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痛苦的修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踏雪真人 书名:无限杀路
    李英琼抱着高远的袖子,痛哭失声。

    山洞中,尽是李英琼痛哭声在回((荡dàng)dàng)。周淳在一旁直搓手,老成如他,这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解。毕竟,李英琼只有十四岁。什么人生道理,在这个时候都没有多大的意头这里,只有一个失去相依为命父亲的小女孩。

    李英琼自幼失去母亲,是李宁一手拉扯养大。她对李宁的依恋是其他人所难以了解的。李宁走的悄无声息,没有对任何人讲。只是留下了一封信,告诉众人不要挂念他,他随前辈高僧白眉大师出家去了。并叮嘱李英琼好好练武,不久之后,自有不世仙缘,务必要珍重(身shēn)体,几年后,父女自有重逢之(日rì)。

    李宁走的很决绝。似乎以此表明他坚定的饭依之心。可这种决亿在李英琼看来,却感觉到自己被抛弃了。一颗幼小的心灵如同被撕开了般。巨大的痛苦让李英琼几乎失去了理智。在最痛苦时,只有抱着高大哥的臂膀,才能让她感觉到一点点的安全感。

    “贤侄女,你也不用太过伤心,大哥得蒙大师指引,成道可期。此是可遇不可求的美事。待过几天我去黄止见轻云,就让她引荐你去见餐霞大师。以你仙骨天生,餐霞大师必然欢喜”周淳知道李英琼最喜欢飞剑”这时提起此事,也并不是虚言宽慰李英琼,而是确实有此打算。

    李英琼听到有参见餐霞大师机会。想到自己能真正学飞剑成为剑仙一流,心中悲痛稍减。可是转念一想,没了老父亲,做剑仙也是无趣的紧。又不(禁jìn)苦从心生,再次垂泪不语。

    哭啼抽泣的李英琼惨白的小脸上满是泪痕,(娇jiāo)柔的(身shēn)躯如风中之草。飘摇而软弱。再没有托起房子大小巨石时的得意,再没有炼剑心切的执着,再没有面对血腥战场的勇敢。

    高远等李英琼直哭的没了力气,才轻轻拍了下她的额头道:“炼剑既修心。李大叔并非遭难,你不必如此伤心。你也是个长大了到了独立自主的时候了。难道你要在父亲的羽翼下过一辈子么?休息一会。今天的功课还没做呢,”

    高远似乎很冷漠的态度,却让李英琼心神一收。对于高远,李英琼近来已经习惯了服从。高远既然说要做功课,那就一定要做。而高远的话,也让坚毅的李英琼大感惭愧。“不错,父亲遇到高人指引,乃是好事。我自要苦心修炼,再见时,父亲才会欢喜”

    同样的话在周淳讲来没有效果,高远说来,却能让李英琼听进去,说穿了,不过是亲疏有别。周淳纵然是李宁的结拜兄弟,在李英琼心中。却远远不及高远来的近亲重要。说的话,自然也就没什么分量。

    周淳也知道这个道理,唯有在心中暗叹。又过了两天,周淳每天里见高远指点李英琼功课,也自觉无趣。又想着青衣村和毛太的事,愈的不想待在这路。他相信哥远是绝顶的高人,虽然和李英琼这个女孩待在一起有些不便,却也不会生出什么龌龊来。

    何况高远连饭都几乎不吃,在周淳看来,已经是餐风饮露的6地真仙一流物。对于高远自然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和高远、李英琼略微商量了下,周淳就出谷去了。

    李英琼年纪幼对男女之别虽也知道,不过觉得高远是自己半师。又是大哥,这男女之别到不能用在他(身shēn)上。周淳走了,山谷愈清冷,不知怎的,她心中反而隐隐有些欢喜。

    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十天。高远还是和一个美丽坚强的小萝莉幽居在山谷之中。

    高远对此并不排斥,但也说不上喜欢。说到底,他是个感(情qíng)很冷漠的人。在他看来,李英琼的潜力雄厚,人很坚强,也很懂事,还很美。略有些好强,但也只是如此了。再美,也没有蓉蓉美丽,再坚强勇敢,比之青阳又如何。再灵慧可(爱ài)。又能比得上月。

    高远心中虽做如此想,对于李英琼的指点却还是尽心尽力。能够教导一个萝莉成长,并在她(身shēn)上剪下自己的烙印,这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高远,也不能免俗。更何况,这是一个注定有这无比伟大未来的萝莉。

    “剑之道,要诚心至意,除剑之外,再无它物。”高远拿着一柄木剑肃然的讲解着自己的剑道。他的对面,一(身shēn)青衣的李英琼也拿着一柄木剑,全神贯注的听着高远的讲解。

    “当当啊”双剑交接时出的声音极为短促,随后高远的木剑自李英琼的肋下缓缓收回。肋骨似乎断掉的剧痛,让李英琼(娇jiāo)俏小脸上脸色苍白,额角也现出了汗迹,明亮的眼眸中泪水就在眼眶上打滚,用力咬着下唇的贝齿,几乎要把嘴唇都咬烂了,才勉强忍住不在失声痛呼。

    若不是(身shēn)体迥异常人,这一剑,她肋骨就真的被戳断了。

    “生死之间,普容得外敌人动手就绝不容死“间,所有的仁慈心洲瓦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高远冷冷的教着。“再来,当当”“叭…”

    一天下来,李英琼就浑(身shēn)青紫。晚上休息时,忍不住在石(床chuáng)上暗自抽泣。高远的残酷,远远出她的意料。以她的坚强,却也有些承受不住。

    “这就是你的炼剑绝心吗?”不知何时来到李英琼(床chuáng)前的高远冷然问道。“我、呜呜,真的好痛啊,”李英琼说起来,忍不住再次失声哭了起来。“痛苦是一种巨大的力量。”高远自语道。“坚持不住了,就放弃吧。”高远扔下两瓶药剂转(身shēn)走了出去。

    李英琼知道这种奇异的喷剂对止痛消肿有奇效。犹豫了一会,才自己拿着喷剂上了药。又在另一个瓷瓶中取出一颗金色丹药服下。一股(热rè)气迅游遍(身shēn)体,所有的伤痛似乎都消失了,而(身shēn)体也变得更加的坚韧有力起来。

    “严师,才能出高徒。高大哥正是对我(爱ài)护。才会这么用心的教导我。为了爹爹,为了高大哥,我千万不能放弃。”李英琼暗自握拳道。

    第二天清晨。李英琼早早的来到了碧潭边。

    山谷空寂,唯有飞瀑直落的声音轰鸣不停。

    正午的阳光强烈的刺眼,李英琼站在瀑布下的一块青石上,在巨大的水流冲击下缓缓的练习着剑招。

    她虽然进了先天,一(身shēn)怪力更不类凡人。可瀑布高达数百丈,从高空直落而下,那股巨大的力量也不是人所能承受的。李英琼脚下的大青石是她自己搬过来的。湿滑的石头上,李英琼也不过勉强能保持住(身shēn)体的平衡。想要正常练剑,却是千难万难。

    瀑布练剑,负石绕围,山崖纵跃,两人对剑,最后养气育神。

    御剑之道,并非人间的技击。最重要的还是心神通明,神识强大。高远这么练,更多的不过是出于恶趣味。在小时候,他就看过很多的少年少女们,为了学习武功,而用各种方法刻苦修炼。

    他少年时,一直对此极为的向往。可直到他力量有成,也没有过这样刻苦练的机会。时至今(日rì),复苦练对他也再没有了任何意义。不过能借助李英琼把幼时的梦想完美实现,到让高远找到了一丝久违的乐趣。

    当然,高远也不是简单的为了折磨李英琼。在他(身shēn)上,各种筑基培元的药有很多,伤药更是无数,李英琼受的什么重创,几乎第二天都会被治愈。而在高远近乎变态的折磨下。李英琼(身shēn)体的潜力被逐步的开出来。

    李英琼本就英气勃勃极有决断。在高远的强力引导下,现在更是满(身shēn)的森然杀伐之气。

    高远进入世界的第二十五天。

    天空上乌云密布,空气中充满了一种压抑和(阴yīn)沉。天气似乎也突然间冷了几分。飞流的漾布下,李英琼目不斜视的在练习着剑招。

    一个青衣背剑的少女不知何时出现在山谷,她纵跃如飞,在崎岖艰险山壁上如履平地。没过两分钟,青衣少女就到了山谷之中。青衣少女环目望了下,很快就找到了在北峰石洞后的几株老梅树。

    初(春chūn)之际,正是梅花绽放时。雪梅寒香,让人见了心神就是一振。那少女拔出背后长剑,银光一闪间已经斩断了两根老梅树的粗枝桠。

    青衣少女把两枝梅花收好后背负起来,就不在着急。开始围着山谷中漫步起来,走了一周后有些奇怪的自语道:“师傅说此来能见到故人,这里怎么没有人迹呢?”

    青衣少女正疑惑间,却突然看到瀑布中人影一闪,心中顿时一惊。她本也是修炼有成,定下神再看,如银河落天的瀑布中居然有个小小小人影在活动,水光隐隐中,似乎是在练剑。

    “这是?”青衣少女有些难以置信,走到碧潭旁放声高喊道:“英声喊出去,整个山谷都在回((荡dàng)dàng)她的声音。

    又过了好一会,也不见回声。青衣少女正待再问时,却见如银练的瀑布轰然爆开一个黑洞,万千水珠漫天激(射shè)中,一道人影电闪而出,落在了她的面前。

    湿透的衣服紧贴着(身shēn)体。把少女窈窕却青涩的(身shēn)体清楚的勾勒出来。长长秀紧贴脸颊上,秀丽绝伦的脸上满是水光,看上去如落汤鸡的少女,明亮的眼眸中却闪耀着神剑一般的锋芒,(身shēn)上那股森然凌厉的剑气更是((逼bī)bī)迫人心。青衣少女不敢相信的试问道:“英琼妹妹?”

    持剑少女似乎犹自沉浸在一个独特的世界中,青衣少女的甜润的声音让她猛然清醒过来,望着青衣少女一眼,平静淡漠的脸占突然露出了一个灿烂笑容,开心的喊道:“英男姐姐”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杀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