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杨谨的执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踏雪真人 书名:无限杀路
    旧风拂讨。空与中飞扬着无数烟尘、灰茫茫的空旧丁,六月午后的烈(日rì)也看上去也只是一小团亮光。地下冒出的地火余烬未熄,一股股腾腾(热rè)气中,浓郁的硫磺味道中还夹杂着刺鼻的地腥之气。

    地肺冒出的地火,里面有千万年积累下的太(阴yīn)毒气,毒(性xìng)之大,猛烈无匹。就是散仙不小心吸了几口,也(禁jìn)受不住。

    不过此处爆的地火(阴yīn)雷,九成九都冲霄而去,仅余下的一点毒火也只是在方圆数十?的肆虐了一番,把山石草木都化作飞灰,也有不少躲避不及的飞禽走兽葬(身shēn)其中。

    庆幸的是,这里荒无人烟,唯一有人居住的倚天崖远在百里之外,几乎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高远见地面上的灾害并不算严重,而芬陀等人又隔的不远,这里也就无需多留意。正要转(身shēn)走时,却被一个声音喝住。

    那声音高亢尖锐,听起来却嫌卓薄,显得中气不足。正是那(日rì)在石壁上自称凌云凤的女子声音。

    高远早已经看到她和杨谨结伴御剑飞来。凌云凤玄薄,杨谨矜傲,高远对两个人都没有什么好印象。本不想搭理两个人,不过凌云凤既然出声,高远就留下来看看她有什么话可说。

    此番高远修为大涨,在心(性xìng)上也生了一些质变。金网明王诀修炼利第十六重,本就有清心静神的特效。就是血神经,修炼到血神子境界后,原本的那股偏激凶狠的戾气也消失一空。修为到了高远这个境界,心(胸xiōng)气度自然不同。

    这就像一个人青涩蜕变到成熟,以前那些能为之付出生命的天大大事,再回看,不过是淡然一笑。这并非惺惺作态,也不是对过去的否定,只是不同的阶段,对手同一件事,就会有不同的看法。

    在以前,高远就觉得凌云凤像只苍蝇,嗡嗡嗡的好不讨厌。高远是强行抑制自己一掌拍死她的意愿,忍的很辛苦。杨谨呢。骄傲如同一只不停开屏炫耀的孔雀,羽毛虽然确实漂亮,却也是仅此而已,再没有任何内涵值得一顾。

    此时高远的看法仍然未变,但心里却没有了那种要强烈拍死两个人的愿望。这是一种境界提升而来的宽容,更是一种把握力量后的绝对自信。

    高远无法愤恨或痛苦,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拍死两个人。而不是像之前那般苦忍。现在,高远对于正道并需要像之前那样忌讳。对于正道高人,他有了平起平坐的资格。

    当然,高远还远没有到天下无敌。不说别人。就是绝尊者再次临凡,就足以压制住高远。何况,在这个世界上,绝尊者并非最强者。

    千年以来,峨眉长眉真人横空出世,所向无敌。其他还有诸如天蒙神僧、忍大师,都是修行千年以上的神僧。天蒙修为且不去说他,南宋末年,西天金(身shēn)罗汉伏虎下凡转世,尚且要尊称天蒙为师兄。值此一点,就可知道天蒙的地位之尊崇。

    小寒山忍大师,自悟一(身shēn)大乘佛法。参悟出的无相神光,万法难伤。须弥正法。可知过去未来。佛法修为之高,实在是佛门第一神尼。

    芬陀也是能和前两位高人比肩的佛门强者,金网坐禅和天龙禅法,也是佛门绝学,一手须弥大金刚掌,天下无双。    高远杀死的九子母(阴yīn)魂剑龙飞,曾拜过两个魔道巨等,自(身shēn)的修为虽然算不得什么,却是见闻广博,对于正道这些高人秘闻了解的非常都。高远在龙飞的记忆里,得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

    在前次和芬陀对战中,高远也领教了芬陀的厉害。至网至强的大须弥金网掌,一掌拍来,排山倒海,绝非是虚言。那时的高远在力量上,和芬陀根本不是一咋小级别。要不是借助南明离火剑,高远怎么也进不了绝尊者的藏宝。

    就是现在,高远成就双元婴,也不敢说有必胜芬陀的把握。虽说如此,此时的高远真正有了纵横天下的能力。再无需正道高人过于隐忍。

    地火冲霄出的天崩地裂的巨响,惊动了倚天崖上修行的凌云凤和杨谨。两人见是绝尊者藏宝那生的巨变,心中都是一惊。尤其是杨谨,叶缤一年未见,也不知道生什么(情qíng)况。见此惊天大变,担心出什么意外,当下不畏危险,领着凌云凤御剑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两人远远的就着到了高远悠然的(身shēn)影,凌云凤在一年前的这里,若不是芬陀用佛法护持住,就要丧生在那次混战之中。她心中恼恨高远,一见到高远的影子,当即厉声高喝起来。

    凌云凤和杨谨见高远闻声停了下来,心里都稍松了口气。高远的进退如电的度,是两

    一一一望尘莫及远真要老,两人仇没有任何办

    凌云凤更是想着,应该怎样撺掇杨谨好好教下那个叫高远山的家伙。那人桀骜,最好把芬陀大师也惹出来,就是不杀他,少说也要关上个百八十年,才能出了心中的这口恶气。

    空中灰蒙蒙一片,地上的余烬未灭,一股炙(热rè)的(热rè)气夹杂着硫磺和地腥之气,熏得的人喘不过气来。要不是有杨谨的金网法华轮护(身shēn) 凌云凤自己根本就无法深入到这里。

    飞到高远(身shēn)前数十丈出,杨谨停住了去势。看着一(身shēn)黑衣的高远,凌云凤和杨谨都有了种认错人的感觉。

    五官英伟,(身shēn)躯强健(挺tǐng)拔,及踝的黑色长衣古朴高雅,腰间挂着一条湛蓝宝石串连而出的腰带,湛蓝内敛的神光让给黑色长衣添加了几分华美高贵。那人眉宇间平和从容,双眸湛然明澈。临风负手而立,安稳不动如大地,闲适自在似流云。

    若不是相貌、衣着未变,凌云凤几乎以为自己喊错人了。虽说如此,这人却和一年前有了种不可言说,却实实在在的巨大变化。凌云凤天资不凡,心思一转,就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一年前,高远山虽然淡然凡,却如大雪山的孤峰,孤高而险峻。平和的神色下,那种桀骜的锋芒喷薄(欲yù),是怎么也遮挡不住的。可这时的高远山,一切浮躁尽去,浑(身shēn)上下再没有半分烟火之气,眉宇间的那平和从容,是从骨子里透出的淡淡禅意,再不是之前的那种强作姿态。

    相比于凌云凤,杨谨心里却是更为的震撼。凌云凤再怎么聪明,修为未到,看的大多还是表面。杨谨以成金丹,更有两世的夙慧,今世童(身shēn)修道金网禅法,心中虽还有些骄傲嗔念,可到底是精修的是佛门正法,对于现存高远的状态,她也有更深刻更直观的感受。

    药师佛有大愿曰:愿我来世,(身shēn)女口琉璃,内外俱澈。

    此时的高远,庶几近矣。他周(身shēn)明澈无暇,神魂圆润如珠。体内自有神光外溢,通透经脉骨骼肺腑,在神识中,高远就像是一座佛光凝成的天人,空明剔透,似乎一下就能看清楚他所有的奥秘。

    杨谨知道这只是自己的错觉,高远山是空明如透,但却不是她所能看穿的。就像是天空也是通明剔透,没有任何阻碍,却没有人能看到天的尽头。因为,天空实在是太广博了,广博的乎你眼力的极限。

    高远现在就是这种状况,他看上去是通透无遮,但力量如海如天,力量上的巨大差距,已经不是杨谨所能窥测的了。

    最让杨谨震撼的,还是高远圆融无暇神魂中透出的那股纯正无比的禅意。他的气息绵长悠远,气息出入间,就吸引了亿万道气机簇拥在他(身shēn)旁。他和这方天地,比然合为一体,在没有任何外力可以分割开来。那是,凝成无上舍利的气息。就是比之她师傅芬陀,也不遑多让。

    一年未见,此人的修为已经到了和师傅比肩的境界。杨谨心中怎么也平静不下来。虽知道绝尊者异宝非同小可,可短短一年间,就能有如此成就,可谓骇人听闻。

    凌云凤虽觉高远有了巨变,却还仗着芬陀,俏脸一寒,正想叱喝高远时,却被杨谨一拽衣袖,把她带到了(身shēn)后。凌云凤一口气没转过来,几乎岔气。可对于这个杨师叔,凌云凤自然不敢有任何不敬。只是在心中把这笔账又都算在了高远(身shēn)上。

    杨谨当(胸xiōng)合十为礼,正色道:“杨谨见过道友高远微微侧(身shēn),算是让了半礼。“杨道友有何指教?。

    凌云凤在一旁杨谨居然向高远主动问礼,大眼睛不(禁jìn)瞪的溜圆。跟在杨师叔(身shēn)旁也有些(日rì)子了,凌云凤知道杨谨看上去端庄淑静,其实骨子里却极为的矜傲,接人待物间虽从不缺少礼数,眼光却极高。等闲人绝不结交。自己要不是因缘巧合,帮过她的忙,又是白龙姑的侄孙女,杨谨绝不会和自己结伴修行。

    这时她居然率先对高远问礼,那种郑重的态度,更是从未见过。让凌云凤更为惊讶甚至愤怒的是,高远对此居然连回礼都没有一个,简直是狂妄至极。    凌云凤才想呵斥时,却觉全(身shēn)一紧。所有的气机反应都被金网法华轮压制住了,全(身shēn)上下连根小手指都动不了。凌云凤正不解时,耳边传来了杨谨的私语,“你不要说话

    杨谨压制住了凌云凤的异动后,才又肃然问道:“我只想问一件事,叶缤何在?”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杀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