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峨眉群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踏雪真人 书名:无限杀路
    品渐深,天上一轮新月初现,深哲的夜空星劣闪

    山谷一面孤峰穿云,一面广崖上银波治活,待到崖尽处,如天河直落千丈。飞沫喷雪,声如雷震。轰鸣满山。飞深对面就是那座巨大石台。

    天上云雾随风聚散。淡然月华下,聚散不定的云影让石台明暗不定。淡然流散的光影中小和尚僵立在原地,一时竟似被高远一巴掌打蒙了。

    小和尚白白嫩嫩的大脸上。一个修长的掌印清晰可见。明暗不定的光影却挡不住大马猴和巨雕的目光。一禽一兽也都起呆来。一时,场上竟然陷入了一片沉寂。

    可很快的。小和尚就一声怒喝:“你竟然敢打我    ”小和尚是苦行头陀唯一的弟子,注定是要得苦行头陀衣钵的传人。在诸多正道高人中。地位也自不凡。苦行头陀又为他苦心炼出了一柄无形飞剑,仗着无形剑的神妙小和尚自出道来,从来都是他捉弄别人,还从没吃过亏。    高远一记响亮的耳光!才会让小和尚有些不知所措。高远出手的力道拿捏的很准,一记耳光榻过去,和小和尚煽猿猴的力道完全一样。不过小和尚到底不比猿猴皮糙(肉ròu)厚小一掌下去。大脸上顿时多了个红掌印。

    小和尚迅醒悟过来,打在脸上的羞辱。让他怒不可遏,当下也不顾别的。一出手就把无形剑催了出去。晶莹的剑光电闪间。向近在咫尺的高远(射shè)了过去。小和尚师出名门,御剑手法极为的精妙,他盛怒之下却还能保持一定的克制,这一剑只想斩断高远的臂膀。

    却见高远手随意一翻,慢悠悠的动作却轻易的把那疾闪的电光用手指轻巧的捏住。高远的舒缓轻松的动作和疾闪的剑光一慢一快构成了一种奇异的矛盾,却偏偏给人一种协调自然的感觉。无论是小和尚。还是旁观的巨雕、大马猴,都觉得高远抓住那剑光是理所当然。却怎么也无法理解其中的玄奥。

    无形剑被高远抓住,无形剑上的晶莹剑光立即溃散,和小和尚神魂,的紧密、气机感应联系也随之消失。失去了无形剑。小和尚最后的一丝理智都没了。愣了下,红着眼睛直扑了上去。

    “啪”就见高远一扬手。小和尚另一边脸上又出现了一个通红的掌印,清脆,的声音中。小和尚整个人也被抽的倒飞了出去。

    小和尚自石台上滚了几圈后,才稳住(身shēn)形。十四五的年纪,虽然是名师教导,可却没受过这样的挫折。要不是生(性xìng)好强,这时就要哭出来了。不过高远重重的一记耳光也把小和尚榻醒了,他知道自己绝不是高远的对手。

    就在这时,石台上的洞口各色剑光闪耀,一群人御剑冲了出来。为的正是一(身shēn)红衣明丽的齐灵云,她(身shēn)旁是矮她一肩的齐金蝉。一(身shēn)浅绿衣裙的朱文站在齐金蝉旁边。再后面就是紫衣(娇jiāo)艳的李英琼,她(身shēn)边还有一个墨色长裙的温婉大方美女,看上去比李英琼要大上几岁。

    最后面,还有两个女子,一穿淡黄绸衣。一穿湖蓝锦裙,两个女子相貌相似,都是杏眼樱唇,柳眉如裁。婀娜多姿。在众人中最是(诱yòu)人。其中一女神色沉稳。另一个眼眸更加灵动,眉宇间多了几分锐气。

    一群人各自驾着剑光,五光十色的剑光把石台照耀的一片通明。其中就属李英琼驾驭的紫色剑光最是凌厉,十余丈长的紫色剑虹吞吐不定,把其他众人剑光也压迫的不停收缩,堂皇正大中还有一股((逼bī)bī)人的霸气。

    高远甚至无需用眼,在众人上来前就已经知道来人是谁。见到李英琼风华更茂,(身shēn)上那口神剑是神威莫测,御剑手法精纯玄妙。不过一年的时间。那个小女孩已经成长了起来。

    才从洞中御剑飞出来的众人却不知道生了什么,就见高远(挺tǐng)立如松,双手各自捏着一柄飞剑”而小和尚在一脸掌印的躺在地上,狼狈不堪。

    齐金蝉和小和尚交(情qíng)最好。急忙飞过去道:“笑师兄,到底怎么了?”

    见齐金蝉认识小小和尚,有几个不认识高远的自然以为他是敌人。不过为的齐灵云神色奇妙,似乎有些尴尬。脸色微红,完全不似她平时利落干练之态。

    在诛杀美人蟒时,高远也曾帮过齐灵云的忙。后来妙一夫人态度冷淡,高远飘然而去。此次再见,齐灵云不知怎的。对着高远湛然清明眼神”里就微微有些慌。

    这时,李英琼却在一愣后。认出了那正是消失多(日rì)的高远,惊喜的喊道:“高大哥  ”一边已经收了剑光,飞步跑到高远(身shēn)边,明亮大眼睛眨了几下,一张小脸尽是欢喜雀跃。只是突然相见,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本想动手的几咋,女子,见李英琼和来人如此熟悉,都有些奇怪。李英琼入门虽然不久,可生(性xìng)天真爽朗,(热rè)(情qíng)大方,最是得到众人喜(爱ài)。不活,小归从未见讨她众般高兴,眼毋着似平是欢喜的说不出讹愕六都在心中猜想,“莫非这人竟是她的至亲。可只听说英琼有个老父亲。此人的气质年龄,未免相差太多了。”

    高远看到李英琼真心欢喜的样子,心中也是微微一暖。微笑道:“近来可好?”

    李英琼跟在高远(身shēn)边几个月,却少见他笑过。此时见他笑的如此温和亲近。竟生出晕陶陶的喜意。呆了下后,李英琼才醒觉道:“很好很好。”李英琼知道高远素来不喜废话,高远往(日rì)的严厉也让她有些敬畏,因此只回了一句,就已经词拙。

    她又不甘心这样冷场,想了下道:“高大哥,你看我有飞剑了。名为紫那,你看  ”李英琼就像是小孩一般,见到最要好的人。就急忙把自己最得意的东西拿出来炫耀。说着。李英琼催剑光。堂皇的紫色剑光激((荡dàng)dàng)而出。百丈长的剑虹吞吐中。出轰轰如雷鸣的剑啸。就是对面千丈落瀑的轰鸣,也被剑啸压的没了声音。

    高远早就感应到此剑不凡,如此近距离观察,更能感觉到紫那剑中那股君临天下浩然剑意。绝对是和南明离火剑和许飞娘的天魔诛仙剑 相同等级的神剑。

    剑。乃杀伐之器。许飞娘的天魔诛仙剑是至凶至毒。却少了几分堂皇。南明离火剑。则少了几分煞气。紫那剑则有剑中皇者的气势。堂皇正大又凌厉霸道  就剑意而言,已经稳稳压住南明离火剑和天魔诛仙剑。

    高远认真看了几眼紫那剑后,微微点头赞许道:“剑不错,你做的也不错。”

    听到高远赞扬,李英琼绝美的玉颜上几乎笑开了花。转既觉得自己在有些失态,急忙低头示意自己虚心受教。

    后面峨眉的众人俱都愕然。李英琼要说个(性xìng)是最好的朋友,可她生(性xìng)网强,全没有女孩子的温婉,见到她如此乖乖的低头受教,众人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是齐灵云姐弟在内,也没料到李英琼和高远的关系居然如此的亲密,而李英琼还会如此的尊敬高远。

    齐灵云轻轻咳了声嗓子,打断高远和李英琼两人的对话,拱手为礼道:“灵云见过高道友”

    高远袍袖一拂道:“齐道友多礼了,愧不敢当”

    相比于齐灵云的客气,高远此举就显得疏狂无礼。齐灵云却毫不介意,微笑道:“一年未见。道友风采更胜往昔。道行精进如斯,让灵云好生羡慕”

    齐灵云如此谦恭,让那些不认识高远的峨眉弟子更是惊讶。在第三辈弟子中,齐灵云修道逾百年,功力最是精纯,(性xìng)子老成干练。为人处事公平仁厚,本(身shēn)又是峨眉掌教妙一真人(爱ài)女,地个尊崇,是第三辈弟子当之无愧的领袖。

    各位前辈高人,对齐灵云也都是极为客气,对她的能力赞赏有加?看那高远,虽然气度凡英伟绝伦,只是那年纪怎么看也不像是前辈高人。就是不知是哪方神圣,值得齐灵云如此恭谨。

    高远硬接了芬陀一掌后进入绝尊者的藏宝之地。这件事非同可,芬陀早就通知了正道的诸个高人。小一辈中,因为齐灵云最为沉稳干练。又认识高远,此事也没有瞒她。

    芬陀神尼何等人物,那是于妙一真人并肩的强者。千年修行之精纯,也许还略胜妙一真人。齐灵云深知芬陀神尼的强大。可就是这般人物,也没能挡住高远,可见高远之强。高远敢和芬陀动手,更意味着他不会在意什么门派、辈分乃至于正邪。

    齐灵云和高远一同办事期间。对高远的强悍于狠辣,也是深有感触。

    一个连芬陀神尼都不在意的人,难道还会在意自己等人。各个正道高人虽然大都不忿高远如此狂悖无礼,但对他绝尊者的传人的(身shēn)份,反而没什么质疑之声。

    此番高远从绝尊者藏宝之地再度出山,看风姿气度,于年前那种淡漠下的凶厉相比,现在却是恬淡平和,周(身shēn)上下,禅意缭绕,飘飘然似羽化真仙。

    如此气象,似乎随时要圆满飞升一般。齐灵云只在几位修行数千年的前辈(身shēn)上见识过。齐灵云不敢确认真假,只是以她现在的眼力。根本也看不出高远的深浅。

    她(身shēn)旁虽然人手众多,在力量上却远逊高远。对于行事莫测的高远,齐灵云自觉不自觉的恭谨起来。这其中的微妙,一言难尽。

    那一旁齐金蝉却是不干,他好朋友笑和尚受到了欺负,齐灵云说了半天却没有任何提到的意思。齐金蝉虽然有些佩服高远,心里对他却并不投缘。

    这时在一旁忍不住问喝道:“好端端的。你干什么要欺负笑师兄?”    诸个还请投票支灿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杀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