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易筋经

    <---凤舞文学网--->    岳破心神不宁,恨不得一口亲下,却是顾及旁人,平一指话语却见惶恐道“小的,什么都没听见,圣姑莫怪,等小的治好圣姑,就此隐居西域……”岳破一听道“平大夫快快起来,我们小两口在这打点小,你怎生说那话。--凤-舞-文-学-网--”任盈盈道“谁和你小两口,你起来说话,口风严点就好,西域就不要去了。”

    平一指大喜站起连声称谢,马上喊自己婆娘出来见客。岳破道“他好象很怕你,你是不是很凶?”任盈盈笑说“也不是全因尊怕我的份,他受过我的恩惠所以才如此。”心里补句:手段自然是要凶点。却不敢说出来,那岳破路上宁可饿着,也不愿抢夺百姓马车,了解他格,当下只说些好听的。

    两人再次见过任盈盈,当下平一指不再提杀人之事,轻点任盈盈脉搏道“圣姑乃是被一极为霸道的寒气所伤,虽有这位少侠神功护心,但时良久,心中又长时间不宁,经脉受损严重,小人只能将体内寒气驱离,如同常人,但经脉却是无法修补,可能是无法再动武。”这是平一指私心,他倒有手段复原,但却要任盈盈宽衣解带,再切入体修补经脉。他是万万不敢,这不说自己治好后必死,就是开了那口,圣姑一怒,自己就得自杀。

    岳破听了对任盈盈道“不能动武,你伤心吗?”任盈盈却有稍许失落,但马上无所谓道“只要你愿意一直陪我边,保护我就行。”岳破笑说“我自然十分愿意,不过平大夫可有其他办法,不妨直说。”平一指道“而今惟有少林易筋经可洗人筋骨,修复经脉,但少林……”岳破打断道“平大夫且先治着,等她一好我们就上少林去看看。”任盈盈道“你不是要赶去福建吗”岳破笑说“我答应陪你了,自然是先去少林,万事如今也不如你重要。”任盈盈分外心喜,轻轻握着岳破手却不说话。

    “华山宁中则携门下弟子令狐冲拜见平一指平大夫”平一指一皱眉就想发话,岳破忙道“这是我师傅的声音,定是寻我而来。”任盈盈点点头说“你去请他们进来,我暂时不想见她们。”平一指连忙道“圣姑内屋请,婆娘你去照料圣姑,等会马上医治。”任盈盈进了内屋,平一指也没个请字道“进来吧”

    二人进来和平一指见礼后,平一指告辞去了内屋。宁中则见岳破仍旧笑嘻嘻行礼,倒不知说什么,这徒弟话都听进去,却都没放心上,有心教训一顿,打轻了那岳破皮粗厚根本不在乎,打重了自己又心疼,无奈一提耳朵道“冲儿,先把剑还他。”令狐冲双手捧剑,岳破半掂脚接了过来,顺手想搁在地上,感觉到令狐冲杀气,忙拿起放置桌上道“师傅耳朵快掉了。”

    宁中则无奈放开手,道“你这孩子,怎么能和邪道来往,还好生亲密,是不是有了苟且之事?”岳破忙说“没那回事,这女子手辣的,没敢下手。”宁中则接口道“是不是担心你的……咳,这剑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让你掌门知道?”岳破学那风清扬语气道“你把我的配剑拿去给你师傅一观,说明冲儿剑法乃是我所传授,至于岳不群,哼,就不用了。”

    宁中则叹口气道“风师叔乃是如今我华山唯一宿老,江湖威望又高,怎对你们掌门有如此偏见,老人家定还执着当年之事,破儿你是唯一他愿意见的人,好生说说好话,让我们迎回来尽点孝心。”岳破却是想:人家是看岳不群不爽,和那事没关系,但师傅和掌门是两夫妻,这话怎么开口,直接说掌门想要辟邪剑法?所以他有成见?师傅定然是相信枕边人,老头还不落好。

    想到这岳破笑说“反正大师哥的事师傅您有分寸就没事了。”宁中则道“你大师哥我有分寸,但你……”说着眼泪流下拿出张纸道“你自己看。”岳破展开一看上写:华山派掌门岳不群顿首,书呈天下英雄,猥以不德,执掌华山门户,顷以敝派逆徒岳破,秉顽劣,屡犯门规,比来更结交妖孽,与匪人为伍。不群无能,虽加严训痛惩,迄无显效。为维系武林正气,正派清誉,兹将逆徒岳破逐出本派门户。自今而后,该逆徒非复敝派弟子,若再有勾结邪、为祸江湖之举,祈我正派诸友共诛之。临书惶愧,言不尽意,祈谅之。

    岳破看完变魔术般的拿出条手绢递给宁中则,道“师傅你莫哭啊,不就开除我吗?”令狐冲怒说“小师弟,你好生不自,开除出门,乃是江湖人之大耻,如今书信未发,你和我同去掌门那认错,保证决不再犯,还有挽回机会,至多受些惩处,我与你一起担之。”岳破道“大师哥莫气,这个我还要和那妖孽去趟少林,我不放心她一个人去。”

    宁中则却是一个巴掌抽过来,骂道“事到如此,你怎还不知悔改?那女子与你有救命之恩,平一指不是也代为医治,我们当做不认识不就好了?”岳破却是答非所苦着脸说道“师傅就不心疼徒弟,打的这么重。”宁中则恨恨道“打重了?你今天不和我们走,我就把你打死在这。”岳破笑笑说“师傅才舍不得”把脸伸出去,宁中则却是把手久久停在半空,还真舍不得。岳破忙轻轻把她手放下说“师傅开除就开除了嘛,你还疼我就好了,我还是你徒弟”

    宁中则长叹一声坐下问道“你是不是迷上了那女子?”岳破呵呵一笑“瞧师傅您说的,再怎么说没她话,徒弟是见不着您了。”宁中则又问“你们去少林,想干什么坏事?”岳破道“小事小事,那姑娘受伤不能动武,我想和她一起去少林借本易筋经让她练练。”“带魔教中人去少林?还借本易筋经练练?癞蛤蟆打哈欠,口气不小。”宁中则是惊讶岳破胆子之大。

    岳破问“少林那么小气,怎么做武林泰斗?”宁中则一巴掌拍在岳破头上道“易筋经,洗髓经乃是少林两大镇寺之宝,不仅要靠机缘,而且必须成为少林弟子……..你眼睛乱转,在打什么主意?”岳破道“也没什么主意,我想起一句古话:书非借不能读也。”宁中则连点头道“好好!现在有出息了,都想去少林偷东西,我先打死你。”岳破忙叫“别啊师傅,要不你帮我出个主意?”

    宁中则思量稍许叹口气道“摊上你却是没有办法,我做姑娘那会与那方证大师倒是有点来往,还欠了我个人,我且帮你修书一封,就看你们造化如何。”岳破忙拿了边纸笔奉上,宁中则却是提笔疾写,岳破旁边一看却是佩服万分,那手法显然是多年浸而成,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岳破除了勉强认出自己的名字外,其他全是不识,这名字还是先猜出破字,再推断出岳字。宁中则写好,岳破忙马道“师傅你这手笔法,却是我生平少见,可称的上旷古绝今。”

    宁中则看了自己写的书信笑笑说“你啊,就是字学的太少,此乃小篆,哎!方证大师乃是有德有学之高僧,我倒是班门弄斧了。”岳破继续马上道“师傅您写的小篆岂是普通小篆,乃是小篆中的小篆,你看这字我就很欣赏,既有柔女之美,更有习武人之刚气,这字**什么?”宁中则被自己徒弟逗乐道“什么字都不懂,就在那瞎起哄,改天……改天我再教你。”却是想起岳破被逐出门难过起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江湖之徒手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