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回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踏雪真人 书名:无限杀路
    <---凤舞文学网--->

    “体的所有指数在一年内完全稳定在一个峰值,其体变异已经彻底完成,战力达到七级异能水准。--凤-舞-文-学-网--以过去数十年上千异能例子来看,还没有人能再次异变。而经过75o天的全方位观测检查,未现任何有特殊价值的信息。他的心理状态在最近1oo天中,波动较大。观测小组所有成员一致认定,高远再没有任何观测下去的价值……”深蓝基地席专家郑天浩正用他刻板的声音做着总结。

    坐在办公台后的刘森表无奈的用手揉着太阳,郑天浩人虽古板无趣,可做研究一向严谨执着,是国内在异能领域中屈一指的专家。他既然做出结论,那几乎不会错了。而两年来的巨大投入却没有预想的回报,让刘森感到头痛。

    “郑公,那真的没希望了么?”刘森不甘心的问道。郑天浩冷冷的看了刘森,“你若是喜欢浪费时间,就随你。不过、我可没那么多时间可浪费。”郑天浩作为席专家,在基地也有很大的自主权。刘森虽然是上司,他说起话来也一点不客气。

    刘森知道郑天浩的脾气,也并不生气,反而温和的笑道:“呵呵,郑公勿怒。两年来辛苦郑公了,种子计划就到此为止吧。”郑天浩脸色微缓,点了点头道:“其实这件事在一开始就很明白,关键完全在那个破开空间的洪金阳。那些白光刺激了高远的体组织细胞产生变异。想从高远上逆向推导出变异过程,以现在的技术来看,完全没有希望。”

    对于两年的时间没有任何突破成果,郑天浩也感觉到有些难堪,这时不得不解释一番。刘森点头道:“对于郑公和各位专家的能力,我是深信不疑的。此事非诸位之过,郑公还请安心,上峰若有责难,刘森自然会一力承当。”刘森的表态让郑天浩很心里很舒服,这才是上位者的气度。又和刘森闲聊了几句后,郑天浩满意而去。

    刘森坐在椅子上想了许久,才拿起电话拨通了外线,又等了十余分钟,又经过层层审查,才被接通到叶知秋的私人号码上。“副参谋长,我是刘森。种子计划被确认失败。是、是、明白。”放下电话后,刘森长出了口气。虽然被叶知秋严厉的训斥了一番,但也表明了叶知秋对这件事最后结果的认可。若是叶知秋不动声色,那才是真的麻烦了。

    “砰砰砰砰……”一阵连绵不绝的打击声中,一个高大的合金人靶已经被高远打的不成人形。突然,高远形一定,徐徐收势吐气。近十分钟的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后,高远脸上却连一滴汗都没有,只有眼眸中的锋芒愈明锐。

    丁怡能感觉到高远平静外表下那深藏的郁暴戾。在不见月的地下待了两年后,高远本来深沉的子更为沉,这种沉在丁怡看来,已经到了十分危险的地步。不在沉默中爆,就在沉默中灭亡。高远这个样子,显然是已经快要近忍耐的极限了。

    “你来做什么?”高远偏着头向丁怡问道。丁怡嫣然一笑,“有个好消息,有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高远有些不耐,“别卖官司,随便说哪个都行。”丁怡微微摇头,“你的脾气越来越火爆了。”“你这样,我就要用强了!”高远眼神不善的威胁道。

    “哇,人家好怕怕哦……”丁怡双手轻按自己高的酥,可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做出一副害怕的夸张表。高远表狰狞道:“你在看,在看我就把你吃掉。”虽然是说笑,可高远眼中那闪耀的却丝毫不假。

    丁怡不想和现在的高远玩火,虽然不讨厌高远,可要和他生关系,事就会复杂起来。而现在的高远,明显处于绪失控的边缘,谁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来。当下不敢在闹,正色道:“是这样,你已经被正式调入了特六组。以后就要和疯子他们混了,这可真是个坏消息。好消息是,你可以离开基地出外勤了。而且,刘将军特批了你一个月的休假,你可以回家过年了。”

    “哦,”对于突然而来的好消息,高远表现的到是很镇静,并没有丁怡想象中的失态。丁怡有些失望道:“我以为你会激动地伏地痛哭,强作深沉的小孩子还真是无趣啊……”“抱歉,让你失望了……”强自抑制着心中的狂喜,高远淡淡的讥讽道。

    “呼……”深吸了一口满含尾气、尘烟、浮灰等杂质的寒冷空气后,高远感觉到了一种久违的快乐。不为别的,只为了这其中的自由味道。低劣的空气质量,让夜晚的星空看上去模糊而浑浊,黯淡的星光下,帝都的万家灯火正明,让这座数百年历史的帝都在夜色中愈显宏大壮丽。

    高远出神的凝视着远方的帝都,久久不动。虽然远隔数十里之遥,可帝都弥漫四方的活力和人气,却让高远感触颇深。“走吧,在晚,就赶不上飞机了……”丁怡的美丽清纯的面孔探出车窗,对高远喊道。高远转过来对丁怡一笑,郑重而真诚的道:“叮叮,谢谢你。”“切、虚头虚脑……”丁怡愣了下,转又不屑的说道。

    高远并不反驳,只是微笑。免费提供这世界,真美好。

    安城并没有民用机场,高远是在省会城下的飞机,又坐了三个小时长途客车才到了安城。等站在自己家门口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

    “当当当……”在门外站了好久,高远才按下心中的紧张和激动,敲响了门。“大早上,是谁啊、啊……”过来开门的高母低声自语着。高母隔着猫眼看到一黑色军装的高远后,顿时呆在了那里。

    好一会,高母才醒悟过来,急忙打开门,“小远,你、你怎么回来了?不是,你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啊……”高母一边说着,一边把高远让进来。两年多了,高母几乎每天都会挂念自己的儿子。这时儿子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实在给了她太多的惊喜。说着说着,眼眶不住有些红。

    高母不太习惯这样表露感,扭过头的擦了下眼睛道:“你爸还没起,我去喊他起来。媛媛也放假在家,今天可真是太好了……”两年不见,母亲虽然保养的还算精心,可眼角的深刻皱纹和松弛的皮肤,以让母亲尽显老态。高远一阵心酸,不知不觉中,母亲已经苍老起来。

    可经历了两年来压抑生活,高远原本深沉的子就更为的沉起来。高远本能的压制住心中的感觉,平静的脸上不露一丝声色。离家两年后,儿子似乎成熟了很多。高远的平静无波让高母有些失落有些陌生。

    “多吃点、小远,都是你最喜欢吃的菜……”高母殷勤的给高远夹着菜,希望远道回来的儿子能在家吃的开心。高母、高父、媛媛三人目光的关注下,高远有些笨拙的笑了笑。在家里待了半天后,在血脉相连的亲人旁边,高远渐渐找到从前在家的那种温馨感觉,紧绷的心也慢慢放松下来。

    一家人团坐聚餐中,两年时间来形成的无形隔膜溶解消失,气氛也逐渐轻松融洽起来。

    饭后,高母趁媛媛不在的时候,给高远看了个存折。存折上4o万的存款让高远极为惊讶,可转瞬高远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心中又是一酸。高远这两年来的4o万工资全部都寄回了家。在封闭的基地中,他也根本没有消费的地方。

    4o万对于一个工薪家庭而言,还是一笔巨款。可这样一笔巨款,却分毫不动的被存储起来。高远无奈道:“妈,这钱不用留着干什么?”

    高母一笑,柔声道:“小远,你知道把钱寄回来,我和你爸都很开心。可我和你爸都上班,工资足够供媛媛上大学和房贷什么的了,这些钱,还是留给你娶媳妇用啊。现在房子越来越贵了,本来想用这钱在买房子,又不知道你以后的去向,就一直没动……”

    父母的良苦用心,让高远无言以对。自己有了异能,成了人,却连基本的自由都没有。而辛苦的赚来的钱,却没能给家里带来任何实质改变。自己是不是太没用了呢?只是这些痛苦,哪怕是父母至亲,也无法吐露。

    吃过饭,高远领着媛媛在安城的长街上徐徐的散步。12月末的安城,早被覆盖上了一层又一层的积雪。白色的积雪让安城油然多了几分飘逸出尘之姿。熟悉的街道,熟悉的冰冷空气中,和妹妹并肩而行,高远感觉自己又仿佛重回了以前上学时光景。

    “媛媛,我还记得你跟着我股后的样子呢,转眼你就成了帝都大学的高材生,出落的似一朵花样,呵呵……”高远看着旁的妹妹,不住感叹起来。

    媛媛若有所思的看了眼高远道:“哥、你的变化才大呢!不过,这个时候这个表,才是我那个喜欢装深沉的哥哥啊。”“哈哈……”高远开心的笑了起来,“这也让你看穿了,的确是我的好妹妹啊。书上怎么说,妹妹是哥哥的半拉股,这话还真没错的……”“什么跟什么啊,这是当哥哥该说的话么?”媛媛用手指戳着高远额头道。

    “人靠衣服马靠鞍,美女也要配红妆啊。哥现在有钱了,给你买几件好衣服去。”高远笑着道。今天媛媛穿了件白色羽绒上衣配蓝色直筒牛仔裤,黑色翻毛短靴。头上还带着一定白色绒线帽,修长的材、美的容颜还有漾的明朗青,衣着虽然简单,却掩盖不住媛媛的耀眼美丽。

    媛媛对高远做了个可的鬼脸,“你有这份心就行了,当兵很辛苦的,赚的钱还是留着你娶媳妇用吧,呵呵……”媛媛显然也知道高母存钱的事,这时忍不住要取笑起高远来。

    高远犹豫了下道:“也是,给妹妹买衣服很奇怪啊,很容易让人以为我是恋妹的……”“混蛋哥哥,你说的什么啊!真是太猥琐了,代表月亮惩罚你……”说着,媛媛张牙舞爪的杀向了高远。高远嘿嘿笑,轻易的躲避着妹妹的追击。高远英姿勃勃,高媛媛清爽美丽,两人在行人道上嬉闹,引得人人侧目。

    吱嘎,一辆挂着军牌的勇士吉普突然一个急刹车停在两人旁。车门一开,一个穿黑色皮夹克的青年跳了下来,“媛媛,又见面了,呵呵……”青年材强壮,长相帅气,呲着雪白的牙齿一笑,显得特别阳光。

    高媛媛礼貌一笑,“是梁昊啊,真巧……”梁昊点头道:“是啊,真巧。你们去哪,我送你们啊?”看了眼高远,佯作不经意的问道:“媛媛,这位是?”高媛媛妙眸一转,亲昵的抱着高远胳膊道:“你说呢?”

    梁昊脸色一黯,垂头丧气的说道:“那他一定是、一定是你哥了!”说到最后,梁昊脸上已久是容光焕,显得极为得意。到是高媛媛颇为吃惊,妙眸圆瞪道:“你怎么知道?”梁昊嘿嘿笑道:“虽然我肌达,可脑子却没被肌塞住。而且,别人我不知道,高少尉,嘿,我可是闻名已久了……”

    梁昊用力握着高远的手上下摇晃道:“高哥,我对你可是久闻大名了。”高远对着外人时,人自然沉静了下来,淡然道:“你太客气了,不过,我也有些好奇,你是怎么知道我的?”

    梁昊瞄了眼高媛媛,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声道:“我对令妹慕已久,高哥的被特招的事本是绝密,我原不该知道。可我虽不才,却有个好老子,这种事,还是难不住我的……”

    高远一笑,并不做声。这个梁昊乍看是张扬狂放,说话也似乎是语无遮拦,却能直指主题,有种勇猛直进的豪气。而他的动作表又极为的诚恳爽朗,有种坦磊落的做派,这种直言不讳并不惹人反感,反而让他极具魅力。

    “昊子,这个就是你相中的小妞啊?长的是不错,啧啧……”梁昊正在口沫纷飞的自我介绍,却从车里又下来一个摇摇晃晃脸色苍白的青年,指着高媛媛啧啧称叹。

    高媛媛被人这么指着,心中非常不悦,脸色微微一变。那人嘿笑道:“小妞,还tm的装纯,等昊子玩腻了,老子让人轮死你……”高媛媛子直爽,最受不了这个,嗔道:“垃圾。”梁昊听这人说的离谱,急忙解释道:“这小子抽大麻抽傻了,别理他。今天是我不对,什么也不说了,改天给媛媛和高哥请罪。”

    梁昊说完,急忙拽着那人上了车,那人被拖在上车时还诡笑的指着高媛媛,“小b,你等爷爷有时间好好玩玩你……”

    (推荐竹乌鸦的《误入仙魔》和香蕉的《异化》,不认识两位作者,但书真很好看~嗯,很好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杀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