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姹女迷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踏雪真人 书名:无限杀路
    丈高空!卜。尽是太阳炽烈刺目的金煮米似摔,恍若黄金之海。可无量金光之中,还夹杂着无数的九天罡风。

    这些罡风夹杂着天外元磁之力,不但能磁化一切五金之物,还能伤人元神,就是元婴之体,若没有上品法宝护(身shēn),也不能在这般高度飞行。

    高远的横行刀品质凡,又和他神魂合一,天外元磁之力对于他而言。伤害不到根本,反而因为天外元磁的特殊力量,能磨砺掉横行刀中的杂质,甚至能淬炼高远的刀气不纯粹之处。

    若是能耗时间,高远估计在九天元磁中淬炼磨砺三百年的时间 终究能把横行刀和自(身shēn)的刀气都淬炼至圆满无暇的境界。那时,自然能成就元婴。不过这等水磨功夫。高远就是有耐心,却也没有时间。

    正因为九天罡气如此强横,剑仙御剑大都在三千丈以下,一般来说。就是五千米左右,才是最佳的御剑高度。没有几个人会这么无聊,匆意飞到万丈高空上。这里不但有天外元碰之力,辉煌的太阳神光更是让人难辨方向。

    要知道御剑飞天看似逍遥,可天上空广无垠,没有任何凭依可以判断空间方位。

    在青冥中御剑而行,还没有卫星定个系统,就只能靠地面的目标来确定方位。飞到万丈高空上,触是高远这样的变态,否则根本看不清地面的(情qíng)况。

    除非是特殊(情qíng)况,否则绝不会有人飞这么高。横行刀的刀芒实在太过耀眼,高远为了避免麻烦,才刻意飞的如此高。

    在他前面御剑那人,御剑的高度比高远要低两万多米。因此高远的刀芒虽盛,那人也没有感到任何的异常。

    那人青色剑光中夹杂是一些淡白色光点,御剑的度也很慢。异派中的剑光,因为修为的法诀不够纯正,修炼出的再剑剑光都是驳杂不纯。

    在这方面,异派有着天生的弱势。不过他们飞剑修炼的时间极短,极容易修成,所以邪派中人从来都是人多势众。所以正邪剑派,总能成一种均势。

    青色剑光中,是个杏黄道袍的妖冶美女。她(身shēn)下还夹着一个青色窈窕(身shēn)影。虽然有剑光阻隔,高远却一眼就看出了那女人(身shēn)下夹着的是余英男。

    那个杏着道袍美女眉宇间一片(春chūn)(情qíng),(乳rǔ)(挺tǐng)而(臀tún)圆,那种轻佻妩媚,只是看着就让人心神((荡dàng)dàng)漾。

    余英男和李英琼关系非常要好。一(身shēn)的仙骨,资质绝世,虽然现在并不会御剑,可只凭普通的吐纳之功,已经修炼到了先天高手。要知道她不过十五六岁。

    能够修炼到先天境界的武功高手。万中无一。而能够成就先天,也都是因为天赋非凡,又能持之以恒。才有可能进入先天境界。在江湖上,先天境界的高手足以称雄一方,称为宗师。

    高远那次见过余英男后,就知道此女福缘深厚,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这次她却被是明显被那个妖冶美女劫持,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命里必经的磨难。

    对于这种事,高远本没有出手的兴趣。不过转念一想,老一辈的正派剑仙们彼此间关系密不可分,他要联系正道,最好的办法还是在这些还未入门却禀赋深厚的弟子(身shēn)上。

    想到这高远按落刀光,来到了那御剑美女的(身shēn)边。

    杏黄道袍美女原本正不停的对余英男劝说着什么,却突然感到(身shēn)旁光芒一盛,不知何时多了一道白金刀虹。白金色的刀芒强盛无匹,杏黄用尽目力也看不清其中是什么人。    不过来人的刀气凌厉,刀光纯正辉煌,就是隔着剑光,杏黄美女也能感觉到那种彻骨的刀气,心中不免大骇。急忙把剑光停了下来。

    杏黄美女也是久经战阵,虽然心中慌,脸上却很快镇静下来。俏丽的玉容上露出了一个端庄的笑容。樱唇轻动道:“不知何方道友至此。昆仑(阴yīn)素棠有礼了(阴yīn)素棠说着向高远稽见礼,神色肃然,宝相庄严,全没有刚才的妖冶妩媚之气。

    刀光徐徐消散,露出了高远的(身shēn)诚  高远指着(阴yīn)素棠腋下夹着的余英男道:“此人与我有旧,**长为何要挟持于她?”

    (阴yīn)素棠见高远伟岸英(挺tǐng),偏又有种皎洁如月的洒然出尘,哪怕是阅人无数,也从没见过如此人物。她生(性xìng)放((荡dàng)dàng),本就最喜俊朗男人,见到高远一时竟有目眩神迷之感。心中暗自忖道:“如此人物,若是能为我所有,此生再无所求

    要杀(阴yīn)素棠易如反掌,高远却不想在余英男心中落下嗜血好杀的形象。见(阴yīn)素棠目光迷离,不知什么呆,只能再次问道:“道长有何话可说

    “啊”被高远的声音惊醒,(阴yīn)素棠才觉自己的失态,卓不住低呼了声。转又嫣然一笑道:“小原来道友认识此女,贫道也是见她禀赋非凡,才想把她渡入我的门下,修习剑仙之道。对她绝无半分恶意

    被(阴yīn)素棠夹着余英男早看到了高远。知道他本事非凡,心中一阵大喜。她知道(阴yīn)素棠品行不端,虽是昆仑弟子。学的却多是异派旁门。心中非常不愿意拜她为师。可(阴yīn)素棠极为的霸道,硬行从广慧师太那把她抢了过来,她反抗不得,心中正是一片凄苦。

    这时高远从天而降,再看到他那张平静如水的脸,余英男却觉得如此的亲切。刚才(阴yīn)素棠见有人拦路。就把余英男制住,她浑(身shēn)上下只有眼眸能够转动,连话也说不出半句。这时听(阴yīn)素棠如此说法,如玉小般的小脸顿时气的通红,却只能向着高远不停眨眼示意,心想着:“快把我救出去啊

    余英男纵然不示意,高远也看的出她并不(情qíng)愿。那个在自己面前一副沉稳老练的小女孩,这时却如此的窘迫,让高远有几分好笑。的确,在面临命运关键转折时,也要惊慌失措。不能自己。

    “英男是我的故人,我要和她说几句话,”高远淡然道。

    (阴yīn)素棠凛然,高远的神色并不半分威势,却有种不容违抗的坚决。(阴yīn)素棠知道余英男绝不会跟自己走。可要是这么的就把一个禀赋出众的弟子丢了,(阴yīn)素棠却心有不甘。

    宗派,最重传承。就是邪道也是如此。一个好弟子。不但能把道统传承下去,更能把宗派扬光大。对于师傅而言,好的弟子,万金

    求。

    何况,这其中还涉及到玄妙难测的气运。余英男,是有大气运之人。真要能把此人收入门下,自己就可以借此人的大气运,有无穷的益处。

    (阴yīn)素棠虽然喜欢高远的相貌气度。却还能分清什么才是根本。高远的态度虽然坚决,她也不为所动。如花玉颜上露出一个妩媚微笑,“呵,道友,此事是我派私事,不容外人插手,还请道友见谅”。

    (阴yīn)素棠的脸上似乎有种荣光在焕,看上去犹如天女落凡,那笑容似能直进人心,引的人浮想翩翩。高远脸色微沉,这个女人还真不识深浅。居然对自己使用媚术。

    高远的天魔(欲yù)眼本就是用来迷惑人心的,后来又学习了教投的心灵之光,对于迷惑神魂、心灵类法术理解,高远堪称宗师级高手。只是他的心灵之光对于普通人是神妙无方。对于高手却没有效果。

    尤其是这个世界,每个人的神魂都非常的坚凝,更有通明圆融的道心,高远的心灵之光根本没有用武之地。就是李英琼这样的小姑娘。也因为转世而来的不昧灵光,不是高远心灵之光所能引导的。

    相比之下,到是天魔(欲yù)眼的能力更强。不过这种迷惑别人神魂的法术,终究会在别人神魂中留下痕迹。这个世界上高人如此之多,高远可不想弄巧成拙。

    可就在刚才,(阴yīn)素棠居然用媚术来迷惑高远。由于余英男在这里。高远强忍住使用天魔(欲yù)眼反击的**。但对这个女人也不能客气了。

    “嗡”藏在高远神魂内的横行刀出一声低沉的刀鸣。哪怕是在这无尽的天空之上,那刀鸣仍然能回鸣震((荡dàng)dàng)不休,天地间,似乎都随着低沉的刀鸣一同颤动回鸣。

    得自白蛇传的大雷音秘法,传说是如来佛祖讲经之法。此音一出,上至三十三天,下至十八重地狱,三界六道,无有不闻。故此音最是宏大浩然,天下间无有能与其相比拟者。

    高远得到此法后,并没有认真修习过。实在是此法也是佛门无上法门,高深无比。他连金网明王诀都修习不明白,哪有的精力兼修此等绝过吸收了那和尚全(身shēn)精血后。高远就是不曾修习此法,用出来也有足够的威力。

    低沉的刀鸣听在(阴yīn)素棠耳中,如同洪钟巨鼓,那声音恢弘正大,似乎能涤((荡dàng)dàng)一切邪念。因为在施展姹女****。她的神魂当即受到了重创,差点就在无尽的回鸣中被震((荡dàng)dàng)成灰。

    仗着苦修数百年的功力足够深厚,本(身shēn)又练的是昆仑的玄门正宗心法,这才没在那刀鸣中被震碎了神魂。虽说如此,也是一时气血逆行。全(身shēn)如焚,脸色当时就是一白。“噗”一口逆血再也忍不住喷了出来。    “放下余英男,饶你一命”高远平静的说道。,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6 肌凶叭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杀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