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雷音贯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踏雪真人 书名:无限杀路
    ,夜午时,轮皓月当空而照,清冷的银辉明耀天

    苍莽山上一处山崖洞(穴xué)出。却是黑云毒烟缭绕,把整座山崖都遮挡的严严实实。黑云之中,还有无数兽嚎鬼哭,凄厉渗人的声音在宁静的夜晚直传出数十里外,山野之间,尽是那声音在回((荡dàng)dàng)不绝。

    一般的凡人,只是听那声音就足以心丧魂失。峨眉的六个后起之秀,各自修为精纯,能牢守灵台,不为这片鬼音所动。不过六个人这时都是脸色沉重,高远把紫青双剑都拿了去。这时还不见归还,哪怕是信心最足的李英琼也犹豫起来。

    但和众人坚定的认为高远偷走神剑不同,李英琼还想着高远大概是不知道降魔的具体时间,这才耽搁了。这番念头,李英琼却不想和周轻云等人说。他们五个,明显已经有了共识,只等着这次降魔事了,就去师长那告状。

    没有了紫青双剑,众人自觉胜算不足。可师长的交代,他们也不敢大意。因此还是不顾危险,几个人在庄易的带领下,来到妖尸谷晨的妖(穴xué)上空。

    黑云妖气笼罩了妖(穴xué),让周轻云等人都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六个人中,李英琼只有一柄平常的飞剑护体,虽然功力最强,论起战斗力来,却是众人中最低的了。下面妖法厉害。若没有极品飞剑护(身shēn),别说是杀敌,先已经自(身shēn)难保。

    。怎么办啊?”众人迟迟没有动作,齐金蝉等的很是不耐。向着周轻云问道。众人来时,本已经简单做了些计划。却没料到谷晨的妖(穴xué)居然被黑云妖气笼罩,无论是目力还是神识。都查探不到其中的深浅。几个人就是进去了,在这种环境下,也根本无法作为。

    周轻云为难的蹙眉道:“黑云笼罩,我们若是冒然进去,不但诛杀不了妖尸,只怕自(身shēn)的安危都难以保障。

    齐金蝉有一双慧目,却也看到最里面的(情qíng)况。如此妖尸,连长眉真人都没有办法彻底诛灭,他们几个小辈若不自量力,那真是要死无葬(身shēn)之地。齐金蝉虽然有些狂妄,却知道其中的凶险,刚才的催促,也不过是小孩子没耐(性xìng)。齐金蝉急的大眼睛滴溜溜的乱转,口中嘀咕着:“都怪那家伙,把紫青双剑抢了去,否则双剑合璧,就解决了妖尸了,哪里还要这么麻烦,”

    齐金蝉说着,目光一转突然看到(身shēn)旁的笑和尚,心中突然灵光一闪道:“笑师兄,你不是有颗乾天火灵珠,乃是纯阳至宝,精光烛照九霄。何不拿出来试试?”

    乾天火灵珠是取自文眯(身shēn)上的纯阳至宝,笑和尚到手也没有多久,并不太清楚其中的妙用。经齐金蝉一提醒。也猛然醒悟,现在这种(情qíng)况。不妨一试。施法打开法宝囊封印,把乾天火灵珠取了出来。笑和尚并没有特殊的法诀,只是把苦修的禅门心法运转,真力不停的要入乾天火灵珠中。

    一团红光自乾天火灵珠上散出来,浓烈纯正的红光烛照九霄,深蓝的夜空也变得火光氤氲,似乎夜空也燃烧起来一般。就是当空皓月,也蒙上了一层火红,在乾天火灵珠的光芒下黯然无光。    攸忽之间,笑和尚就觉的心神一震,随后乾天火灵珠上传出来一股纯阳之气迅周游全(身shēn),一时全(身shēn)如浸在温泉之中。暖洋洋说不出的舒服。天地间无量气机,随着他的心意,自由运转。

    众人脚下的黑云妖气,在红光下悄然溃散无形。妖尸谷晨的洞(穴xué),也随之敞露了出来。深数十丈的洞(穴xué),此时洞口大开,挡在地(穴xué)上的山石土木都消失一空,那里只余下一个深数十丈的巨大坑(穴xué)。

    坑(穴xué)中,一个皮肤枯黄干瘦如尸的丑怪之人,穿着(身shēn)褴褛的黑衣,乱糟糟黑纠结在一块,四肢和脖颈上各自栓着一根乌金锁链,盘坐在一方石座上。周围插着八十一根六尺高的麻布白幡。一道道粗如手指的把白色长幡彼此连结成网。最后连接在当中那怪人(身shēn)上。

    乍看上去,那怪人就像是坐在一张巨大的黑色蛛网中间。那些黑光中不但蕴藏着强烈的气机波动,还散出一股浓郁的腥臭之气。众人只是上空一闻,庄易、齐金蝉两个功力最浅的人当时就觉头脑一晕,护(身shēn)气机一乱,差点驾驻不住飞剑从空中掉下去。

    众人这才知道厉害,急忙全力运转剑光,一面服用各种丹药,祜除体内的毒气。众人中,只有笑和尚手握乾天火灵珠,百邪不侵。而李英琼成就金丹,虽然飞剑品质一般,却气息绵密不露,毒气无法侵害。

    笑和尚能感觉到手中的乾天火灵珠妙用无穷,更有无穷的潜力,却怎么也把握不住催的要领,乾天火灵珠在他手中挥小山口之一的威力来。“诸位师兄师姐。我不会催乾沁大火呛。对妖尸布下的妖阵无能为力小

    周轻云道:“能破了妖气遮蔽,笑师弟就立下的大功。”沉吟了下又道:“没了紫青双剑,我们也用之前取剑的六和定真之法,把妖尸围在中间。他虽厉害,可被祖师困了数百年,功力失去大半,我等小心从事,也未尝不会建功。”

    众人纷纷点头,对周轻云的说法深以为然。当下就按周轻云的办法各自站定方个,向最中间的妖尸一齐催剑光。

    乾天火灵珠的红光下,妖尸却死似恍然不觉。直到六道颜色各异的剑光下妖尸斩去时,那连接八年一根长幡的黑色大刚才猛然波动起来。炽烈的剑光落在上面,黑气一闪,就把剑光吞噬掉。

    众人的剑光虽厉害,却对那随聚随散的黑光无计可施。一时剑光纵横来去,却怎么也斩不到最中间的妖尸,就被黑色巨网所拦阻。

    如此过了一会,众人也看出不妙来。妖尸盘坐之处,黑光越来越盛。天地间的气机变化也越来越强,激((荡dàng)dàng)的气机下,众人就是御剑也感到了吃力。周轻云忧虑的抬头看了眼天上的皓月位置,(娇jiāo)声喝道: “子时将过,那妖尸要破困而出了,大家小心”

    周轻云的话语未落,就听中间的传来一阵嘶哑的大笑,“哈哈哈”,峨眉众小儿,今天就是你们丧命之际。”妖尸的声音干涩嘶哑,听在人耳中,就像是人拿锯子来回的锯在你心上,让人说不出的难受憋闷。

    严人英大喊道:“搜魂魔音 大家小心”

    “轰突然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盘坐的妖尸谷晨(身shēn)上的五根锁链被无匹的妖力同时崩断。无量气机交锋下,深入地底的五行大阵也崩碎破裂,五行之气逆反冲起,地裂山崩。

    妖尸接着这股冲击,法诀一领,祭起八十一根玄(阴yīn)幡冲天飞起。围攻他的六道剑光也被玄(阴yīn)幡组成的玄(阴yīn)大阵震碎。御剑的六个人,除了李英琼外,其他人都是气血涌动,齐金蝉、庄严、笑和尚三人是一口逆血涌出来,虽然勉力压制小鼻孔、耳孔中都已经流出了污血,看上去惨烈之极。周轻云和严人英略好,却也气血翻腾气机错乱,只能勉强用剑光护体。李英琼虽然没受伤,手中的飞剑品质却差,在玄(阴yīn)大阵上一冲,当时就被震碎成粉。

    谷晨一旦脱困,一(身shēn)的功力何等强大,几乎可以比肩当时的长眉真人,岂是几个后辜能奈何的了的。谷晨在玄(阴yīn)幡的包围下,仰天狂笑。被困数百年,一朝脱困。这其中的欣喜,就是谷晨这等魔道强者,也不能自制。

    天上的妖气已经浓郁成实质 乾天火灵珠在无边无尽的妖气压迫下,红光也迅的消散下来。周轻云等人的气息在妖气的压迫下,摇摇(欲yù)灭。齐金蝉咬牙骂道:“老妖,不用嚣张,早晚要把你斩与剑下”。

    妖尸谷晨此时心(情qíng)大好,看这几个举手可灭的蝼蚁,居然还敢还嘴,大笑道: “凭你们几个来杀我,不过是蛆蝉撼树,长眉真人飞升上天后,天下还有谁能杀我!谁能杀我!谁能杀我!”妖尸说到最后,已经是放声狂喝,黑光漫天中,那声音如雷回((荡dàng)dàng),震彻寰宇。

    。我来杀你一个清冷淡然的声音募然响了起来。第一个字时,那声音还细弱游丝,第二个字,已经如惊雷一般,把妖尸谷晨的声音压了下来。待到第三个字时,已如万雷齐鸣,天上地下,都只有那一个声音在回((荡dàng)dàng)。第四个字时,声音徒然拔高到极限,拔高到越人的耳力极限。

    天地刹那间一片死寂,耳目鼻舌(身shēn)意六感,在最后一个字中尽数消失。宏大至于难以形容的音波中,所有在场的人都觉的心中一片空白,脑子中有最后一个“你字在回((荡dàng)dàng)轰鸣。神魂却像陷入了无边无际的惊涛骇浪之中,似乎随时都要陷入灭顶之灾。一股最本能的恐惧,随后占据了每个人的心灵。    只有一个例外的是李英琼。听到那熟悉的清冷声音,李英琼虽也感觉到能让天塌地陷世界毁灭的无尽威势,心中却有一种不尽的欢喜。“高大哥,果然是没有骗我的”

    大家还请投躬感谢慨再说些闲盗版的筒子,我能理解。可看了盗版在来指着我鼻子吵闹,我就万分的不解。大哥大姐们,我没欠你什么吧!都看盗版了,愿意看就看,不看就扔,非来我这喊两嗓子,就爽了?我真的很无语,”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杀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