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飞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踏雪真人 书名:无限杀路
    二午的阳米(诱yòu)讨林荫洒下来,斑驳的米影让林间的空间似一,似分割成无数的块。往(日rì)里静谧的森林,却被一阵厮杀声打破了宁静。

    躺在地上的几具尸体,还有成片的血迹,更添加了几分残忍血腥。

    李英琼望着不远方高远激战着的(身shēn)影,心中涌起了几分甜蜜。想到:“高大哥虽然言语不多,可对自己真的不错。值此生死关头,还想着为自己演示剑法之道。”

    高远这么做当然是为了示好李英琼。高远有种直觉,这个少女和自己的任务有很大的关系,对于自己的以后的命运,也会有很大的影响。

    在结成血神舍利后,高远剪意屏蔽了第七感。第七感是灵异玄妙无匹,无论是战斗还是学习,都有着难以尽数的好处,可有个问题是,高远却完全不清楚其中的原理。

    这就像是考试时,总有人给你正确答案,却从不解释答案的道理。久而久之,你就会习惯于直接得到答案。忘记了。解析问题的过程。才是你真正需要的。

    何况,在晋级神级时,第七感完全给不出答案。所以,高远暂时(性xìng)的把第七感屏蔽掉,就是以自己真正的能力来应付各种战斗,并在其中试着找到自己的力量道路。

    直到进入仙魔蜀山世界时,第七感又不受屏蔽的自动跳出来,不住的提醒着高远,要注意李英琼,再注意李英琼,全(身shēn)心的去关注着李英琼。她,对自己以后有种非常重要的影响。

    “当”粗壮大汉手中的三尺大刀挡住了高远的短剑。(身shēn)为贼群无恶不作的悍匪。

    虽然架住了对手的短剑,粗壮大汉却没有任何欣喜之(情qíng)。他也是久经战场,也见过不少那些能以一敌百的强者,却从没见过高远这样的对手。

    高远的剑并不快,也不精妙,一招一妾,每个人看的都十分清楚。可就是这样的剑法,已经连杀了三个人,被杀的人,连躲的机会都没有。

    这就像是双方下棋,你明明白白的看着对方的每一步,可在不知不觉中,你就陷入了死,局。没有任何的破解办法。这种无力感,让所有和高远对战的人都极为痛苦。 果然,高远的手腕一翻,锋锐无匹的短剑顺着长刀划了下来。在近(身shēn)战中,短剑的灵巧是厚重大刀所不能比的。这一式变招高远能用的出来,粗壮大汉却无论如何来不及变招。

    无奈下,粗壮大汉只能一缩手。扔了手中的长刀。同时借势出腿猛踹高远小腹。这一腿却是后先至。高远纵然是有利剑在手,在时间上却来不及招架。

    谁料高远手一甩,短剑化作一道碧光猛然贯在粗壮大汉的(胸xiōng)口上。高远这一记出手力量很足,短剑飞行的度自然远比出腿快的多。那大汉不能置信的低头看着心口的乌木剑柄,似乎想伸手去拔”口的剧痛却让他力量迅流失。

    高远却趁这个时间迅贴进距离,伸手拔出了那大汉心口上的短剑。“噗”在心脏的压力下。一道血箭顺着创口激(射shè)而出。大汉眼睛一黑,扑到当场。

    没空理会死人,高远拔剑后顺势转(身shēn),避过疾刺来的花枪,手中短剑一抹,把一只粗壮大手齐腕斩断。趁着断手那人痛苦失声时,高远一剑撩过,在那人(胸xiōng)腹上留下一道长两尺多的长长血痕。

    那人痛苦的喊声一顿,再不敢和高远对敌,撒开双腿向着不远处的李英琼直跑过去。先抓住那娘们,就算威胁不了那人,临死时也能拖个垫背的。

    七八丈的距离,几咋小呼吸就能跑到。那人看着惊骇的没有血色的李英琼,心中得意。早跑过来,也不必和那个杀神拼命了。尽在咫尺的美艳明丽的小脸,让那人心中生出了有几分怜惜。

    “这样的小妞,还真是让人喜欢啊。”

    “只是,她的目光为什么惊恐中还带着丹分的怜悯在最后一复。不知道怎么的,那人神奇的读懂了李英琼目光中的含义。顺着李英琼的目光,那人低下了头,才现(胸xiōng)腹不知道何时开了个大口子,花花绿绿的肠子就在脚下踩着。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后,那人趴在李英琼的脚下在动不了分毫。在他(身shēn)后,乱糟糟的肠子还有脏器等拖拉了一地。初(春chūn)的早晨中,还能明显看到那些东西散出的枭枭(热rè)气。

    李英琼(身shēn)后的两个女子看到这残酷的一幕,吓得抱在了一起,用力的低着头,再没有勇气看一眼。

    斩杀这群人没有难度,可要用李英琼的力量和度,川一灿所能理解的技巧,就是项很考验技术的活 不过这种游走于刀剑之下的感觉很不错,高远甚至有些喜欢上这种感觉了。高远一直觉得自己是正常人,直到此刻,高远才现自己心里也有着杀戮的血腥愿望。不过这种愿望,一直被掩埋在冷漠理智下面。自己才一直没有觉,或是被强行的抑制住了。 连杀了五人后,剩下的四个贼军再没有勇气和高远战斗。四个人不约而同的怪叫一声,转(身shēn)大步跑开。

    高远当然不能放过这几个人。脚下的度稍微加快,追上去把几个人一一杀掉。荐到最后一人时,他现自己绝逃不过高远的追杀,急忙跪地便拜。

    “梆梆梆梆”那人用力的在的上磕着头,额头在粗糙的山路上磕的血(肉ròu)模糊,形象极为的悲惨。“大人,饶命饶命,饶了小人吧,饶了小人吧小人也是被他们胁迫而来。手上从没有杀过人啊”

    “手下留(情qíng)一个(娇jiāo)嫩的声音远远的喊道。高远不为所动,短剑挥过,把那人头颅从后颈处斩断。

    一道金光募然自远方疾闪而来,剑光未至,凌厉的剑气已经压迫的人喘不过气来。

    高远静立不动,平静的直视那疾闪而来的金光。金光在距离高远(胸xiōng)口两尺处攸地一停,不在前进一分。

    悬浮在高远(胸xiōng)前的金光,其实是一柄尺长的短剑,宽两指,金色的剑(身shēn)没有任何纹饰,只有湛然的金光闪耀夺目。虽然悬停不动,那千丝万缕的剑气却如万针刺体,笼罩住高远全(身shēn)。

    “你这人为何如此辣手,那人已经求饶,何不放他一条生路,真是好生的没道理说话间,一个黑衣女子自山下踏风而来。

    此女年龄大概在十六七左右。(身shēn)段修长有致,肤白胜雪,明眸皓齿,五官如画,瓜子脸形充满了古典仕女的风(情qíng)。乌黑的长梳了个简单的云髻,上面插了根乌木菩。一(身shēn)黑衣如丝如绸,质地奇异高贵。而样式似乎是一种道衣。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她眉宇间的仙灵之气。这种气息很难形容。就像是峨眉山的云雾,飘渺而灵动。让此女恍若天仙落凡,一举一动都充满了高高在上的凡仙逸。

    论年纪,其实这个女孩还称的上天真纯朴。可这时她居高临下 表(情qíng)肃然,(身shēn)上就自然透出一股沉稳的味道。在加上剑光缭绕。御风架气,更如神仙中人。

    高远并没在意女孩的指责。他只是对眼前的飞剑有了很浓厚的兴趣。从本质上说,飞剑和高远的横行刀刀气差不多。

    都是以神御气,引动天地气机,挥出强大的威力。但两者在细微处又有不同。

    眼前的飞剑经过神魂的淬炼后,已经和神魂完全溶为一体。神动则剑应,心到则剑至。只要神识足够强夫,飞剑甚至可以飞出千万里外斩杀敌人。

    高远的横行刀则不然,在如何通灵,高远若把横行刀当飞剑那般凌空驾驻,其威力至多能挥出两三成来。只有握着横行刀时,高远才能内外贯通,以真力来催刀光。纵然是断山分海,也不过是反掌之间事尔。

    简单的总结,飞剑攻击距离更远。而高远的横行刀威力更大。这只是高远从眼前这柄飞剑上推测出来的道理。具体如何,还要看看世界其他的高阶力量,互相印证,才能有可靠的结论。

    从目前来说,这柄短剑虽然灵(性xìng)十足。却当不住自己一刀。不过看这个女孩的样子,也不会是这个世界上的强者。因为她实在是太稚嫩了。

    相貌可以青(春chūn)永驻,可历经时间磨砺后,任何生命智慧都会被留下深玄的时间痕迹。是怎么也无法隐藏的?而这个女孩虽然故作肃穆认真,却掩饰不了(身shēn)上青(春chūn)活力。

    见高远默然不语,黑衣女孩有几分不悦,“你怎么不说话?。

    高远冷冷的瞥了眼女孩,“你是何人。有什么权力命令别人?。黑衣女孩脸色一沉,“仗义执言,还需要什么(身shēn)份么?”

    “你不知前因,只看到结果,如何认定我有错呢。你的评判标准是什么?谁给你的评判资格?。高远反问道。

    “我、我是黄山餐霞大师亲传弟子,为什么没资格”黑衣少女没料到高远词锋如此锐利,一时有些词穷,想了下报出自己师傅大名。以证明自己是没错的。

    高远嗤笑。黑衣女孩脸顿时就红了,金色剑光激((荡dàng)dàng),就(欲yù)出手。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杀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