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被困

    <---凤舞文学网--->    方证却是吃惊道“少侠如此心急?”岳破站起再行礼道“助人乃快乐之本,还请方丈快快教导才好。--凤-舞-文-学-网--”方证点点头站起道“不愧是名门弟子,如此明理,你师傅却是说你调皮捣蛋,无法无天,不知自,看来却是你师傅冤枉了你。”岳破笑笑说“那是我师傅谦虚来着。”方证点头微笑道“既然如此,师弟你领岳少侠前往后山面壁处,至于这姑娘乃是魔教中人,老衲就亲自点选佛法,洗去暴历之气。”岳破一呆问“我去面壁做什么?她学易筋经还要先学佛法?”

    方证更是吃惊道“你师傅没与你说?”岳破摇头道“她说让我带着书信来见你,你自然会帮忙,还看我们造化。”方证**声佛号道“呵呵!宁女侠却是大智之人,你师傅让老衲留你们在敝寺小住几年,还说你拳脚凶猛,鬼点子多,让我们多布置人手,以防你金蝉脱壳,原来少侠却是不知?”岳破听后傻在那,突然跳起大骂“臭婆娘,连自己徒弟都晃点…….”任盈盈旁边笑道“你怎生舍得骂你师傅?”岳破转头脸带怒气道“现在不是人不在吗?先出口闷气再说,真见面我还舍不得骂。大师既然我们之间存在很大误会,我们这就回去问清楚,改再来向大师请教佛理。”说完一拉任盈盈手就要出门。

    却听方证一声响亮的佛号,十八罗汉成阵狂喝一声,岳破把脚拿回来,苦着脸对方证说“我师傅这种挟恩以报行为,为其弟子我好生丢人,我想方丈自然也看不下去,不如放我们走,我去寻了师傅对她说明此事可耻之处,晓以大义,以免她堕落邪道?”方证呵呵一笑道“你师傅交代,不管你说什么一概不理,只将你留在寺中即可,她过几年自然会带你回去。”岳破道“光天化,方丈就这般强抢良家男子和女子,可还有王法。”方证不理会道“你边女子武功已失,我教化后自然好生送下山去。”

    岳破大声道“那就是没得商量?”方证仍旧微笑道“你师傅信中说你拳脚厉害,不如这样我们下个赌约如何?”岳破问道“如何赌法?”方证道“你如果能打败我或是打败门外那些罗汉堂弟子,老衲恭送两位,如若不然还请少侠在我少林小住几年,粗茶淡饭却是不能少。”

    岳破心中骂无耻:这十八罗汉自己是别想了,罗汉堂高手,还结阵,死秃驴又是少林老大,自己很难是他对手,如今唯一办法就是和那方证拼拼体力,也许还有一线胜机。一想到此,岳破说道“大丈夫一言九鼎,方丈可是不能赖皮,不如再加一条,我胜了你传了这姑娘易筋经如何。”方证微笑道“传她是不可,你如胜我,我就替她用易筋经修补经脉如何。”

    岳破喝声“好”上前就打,方生到任盈盈那护持在旁。岳破一拳击出,方证轻舞僧袖,却是如铁版般的对上,乃是少林铁袖功,岳破之势可鼓不可泄,也不犹豫,两下相交,方证退了一步,仍旧是微笑,岳破却是气血沸腾,知道自己内力不是方证对手,更是不敢怠慢,连出三掌,四下金铁之声,那方证却是退了四步,方证却是心惊,要不是自己师弟与岳破过过招,自己没准备还真被气势压下,却也知道岳破再如此强攻必然重伤。

    方证飘后几步,伸出一指道“少侠好武功,不如试试老衲的拈花指?”岳破也是有苦自己知,那和尚自己一出拳却如同消失一般,有势无处使,也知道再斗下去自己必然内伤,见方证相让,心底佩服为人,但却不甚客气,运起霞光连剑指攻去。方证见岳破来势汹汹,拈花指出,轻轻对上,两指互吸,以极柔之力对极刚之力,就势边一引,想把岳破拉倒在地,但岳破下盘却是比他想象的稳当,纹丝不动不说,左手一拳再击出,方证一卷左手袖子将其包裹在内,却被岳破破了衣袖,掌与掌对,拼上了内功。

    紫霞功虽是华山镇山绝学却是比不过易筋经上乘,再加方证浸其中多年,自然是不敌,但那紫霞功却有另一霸道之处,功初发时若有若无,绵如云霞,然而蓄劲极韧,到后来更铺天盖地,势不可当。岳破拼着一股气撑着,方证却是叫苦,佛门内功均是柔和沉稳,自己倒能胜岳破,却非让其受重伤不可,可如果再行犹豫,蓄劲狂吐,却非自己能挡下来,如今见岳破有拼命之心却不敢开口,否则真气一泄,将是不可当。

    方生,任盈盈一见两人拼上内力却是色变,任盈盈急道“我喊三声你们一起撤去内力。”三声下,两人分开,各自收了内力,却见方证只是有些许憔悴,岳破是气喘如牛,两相比较自然分了胜负。方证手合什道“紫霞神功确实厉害,再兼少侠刚猛苍劲之势,老衲却是险些输了,少侠如此年纪有此修为,老衲佩服佩服,只不过更是定了老衲之心,需将少侠留此,免入了魔道。”

    岳破稍顺气道“大师慈悲之心我深了解,大师若能复了那姑娘经脉,我愿留在寺中,我如今无门无派,你让我出家也成。”岳破知道方证手下留,倒也没太耍赖。方证摇头道“我若是复了她经脉,却是让她多粘血腥,却是不可。”

    岳破叹口气,突然跳过来把任盈盈背上往门外冲,方证也不阻挡道“那姑娘乃是无武之人,不可伤之。”任盈盈却是感动道“破哥哥,你真好我们就是这般死了,我也很是欢喜。”岳破顺口回道“还不是我后背空挡太大,我背上你他们自然……..啊!”却是任盈盈一口咬在肩膀上不松开,岳破望着十八罗汉,却不敢运功抵抗,生怕伤了任盈盈的牙齿。忙道“我玩笑的,很疼啊!”任盈盈放开一笑道“看你下次再气我。”看了一眼咬处却是心疼,小嘴轻轻的亲了一下。

    岳破道“你还玩这个,我估计今天是出不去了。”咬牙上前入阵,却见三拳左中右攻到,岳破接下,三人退走,却是又补了三人出掌,一进一退之快,岳破拳刚收回,就见掌到,忙后退一步,刚出了掌攻范围,又是三脚袭来,岳破心中大骂:这少林也太过赖皮,有本事一个个上,想是如此,却也知是不可能,只好退回内,一十八罗汉也不追赶,只是守护在门之前。

    岳破把任盈盈放下说“如今咋办?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掉,不如我们就这边住下,生群小和尚出来?”方生方证一听不停**佛号,任盈盈却是脸红到脖子骂道“谁要和你生了?”岳破嘿嘿一笑转头对方证说道“大师,这少林我却是真不能住,我受人之托要去福建一趟,能不能就把我们放了?”方证看着岳破微笑摇头道“你师傅书信中……..”岳破大怒道“死女人,算这么精,那她有没说不让我走就自杀该怎么办?”方证仍旧微笑道“岳少侠真是中人,宁女侠确实有交代,说你胆大包天,什么都敢做,唯一不敢就是自尽。”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江湖之徒手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