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夜探慈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踏雪真人 书名:无限杀路
    必清大师盯着高远。目现异年清修让她表面卜凶镇定。可心中却真是翻山到海,难以平静。

    她本是旁门中人,后经神尼优昙点化,痛悟前非板依了佛门。从此苦修佛门正法,一晃也有一甲子岁月。六十年来,玉清由静生慧,对于未来也慢慢也能把握到了一些脉络。

    可眼前的高远,一(身shēn)佛门心法精纯无匹,甚至功力也不逊于自己。这样的高手,却如从石头中跳出来的人一般。看不到任何的前生往事。而他的未来,也是一旁幽深空洞,恶可测度。    玉清虽是半路出家,却也因为兼修正邪两路功法,功力反而更强。就其修为而言,甚至远胜醉道人这等玄门正宗的出(身shēn)。可相比于高远,玉清却自问颇有不及。

    对于如同天外飞来的高远,玉清到底没有白眉、白云逸两个人的深厚修为,一时之间,空明清净的佛心也乱了起来。不过她到底是一方高手,转眼间就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阿弥陀佛,“玉清微微颌口诵佛号,“惭愧,我竟然没注意到室内还有这个施主”玉清并没有掩饰自己的失态,态度极为的磊落洒脱。

    醉道人忙道:“这位是高远山。是周淳结识的正道英杰,之前还曾帮助周淳斩杀了法元恶徒毛太,一(身shēn)剑法修为端的是炉火纯青醉道人短短一句话,已经点明了高远的(身shēn)份来历,极为巧妙的介绍了高远的战绩。看似是在夸奖高远,重点却是在说高远和邪派中人并非同路。而与自己等人也并无很深的关系。

    玉清大师一听即明,含笑道:“施主侠肝义胆救人于危难,失敬失敬。”玉清话说的客气,却也生疏。显然,没有来历的高远,让玉清很难信任。

    高远也知道自己没有清白的来历。很难取信这群正道高人。他们都是根脚清白,数百年来,互相间联系紧密,构建成一张非常严密的大网。就是玉清,在他们的看来也还是半个外人。对于玉清这些正道高人。谦卑的姿态并没有多大的用处。

    对于玉清的话,高远只是淡淡点头,“大师过奖了。”此外竟再无二话。高远这般的木讷冷硬,让室内的气氛顿时有些尴尬起来。

    周轻云在一旁反而感到释然,“原来这家伙生(性xìng)就是这般冷硬,之前那事到不是故意针对自己。不过他对前辈们如此无礼,前辈们嘴上不说,心中却肯定不喜。将来有的他苦头吃

    白云逸也略感头痛,高远这样的(性xìng)子,真是难以相处。而偏偏又不知道他什么(身shēn)份来历,无法以长辈的(身shēn)份教他。何况他也没做错什么,不过是稍显无礼罢了。想到这白云逸对玉清大师一点头,“我要回衡山一趟,玉清大师和醉道人就在这照看下后辈们,慈云寺群恶云集。注意不要节外生枝。待过月余。我请来的几个道友也要到了,七月十五那天和他们约战,到时把慈云寺余孽一齐铲除干净。也算是功德无量

    玉清和醉道人肃然领命,周轻云则在一旁跪拜叩送。白云逸手掐法诀,一团白色雾气凭空而出,把他和周淳都包裹了起来。等白色雾气缓缓消散后,白云逸和周淳都消失无踪。

    看到一(身shēn)黑衣的周轻云幕敬跪拜。对于这个世界的繁琐礼节,高远少有的生出讨厌的(情qíng)绪。修道者,逆天而行。频繁的双膝跪拜,意味着意志的屈服。这是高远所不能接受的。狂傲也好,木讷也罢,这头,高远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磕的。

    周轻云对于高远也同样是看不惯,从地上起(身shēn)后白了高远一眼,向着玉清大师亲(热rè)道:“玉蒋师叔。我师父餐霞大师让我此来一定要向您问好”

    玉清大师对周轻云的聪慧知礼也十分的喜(爱ài),笑道:“此处是醉道友的茅庵,你在此多有不便,还是随我回辟邪村吧”因为有高远在此,有许多话极为不便,玉清不想在此多待,驾着金光把周轻云一起带了去。

    满室之人,一会功夫只剩下了醉道人和高远两人。别人都可以走。醉道人却走不了。以他游戏风尘的(性xìng)子,原本和任何人相处都没有问题。不过高远来历诡秘,偏偏本领如此高强,(性xìng)子又是那般的冷漠淡然,被他幽深无尽的黑眸盯着,醉道人不知怎的,也觉愕心里虚。

    什么嬉笑怒骂,在这种眼神下却都挥不出来。停了一会,高远就是那么静静的站着,丝毫没有局促不安,也没有任何不耐,好似可以站上几天也没问题。

    解道人(挺tǐng)不过,只能开口道:“高施主,夜色已深,你就在左手那件云房休息好了高远称谢说如远却没有任何动的意腴公※

    醉道人无奈,“高施主还有什么事么?是有事。”高远直言不讳的承认道。“哦,高施主有话尽管直说,老道若能帮忙,绝不推辞

    高远沉吟了下道:“离七月十五还有两个月的时间,我想先去慈云寺一探,不知道长能否引路?”高远所以起念要去慈云寺,却是因为三十天接任务的期限就要到了。  高远觉得自己一定要探查清楚任务的难易。才能做出决定。

    不出意料的话,绿袍老祖一定就在慈云寺内。此行,他是非去不可的。在目睹了白云逸和玉清的遁法后,高远的信心又减低了一层。

    白云逸那手白雾看似缓慢,却和飞剑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遁法。白雾中,似乎在同时洞开了一个小小的空间通道。高远无法探察到空间通道通向哪里,却知道这手看似简单的遁法,已经涉及到了空间能量的运转变化。

    显然,这个位面世界,对于能量运用的法则更为宽松。按道理,以高远的力量,也可以运用这种法术。但是,白云逸是本位面的修士。在位面法则下修炼了数百年,对于如何最大限度的挥自己力量,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

    何况,这其中还有法诀配合等因素。白云逸能施展的法术,高远虽然能理解其中的道理,想要自己运用。却是做梦。除非,杀了白云逸。吸收了他的精血,这个世界的法术对他就不存在障碍了。

    可惜,要是能杀白云逸,还不如直接杀矮叟朱梅。直接完成任务来的简单省事。

    还有玉清大师的金光遁法,虽然在没有白云逸那手来的高深,精妙处去丝毫不逊。从原理上看,白云逸是远距离的空间跳跃。玉清则是短途的瞬移。而且玉清的遁法念动既,用来跑路实在是最方便不过。

    当然,白云逸和玉清的法术都一定有自己的缺陷。

    二十五天来,高远对这个世界的能量也有了自己的最简单最初步的认识。作为一个仙魔位面,这里灵气充裕,天地间的气机反应更为的

    跃。

    亿万的气机以(阴yīn)阳五行为基本规则。彼此间相生相克,最后演化万物。构成一个稳定的世界。

    从本质上讲,高远修习的《血神经》也正饱含在这个体系之内。这个世界的规则,对他极为的有利,让他的战力能提高三成以上。    可相比于本世界的强者。高远的优势就被完全抵消了。而对这种高深奥妙的法术体系,高远的理解是最为肤浅的。简单的来说,他甚至只是本能的运用,血神经之深奥莫测,还不是他现在能完全解析的。

    说到底,还是他成长的过程太快了。缺少时间的沉淀。若不是有第七感这等神妙莫测的能力帮助,血神经更是洪金阳直接化作最本源的神魂力量融合给他的,他对这些仙道魔道根本就搞不清楚。

    以前高远并没在意这些问题小他以为自己已经能把一切力量都还原成最简单的能量形式。他这种办法。可以说是直指本质,说的上,是高明至极。可问题是,对于自己的修行的血神经还没有足够深刻的理解,就自己跳出去看问题,不过是雾里看花。对别人还可以,对自己的认识。却终究隔了一层。

    直到进入这个世界,在看到众多高人法诀的精妙运用,高远才知道。自己在力量的运用上,距离精深玄妙四个字还有着一段很大的距离。不过高远也有自己的优势。他的视野更开阔,力量也更为的全面。集合多种力量与一(身shēn)的高远,也能给这个世界上的强者一个惊喜。

    听到高远要探慈云寺,醉道长的醉眼朦驰的昏黄眼睛中神光一闪,想了下道:小兄弟有此豪气,老道怎敢不奉陪”听到高远要深入敌(穴xué)探听消息,醉道长到佩服起高远的胆气来,口气也不觉亲(热rè)了几分。

    夜色中,剑光太过耀眼。醉道长领着高远,使出神行术向着慈云寺赶去。

    慈云寺就在成都北城外三十余里的地方。

    茂郁高林中,一座庄严寺院坐落其中。这座慈云寺占地上数百亩。外面来红高墙相围,内里高塔雄(殿diàn)、曲厅回廊,建筑精美雄大 颇具气势。

    一阵清风拂过,尤能听到木鱼声声梵语阵阵,更显禅林庄严气象。

    醉道人指着慈云寺讥笑道:“这些贼秃,外表看上去法相庄严,内里却是一群**掳掠是恶徒,此庙雄伟。却是用别人血(肉ròu)堆积而成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杀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