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正月

    <---凤舞文学网--->    一把剪刀后不久,岳破把林平之屋子内一扔,拿回两壶酒几个点步到了令狐冲那,令狐冲接过来酒说:“你这样是不是损了点,喝坏体怎么办?”岳破不理他问:“小师姐呢?”令狐冲沉默会说:“师娘让她来了你相好到处走走,免得晚上又喝粥。--凤-舞-文-学-网--”岳破笑笑说:“老头让我看不对就杀了他,我这不是忙着洗脑吗?”令狐冲一惊问:“为什么?”岳破道:“你没见东方不败,要是还有个那样武功人恨世嫉俗,你说会怎样。”令狐冲沉默不说话,岳破道:“我知道你心中有点那什么愧疚,觉得自己在抢他人所,你要想想,你不抢,小师姐做活寡妇?还是想她嫁给别人,恩!比如我这样?你这不是被的嘛!救人于水火中,乃是大无量的功德”

    令狐冲看他会说:“我现在知道为什么和你在一起比较轻松,你就是火烧了华山,也能找点理由出来开脱自己。”岳破问:“怎么不满意这解释?”令狐冲笑说:“还真满意,我就看你那样恼火,你这样能洗脑吗?”岳破抓头说:“我不知道,试下先吧。”

    岳破到了晚上悲哀发现,由于剑宗弟子无理加入,华山住房紧张,任盈盈和岳灵珊混在一起,令狐冲早和别人拼了房间,自己只好回到平台那和林平之混一起,岳破却是留了几分心,虽然林平之对那事看法已有,但暂时还很难相信他的人品,睡梦中仍旧处在很警觉状态,只要林平之拔剑就能知晓,唯一讨厌是有对玉马放在桌上,恩!碍眼的。

    几天下来,白天就和任盈盈去荒野,晚饭后就混在平台上,在林平之的口中从未听到岳灵珊的名字,即使岳破有心说到,林平之不是转开话题就是沉默不语,林平之在少年时代本就是纨绔子弟,说的上真心话的没几个,到华山后因为令狐冲的关系,大家对他甚有敌意,这样也让他的格更加沉稳,岳灵珊从小就崇拜自己父亲,上林平之倒不是偶然。岳破胡扯时候,林平之就在旁边听着,听到精彩就笑一下自己附和几句,偶尔也说说自己小时候的故事,经过岳破小心勘查,确认林平之和自己乃是纯洁的朋友关系而非更加神圣的同志关系。

    大年三十晚上,闹非凡,连岳不群都能开怀大笑几声,宁中则见林平之虽然仍旧少言语,但偶尔也笑上一下,很是欣慰。初一:在岳破大举鼓动下,五十名弟子集体要红包,洗劫岳不群宁中则后,把三不洗劫一次,然后在令狐冲号召与岳破威胁,更有重金的惑之下,群奔林平之处。

    林平之宿醉刚消,怎么醉的?不好说,反正岳破回山后,他清醒时间不多。林平之听见吵闹走出小屋,见了黑压压人群,心中一惊,岳破左手举拳示威,右手抓红袋子提示,群弟子齐声道:“祝林师叔……”林平之更惊问道:“怎么回事?”岳破旁边说:“过年了,要钱来了。”林平之再惊:“我…我就三十两银子…”岳破笑嘻嘻小声说:“红包我帮你准备好了,你那有没什么值钱的古玩了,玉器了我可以…呵呵你明白?”岳破见林平之犹豫,无所谓说:“没钱没关系,你是风清扬的弟子,手一招让他们滚蛋就是。”

    林平之一听,膛,回屋把一对五寸来高的羊脂玉马塞给岳破,岳破忙推辞一番,林平之坚决的塞到他手中,岳破很无奈拿了一叠红包塞给林平之,林平之开始分发下去,群弟子早被交代,只能说好听的,戏要演足了,否则不管是谁的亲传弟子,立刻没收红包,打劫全财产,剥光衣裤,悬挂山门,一干弟子没有不相信岳破干不出来,各个恭谨有加,林平之每分发一个红包,脸上笑容多上一分。

    岳破怀揣玉马,几个点跃坐在令狐冲和岳灵珊旁边,岳灵珊摇头说:“小师弟,怎么戏弄起他来了?”岳破笑说:“有残缺,最是自卑,我这不是替他增加自信来着。”令狐冲道:“增加自信?那你怎么还骗人家的东西?”岳破说道:“我是买的。”令狐冲‘哦’了声说:“我猜猜红包里面是不是有五钱银子?”岳破怒说:“!整一两,世面上流通最小面额银票,”岳灵珊吃惊说:“竟然和大师哥说的一样,你就用五十两银子买了那对玉马?”岳破笑说:“这不是钱的问题,有时候一个馒头可以买个大媳妇,我这把握商机,我占了便宜,他还得谢我来着,教育还是要花钱的。”岳灵珊朝岳破大吐舌头。

    群弟子按计划散去,林平之犹豫一会,也走到三人面前,与岳灵珊对看一会,掏出最后一个红包,犹豫很久说道:“给你的。”岳灵珊听完两行眼泪刷的下来,颤抖接过红包声音哽咽一句话也没说出来,点了下头跑下山去。岳破一拉林平之坐下说:“我还真怕还有我们的份呢。”林平之勉强笑下说:“哪能呢。”令狐冲看他眼说:“林…”林平之说道:“你叫我平之或全名可以了。”令狐冲点头扫了眼笑嘻嘻的岳破说道:“平之,别堕了你师傅的名头。”唉!要不然那小子一定玩死你,令狐冲在心中把话说完。

    那天开始岳灵珊不再去明窥,令狐冲也没了人影,岳破没事就跑跑后山,老爷子就没出现过,貌似已被少林绑架。任盈盈与宁中则关系如同火箭升空一般,没事就拉伙下山采购东西,花的尽是岳破蒙来的钱,倒是岳不群只是礼节上点点头,与任盈盈话语颇少,林平之午晚两餐也不再由人送上,自行下来凑一起用餐,虽有个别弟子有所猜疑和看不舒服,但岳破早恶言在先,所以在言语上也颇为恭敬,后更觉林平之份虽高,却也没什么架子,得令狐冲明示也与之多有交谈。

    正月十五后,恩是正月十六,岳破拉了任盈盈先惜别一番,再拉了令狐冲交代一番,告诉他有人杀上山来,要奋不顾保护他未来的弟妹,再威胁宁中则想早抱孙子,千万看好她的徒媳等等事,然后与林平之两人晃下山,岳破拿好主意,第一件事先锻炼林平之的脸皮,锻炼多厚?能达到有人当面骂他是阉人没感觉就成。

    到了山脚,林平之由岳破带领先到长安,岳破问:“林师弟,你可知道行走江湖最重要是什么?”林平之很快答道:“我爹爹在世时候说过,行走江湖在于个礼字。”岳破摇头道:“你爹爹因为讲礼,所以就那么死了,行走江湖呢,最重要应该是个钱字。”林平之奇怪问:“为什么?”岳破反问:“你现在还多少钱?”林平之摇头道:“都被你骗…赢走了,我哪还有钱。”岳破笑说:“我的钱全上缴我婆娘了,如今我们无分文,怎么去四川?”林平之头一晕说:“难道又要乞讨……”岳破头也晕说:“你…好没志气,我们打劫。”

    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第七十章劫财施善

    更新时间:2008-9-711:19:48字数:2896

    林平之大惊道:“林家三代干的是保护家财产的行当,一直和绿林盗贼作对,我怎么能作绿林勾当?倘若给人见到,教我如何做人?小师哥,大盗都由小贼变来,而小贼最初窃物,往往也不过一瓜一果之微,由小而多,终于积重难返,泥足深陷而不能自拔……”岳破忙制止再说下去,清醒下脑袋说:“打劫有几大好处知道吗?一:锻炼眼力,打劫要看对象,妇孺不劫,老百姓不劫,好人不劫,穷人不劫,要分辨清楚,就看各人眼力如何,要是不小心把东方不败打劫了你知道有什么后果?所以眼要毒,第二:打劫不能老针对一个门派,容易让人追杀,这样就注定你要和千百不同门派人交手,增加武学阅历很有好处,第三:我们是打劫,求的是财,所以拿钱而不能伤人,这就能锻炼你控制招式的收发,向高手境界再迈一步,第四:增加实战……”

    林平之晕晕问:“这么多好处?可是我父母从小就教导……”岳破嘿嘿一笑挥手说:“你跟我来”走到一老乞丐边,识得是丐帮弟子,上前说:“老头,我和解风是哥们,借个盆子用下。”也不管同不同意,拿了过来问林平之:“这算不算抢劫?”林平之一楞说:“有人可说,应当不算。”岳破点头一把摁下林平之,把盆子摆在他面前说:“为了凑足路费,委屈你下。”开始吆喝道:“瞧瞧看看,古今第一惨人…”林平之大汗,忙一捂岳破嘴说:“小师哥,我听你的。”

    岳破点头把盆子踢回给乞丐说:“替我问候你们帮主。”突然看见一人步入闲鹤楼,眼睛一亮咬牙切齿说道:“先学打劫第一招,明理暗劫。”一挥手跨步进了闲鹤楼,林平之左看右看,可怜他幼禀庭训,大丈夫须当立定脚跟做人,宁做乞儿,不作绿林盗贼,但确实是无分文,做乞丐如今不是自己丢脸,还把风清扬的脸也丢了,无奈小心的跟着岳破。

    岳破一拉林平之闯进一间雅间,凑了位置一坐,在座五人见了岳破大是惊讶,正不知道怎么说话,岳破一锤桌子道:“祖千秋,亏我把你当知己,却把我事出卖与我那婆娘,引起夫妻关系的极度紧张。”祖千秋一楞说:“圣姑有所问,小人自然要答,岳少侠是否任我行……”岳破一挥手说:“与他没关系,我是和你算帐来了,由于你的谗言让我吃了一个月的粽子,吐了半年,让我在师兄弟面前丢尽了人,这帐怎么算,”祖千秋听了惊讶说道:“啊!有这事,这…岳少侠,这虽然不能全怪在下,但确实有在下的不是,我祖千秋受圣姑大恩,虽然神教说其叛教而出,但仍旧是我恩人,岳少侠又对在下朋友相论,发生这种事……岳少侠您说要胳膊要腿要眼睛,尽管开口,我必然不皱下眉头。”

    岳破一举大拇指说:“好汉子,我这人也不是那样小气,只要是江湖面子问题,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随便拿个百两黄金我补补面子?当然你觉的过分了也就算了,我能认识你这朋友也就非常满意。”祖千秋忙说:“少侠被圣姑责罚一事,我们有所耳闻,但没想是如此手段,少侠虽然如此大度,如若没个说法,江湖上岂不是说我祖千秋小人,这百两黄金一定要给,算是我给少侠赔礼道歉。”岳破一拍桌子说:“那怎么行,我岳破看你是汉子,这丢人之事我自己受了就好,岂能……”祖千秋道:“算是小人求岳少侠,赔礼总要有礼,此事要泄露江湖,我也能说早向少侠道歉赔礼,他人也不会看低我祖千秋,说我是有恩无义之人。”

    岳破笑呵呵的把五人凑的一叠银票揣进怀中,领着低头走路的林平之出了酒楼,岳破见他那样说道:“你是不是觉的不好意思?也成,这钱你就不要花了,你自己想办法去。”林平之问:“小师哥能不能…借我百两银子?”岳破立刻道:“可以,但我一般都放高利贷,明天还一百五,后天还是二二五,你自己看吧!”说完拿出一张银票。

    林平之大恐,这哪里是高利贷,简直是抢劫,也对!这钱也算是抢来的,思来想去就和岳破到了客栈,岳破肘撑柜台问:“林师弟想好没?一呢一起花,花完了再打劫,这事我和大师哥也不算少干,二呢我借你钱,记得三天还一次利息,三呢你继续乞讨到四川,”林平之小声问:“打…劫都打什么对象?”岳破说:“当然是武林中人,有仇的,看不顺眼的,钱太多的,太坏的。”林平之咬牙说:“行!”岳破轻轻一笑,这是考验这小子道德观**,华山又一高手堕落。

    三天后,两人尾随嵩山费彬已经一天,岳破看林平之仍旧不好意思,宁可杀人也不抢劫时,继续做思想工作道:“你知道你师傅最常挂嘴边是什么话吗?”林平之问:“是什么?”岳破沉声学习风清扬口气道“我从没把什么武林规矩放在眼里,想抢就抢,想劫就劫。”林平之疑惑问:“真的?”岳破点头道:“真的”林平之咬牙就要跳出草丛,岳破忙拉住,把他校服一脱,拿了个面罩戴上说“可以了!”

    林平之跳出草丛,走到正在荒野茶店喝水的费彬面前抱拳说道:“这位兄台,打……”一个劫字楞没说出来,岳破看了喷血,费彬早见他跳出来,扔了一两银子在地上说:“拿去。”岳破叹息,脸皮真是天生,想加厚好难,见林平之惶惶无助,频频回头看他直接走了出来说:“喂打劫啊,钱,衣服,剑,女人全部放下,少罗嗦,说一句话一个窟窿,用拳头砸的。”费彬怒瞪岳破一会,半顿饭后,只穿了一条底裤悻悻走了。林平之拿了千两银票颤抖问:“这就行了?万一找上华山怎么办?”岳破一楞说:“你不知道我不是华山弟子吗?”林平之默然,岳破笑下说:“走,现在我们有几千银子,得把钱花出去再说。”

    这才是岳破真正目的,每到一村一镇一城,岳破就与林平之去善堂,粥厂,以商人之子化名捐赠,每次出手少的百两,多的五百之数,路遇穷困人等也加以帮助,林平之问:“为何如此。”岳破道“你昨天要是不拿五两银子与那小女孩,她爹就会没钱买药病死,她爹死娘改嫁,她只能被卖掉做丫鬟,做女,你给她五两银子,就是救了她一生,不好吗?我们所捐之地,如果来年收成不好,是不是也可以少饿死几人?”

    林平之问:“你常做这样事?”岳破摇头:“少做,除非经过之地有大灾。”林平之问“那为何......”岳破看他眼说:“不为何,你不做,我们就不做好了。”林平之沉默会说:“我从福建到衡阳那阵,也是这路而行,做乞儿被人当贼,恶语相向,虽有善人施舍,但终究是少数。”

    岳破笑说:“看来这路人坏透了,我们的钱是捐错了,我们走吧!正经事要紧。”岳破正考虑怎样才能让林平之安乐死,这小子人还凑合,少点痛苦也是应该,唉!是你师傅让我清理门户,到了阎王那得说清楚。两人有一搭没一搭骑马出了村镇,林平之心神不宁,岳破已经想好了多种办法,在考虑是不是先要征求下林平之意见时候,林平之突然沉声说:“有肥羊…”岳破抬头见一魔教装束之人骑马对面远处而来,背背一小行囊,疑惑看了林平之一眼,林平之笑说:“我林平之乃是风清扬弟子,怎能与市井妇孺,升斗小民一般见识?”提马出前喊道:“喂打劫啊,钱,衣服,剑,女人全部放下,少罗嗦,说一句话一个窟窿,用剑捅的。”岳破听那嗓门学自己说话,不由哈哈一笑。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江湖之徒手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