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先天神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踏雪真人 书名:无限杀路
    二六深沉,山谷空幽,唯有飞瀑奔流在下出的水声四咖尔压

    高远目光一凝,想着李英琼不会不听自己的话乱跑,那就是出了什么变故。无需入谷,高远神识刹那间就扫遍了整个山谷,巨细无遗。没有战斗的痕迹,也没有血迹,不过,空气中隐隐有一种异样的剑气在波动。

    错非高远神识敏锐无匹,也难以现那股隐秘的剑气波((荡dàng)dàng)。从剑 气的残留在空气中的余波来说,来人大概在醉道人之上,却又远不及白眉。

    高远出去还不足一个小时,可若是被剑仙带走,此刻已经在千里之外了。高远虽然在李英琼(身shēn)上留下了一点记号,可隔的如此之远,已经生不出任何感应来。

    在刹那间,高远生出了一丝惘然。对于李英琼,高远本就是打着利用她的念头。二十几天相处下来,对于这个坚强勇敢又好胜骄傲的小小姑娘,高远到生出几分佩服来。看着那倔强的(娇jiāo)小(身shēn)躯,高远总不自(禁jìn)会想起自己的妹妹。从(性xìng)格上讲,两个人很像。

    高远以为自己不会在意,可当李英琼突然消失时,心中不(禁jìn)一空,不由的有些失落。李英琼明丽却坚强的小脸也随之浮现在脑海中,那种清晰,让高远自己也有些吃惊。“不知不觉中。李英琼居然在自己的心中留下了如此深刻的痕迹!”

    “也许自己该去找找这个念头在高远心中一闪。理智告诉高远。在正邪大战即将到来时,任务的关键人物就要出现时,这可不是什么好的选择。绝对冷静的理智瞬间就把这个念头压灭了。“再如何的特别,她亦不过是自己生命中的过客”

    心念转动间,高远就恢复了淡然空明。“不过,李英琼失踪了,自己作为监护人,不给个交代也说不过去。正好借件事和那些正派高人们打打交道,”

    高远在山谷四周转了几圈后,才又回了碧筠庵。醉道人和周淳都在,听到李英琼失踪,周淳大惊失色。“英琼要是失踪了可怎么办才好?大哥出家时还托我照应英琼。她一个小女孩家的,若有什么意外就坏了。”说着连连跺足叹气。

    醉道人虽然衣着邋遢,做事也有些故弄玄虚,人却是极有(热rè)肠,更听过李英琼的名字,知道她是五百年大劫中最关键的人物。听到有李英琼失踪。也有些着急。

    不过他到底久经风浪,脸上还沉得住起,安慰周淳道:“你也无,须太担忧了,李英琼是我正道未来希望,天命所钟,岂会有失。我师兄他们都精通先天神数,可以前知,李英琼不会有大的危险。我在给嵩山二老飞剑传书,请他们两位算下李英琼的去向

    高远听到“可以前知”这四个字时,心中就是一震。他最担心的就是这个问题,果然如此,这个世界上,命运之线十分的强大,万物万法都自有其根源,高人可以用先天神数计算的分毫不差。这一点上,高远也有所领悟。他虽然不同先天神数之类的法术,可神魂却空明通灵,才一进入这个世界,他就能感觉到冥冥中无数因果线的纠缠。

    也正是为此,高远才会那么确定李氏父女对他十分的重要。今天醉道人终于把谜底揭开,可以前知,对于正道高人竟然是件很平常的法术。

    可以前知的法术,在高远这个境界小并不太难理解。实际上,每个世界都是被无数因果构成的。因果,看似玄虚,从本质上讲,也不过是能量的变化过程。

    当位面法则把能量过程以某种形式固定下来后,就构成了因果线。那些高人以某种神妙的法术触及到因果线,就能把握事(情qíng)的脉络。

    这就像一介小高明的侦探可以根据犯罪现场,还原出犯罪过程一样。听上去神奇,却都是有其依据的。当然。这个世界上高人的前知,远比那要难上亿万倍。问题是,高远虽然能理解原理,可没有相应的知识和能力。却休想玩前知这(套tào)东西。

    高远自知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没有因果线的纠缠,就是漫天神佛,除非力量上过主脑,否则没可能计算到他的真正(身shēn)份。可随着在世界中纠缠的愈深,自己的行动,也许就会被推算出来了。

    譬如,这次如果他和李英琼纠缠的太深。很可能就会在推算李英琼的过程中,把他的也推算出来。源自于神魂的能力,也源自第七感的神奇预感,高远相信自己的推断不会有错。

    当天夜里,高远在峨眉山上空巡游了整夜。不管内心怎么想,高远在姿态上先要做足。直到第二天傍晚,高远才再次回到了碧筠庵。    再回来时。却现碧筠庵中多了一个白老叟。周淳侍立在一旁,态度恭敬之极。就是醉道人,态度也非常端正,显然,这个人也是个正道高人。最一旁,还站着个黑衣少女,正是周淳的女儿周轻云。

    白老叟一(身shēn)灰色布衣,(身shēn)形枯瘦,满是皱品匕似笑非笑,就如同个寻常的老头一迄却能联制旧(身shēn)体内蕴藏着的强大力量,还有几处特别的灵气波动,这人,修为已经过自己许多。

    最重要的是,他神识圆融无碍。这等人。哪怕是心中生出一点杀机,他都会欺应到。对于他,绝没有偷袭的这个概念。

    见到高远进来,醉道人就站出来介绍,“他就是高远山又给高远介绍道:“这位就是追云叟白云逸白前辈,”    高远客气的一拱手,“久闻白前辈大名”

    周淳在一旁见高远如此随便,脸色微微一变。不过他也知道高远的(性xìng)子冷漠又不喜俗礼,和高远一起住了许多天,高远对他们也始终是不冷不(热rè)不远不近。高远无论是学识还是修为上,都是他只能仰望的存在。对于高远,周淳心里是又敬又畏。

    醉道人也有些不悦,白云逸修道已经三百余年,是名副其实的前辈。醉道人要不是仗着辈分够高,才勉强能和白云逸平辈论交,从修道上看他也是不折不扣的晚辈。对于白云逸,醉道人从来都是十分敬重。对于这样的前辈高人,高远的态度简直称得上是无礼。

    周轻云更是娥眉微蹙,白云逸是她的师祖,她见面都要跪地磕头问好的。这个高远山,实在是猖狂无干啊。

    白云逸虽也觉得高远有些狂放了,可他到底修道几百年,修养深厚,对此到并不太在意。而且。高远的佛门修为精纯无比,就是自己所知的几位佛门大德,在功力或许远远出,可论修为之纯正,高远却是毫不逊色。而他明澈无暇的神魂,更是让人惊叹。如此年纪,就有了一(身shēn)堪称惊天动地的修为,就是有些傲骨。也是当然

    “暴然是少年英杰,实是我辈正道之幸”白云逸点头称赞道。

    见白云逸没有生气,醉道长和周淳都松了口气。周淳在一旁道: “远山。我已经拜入白前辈门下,”周淳的意思,其实是在提醒高远要注意自己的态度。

    高远微微一笑,“如此,那要恭喜周前辈了,”顿了顿又道:“素闻白前辈精通先天神数。正要有求于白前辈吧  ”

    周淳见高远并不理会自己的示意,心里很有些不舒服。听到高远问话,急忙道:“我已经请师父算过了,他说英琼此去有惊无险,对她是一场天大的福缘”

    “哦,那就太好了。”话虽如此说,高远脸上却依旧一副淡然如水的表(情qíng)。让人看不出他哪里有太好了的意思。

    周轻云撇着嘴,却没说什么。满屋子里她辈分最低,怎么也是轮不到她说话的。

    这人还真是如周淳说的淡漠(性xìng)子。不过,也是因为此人修为到了不为外物所困的境地,才会这般的从容洒脱。只是他来历好生古怪,居然怎么推算也没有任何的端倪。竟是福祸难料。自己还需小心些白云逸心中暗自思付,脸上却露出微笑,“高小兄弟既然来助战,而李小姑娘的事也无需你奔波,就在这庵中稍待。此战还需些时(日rì),我要回衡山珠帘洞我大徒弟岳受那里给醉道人洗练宝剑,也要把周淳带上去那里传授剑法,轻云一个姑娘。却不方便和高小兄弟待在一起。不知可有去处?”

    推算高远无果。醉道人又要出去联络。白云逸也不敢把周轻云自己放在这,免生不测。

    周轻云恭敬的回道:“我来时师傅已经交代,让我去辟邪村玉清师叔那暂住,”

    白云逸大笑,“哈哈,没想到玉清大师也在成都附近。想当初她受神尼优昙点化后,便一心向善小洗尽前尘,一(身shēn)的本领也愈高深,五十年前东海偶遇,本领已经是高不可测,你此去务必恭敬,朝夕请教。与你大有稗益,”

    突然,室内升起一道金光,金光映的人满眼生辉。

    金光中传来一个女子略显清冷的声音:“白老前辈这般夸奖,我却是惭愧的说着话,一个妙龄女尼自金光中现(身shēn),她头戴法冠,(身shēn)披黄缎僧衣,足着云履,手执拂尘,妙相庄严,美丽出尘。

    说着话,女尼向白云逸恭敬的合十见礼。白云逸笑道: “正说你,你就到啊,呵呵白云逸显然是这的资格足够老,纵然这女尼不凡。却是连回礼都不必要的。

    周淳和周轻云见此人就是玉清大师,心中都是一惊。按白云逸的话说。此人少说也在百岁开外,现在望之却如三十岁中人,这份驻颜的功夫确实让人惊叹。

    玉清大师目光掠过周轻云。才为周轻云的不凡根骨动容时,却看到风姿凡的高远,顿时一愣,在她进来之前,却没有感觉到任何一分此人的气息。而区区斗室,自己居然最后才看到他,真是诡异。“咖”。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杀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