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宁中则

    <---凤舞文学网--->    庆收藏破五千加更一章

    宁中则轻声道“两只都是老狐狸,不过那卜沉应该是真知道剑谱在哪,但一说出来那上官云定然翻脸不认帐。--凤-舞-文-学-网--”上官云轻走几步道“好,我上官云对天发誓,如若不守约定就是叛我月神教,千刀万剐死不足惜,不知这样卜兄可否满意?”卜沉点头道“上官坛主确实有诚意,我且信你一回,你观那达摩老祖画像手指,左手放在背后,似是捏着一个剑诀,右手食指指向屋顶,”上官云问“有何奇怪?”

    卜沉对沙天江一点头,沙天江双掌击向屋顶,蓬的一声,泥沙灰尘簌簌而落,一团红色的物事从屋顶洞中飘了下来,却是一件和尚所穿的袈裟,上官云轻跳抓在手中,扫了几眼,一挥手冷森森道“杀”卜沉大惊道“你且不怕你下属泄了你的誓言?”上官云哈哈一笑“我说不守约定,却没说什么约定。”“你好卑鄙”上官云没有撒谎,带来的确实是精英,不过一盏茶时间,只剩下卜沉和沙天江凭借快刀苦苦支撑。上官云得意道“两位考虑清楚,入我神教比在左冷禅……”

    宁中则一咬牙道“我救人,破儿冲儿你们夺剑谱。”宁中则关键时刻还是认为剑谱更为重要,两人应声破窗而入,上官云大惊,边两个护卫杀出,令狐冲出剑退却伤不到人,说句“果然好武功。”岳破飞扑向上官云,上官云拔剑指掌心,来剑凌厉,岳破不敢抓,一拍剑,落地掌出,上官云见被欺,一抛长剑,却被岳破左手扣上,右手掏进坏中,此抓练过,熟门熟路,抓得一堆东西,看也不看直接塞进怀中,却被上官云左手击在右肩,上官云一摸怀中冷汗直下,要是没得手却也说的过去,这般已得手,却被抢走太难交代。心一横手成爪,招招取岳破前。岳破刚吃了一掌,血气浮动,见来势凶猛,强要对上,令狐冲刚杀了两护卫,见此出剑退上官云道“不要命了!”

    岳破呵呵一笑,这是自然反应,原本围攻卜沉的人如今全部撤出,四人取宁中则,六人攻向令狐冲和岳破,卜沉沙天江见机也不停留,翻出门墙逃命去了。宁中则生生护着女儿,对抗四人却很吃力,岳破见此,刚要过去却被上官云缠住,上官云知道不是岳破对手,只求缠了对方专心防守,见岳破心神不宁,再看宁中则那样心中有数喊道“拿了两个小鬼做人质。”令狐冲独孤九剑神鬼莫测,但这些人更强悍,右手被刺掉了兵器,左手一抄继续攻来,左手手腕被断,双脚踢出,令狐冲只是剑法高明,这等临敌应变的奇技怪招,却和第一流高手还差着这么一大截,虽能不败却腾不出手来。

    宁中则一声闷哼,却是中了一剑,岳破大急,狂吼一声,左生吃上官云一掌,右拳打在上官云左肩胛,两败俱伤,但岳破有备再加内力更为雄厚,故只退了两步,上官云却是飞出数丈,岳破把血吞下,双腿急袭围攻宁中则四人,四人分出两人,双刀劈下,岳破空中一转,手抓两刀,内力一运拗成两段,上官云深知重要,强吸口气,右手成爪侧面攻向宁中则,宁中则剑一刷,上官云却是虚招,落地一滚拿了岳灵珊喝道“住手”

    终于是有句住手能让岳破真的住手,上官云下属围聚一起,还有七人之数,岳破拿了条椅子扶宁中则坐下,宁中则却是方寸大失,岳破再看旁边令狐冲也好不到哪去。上官云吐口血水却不急微笑道“原来是华山宁中则宁女侠,想必持剑那位就是华山大弟子令狐冲,你的剑法很好,能告诉我是什么剑法?”令狐冲冷冷道“快点放人。”上官云哈哈一笑“人一定要放,我先认识认识少年英雄,这位定是宁女侠高徒岳破,你与我神教任大小姐的事可谓是世人皆知,却不知怎会在这?”

    岳破也笑笑说“小两口闹矛盾,出来避避风头,我看你伤了五脏,还是有快放的好,免的就此殉教,还拿不到抚恤金。”上官云也不生气道“很简单把那袈裟给我,我就放人。”令狐冲上前一步道“我们怎知你会拿了袈裟就放人?”上官云道“呵呵,第一你们没得选择,第二你们两个武功很好,我不想为了公事多了两个对头,第三嘛我也不想得罪任大小姐。”岳破问道“盈盈有如此权势,能让一坛主给面子?”

    上官云道“任大小姐深得东方教主疼,她所要求从未被驳回,神教中人谁敢不让她几分?”岳破看了眼宁中则,宁中则点点头,岳破拿出袈裟道“希望你记得你刚说过话,否则就是黑木崖,我也敢去闯一闯。”话落袈裟扔出,岳破等人本就靠着墙边,袈裟行到一半,突然一蒙面人破窗飞入,拿了袈裟一口气不泄直飞出去。众人一楞,那上官云却真不敢伤岳灵珊,招呼一句,七人随后追去。

    令狐冲正想也跟上去,却见宁中则和岳破两人却没半点表示,宁中则声音却似苍老几分道“冲儿,你收拾下带他们回去,破儿你跟我先走。”岳破点头,扶了宁中则回镖局。宁中则问“破儿,你是不是知道什么,瞒着我?”岳破呵呵一笑道“其实您老也知道不是,只不过不愿意去想罢了。”宁中则再走一段问“你怎么看?”岳破豪气道“听您的,大不了重新帮你找个男人。”宁中则虽是闷烦,却也被岳破这话逗到,一揪耳朵道“你说话怎还是这般粗俗,那盈盈就是那魔教女子?”岳破点头道“呵呵!就是那妖孽。”

    宁中则点头道“我老了,管不了许多。”岳破知道她是受了打击,心灰意冷才这么说,等她一恢复女侠份翻脸比翻桌子还快,两人一路说话进了镖局,守门弟子见了大惊正要开口,宁中则摆手道“不许出声。”到了自己房前见里面还有烛火对岳破说“你先在这等着。”

    岳不群正在挑灯看书,宁中则进来似乎也无所觉察,宁中则坐下说道“珊儿没事了,师哥,你把那剑谱拿出来,我交给平之。”岳不群沉默会摇头道“师妹,你可还记得左冷禅我让位一事?一次不成,后面不是又带了大队人马要上华山,如果不是我们走的快些,你说会怎样,左冷禅意图吞并四派,其心昭然若揭…….”宁中则打断柔声道“师哥,我华山一派的剑术,自有独到的造诣,紫霞神功的气功更是不凡,以此与人争雄,自亦足以树名声于江湖,原不必再去另学别派剑术。我知近来左冷禅野心大炽,图并四派。华山一派在你手中,说甚么也不能沦亡于他手中。咱们联络泰山、恒山、衡山三派,到时以四派斗他一派,我看还是占了六成赢面。就算真的不胜,大伙儿轰轰烈烈的剧斗一场,将命送在嵩山,也就是了,到了九泉之下,也不致愧对华山派的列祖列宗。”

    岳不群道“你这话当真是妇人之见。逞这等匹夫之勇,徒然送了命,华山派还是给左冷禅吞了,死了之后,未必就有脸面去见华山派列祖列宗。”宁中则继续说道“你看我们冲儿破儿武功如何?两人合手之怕是方证方丈都不能轻胜……”岳不群打断道“冲儿学的是独孤九剑,破儿学的乃是徒手功夫,我和他们都无法融为华山剑法,可这辟邪剑法,只要我精心专研,我可让华山剑法再上一层楼。”

    宁中则道“师哥,此物本是平之所有,我们何必贪得,我不能让你和华山清誉毁在其中,你若是执意如此,我只好……我只好让破儿进来,我看风师叔早就明白你取辟邪剑谱,破儿来这有九成是为了阻你夺谱之事,我知道他子,即使是我让他放手,也未必能成,冲儿向着你,你的话他从来都听,难道你想看他们两个互相残杀?就如同二十年……”

    岳不群沉默许久长叹口气摆摆手道“罢了,你拿去给破儿,他不能使剑,让他处理我放心,”说完在怀中把袈裟拿出交给宁中则道“师妹也好生包扎一下。”岳不群看宁中则拿了袈裟出去,闭上眼睛痛苦的靠在椅子上,他知道自己妻子说的没错,岳破就是得罪宁中则,动用武力也要得那剑谱,真是这样话,华山人脉声誉必然全毁在今,自己还能想什么光大华山美梦?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江湖之徒手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