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我不怪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踏雪真人 书名:无限杀路
    <---凤舞文学网--->

    幽深的地洞狭窄仄,仅容一人穿行。--凤-舞-文-学-网--

    而且地洞曲折深邃,深入百米后,地洞中空气已经稀薄的足以让人窒息。而且随着不断的深入,地洞中的温度也在不停的升高。到了最后,地洞中闷的就像烧砖的窑炉一般,而地洞的四壁青石也都泛着红光,那温度足以把一般人烤成干。

    好在高远无需呼吸,又能耐得住高温,匍匐着前进的百米后,终于进到一间地室。

    地室方圆不过数丈,高不过丈许,四壁画满了无数的符咒。现在这些符咒都闪着一点点红光,所有的符咒都互相连结起来,最后的汇聚在室中心处一个黑色玉台上。

    方方正正的黑色玉台不过三尺高,上面同样雕刻着无法的奇异咒文。而在黑色玉台中心处有个圆形的凹陷,凹陷处线条平滑细腻,呈现一个碗状。碗状凹陷放出纯金色的光焰,光焰中漂浮着一颗龙眼大小的浑圆金色宝珠。

    金色宝珠就像是漂浮在水面上的皮球,在光焰中个轻轻的漂浮跳动载沉载浮。

    高远能感应到,无尽的阳气由那座黑玉台提纯转化成最纯净的纯阳之气,然后在由那颗金色宝珠把这些纯阳之气贮存起来。

    聂小倩在高远边显出形,如此强大的纯阳之力不停的炙烤她的神魂。虽然功力暴增了十倍,但在这样的纯阳之力下,聂小倩就像烈下的冰块,坚持不了多久就会被纯阳之力把神魂彻底溶化。

    蹙眉的聂小倩喘微微,如玉的白腻双颊也生出两道飞霞,明眸略有些黯然,柔卓约的姿上透出的弱,直透入人心。纵然是铁石心肠,也不要心生怜惜。

    “恩公,此珠应该就是姥姥多年前偶获的至宝烈阳珠。此珠专能吸收一切至阳之力,又能催出霸道绝伦的太阳真火,端的是天下少有的神器。待一会阵法转化,激此宝放出太阳真火,来焚化上面的至之气。如此阳二气如轮循环,就把阵内一切生灵都磨碎熔炼成最本源的真气。如此,毁灭的阳二气慢慢交合,最终力反先天,与混沌中诞生出一线真灵。无论何人得了这份先天真灵,都能凡入圣,平地飞升。”聂小倩强忍不适娓娓说着。

    高远凝视了聂小倩的黯淡明眸半晌,才缓缓道:“那你让我来做什么呢?”聂小倩有些害怕高远那双冰冷幽深的眼眸,微微垂下头轻声道:“此地是阵眼,待会阳二气轮转如磨,只有两处阵眼不会受到波及。而先天真灵必然与至至阳处诞生,只要稳守此地,烈阳珠还是先天真灵,任凭君选……”

    “是这样啊……”高远沉吟了下问道:“这种好处,得来的竟会如此容易么?”“姥姥已在天劫中成灰了,此阵没了人主持,也只能任君采摘了……”

    “哈哈哈……”高远突然开怀大笑了起来。一旁的聂小倩极为的惊讶,她从不觉得高远这样每天沉着脸的人会笑的那么开心,笑的那么肆意。

    大笑着的高远向着烈阳珠直走过去,作势伸手抓,却在将要碰到那团金色光华时回头对聂小倩道:“我这么就拿走珠子,不会有事吧?”聂小倩摇头示意无妨。高远想了下,却把手收了回来,转过对聂小倩道:“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啊?”

    纯阳之力的炙烤下,聂小倩如同干枯的鲜花,玉颜上尽是一片憔悴之色,随意挽着一个髻的乌黑长风也焦黄干枯起来。听到高远的疑虑,聂小倩露出不解的惊异,奇道:“有什么不对?”

    高远深深的看了眼聂小倩,见她神色十分的自然,并没有任何不安惊恐,到有些佩服她的沉着冷静。“就这样直接拿烈阳珠不会引动阵法的变化?”高远疑虑道。

    “恩公放心,烈阳珠没有激,就不会有任何的威力。”聂小倩解释道。高远低低哦了声,“烈阳珠这种至宝,自然不能放过。”聂小倩的一句姥姥死于天劫,让高远疑心大起。聂小倩被封在空间内,绝没有知道外面事的道理。

    高远思来想去,却始终也不明白聂小倩的打算。索仗着一血神经,就按聂小倩的吩咐去取烈阳珠,到要看看这究竟布下的是什么局。

    金色光华温暖而不炽烈,高远的手一探进去,就感觉到一道道温和的气息渗入皮肤之中,然后迅游遍全。人就想泡在温泉中一般,浑感觉到暖洋洋的一片,骨骼、经脉、脏腑、血、毛似乎都在被纯净的金色纯阳之力洗涤冲刷着,似乎所有的污秽杂质都在金光下消失溶解。

    高远知道这种内景只是神魂受到纯阳之力后产生的一种幻象。纯阳之力可能会有洗髓伐体之妙,却不可能见效这么快。而自己的体不过是有血神经的心核催出的血重组的,这种伐体功效,对于自己的意义并不太大。

    感受了下纯阳之力美妙后,高远一探手,把烈阳珠握在了手中。

    “滋……”炙无比的烈阳珠和高远的手一接触,上面高温立即把高远的血烧融,冒出了一股带着焦糊香的青烟来。而一股比刚才强大万倍的纯阳之力也同时涌入了高远的体。

    狂暴的纯阳真力带着无可抵御的炽烈,顺着经脉在高远体内肆虐起来。金色的神光从高远的体内直透出来,那的金光强盛无匹,漆黑的高远现在只能勉强保持人形,浑上下每个毛孔都喷出不可视的金光。而高远的人形在其中愈来愈淡,似乎就要在中金光彻底溶化了一般。

    “自己要熔化了……”在强盛无匹的纯阳之力下,高远只觉的全如焚。这可不是他的错觉,而是实实在在生着的。烈阳珠内蕴的纯阳之力实在是太过狂暴凶猛了。

    纯阳之力其实并不是在焚烧,只是纯净之极的纯阳之力容不下任何其他气息,所有的血都在被同化,到最后,甚至高远的神魂也会在纯化,变成一团无意识的纯阳之力。

    不过,这股纯阳之力虽然厉害,高远却随时能抽而退。毕竟血神经的核心是介于虚实之间的存在,纯阳之力虽然浓烈至极,但想要伤害的高远的本源,却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做到的。而且只要给他一定的时间,这力量虽然纯净强大,高远依然能利用血神经的吞噬特,把它慢慢吸收掉。只是缺少了血为引,这种直接的转化效率极低。

    高远勉强侧过头望向不远处的聂小倩,嘶哑着问道:“为什么?”

    金色光芒下,一黑纱罗裙的聂小倩长披散着,纤巧白嫩的柔荑上握着原本在头顶上的乌木长簪。那个尺许长的乌木长簪这时散出一团碧光,把强烈的金光挡在了外面。

    但仍然有无数的点点金光不停透过碧光防护,投入到聂小倩的体。高远能看的出,经过碧光的转化后,那点点的纯阳之力不但伤害不了聂小倩,反而是对她纯之体的最后滋补。聂小倩上的纯气息虽然在不断散去,但气息却越的纯净。那纯气息中,也慢慢哟了几丝纯阳的气息,阳融合中,聂小倩反而显得容光焕,绝世的容颜上散出一种倾国倾城的明丽。

    似乎为高远的问感到有些不安,聂小倩明澈如秋水的眼眸微垂,缓步走到高远边幽幽轻语道:“对不起,不要怪我……”娥眉微蹙的聂小倩垂眸轻语,神态楚楚动人,让人不忍生出责怪之心。

    同一时,聂小倩手中的乌木长簪却无声的刺向了高的丹田。

    浑这金色神光的高远突然一伸手,握住刺向自己的乌木长簪。聂小倩虽然一功力暴增,又经过纯阳之力洗练,但在近搏斗中,她就是在强十倍也不是高远对手。聂小倩失手后并不惊慌,神色从容而恬淡,只是明眸黯然,一派心丧若死的神伤之意。

    “我不怪你……”高远望着诚恳的聂小倩说道。

    聂小倩明眸一亮,整个人就如同鲜花盛开般,鲜活的、蓬勃的、美丽的气息立即由那张倾国倾城是容颜上焕出来。聂小倩一颦一笑都是有着动人心魄的魔力。美丽到了这种层次,就是一种绝世无匹的武器,虽然没有锋芒,却无人可当。

    一道银色的刀光横空闪耀,刹那间照亮了聂小倩明澈双眸,照亮了她无双的丽色。两人相持的劲风激下,罗衣飘飘,裙裾轻,玉颜、粉颈、削肩、酥、柳腰、圆、雪腿,所有的曲线所有的美丽在这一刹那恍若凝固,

    银光掠过,把聂小倩从眉心斩成了两片,神魂核心也被内蕴的雷霆刀气震的粉碎。从放下烈焰珠到御出龙鳞刀,高远动作迅如闪电。银色的刀光下,让聂小倩甚至来不及变化表,来不及转变转念,冠绝天下的美丽就被肢解破碎,神魂也随之被彻底摧毁。一道明艳的血光闪耀而过,把即将破碎散去的纯净力量吸收一空。

    对着面前一片虚无,高远自语道:“你也不要怪我……”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杀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