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修罗杀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踏雪真人 书名:无限杀路
    小金煮的米草笼罩下,汉片空间((荡dàng)dàng)漾着种异样的血煮乒明卵粘稠的血海,散出让人作呕的血腥之气。

    这种气息并不需要通过嗅觉来感觉。在神识中,高远就能感觉到血海的冰冷、血腥已经其中蕴藏着的无穷血煞之毛

    自称修罗冥夜的男人盯着高远的血神子看了很久,长满蛇鳞的脸上才露出一个很人(性xìng)化的惊异表(情qíng)。“居然是修罗血煞诀,还修炼到了不灭血煞的层次,真是让人惊异。“冥夜说着,对高远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高远正色道:“我修炼的是血神经,可不是修罗血煞诀。嘿嘿嘿  ”冥夜仰天大笑,那声音如夜枭般(阴yīn)森慑人,全听不出办法欢愉之意。

    “修罗血煞诀,是修罗王族的必修的绝学,我虽然在血海中沉沦万年,这种东西却还不会认错的冥夜有些不屑的说道。“看你年岁还还是个人族,不知道天神修罗一族的绝学,也没什么奇怪。一个人族,居然能练到不灭血煞”。

    冥夜说到这猛然一顿,针尖般的血色瞳孔募然扩大了十倍不止,明显,他非常的震惊。不同于之前的人(性xìng)化表(情qíng),此时,满是蛇鳞的脸上没有流露出任何感(情qíng)。

    “居然是这样冥夜沉思了一会,在口中自语道。冥夜这番作为,全没有对高远解释的意思。

    而屡经历练的高远的心(性xìng)更为的沉稳大度,居然也并不追问。只是问道:“你是这件法宝的元灵?”

    “法宝元灵”冥夜似乎在咀嚼着这个词的意味,奇丑无比的脸上再次露出那种讥嘲的笑容,“人族大昌,居然会有如此的多的强者,真是让我惊异对于高远的问题。冥夜说了一段没头没尾的话。

    高远一伸手,神魂中的横行刀出现存了掌中,高远横刀再次问道:“你可是法宝元灵?”高远全是气势同样深敛不放,就是横刀作势。也没有半分的威势。

    冥夜却不敢这么看,他在修罗血海中(日rì)夜不停的战斗了数千年,战斗的本能已经深入到(身shēn)体的每一部分。此时虽不在具有真正的躯体,但那些战斗的本能反而更加的强大。也正是为此,冥夜才能感觉到高远神魂中那股强大无俦的力量,那是足以毁灭他存在的力量。

    冥夜不惧反喜,他在绝尊者练成的这件修罗杀道中,已经呆的太久了。千年下来,修罗杀道中的三千修罗早就被他屠戮一空。面对生死,战斗时,冥夜不由自主的兴奋了。

    修罗,永远不会畏惧战斗。更无惧生死。

    “用刀,好啊,就让我看看你的厉害,哈哈冥夜狂笑着,(身shēn)旁的血海海水一凝,一柄五尺长的血色长刀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冥夜幻化出的长刀,形制和横行刀一模一样。显然,他就是想用同样的武器击败高远。

    冥夜长刀一展,血色长刀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圆弧,向着高远直劈而落。一式最简单直劈,在冥夜手中用来,却神完气足,完美至没有任何缺憾。度、力道都并不绝顶,但这一刀直劈下来,却让高远心中生出无可抵抗的颓意。

    高远自进入神之空间后,一直就使用长刀。长刀下,斩杀了难以计数的强敌。高远一直也觉得自己刀法也堪称宗师级高手。

    可在面对冥夜这一记直劈时,高远才恍然醒悟,自己的刀法有多差。冥夜这一刀,看似简单的直劈而至,(身shēn)体肌(肉ròu)、体内真气,还有天地间千万气机,在长刀一举时小就把这一切尽数收入刀锋之中。

    长刀斩下的瞬间,这方天地就全部消失。所有的存在,似乎都化作了这柄长刀。  简单的一刀,却是挟持了整个天地。

    此时,高远神识都为那血色的刀光充塞满,居然没有什么余力去想别的。甚至是持刀的冥夜,也似乎消失在了天地间。空明通灵的神识。在这一刻居然失去了神妙的感应之力。

    那一刀,甚至连最隐晦的神识也一同斩断。刀未至,高远的神魂,似乎已经被斩碎。

    高远神魂何等坚凝,如此刀法也无法真正的压迫他。心中低喝了一声,消失的世界重新出现在神识之中。血色长刀,距离高远的头顶只有三尺的距离。

    心念电闪,高远不退反进,(身shēn)形如电化作一道白金刀光向冥夜冲了过去。瞬间,动御电异能,结成血神子后,高远对天地气机的把握力提高了十倍不止。

    一些特殊的气松如斯反应,高远的疾驰的刀光度蒋然暴增十倍,原本煌煌不可((逼bī)bī)视的白金刀虹,只在空中留下一道如线的电光。

    摇曳而去的电光直非常万米之外。才缓缓消散,露出了高远持办的(身shēn)影。高远转过(身shēn)望着万米外的冥夜,见巾慌诲意的持刀而古,冥夜刃陋的脸卜满是不         “刀不是这样用的”冥夜声音冰冷的讥消道。

    高远摇了摇头,似乎想说什么,可一道血色在明澈无暇的(身shēn)体中如蛇般游走出来,那道血色瞬间游遍了高远周(身shēn),所过处,留下无数蛇行的纹路,那些纹路又慢慢炸裂成无数细纹。

    转眼间,高远就似乎变成了一个血人。顿了顿后,血色纹路无声崩裂,高远当场碎裂成了千万碎片。血光辉耀中,那些碎片也无声的湮夹在了空中。

    可等血光消散后,持着横行刀的高远已经完好无缺的站在了原处。

    冥夜低叹了口气,“不灭血煞,杀起来总是那么的麻烦”

    同冥甭的轻松相比,高远的表(情qíng)却很凝重。冥夜的刀法当真是出神入化,高远连自己如何中刀都懵然不知。直到毁灭的刀气爆,高远才醒觉不对。不过那刀气凌厉,完全不给高远任何压制的机会。而且那刀气深入核心,已经无法压制。

    一般的(情qíng)况下,高远的血神子是不能被消灭的。可在这里(情qíng)况特殊。冥夜伤害他的刀气有股特殊的血煞之气,居然能反过来吸收他的血神子精气。而空间内的血海,也能压制血神子的种种神妙能力。

    在这个战场上,但每被斩杀一次,要伤及血神子元气都难以通过吸收能量来恢复。伤害可以不停的累积。这样下去,高远的血神子居然有被真正消灭的危险。

    当然,血神子受到的压制再厉害。也不是区区几刀就能斩杀的。以这种程度的伤害来论,在被斩杀一万遍。也未必能完全斩杀高远的血神子。

    虽然血神子元气受损,高远却毫不在意。如此刀法,正是他所缺少的。因此高远低喝了一声,再次御刀冲了过去。

    血色刀光攸然闪耀,同之前的强横霸道不同。此刀刀势飘渺凄迷。飘渺如烟,凄迷如雨。如同江南的烟雨般,无声无息中,却已经断人心肠。

    白金刀虹在凄迷的血色刀光中,再次破灭。转眼就恢复如常的高远沉吟了下,消化刚才所得,确认自己牢牢记住那感觉后,才再次御刀冲了上去。这次高远不在化(身shēn)刀虹,而就是那么御刀冲过去准备近(身shēn)刀战。

    冥夜如同针尖般的血色瞳孔,冷冷的看着高远电闪而来的(身shēn)影,对着那闪着幽蓝刀光的雷霆神刀,冥夜也只是淡然挥刀。能在无数次的血战后存活,冥夜的刀法已经乎高远想象的极限。

    在冥夜看来,高远就像个(身shēn)强力壮的杀猪屠夫,力量足够,杀气足够。也有一些技巧。可是,修罗冥夜,是修罗血战中的战神,可不是那些绑好待杀的猪。除非是绝尊者这样的佛门强者,以越冥夜十倍的强**力,又在属(性xìng)上天生克制他,才能把他强行困在修罗杀道中。

    真要是论战斗技巧,绝尊者也不是冥夜一合之敌。

    远攻,近战,御电异能,灭神刺,天魔(欲yù)眼,雷霆刀法,血神灭生剑,血阳神光,元神心刀诀,血神子特殊的神通穿梭虚空,高远把血神子所有的能力依次施展出来,然后在进行各种复杂组合。

    可无论怎么样,法术还的刀法。到了冥夜前面,也只是横刀斩劈。一刀破万法。冥夜一刀在手。任凭高远如何变化,最终也只是被斩杀的下场。

    由于被斩杀的次数太多,面临真正死亡的危险时,高远不得不退出修罗杀道,在外面恢复一定元气后再次进来挑战。

    冥夜似乎无所谓,只要高远想战斗,他就奉陪到底。有时候,他甚至会主动追杀高远,似乎想把高远彻底消灭。可高远练成血神子后。有了进出虚空的能力。冥夜再强。找不到高远也是无用。

    修罗杀道中的时间流逝和外面世界完全不同,修罗杀道中,时间流逝的比外面要快上十倍。一个无双的刀法大宗师每时每刻的陪着高远练刀,高远感觉到自己刀法有了恐怖的进展,而各种战斗技能的组合。也都达到了一种以前难以想象的境界。    虽说如此,在冥夜的刀下,高远还是坚持不了十招。冥夜就像是这座血海一般,刀法居然永无穷尽。高远虽然每时每刻都在变强,却永远也看不到冥夜的极限。

    高远再次把破碎的神魂恢复原状后,感觉到神魂虚弱不堪,高远想再次出去恢复元气时,冥夜喊住了他。

    “喂,你这样的怕死,永远无法理解战斗的真谛。行以,无论你怎么挣扎,在我的刀下都是必死的结局。”冥夜冷冷的刮斥道。

    “我可不这么想”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杀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