气瞬间震碎心脏肺腑,冻结了所有的气机转变。黑龙化(身shēn)人影,可(身shēn)体到底和人类不同,虽然受到如此重创,却也只是让他气机运转滞涩起来,还远无法的致它死命。

    可就是这气机的刹那阻滞,高远左手手刀反手逆斩,黑龙气机混乱下,再无余力抵抗,脖颈应掌而断。高远随即全(身shēn)力,神帝圣衣金光闪耀,无俦真力吐将出来,把和贴在一起的黑龙残躯震碎成了一团(肉ròu)糜。

    躲在神帝圣衣后出刀的血神子这时才转了出来,横行刀一斩,一道匹练般刀光中,龙头和暴碎的血(肉ròu)都绞碎成一团血光后,收进了横行刀之中。

    黑龙虽是天生神兽,和高远这等以战斗为生的人还是无法相比。高远刚才接着和黑龙的一贴,横行刀自他神帝圣衣中刺出来,在神帝圣衣的遮挡下,黑龙没有感应到一丝危险。等领悟到不妙时,已经中招。

    高远一刀碍手,后招连环而出,手刀断力破碎残躯,横行刀再斩,一连三击讯如闪电,狠毒凶猛。黑龙输了一招后,就这样被高远轻易斩杀,在没有任何翻转局面的机会。

    黑龙渡劫成真龙后,浓厚的精气有了总量虽然没变,却有了质量上的变化。高远一刀斩杀后,精血、元气雄浑的让高远都感到惊讶。只论精血、元气,黑龙足以顶的上五个元婴顶级高手。

    可惜,力量再如何强大,也要收世界规则的限制,能挥出的战力有限。更何况遇到高远这样的杀神,一招不慎,就落了个神魂俱灭的下场。    让高远惊喜的还有黑龙几种天赋神通,横行刀吸收了黑龙的精血后,本(身shēn)已经有了黑龙对天地气机的特殊感应,在血神子推动下,施展这些法诀虽然不如黑龙这般强大,却也能得心应手,让横行刀的变化神妙起来。

    在黑龙的记忆中,高远也找到了驾驭禹鼎的办法。禹鼎也是神物,却主要是用来镇压封印力量。对于高远来说,几乎是没用。高远看着脚下喷涌而起的数百丈水柱。正在化成一道长河向着下游狂涌而去。

    没有禹鼎镇压的水眼,足以让下游变成一片洪泽。

    齐霞儿所言的百万苍生(性xìng)命,到也不是虚言。高远轻呼了口气,按照黑龙的记忆中的法诀,连续结了数百个法诀印在禹鼎之上。

    三足的青铜禹鼎青光大涨中。向着那水柱压了下去。随着禹鼎不停的下沉,冲天而去的粗大水柱被压了下去。水眼深达千丈,禹鼎越是向下,水眼激((荡dàng)dàng)鼓动的力量越是强大。

    这种力量不比战斗,无法网猛变化,只能是用绵绵的柔力强行的向下推动禹鼎。只有镇压在水眼上,才能完全的封住这股激((荡dàng)dàng)喷涌的水浪。

    随着禹鼎的慢慢下沉,被禹鼎封锁镇压的天地气机也开始四处波((荡dàng)dàng)。没过了几分钟,一道金光自远方疾闪而来。

    高远自语道:“做好人,总是件很麻烦的事

    话音未落,金光按落,妙一夫人手执白玉拂尘,玉容上神色肃穆,四处打量一番后,才向高远道:“齐霞儿何在?”

    高远默然不语,他也不想说谎,对于这样的能推算天机的强者,说谎不但是不尊重对方,也是不尊重自己。禹鼎还三百丈的距离,可越是往下,越是吃力。高远在想着是不是该放弃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举动,不过心念转动,还是继续坚持了下来。这不只是为了做好事,更是要体验这个世界所谓功德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体系。

    妙一夫人是能参透天机的人物,站在现场,岂能感觉不到高远和水眼下的那种气机联系。心念一转,妙一夫人就明白了高远再做什么。

    “这个(身shēn)穿金甲威武神圣有人神帝的人物,居然是在镇压水眼。难道错怪他了”妙一夫人心中暗忖着,一边打妾着周围的环境。

    “雁((荡dàng)dàng)山消失了,天空上还有着劫雷的一丝痕迹,地面上碧水流淌,一片狼藉。空气中还有着一股泛着奇异香气的血腥味道。那是,神兽之血妙一夫人一边观察着,一边用先天神术推算着刚才生的一切。

    “霞儿就是在这里彻底消失了,此地还有一只真龙惨死,一切虽然推算不出凶手,但眼前这个人一定脱不开干系。”妙一夫人想到暗暗用激了袖子中的一张金色符篆。

    妙一夫人就这么和高远对峙着,许久后,妙一夫人才道:“你不想说什么,再不说就没机会了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杀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