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我心如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踏雪真人 书名:无限杀路
    李英琼年纪虽幼,却已经初现绝世美女的风姿。这时在高远(身shēn)旁,由衷欢喜,表现在脸上,让李英琼小脸上散集了一种明媚醉人的少女风(情qíng)。

    高远也同样很高兴。他高兴的理由大半到是因为听到了自己任务的消息。进入这个世界十五个月了,三年的时间过去了一半,自己的任务也终于到了最后关头。高远毫不怀疑自己会完不成任务,既然主事的笑和尚,那只要跟上他就行了。以笑和尚的道行,就是远在万里之外,高远只要用心感应,就可以找到他的所在。

    只要找到绿袍老祖,高远相信自己一定能杀死他。以现在的力量还完不成任务,那就是没人能完的成这个十级的特殊任务了。

    当然,李英琼的成长,高远也是同样有些欣喜。那就像看到自己亲手培育的花朵盛开般,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成就感。对于李英琼的复杂感(情qíng),高远虽然(情qíng)商不太高,却也能明显感觉到李英琼对自己的不一般的喜欢。但同样的,高远对此虽并不反感,却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小女孩的崇拜强者心理,只能说是一种掺杂着太多非理(性xìng)的个人(情qíng)绪。完全不能称之为(爱ài)(情qíng),甚至不能称之为感(情qíng)。只能是少女青(春chūn)萌动期的特殊产物。

    不管怎么说,一个满心欢喜的明艳小美女,还是十分养眼的。

    瀑布飞鸣,巨大的石台上寄远和李英琼相对而立。巨雕钢羽和马猴袁星远远的待在一旁。

    李英琼满脸的跃跃(欲yù)试,手中的紫那剑出的十余丈长的紫色剑虹,向着高远道:“高大哥,你耍小心了,我的紫那可是锋锐无比的,”

    高远点了点头道:“让我看看你的本事,不要堕了神剑的威风吼  ”。

    听到高远的话,李英琼神色一正。她知道高远在战斗上,是从不儿戏的。端正了态度的少女,平心静气,神魂中的紫郓剑元灵如斯响应,天地间的种种气机立即为紫那剑的剑气统合起来。紫色的剑虹吞吐间,凌厉无俦的剑气募然大涨。

    站立在一旁观战的刚羽通灵至极,知道紫郓剑此时剑势全,它们站在这只怕要成了被殃及的池鱼。当下双翅一展,两只钢爪抓起被剑气压迫的呆立难动的袁星,振翅而起。

    李英琼一旦真正催紫那剑,剑气愈来愈盛,最后那紫色堂皇的歹光冲霄而起,把山谷上的云气绞散成缕缕丝丝的飞絮,在天风之下,那云气转眼消散一空。

    紫色剑光辉煌闪耀,一时星月黯然。

    受剑气所动。在山谷那边仙府中的峨眉众人,也以为李英琼出了什么意外,都急忙御剑敢了过来。众人才御剑出了洞口,就见堂皇的剑 光已经占据了整座平台,剑光甚至辐(射shè)到整座山谷。

    看上去堂皇的剑光,却有着刺骨的剑气。众人的剑光在其压迫下,不住的萎缩震((荡dàng)dàng),似乎随时都要溃散一般。齐灵云等人虽在修为上高出李英琼一咋,境界,可紫那剑一出,双方的位置就完全颠倒了过来。

    众人这时也看出了是李英琼正在和高远试剑,一群人都急忙御剑飞天,直飞到数百丈外,那紫色剑光才不再那么威势迫人。看到高远就那么凝立在紫色剑光中。(身shēn)上甚至没有任何剑光,却稳如山岳。

    那自然不可能是李英琼留手,要知道刚才他们不过是被剑光波及,李英琼出的剑气,绝大部分都向着高远而去。就是如此,飞剑品质一般的秦氏姐妹和申若兰都有些承受不住紫那剑的压力。两相比较,还没见识过高远厉害的秦氏姐妹和申若兰都相顾骇然。高远之前露的一手毕竟太快,她们心中虽惊不惧,都自认为若有准备,驾驻法宝接那一剑并非难事。    这时才知道那人的厉害,已经远出了她们的想象。更让她们惊异的却是李英琼。在平时的比剑中,李英琼虽然神剑强悍,到底是初学飞剑之法,与人斗剑时难免生涩。近半年来虽然进步神,却仍然不及众人。可此时全力而,不只是剑光凌厉,整个人的神意也进入了一种极为玄妙的境界,完全的和神剑合二为一,并主宰了所有的剑意剑 气。如此天赋,让人恐惧。

    堂皇的紫色剑光中,高远却不以为然的教道:“战斗,可不是比谁的剑光更亮。飞剑”虽不同于技击之道,却有相通之处。以彼之专,破人之散,无论是放在什么地方,都是至道。你剑光看似堂皇,却散而不凝。威慑弱小还可以,对付强敌。却是自曝其短。你看我,面对剑气不需催多余的力量,就可以稳稳的对抗剑光。就是以我之专,破你之散

    李英琼并不像高远说的那么不堪,剑气其实大半也都是奔着高远去的,剑光散逸,本就是飞剑最正常的状态。要想达到高远的要求,就必须能完全把握飞剑的所有力量。对于李英琼而言,紫郓剑实在是太过强大了。能够挥出其中力量,并控制由心,李英琼已经是绝世天资了

    不过,面对高远的教,李英琼却不敢反驳。她知道高远的(性xìng)子,他教你时,你只需要听着。

    高远又道:“要是别人,炼制飞剑,然后淬炼杂质,使之于(身shēn)剑相融,催飞剑时才会有剑光四溢。你却不同,神剑自然认主,你就是剑,剑就是你,所以剑光散漫,还是你不够专心凝神。催剑诀,感应剑光一呼一吸的微妙变化,不要用蛮力控制,峨局派的御剑法诀中,不可能没有这种法门,只是你疏于练习,才会这样

    李英琼虽然是绝世天资,可在高远斥下中,心里也有些虚,一时竟然找不到竟然有些慌乱起来。

    高远呵斥道:川慌什么,纵然是御剑法门不同,可御剑道理却是相通。最底层,无非是筋骨气血和剑光呼应,固能念动气动,气动而剑动。气剑交感。我看天下间大半剑仙都是走此御剑之道,”

    高远的声音并不高。耳天空上御剑的众人哪个不是修为高。

    高远的每个字都听在了耳里。正如高远所言,在他们的层次,就都是(身shēn)剑合一的路数。他们都是师从名门,当然也知道(身shēn)剑合一并非至高的剑道。可(身shēn)剑合一。却也是剑道中一个极高的门槛。不知有多少旁门左道,由于没有明师指点,一辈子只能凭借法诀御剑,(身shēn)剑永远无法合一。

    “(身shēn)剑合一,不过小道。剑仙,当以剑问道。下斩妖魔鬼怪,以为护(身shēn),中斩天劫磨难,以为护神。上斩天意人心,以为证道。一剑在手,万劫不灭,才是我辈剑仙本色。以剑为器物,固然不错,却永远无法以剑成道。英琼,你与神剑神魂相融,天生的神剑合一,何等际遇,若沉迷于紫那剑本(身shēn)威力,嘿,那我也不必多说了”高远说到最后,语气已经格外的严厉起来。

    李英琼被斥的几乎抬不起头来,她本自觉很好,让高远这么一说,才知道自己居然差的如此之远。她转又想到。(爱ài)之深责之切。本来满腹苦闷又豁然开朗,心道:“高大哥如此苦口婆心,我不能让他**教,绝不能赞同这种理论,以为高远在那胡说八道而已。只有秦氏姐妹和申若兰她们(身shēn)出旁门,还没有向她们说这种提挈总纲的理念。她们虽听的似懂非懂,却能感受到高远话中那股铿锵争鸣的不灭剑意。

    高远在教李英琼时,其实大半到是在给总结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收获。也正是借助此时的灵感,高远才真正的把所学所想统合起来。高远一边说着,心中的刀意也凝炼如实。

    刻,在这时,高远募然想到了修罗冥夜。那个在战技上让他始终耍仰视的存在。想到冥夜曾说过“你为什么不如我,因为你怕死”的确是,本心就是杂念太多,未能如冥夜那般本心如一,无视生死恐惧,心中唯有战斗两字。所谓的战技,不过是那颗战斗之心附加的产物。也正是为此,他能忍受修罗杀道中的无穷寂寞,却绝不向自己屈服。

    “我心如刀,世间万物,错综复杂,人每每要穷尽各种巧思,以为办法。可到了自己这种地步,若是还如此芶且经营,岂不可笑。万物万法,我自一刀而断。”想到这高远募然长笑,原本因为修成金刚明王诀而空灵清明的道心突然一转,化作一道晶莹无匹的刀光。刀光一闪即逝,道心再次恢复了空灵清明。

    “进退趋避是法,我心如刀是道。”有了此种明悟,高远一直没有什么进展的金刚明王斩攸忽之间,已然大成。

    至精至纯无所不破的刀意虽然只是一闪即逝,正在用剑气罩住高远的李英琼却通过亿万道剑气感应,感受到了那股刀意。气机联系无比密切的李英琼也因此真切感受到了高远的刀意。

    高远在明悟时,刀意运转间若不是突然明白对面是李英琼,李英琼虽有神剑护体,也必然是(身shēn)死魂灭的下场。也正是因为高远的收手 那股直通至道的刀意却(情qíng)绪无比的留在了李英琼神识之中。

    在紫那剑的护持下,李英琼勉强的承受住了那股刀意,随即,紫郓剑的元灵却猛然爆,如此刀意,已经威胁到紫郓剑的存在。李英琼的本命神魂在紫郓剑元灵的包容下,向那股淡淡的一抹刀意斩了过去。

    一连串密集玄妙的变化,别说是李英琼,就是高远一时都不清楚生了什么变化。紫那剑剑光中,刀意无声的消失。李英琼就觉神魂一震,周(身shēn)(穴xué)窍同时嗡然回震,神魂中紫郓剑散出无比强盛的剑光,天地元气疯狂的涌入紫郓剑中,最后又有紫那剑吐出至精至纯的剑气来游遍周(身shēn)。

    丹田处,一颗纯紫色金丹正在迅成型。

    大家还要投票支持“有了第一个堂主:善心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杀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