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天意如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踏雪真人 书名:无限杀路
    如此秘法,可不只是声音高低那么简单。练到极处,甚至有言出法随之威。每吐一个字,都能引动天地无有能量相回应,端的是佛门至高法门之一。

    高远还没练到如此境界,可他此时金刚明王诀已经到了第十六重,再施展这等佛门正法时,却自有一股恢宏浩大之威。高远所言,九成威力都是对着谷晨而去。贼眉众人,不过是受余**及而已。

    谷晨才口出狂言,就被大雷音秘法当头重击。八十一个玄(阴yīn)幡组成的玄(阴yīn)大阵也在音波中震((荡dàng)dàng)起来,谷晨本人的神魂也在刹那间受困与大雷音秘法,凝炼的神魂一阵恍惚。若不是谷晨到了魔魂不灭的修为,只是这声属(性xìng)相克雷音,就足以重创他。

    谷晨心中一惊,来人虽还没现(身shēn),可就其声势,已经完全压制住了他。谷晨修炼千年尸道,最是(阴yīn)沉多思。虽不知道来人是谁,心里却起了十万分的小心。他自问道门之中只有归化神音才正克制自己路数,把自己的不灭魔魂彻底消灭。可到底有不少的修为通天的强者,就是杀不死自己,把他在镇压个千百年,他就是不死也疯了。

    才品尝自由的滋味,谷展绝不肯再次被人镇压。因此心念转动中,他竟然有了逃遁之心。可随着那宏大无匹的声音来的,还有一道凛冽无俦的剑气。

    哪怕隔的还远,谷晨都感应到了那剑气的森然锋锐。无形的剑气无声无息间,已经锁定了谷晨的周(身shēn)气息。这时若想逃走,就是必败之局。谷晨千年修炼,自然知道轻重,当然不可如此束手就擒。

    “啊啊”谷晨狂吼着,全力运转玄(阴yīn)大阵,把玄(阴yīn)幡中的(阴yīn)煞之力尽数运转起来。一道道的黑气电闪间弥漫天天地。转眼间,方圆百里内,已经笼罩了是重重黑雾。

    高远站在万丈高空之上,淡然的看着谷晨运转的全(身shēn)功力。高远早就到了,可他偏要等谷晨脱困再行出手。事实上,若没有李英琼,高远还不会选择这时出手。谷晨的功力越高,高远越是喜欢。

    看到谷晨倾尽全力布下的玄(阴yīn)大阵,高远心中有些不屑。规模浩大的玄(阴yīn)阵声势很大,可却把全部力量分散开来,虽然能尽(情qíng)抽取方圆百里天地元气的功效,在战术上,已经是愚蠢之极。

    这个谷晨,一(身shēn)的妖力果然雄厚,还修成了不灭魔魂,若没有合适的办法,就是紫青双剑也伤不了他的根本。但高远有血神子。这等魔魂,正是最好的进补之物。

    “天意如剑”高远低声念着向下方冲了过去,手中则同时并指如剑,学自长眉真人的剑意应机而,晶莹的剑 气募然裂空斩落。

    深蓝夜空下,月明星稀。笼罩方圆百里的乌黑之气滚((荡dàng)dàng)如沸水。黑气之中,树枯草朽,鸟兽(身shēn)体腐烂,黑气笼罩范围内,(阴yīn)煞之气把万物生机湮灭。唯一能坚持的,只有峨眉的六个人。由于谷晨一时还没时间理会他们,在剑光护体下,能够侵蚀一切生机的(阴yīn)煞之气暂时还无法伤害他们。

    刚刚的大雷音秘法下,几个人都被震的昏头涨脑神识(欲yù)灭。仗着玄门正宗心法,气息悠长心境空明,才没有受到真正的伤害。几个人这时清醒过来,齐金蝉、笑和尚、周轻云虽然没有李英琼那般熟悉高远,这时却也都知道来的人是高远。几个人不管对高远有什么意见,可网,才那大雷音秘法,却着实把他们都震撼住了。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谷晨的玄(阴yīn)大阵已经布好。功力全复的谷晨再次布下的玄(阴yīn)大阵,威力比之从前何止强大百倍。

    几个人虽然能仗着剑光护体,可在黑气中却有目如盲,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更别提动手。

    众人正在茫然间,却同时感应到一道剑气自头顶疾斩而至。那剑 气似一柄分天裂地的神剑,为剑气所((逼bī)bī),峨眉的众人的剑光立时萎缩成一团,只能堪堪的护住(身shēn)体。在那浩然如天的剑意下,庄易、齐金蝉、笑和尚、严人英、周轻云再支持不住,都不由单膝跪倒,垂头俯的勉力支撑着不趴在地上。只有李英琼凭着心中一口傲气还有那道无匹的刀意支持,倔强的站立在那里。

    当其冲的谷晨所受的压力更是千百倍与峨眉众人。谷晨却不惊反怒。如此剑意,他在数百年前就已经尝到过了。“长眉老儿的天意剑,我岂会怕你”狂怒的谷晨手中法诀连变,八十一根玄(阴yīn)幡竭力抽取着方圆百里天地元气,最后化作了一只双带翅飞狼。双飞狼仰头无声的咆哮了一声,无数空气震((荡dàng)dàng)中,迎着那似乎要撕裂整个夜空的晶莹剑光急冲了过去。

    谷晨和长眉真人对战过多次,虽然每次都被杀的抱头鼠窜,可对于他的天意剑,却是再熟悉不过。应对起来,也是经验丰富无比。实际上,高远一出手谷晨就知道不对了。高远的天意剑,剑光虽然凛冽霸道,却少了天意剑那种我心既天意,让万物俯的王道之风。谷晨知道来人定然不是长石,二;信心大增。玄(阴yīn)大阵催出玄(阴yīn)魔狼变,正面仰战沁忠掼六

    玄(阴yīn)魔狼变,本是玄(阴yīn)秘录中记载的一种绝顶秘法。练到巅峰处,幻化的玄(阴yīn)魔狼变可吞噬天地。玄(阴yīn)魔狼的(阴yīn)煞之气由虚返实,蕴含了(阴yīn)阳才柔的至道,实在是魔道中一门最顶尖的秘法。

    此时谷晨功力尽复,在地下虽受数百年的五行大阵折磨,可一(身shēn)的精气神魂反而淬炼的无比坚凝,比之数百年前,到有了极大的进步。来的人既然不是长眉,谷晨有信心一招就轰灭对方。

    电闪之间,撕裂夜空的晶莹剑光,和高数千丈是双翼双魔狼就碰撞到了一起。在碰撞的最后一刹那,双魔狼每个狼头上都喷出了一股黑红之气,先一步击中了那宏大的晶莹剑光。

    “轰”两下硬拼,晶莹的剑光先自承受不住,化作无数的晶莹光点向天上倒(射shè)而去。一时漫天晶莹的流星如雨,美不可言。黑色的双魔狼也失去了魔狼的形态,化作一道单纯的黑色激流,向高远冲击而去。

    亿万万气机一起鼓动震((荡dàng)dàng),整个天地就像江水中的浮影一般,随着那剧烈的冲击猛然抖动起来。搅乱的天地元气冲击下,数千丈高空上的寄远,在黑色流光冲击下,(身shēn)影在募然被拉长了数倍,随后,那(身shēn)影就点点飘散破碎,彻底的消失在黑色激流之中。

    被冲击波扯动的山岳河川,大部分震((荡dàng)dàng)了下了恢复了原状,也有一小部分没有承受中那冲击,真正的溃散开来。无声无息溃散成灰的止。峰,四方喷,那灰尘直冲击的百里之外。

    反倒是谷晨(身shēn)下,由于谷晨正面迎战中获得了胜利,反而没有受到任何的危害。峨眉的六个人,此时都是面色如土。高远刚才声势那么强盛,剑光如能磅礴,却被谷晨一击而灭,让几个人一时无法接受这种巨变

    最为伤心的却是李英琼,(身shēn)为金丹,她亲眼的目睹了整个交战过程。战斗宏大却惨烈,一击之下,高远立即灰飞烟灭,连真灵都彻底消失。反观谷晨,虽然气息紊乱,左臂被剑意斩断,却没伤到本源。对于谷晨来说,可说是大胜。

    “知  ”李英琼撕心裂肺的痛呼着。目睹高远的战死,李英琼心中就像有什么东西突然碎裂,(情qíng)不自(禁jìn)的痛呼出声。惨厉的呼声中,一股充盈天地的肃杀之意自李英琼(身shēn)上冲霄而起。在这一刻,她领悟了自己的剑意,破灭。破尽一切不平不甘,灭尽一切邪魔外道。

    谷晨受李英琼的剑意一激,神魂不由打了个微微一((荡dàng)dàng),心道:“好大的杀气可看到李英琼时,谷晨又放下心来,不过是区区金丹,剑意再强又如何,此时斩杀,正好绝了后患。

    想到这谷晨不(禁jìn)的得意大笑起来。

    “哈哈哈,”大笑的谷晨自己也有些奇怪,今天自己似乎有些失态了。不过脱困而出,举手灭了长眉老儿的传人,下面还有几个不知死活的小辈来奉送法宝飞剑”自己开心也是应该的。

    回想过去千年的时光,谷晨也忍不住感慨不已。作为魔道强者,他有多少年没有如此的快意过了。“人生至此,死而无憾想到此处,谷晨悚然一惊,“死!他为什么会想到这个呢。他可是不灭魔魂,怎会想到这么无聊的念头。谷晨不知怎的,就觉得有那些不对。心念转动中,猛然想到为什么不对,“天地似乎安静了许多,那个出冲霄剑意的小女孩为什么表(情qíng)看起来那么的奇怪,还有,长眉老儿的紫青双右 怎么不见了?他的后辈来杀自己,怎会不拿紫青双剑?”

    谷晨正想着,突然神魂一轻,不灭魔魂居然波((荡dàng)dàng)起来。谷晨醒觉不时,才想催玄(阴yīn)幡时,却觉浑(身shēn)无力,乃至于不灭魔魂和天地的联系也似乎断了,这一刻神魂和(身shēn)体居然轻飘飘的,“那种感觉好陌生啊,对了,这种感觉叫做软弱。”

    一道晶莹的剑气与虚空中募然而出,电闪间从直贯穿他神魂寄存的眉心。谷晨眼睁睁的看着一切,却如坠迷梦,怎么也无法躲避招架,一(身shēn)惊天动地的修为,在这时却没有了丝毫的力量。

    无俦的剑气震((荡dàng)dàng)下,谷晨的(肉ròu)(身shēn)当即爆碎成灰。不灭魔魂并没有溃散,而是被剑气震了出来。黑色的不灭魔魂上,游走着一丝丝如蛇般的晶莹剑光。在剑意摧残下,那种把不灭魔魂撕裂成千百片的剧痛让谷晨从迷梦中彻底清醒过来。    谷晨才想聚集天地元气,一道晶莹的刀光再次闪耀而过。在无俦的剑意中都没有受到真正伤害的不灭魔魂,却应刀而破。碎成无数片的魔魂变成一团团拳头大的黑光,黑光闪耀着似乎想要聚集在一起。刀光再闪,黑光无声湮灭在刀光之中。

    李英琼站在地下,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这个,诸位兄弟姐妹,还是求票要各种票票支持仆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杀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