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 笑傲无侠

    <---凤舞文学网--->    岳破与令狐冲分开,令狐冲先去长安客栈研读书册,岳破单人行华山,一入华山,提气飞上,行不过半程听见附近一山谷传来女子喝彩声音,潜了过去,却见山谷中岳灵珊坐在一侧,林平之正在练剑,林平之那剑法使出,岳破竟然看见几分东方不败的影子,快捷轻灵,形飘忽,有如鬼魅,在岳破左侧却有一黑衣人隐藏草丛之内,手执纸笔记录剑法。--凤-舞-文-学-网--

    岳破知道这就是所谓的内,他不相信岳不群那么精明的人没有安排,冷笑一下专心看起这辟邪剑法,看了一会,让他大吃一惊,这辟邪剑法单纯剑法而言,恐怕只有令狐冲的独孤九剑可以凌驾其上,林平之一路剑法使完,边收剑边淡淡问“你怎么又来了?”岳灵珊笑说“我来看你啊!大家都说我家小林子最是用功,我带了点鸡汤慰劳你下。”林平之看了她一会神复杂道“我练剑不喜欢别人打扰,你以后还是别来了。”抛下岳灵珊自顾远去。

    岳灵珊见林平之走远,跪坐在地哭了起来,岳破见黑衣人已遁,怀着满腔的罪恶感,轻轻飘了出来落在岳灵珊面前,岳灵珊一见岳破,忙站起擦下眼泪说“小师弟怎么回来了,也不招呼一声?”岳破坐地上说“小师姐,我们好象很少聊天说话。”岳灵珊点头道“你小时候痴迷练武,后来就一直行走江湖,好容易见上你一面,却是又不知所踪。”

    岳破点下头道“师傅和我说了你与林师弟成亲的子,让我领了大师哥到处走走,不想让他回山。”岳灵珊沉默很久说“我知道你和大师哥最要好,我也一直知道他待我很好,你…你多劝劝他。”岳破点头道“我知道了,你也别太委屈自己,我看那林平之没怎么把你当回事。”岳灵珊一楞淡淡说“林师弟只是如爹爹般稳重了很多,是我不好来看他的家传剑法。”岳破见她脸现凄苦之色,深深后悔,看来此事真是办错了,不由更加心灰意冷,没了说话兴致道“我们回去吧,”岳灵珊摇头道“你先走吧!我想一个人呆会。”

    岳破点点头拔而去,心中更加烦闷,也不回门派,直接上了思过崖,一个纵越到了后山,此时已是傍晚时分,风清扬站立崖边,却是气色好了许多,眼角一扫见了岳破笑说“怎么,精神不太好,八月十五也不来看我。”岳破道“还不是办您老交代事去了。”风清扬问道“都成了?”岳破黯然道“都成了。”

    风清扬看他会说道“有什么事和我说说。”岳破坐下说“我没听您的话马上毁了剑谱,却是让林平之学了,”把事前因后果说了一遍,风清扬听完沉思会问道“一个人拿了路边摊子的杀猪刀,捅死了自己仇人,结果被官府拘捕,你觉那摊主的错还是那刀的错?”岳破细品会说“您老意思是,林平之得报大仇,即使是有所遗憾,也是他自己愿意,并没有人他?”风清扬点头道“你居心不良一会再和你计较,林平之自己愿意选择自宫报仇,与旁人是没有关系,鱼和熊掌岂能兼得。”岳破头点的和小鸡啄米般道“姜还是老的辣,我这人就是过于善良,才自寻烦恼。”

    风清扬看他眼说“我怎么好似觉你这话在骂我?”岳破摇头否认道“是夸自己,哪敢骂您老人家。”风清扬叹口气说“世风下,林平之被青城灭满门,武林中人谁不知晓?可是少林也好武当也罢,就是那岳不群也是有能力,但有人帮他主持公道吗?我看连提起过的人都没有,他是看透了这世态炎凉,才无奈自宫练剑,新婚在即,这需要多大勇气。”岳破默然,风清扬是把自己和大师哥也包含进去,自己真没想帮谁主持什么公道,再者因为令狐冲缘故早看林平之不爽,先入为主这么一想,从没想起要挑了青城的**头。

    风清扬看他模样说“当今武林早无侠者,多的是明哲保真假君子,独善其,再就是争权夺利的真小人,你也别想那么多,我没怪你们,现在我们开始算你这居心不良的帐。”岳破忙道“别啊!一会再算成不,我和大师哥和东方不败干上了。”风清扬惊讶问“冲儿没事吧?”岳破愠色道“你的冲儿没事,你破儿被戳了七个窟窿,外加半两耳朵。”把事说了一遍,风清扬叹说“东方不败我曾经打过交道,可称是文武大略之人,没想练就葵花宝典竟然成了一名妇人,看来确实是不该让你们救那任我行出来。”

    岳破道“确实是哦,当他女儿面都能给我这女婿下出招,卑鄙之极。”风清扬看了岳破好一会说“我年轻时候曾经迷恋美色,结果……”岳破接口道“恩,结果你成了高高手,我大师哥也是迷恋美色成了高中手,我呢也迷恋……好痛”

    风清扬收回拳头说“唉!看来你是做定铁了心的王八,我就不说什么了。”岳破笑嘻嘻说“老爷子,我这有事想让你帮我拿个章程。”风清扬问道“何事?”岳破说道“你知道我师傅男人的野心是吧!我也想帮华山一把,让他把剑宗给兼并了,你看如何?”风清扬听这话可是心复杂,沉默很久道“岳不群若能善待剑宗本无不可,对华山派也算是件大好事,我只怕剑宗被他当了工具使。”

    岳破沉思会说“老爷子说的极是,我估计当枪使的机率很高,其实我知道您隐居在华山中,也是放不下华山罢了,你有没什么想法?”风清扬摇头道“除非你师傅是掌门,否则岳不群人品我放心不下。”岳破眼睛一瞪森森说“老爷子,我把他干掉怎么样?痛啊!又打我,您老别用内力敲啊”风清扬缓缓说道“二十年了,有再大仇恨也应该了了,更何况本是兄弟,你若能说服封不平,我就出次面,我想岳不群再怎么着,在面上也不能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中条山位于山西省西南部,因居太行山及华山之间,山势狭长,故名中条,东段称历山,以舜王坪最高,拔2322米,剑宗在此经营已有十五年之久,二代弟子也有二十来之人。岳破看看边令狐冲感叹,这和男人爬山真是越爬越累,若换任盈盈摸摸小手吃吃豆腐,遇到夏天香汗湿全,不仅养眼而且…..!令狐冲也是哀叹,这和岳破出门从未有什么好事发生,连东方不败都能遇的上,指不定还有什么事,两下幽怨眼神相交,各自一颤,不一起怪起这剑宗没事怎么把窝弄的这么高。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江湖之徒手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