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岳式教育

    <---凤舞文学网--->    岳破变点声音站起,脸部笼罩烛光外,森森说道“我想干什么?嘿嘿”仪琳却道“你不要过来。--凤-舞-文-学-网--”岳破一叹,这话真是激发男人兽,也不再开玩笑,一前蹲下笑嘻嘻道“我就过来……喂怎么都晕了。”再弄桶水,三人醒来,手足束缚已解,见了岳破坐在一旁,三人齐哭,仪琳道“岳破师兄你怎么才来?姐妹们都被抓走了。”郑萼也道“刚才还有个坏人想侮辱我们。”秦绢哭说“那坏人好生可怕。”岳破暗骂自己欠骂,忙道“你们先起来,与我说说怎么回事?”

    三人一人一句,混乱不堪终于还能说个明白,定静来这时,全镇一人都没有,寻了家客栈,却听见有女子叫救命,分组派人前去查看,却被那女子一窝一布全抓了去,她们三人是最后一批,想来正要转移却是岳破闯了进来。

    三人见了岳破自然如同找到主心骨,围着问道“现在怎么办?”岳破头大如牛道“我怎么知道,出去看看再说。”三人出来,却是对街房子走出十几人,岳破喝道“什么人?”来人走近首领模样人道“我乃嵩山钟镇,你是何人怎会与恒山弟子一起?”岳破一笑说“我是谁不关你们事,你们把定静师太弄哪去了?”多人喝道“小子不要胡说。”钟镇却道“定静师太刚在我这问得贼人窝点,追向北方去了。”

    岳破问道“你们五岳剑派不是同气连枝?怎么你们不去帮忙?啧啧,为正道弟子,明知道贼窝也不去剿灭,…….”钟镇脸一变“拿下”三人持剑攻来左中右直指口,岳破一见嘿嘿一笑,这垃圾招式都在方生那抢来书册记载着,一个低头冲前,两拳一掌全部打飞,钟镇没想点子硬手,抽出把弯剑出手挽个剑花,直刺过来,钟镇外号人称“九曲剑”。这并非因他所用兵刃是弯曲的长剑,而是恭维他剑派变幻无方,人所难测,变化太多,自也遭限制,那就是收招太慢,岳破闪了几招,看准破绽,欺进去拿了脉门,顺便点了麻,左手提后领,挡在众人前面。

    众人原见岳破左避右闪,却没想一出手就抓了去,投鼠忌器不敢上前,只是喝令放人。岳破问道“师太哪个位置去了?”钟镇也是硬气一声不吭,岳破见此笑问道“你认识汤英颚吗?”钟镇大惊,怎能不识,嵩山被踩死第一人,惨叫一声“你是岳破?你不是走了吗?”岳破一楞问“你是怎么知道?”见钟镇不说话,一狠心把左手拇指直接掰了下来,钟镇掺叫一声,仪琳看不下去忙道“岳破师兄佛说…….”岳破叹口气打断道“别说了,知道你和那佛要说什么,你们把钱全交出来,放在地上,我就放了他。”

    仪琳又道“岳破师兄,钱财乃是万恶之首……”岳破怒道“狗为万恶之首,钱财乃是万恶之源。”仪琳笑说道“岳破师兄既然知道,何必再多取钱财?”岳破一噎道“你学坏了,都敢算计我了,我不管,你师伯把我全家当都黑了去,你们看什么看,把钱全放地上。”秦绢旁边小声道“岳破师兄,我师傅说了,拿走你的钱财乃是怕你堕入邪道,你怎能辜负我师傅一片好心,你不拿好不好?”

    岳破见仪琳又是期盼的眼神,不忍在纯真少女面前玷污自己形象,无奈道“我问一个问题,你们一起回答,有一人声音不对,我就杀了他,回答对了我就放人,也不为难你们,问:定静老尼姑哪个方向去了,马上回答”“南边”岳破点头道“很整齐,多谢几位,我也定当把各位事迹宣传宣传,恩!可以收买我的,你们回去考虑下。”话落在钟镇上连点两指,旁边一扔喝声“我们走”。几个回合三伤一擒,嵩山也不敢难为他们,闪开条路,眼望四人奔驰而去。

    岳破跑了一段,却见三女落在后面,却知道这时候扔下她们,是非常不安全非常不道德,但又舍不得那么多钱落在别人囊中,好生矛盾。三女跑近,那秦绢乃是定静关门弟子,年龄最小,功力最差,已经是气喘吁吁,岳破问道“你们想不想早点见到定静。”三人点头,岳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抓起秦绢放在背后说声“抓好。”双手再隔着袖子抓了两女小手,飞奔前行。

    秦绢虽是害羞,但也感动道“我师傅本要抓你,还取走你的钱物,你非但不恨她老人家,还这么急切的去救她…..”岳破一听怒道“你师傅竟然卷了全部家当,让我中午喝一肚子凉水,要是找到你师傅时候,人已经死了,钱财被人拿走,我就拿了你们三个卖了抵债。”秦绢哭下来道“我师傅才不会死呢,你胡说。”郑萼年纪最大忙安慰道“师妹别哭,师傅定然没事,岳破师弟开玩笑来着。”岳破横她一眼,那郑萼二十来岁,脸蛋圆圆笑,叫他声师弟也合适,说道“你们这些年轻姑娘毫没见识,恒山派派你们出来干甚么?”

    仪琳道“我师傅说,正因为没见识才要出来。”岳破点头道“此话实在胡扯,看来确实定逸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你们掌门好生糊涂,怎么让定静这有勇无谋的人带队?”一句话把三定全骂了,三女齐道“不许骂我师傅”岳破呵呵一笑“哪骂错了?好!我不骂就是。”

    一路奔来,岳破却是不怎辛苦,但郑萼仪琳却是受不了,看看头还不到中午,无奈找家路边小店歇息进食。四人一坐,岳破道“老板上只鸡,一坛酒,外带两斤牛,再来点素菜。”老板应了声让后厨安排,岳破问道“见了一个老尼姑了吗?”老板回道“确是见到,那条路跑了下去,刚走了近一个时辰,”岳破点头,菜上齐,四人一扫而空,秦绢再要了四个馒头打包带给自己师傅。

    老板结帐吆喝道“一两二钱,谢谢了”岳破轻轻一笑小声道“我上没钱了,你们有吗?”三女一番摸索,却也半文都没,岳破看了老板狐疑的眼色笑笑,把秦绢一提放在柜台上说“老板,这小娘么就给你抵饭钱,怎样?”三女大恐,忙道“岳破师兄,万万不可,你不是有三两银子吗?”岳破道“昨天就用完了,现在是去救你们师傅,你们自己看谁抵押在这,给老板做小妾?”仪琳忙求老板道“老板你发发慈悲,让我们走吧,我定然让师门拿钱来还。”老板却是色看着三人道“你们难道还想吃霸王餐?小哥说的没错,留个下来就好。”

    秦绢却是天生美人胚子,正在哭泣,有如梨花带雨,老板正要朝脸蛋摸去,岳破叹声,武林中人被普通人调戏,什么道理。一抓老板手说“你们宰了他,我们跑路!”回头一看却没动静,仪琳哭道“我留下帮忙做点杂活就是,乃是我们无理在先,岳破师兄万万不可伤人。”岳破见已经有教育效果,一推老板拿了二两银子拍在柜台上,带那三女走出,刚出店门那柜台直接踏了下来,岳破回头道“老板小小教训,野花刺手以后可别乱采。”

    秦绢却死活不让岳破背,指着岳破说“就你最坏,有钱不拿出来,尽会欺负我们,吓死我了。”说完又哭起来,岳破笑道“你们现在可知道钱的用处?如今你们是不是也觉定静师太做的很不对?。”仪琳却仍旧是好脾气擦擦眼泪说道“我们要是知道没钱,就找老板化缘,也不会有这事。”两女附和“就是就是”

    岳破问道“老板不愿意怎办?你打包不了馒头,大家一起饿肚子?那还有力气和坏人打架?”三女一听确实有点道理,仪琳道“看来钱财虽是外之物,却真是不可缺少。”岳破导道“既然如此,你们是不是觉的有责任帮我把钱要回来?”三女点头,岳破呵呵一笑,小女孩真好骗,钱钱回多了几分把握。秦绢上背,依旧原先模样奔驰而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江湖之徒手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