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金霞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踏雪真人 书名:无限杀路
    空寂山谷中,飞深轰鸣,百花争芳。

    高远独坐在碧潭旁的青石上小瞑目端坐,任凭飞溅的水汽在(身shēn)旁飘洒。自从告别醉道人,高远在这小谷中已经住了四十天了。四十天里。高远一天只休息一个小时,除此之外的时间就都全部用来炼化那柄百毒碧光剑。

    绿袍老祖(身shēn)为元神高人,神识的强大已经不逊于高远。这柄百毒碧光剑在他手中淬炼了数百年,早已经和他的神魂溶为一体。

    正常(情qíng)况下,就是给高远几十年的时间,也休想把百毒碧光剑上绿袍老祖的神识烙印抹去。不过,高远当场斩杀了绿袍老祖的(肉ròu)(身shēn)和第一元神,百毒碧光剑上的神识烙印当场就散掉了绝大半。

    高远又用血阳神光取了绿袍老祖一些精血,手里还有祭炼百毒碧光剑的百毒真经,几种极其特殊的条件配合下,这柄百毒碧光剑上残余的绿袍老祖神识烙印终于被高远完全抹去。

    至此,这柄凶横狠毒的飞剑也就成了无主之物。不过,高远也没有自己炼化这柄飞剑的意思。百毒碧光剑祭炼方法繁复且(阴yīn)毒,在路数上完全和高远的血神经不同,还有就是时间上也不够。高远自忖以神识遥控此剑,也没几个人能夺去。

    百毒真经也是如此,路子过于(阴yīn)险凶毒。血神经虽然也是魔道法诀,可在掠夺万物生机力量时,却有种逆天争锋的霸道大气。如果不用人类的善恶观点来看,此法也是恢宏博大,实在是天下间能够通向大道的无上神通。

    百毒真经却过于狭隘,专求毒杀众生,凶厉气十足,某些法诀也能别出蹊径,其中创意也是让人眼界打开。让在层次上,终究是差血神经太远,说到底,血神经是魔道的道、法、术至高成就,百毒真经却不过是个争强斗狠的法术罢了。

    两者的道路完全不同,若是兼修,车毒真经还没什么,血神经却要因此变得驳杂不纯。何况,高远也不喜百毒真经的(阴yīn)损狠毒,通读了一遍后,对绿袍老祖精修的几种法术也试着分析了一遍,自问对绿袍老祖也有了一些了解,这部百毒真经高远就不在去多看。

    这些天来,只是急着炼化这柄百毒碧光剑。高远原本还打算通过上面的神识烙印去寻找绿袍老祖。可感受到此剑的凶毒后,高远还是改变了这种想法。若是不抹掉百毒碧光剑上的神识烙印,这柄剑就成了埋伏在(身shēn)边一颗定时炸弹。

    若是被此剑伤了,(性xìng)命当然是无碍,不过这具(身shēn)体却说什么也保不住了。此剑的恶毒处,犹胜百毒金蚕盅千百倍。以高远看来。这柄剑 也是绿袍老祖此次出山的最大的依仗。

    可惜,绿袍老祖也是时运不济。至凶至毒的百毒碧光剑还没能威。就被高远一刀斩杀。数百年的道行,由此丧失了大半。不过百毒真经凶横邪厉,专有几门进境绝快威力强大的法术,绿袍老祖道行虽丢了大半,可凶威却不减多少,只怕用不了许久,这人又会不甘寂宾的冒出来。

    要是其他左受此重创,只怕会就此隐遁起来。在研究了百毒真经后,高远判断此人绝不会这做。百毒真经凶毒狠戾,修炼的越久,人的(性xìng)格就会越加的乖戾嚣张。绿袍老祖此时已经半疯半颠,他绝耐不住寂寞。也许,他还会先来找自己报仇。高远提醒自己,对这样的人物要绝对小心。

    真要各自凭力量放对,虽然对方只剩下第二元神,自己也未必是必胜的局面。

    “可惜,醉道人门户之见极深。不肯和自己交流御剑法诀,不然,也可以一窥玄门正宗的御剑之法,对自己也不无稗益”高远有些遗憾的想到。古人最终技艺传承,门户之见也是最深,要想和他交流剑 术。就是至交好友,也不会轻易同意。    沉思的高远突然心思一动,抬头向远方天空望去。天空上一线金光。正在向自己方向激(射shè)而来。那金光足有万米的高度,又细如丝线。在丽(日rì)阳光下,一般人绝看不到那丝剑光。

    高远感觉到那熟悉的气息后,也就不在多看。周轻云不知是什么心思,隔三岔五的就跑来山谷找高远。名义上都是说请高远指点 术。其实也就是来挑战高远。以周轻云的剑术,高远几乎没什么兴趣应对她。

    心(情qíng)好时,高远就用刀气和她周旋几招。若是没心(情qíng)时,往往是一刀打了。在第一次被飞剑被高远一刀斩飞时,周轻云眼睛都红了。也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忍住设在高

    随后就驾驭受到轻创的飞剑小话都没说一句就跑了。但她(性xìng)子也够要坚韧,没过三天就又出现在高远了的面前,只是那可餐秀色上,却是一片冰冷。高远猜她也是受了玉清或是醉道人所托,否则也不会明知与自己差距巨大,还时时跑来自讨苦吃。

    周轻云已经十七八岁了。(身shēn)体上的曲线虽嫌青涩,(胸xiōng)口却也鼓鼓的撑了起来,(臀tún)部也有了圆润的曲线。柳腰长腿,在加上容貌明丽秀雅,一(身shēn)黑衣的周轻云,到让幽谷间的百花失色。尤其是她(身shēn)上那股勃勃生机与灵慧,更不是无知草木可以比拟的。

    金光闪耀,金色剑光包裹中的周轻云的轻浮在高远(身shēn)前,看到高远瞑目沉思,周轻云秀美娥眉微蹙道:“喂,我又来了周轻云素来端庄守礼,不知为什么,看到高远那副然物外的样子心里就是不舒服。

    而且,周轻云也现了,不论你尊敬他也好,藐视他也罢,你是(身shēn)份高贵也罢,你(身shēn)份低((贱jiàn)jiàn)也罢小你丑也罢,你美也罢,在他眼中,似乎所有人都是相同的,没有远近厚薄。没有高低贵((贱jiàn)jiàn),纵然表(情qíng)会有些变化,那渊深莫测的黑眸,始终不会有任何的波动。

    对于这样的家伙,什么客(套tào)礼敬。都似乎没什么必要。周轻云每次来,都从不喊名字,也没有其他的称呼,只是那么喂喂的喊个不停。

    “嗯高远几乎是在鼻子里哼了一声,算是打了招呼。

    周轻云已经习惯了高远的态度。并不生气,只是下巴微微一扬道:“再来比试下剑法,如何?。高远睁开眼睛打量了下周轻云,放肆的欣赏了一番她窈窕的(身shēn)姿,直把周轻云看的娥眉倒竖双颊桃红,才诡异的笑了下。

    高远的笑容干净,甚至可以说是纯净。整齐白牙在阳光下闪闪生辉。脸部的硬朗的线条也突然间柔和起来,就是那渊深难测的眼神似乎也在这个瞬间温和起来。

    那开心的意味,也随着笑容清晰明白的存递给别人。面对这样的纯净的笑容,没有人会误会其中的含义。那笑容,似乎能直透人心。周轻云受其感染,羞恼顿消,脸上虽然没笑,线条却也柔和了起来,明亮如秋水的双眸中,也带了几分的笑意。只是她到底面嫩,不好意思这么快就转变脸色,看上去,脸色显得有些古怪。

    “喂,你笑什么啊?”呆了呆后。周轻云忍不住问道。

    “我想到了一个故事,一个猎人和熊的故事。”高远说道此处忍不住“哈哈”的大笑了两声。猎人与熊的故事还是高远上学时听一个很色的同学说的。

    故事是说一个猎人上山去猎熊。却被熊打倒,熊把猎人(奸jiān)之,然后放了猎人。猎人不堪受辱,再次换了强大武器,又去猎熊,再次被抓。再次被(奸jiān),再次被放。猎人不服。又屡次去找熊的麻烦,每次都是被熊(奸jiān)之的下场。一次,熊抓住猎人问道:“你丫是打猎还是卖(淫yín)来的,”

    周轻云的屡败屡战,虽然在**上没受到任何的损害,可在精神上。却也被哥远欺辱多次。这让高远不由的联想到那个执着的猎人。

    高远大笑了两声后,却突然笑容一敛道:“没什么。

    。周轻云好奇的要命,却怎么也想不到让高远笑的是如此龌龊的

    。

    既然高远不说,周轻云知道自己是怎么也问不出来的。周轻云(身shēn)前的金色短剑友光募盛,“那、来吧”小周轻云的声音很温柔甜美,若是只听这邀请的声音,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周轻云也不待高远回话,就放出了金霞剑。此剑原是她师傅餐霞大师采集西极天金霞之光和佛门正法般若心禅凝炼而成。此剑不在五行之中,聚合无常,变化万端,妙用无穷。餐霞大师之名,大半到是此剑赢来的。周轻云功行浅薄,金霞剑的威力只能挥出两三成,唯一依仗的就是此剑神妙,驾驻时如臂使指,没有斗分窒碍,也是为此,周轻云才会有现在这般的厉害。

    周轻云也并不是有受虐倾向,实在是高远御刀的手法自成一家,却偏偏精妙无比。而他动起手来往往决绝狠辣,斗剑时不给周轻云留半分余地。周轻云和他对战十余次后,御剑一道上居然有了飞的进步。

    此时,金霞剑一动,千百道金色剑光虚实难辨,剑光飘渺中更多了几分凌厉。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杀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