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 黄雀在后

    <---凤舞文学网--->    令狐冲口便如有甚么东西塞住了,几乎气也透不过来,突然要坐在地,岳破忙手一抄抱住,闪到墙角,却见对面房屋顶有五个人大鸟般的飞到老宅屋顶,令狐冲手指拿了个二字,岳破知道是第二伙人,见那些人比白天三人手强了许多,也不轻动。--凤-舞-文-学-网--五人自然也发现了林平之他们,却不言语,把瓦片掀开,静静看着两人到处寻找,想是借他们之手找到就下手。

    令狐冲关心岳灵珊,正要拔剑,却是岳破内功高,又听不对,忙一摆手,小巷奔袭而来十个蒙面人,武功都还不弱,令狐冲一看拿了个一字,知道是魔教人到了。屋顶五人也发现魔教来人,轻拔出剑,魔教一首领手一挥也全部停了下来,各拿兵器手弩,却都不动手。

    还好是在一小巷之内,夜也算深,要不这一阵战非要引起动,令狐冲拉拉岳破衣角,朝屋内稍一转头,岳破大怒:小样,现在还惦记女人,却见屋顶那五人轻轻还剑入鞘,拱手离去。令狐冲悄悄在岳破手心写个“杀“字,岳破点头,那魔教首领见七人离去,稍一犹豫却领一伙人退去。

    岳破和令狐冲见此也悄悄跑到较远地方,岳破问道“怎么回事?”令狐冲沉思会道“魔教几人武功虽不差,但是却不是那五人对手,唯一依仗是那六把机弩,他们应该是怕他们进屋后,那些人就此掩杀,又是夜晚,距离又近,机弩难发挥作用,所以魔教也不想冒险,至于那五人退去自然是怕了那机弩,你看我们白天差点就着道,我看两边的后援将到,今天才掩旗熄鼓”岳破点头问道“这三伙人前几有没遇在一起?”令狐冲点头道“这两伙人没有遇见,但第三人却是常常在后跟随他们……好象也是华山轻功。”岳破道“那一定就是内,林师弟呢?”令狐冲对岳破这判断深为满意道“林师弟,每天都会来这一个时辰左右,别人看了也不伤他,看来都是想借他手找那剑谱,小师妹却是第一次来。”

    岳破道“据我所知,魔教此次动用了一个坛主和最少一个省的精英,但看他们武功差的好远。”令狐冲点头道“这样说应该是路上耽搁了。”岳破叹口气道“我原本以为我们两个搭配是最强,弄来弄去倒是最势单力薄。”令狐冲道“总会有办法,实在不行,我们就烧了这房子,总比落在魔教手中好的多。”岳破忙道“不可,林师弟大仇能否亲报系之在上,同门之在侧岂能畏难而退?”令狐冲拜服道“多谢小师弟提醒,我险些忘了此节,不过现在两边人看的都很紧,只怕还有暗哨,这如何是好?”岳破无奈道“只能大家一起欣赏他俩打骂俏。”林平之可能是因为有岳灵珊相陪,鸡鸣时分两人才离开,魔教与另伙人暗哨仍旧互相僵持,岳破和苦涩的令狐冲见此也不久留。

    第二天早饭时,宁中则看四人眼睛红肿,无精打采,奇怪问道“破儿,你昨夜去哪鬼混?”岳破忙道“我与大师兄多未见,彻夜一起。”宁中则点头问道“珊儿,你怎也如此憔悴?”岳灵珊有点吞吐道“我昨夜和林师弟一起…聊天。”岳不群缓缓说道“此次乃是左盟主号令五岳弟子保护平之家传剑谱,免遭魔教抢夺,我与你娘商量过了,等事一了回山就把你们事办了。”岳灵珊满脸通红却是欣喜道“爹……”林平之忙站起道“多谢师傅师娘厚,我定然不负你们期盼,好生对待师姐。”

    几家欢乐几家愁,令狐冲却是筷子都拿不稳当,面无人色心酸不已。岳破呵呵一笑站起道“却是恭喜两位了。”林平之忙还礼道“多谢小师哥。”岳破转对宁中则道“师傅,我那换洗衣裳被你们当了,我让大师哥陪我去逛逛,中午就不回来吃饭了。”宁中则点头拿了二两银子道“师太交代,你过于奢华,这二两银子算是你这月例钱,你先拿去。”看着自己师傅古怪的笑容,岳破比令狐冲还心酸,咬牙接了过来。岳不群笑说“破儿,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你师傅乃是一番苦心。”岳破点头道“多谢岳掌门教诲,多谢师傅苦心。”令狐冲却似什么都没听进去,岳破顺手一拉就走,到了屋外,令狐冲仍旧是两眼迷离抓岳破手问道“小师妹却真要出嫁了?”

    岳破一怒一脚踩在令狐冲脚背上,令狐冲大痛抓了脚在那单腿跳,不过倒是缓过神来,岳破暗道:果然**的痛苦可以超越精神的苦楚。拉了令狐冲就走,令狐冲奇怪问“还是白天去?”岳破摇头道“我们找家客栈睡上一觉,晚上再行动手,时不可待,今晚就是拆了老宅也得找出来。”

    入夜,两人夜行包面,福威镖局后墙翻了出去,却见宁中则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岳破忙拉下脸罩呵呵一笑“师傅,您老怎有兴致在此晒月亮?”宁中则道“昨夜两只老鼠一直没有回窝,我这不是在抓老鼠来了,说鬼鬼祟祟做什么?”令狐冲怕岳破再没正经,出声把辟邪剑谱事说了一遍。

    宁中则点头道“我与你们一起去看看,你们先在此等候,我去换了衣服就来。”稍许宁中则一夜行劲装跃出墙来,岳破竖起大拇指道“师傅,风姿依然。”宁中则白他一眼道“好久没夜行,今天都听我的,拉上脸罩。”三人一行,令狐带领到了向阳巷,悄悄摸进去,却见里面有烛光透出,爬在门楣一看,只见岳灵珊与林平之被拿了麻,扔在角落,中间对持两伙人,左边一伙十三个人,也不遮面,再看衣装来是魔教无疑,另一伙是黑衣人共七人,领头两个人包脸不包头一个白发,一个秃头,大概五十来岁左右。

    宁中则轻声道“魔教那人是白虎坛的坛主,叫上官云,武功很是不错,后面应该都是他的下属,此人乃是东方不败的亲信,老谋深算,另一边人白发的很象是‘白头仙翁’卜沉,‘秃鹰’沙天江,都是单刀高手,如果真是他们,那就是左冷禅派来的。”

    上官云道“两位都是成名的高手,何必为左冷禅所用?不如来我神教,自然不会亏待二位。”卜沉摇头道“多谢上官坛主美意,怎奈我兄弟二人受左盟主之恩太重,不敢有负。”宁中则听这手心出冷汗,颤声道“他们敢这样说明白,必然要杀珊儿灭口。”岳破忙抓宁中则手问令狐冲“有几成把握?”令狐冲摇头“如果就我们三人就算不可胜之,也能轻易脱,要保护小师妹与林师弟就很难说。”岳破小声道“如果我们只救小师姐呢?”宁中则强镇静道“胡说,怎能厚此薄彼,破儿,一有空隙就进去救人,我与你大师哥掠阵。”

    上官云继续道“嵩山阻杀恒山三定可是费了不少功夫,我听说单是阻杀定静一人,就损兵折将,还被一毛头小子抢了八千两银票和一双乌蚕手,哈哈!看来左盟主还是比较轻武重权,就安排你们几人来夺剑谱,难道是认为你们就能对付我这三省精英?”话出众人大惊,嵩山二人是惊讶上官云如此了解自己内部况,宁中则和令狐冲是惊讶嵩山歹毒,岳破拿了手朝宁中则晃晃,嘿嘿傻笑,宁中则看此是又急又想笑。

    卜沉淡淡说道“我们自然是敌不过上官坛主,看来东方教主对此剑谱势在必得,不过你们搜了几天,可已经知道剑谱放在何处?”上官云瞳孔一缩,脸不变色道“久闻‘白头仙翁’卜沉乃是心细之人,可是有了收获?”卜沉不语,上官云笑说“既然这样,卜兄不如拿个计较出来。”卜沉沉声道“我兄弟本是早死之人,受左盟主大恩不敢负,不如这样我们取了剑谱,抄录一份,原本给你如何?”上官云道“可还有条件?”卜沉笑说“其他条件倒没有,只不过要上官坛主用东方教主名义发个誓,一切遵守诺言。”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江湖之徒手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