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金钱可以活人

    <---凤舞文学网--->    方生却是与岳破专心的缠斗起来,只盼那些弟子拿了婆婆,不伤了和气。--凤-舞-文-学-网--岳破听到那婆婆传来的喘息声道“晚辈答应护她周全,大师如果再不停手,却是莫怪晚辈无礼。”方生道“少侠勿急,事了后老衲自然会给华山一个交代。”话落婆婆传来一声“啊”却是肩膀业已受伤出血,方生道“这位黑木崖道友既然受伤,我佛慈悲,可放下兵器,我定保你不伤。”岳破呵呵一笑喝道“大师,恕晚辈无礼,”

    招式一变,掌风排山倒海攻去,方生一时大意,没想岳破先前还留了后手,大惊之下眼见避无可避,单掌迎上,却见岳破一收右掌,变左掌为指,一招霞光连剑指点在方生手心,方生只觉一股内力冲入丹田,初时无觉,突然澎湃激昂,这乃是紫霞功的特,方生识得知道着了道,急忙运气抵抗,先机全在岳破手上,却见岳破欺一掌攻来,内含无数变招,其更如一座山峰雄不可催,无奈之下勉强弃棍再对一掌,这掌却是不同,刚一对上,岳破双手上三路乱打,却是完全攻在破绽之中,方生整整挨了三拳,受了点内伤摔在地上,岳破这才停手,说声“大师多有得罪,受人之托,忠……”

    这一番攻击,在上乘武学中亦是难得一见,当下众人都是停手,看的目瞪口呆均在想自己遇见该如何破解,岳破正抱拳说话,却听见倒地的方生喊句“小心”,一个蒙面人背后双掌袭到岳破,正是岳破收招时候的大空挡,眼看不能幸免,那婆婆子一转,法鬼魅护住岳破后与那蒙面人对上一掌,狂吐口血昏迷过去,岳破大怒,十成功力拍出,众人边刮起一阵强风,那蒙面人势已衰招已老,怎当岳破含怒一击,紫霞之霸道,勉强一对掌,上半全笼罩在岳破掌风中,肩头生生再吃了一记,吐口血,没入草丛遁走。

    岳破无心追击,忙看那婆婆伤势,却是昏迷不醒,方生却是慈悲之人,不计较太多,过来运起内力一搭脉却是一阵寒气冲脉袭来,方生**声佛号道“寒气攻心,老衲这有颗疗伤灵药,你先与她服下,只能救得片刻,却是不能幸免,除非是开封平一指在此……”岳破接药,伸进帽帘塞入婆婆嘴中,道一点自然下肚。自己一搭脉,却见那寒气极为霸道,但为何自己后面对掌却无所觉?稍等片刻,那婆婆仍旧未醒,岳破一搭后背,注入内力稍许听见‘啊’的一声。

    岳破忙道“感觉如何?”婆婆打颤道“冷,好冷”岳破脱下衣服,将其包裹起来右手脚左手脖抱住道“大师后会有期,我却要赶去开封。”方生见此也不再阻拦,岳破当下运起内力,踏步飞去。

    婆婆包在衣服中仍旧是打颤不止,岳破一手伸进去持续输送内力这才止了打颤。婆婆道“你不用管我,你想去寻平一指,来不及的。”这话没用内力压住,却是非常好听。岳破一楞笑笑道“你声音真好听,以后就这声音,我听了很舒服。大不了功力枯竭后我们一起死,我十五年的内力苦修也不是摆着好看的,放心吧你我都死不了。”那婆婆也不回答,双臂紧紧抱住岳破。

    岳破速奔十里,找了一小镇,重金雇辆双马马车,疾驰开封。车厢内婆婆问道“你如此输送内力,却是熬不到开封。”岳破笑笑说“熬不到就死,有什么大不了的。”婆婆声音哽咽道“为何对我这般好。”岳破道“你救了我,怎生还说这话。”婆婆道“如果我没救你,你还这般对我吗?”岳破一楞道“你怎么老问这样问题。”

    婆婆道“你怎么就老不回答这样问题?你把我面纱掀起来。”岳破奇怪道“怎么了?”婆婆缓缓说道“我知道此次凶多吉少,我要让你看看是不是比你师傅漂亮。”岳破一楞也不动手反问道“那你为什么要救我?”婆婆沉默会道“我看你极其讨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救你”岳破道“你放心,只要平一指肯救你绝对死不了,我从小就玩紫霞功,每天三个时辰在练内功,我对自己内力有数,我要去福建办点事,能活着回来话,再看看你是不是比我师傅漂亮。”

    婆婆道“你为何在五霸冈上寻找那个任盈盈?你认识她?”岳破笑说“我知道这个名字,但却不认识,对了为何我说了那名字,一群人都象见鬼似的。”婆婆道“因为她是神教中的圣姑,直呼其名乃是大罪。”岳破道“切!一个鸟名如此稀罕,东方不败都随便喊。”婆婆笑说“你不在乎,可是他们在乎。”岳破点头道“怎么你也怕她?”婆婆道“谁说我怕她了,不过她也很可怜,小时候娘就死了,十二岁那年爹也死了,孤孤单单一个人,大家都只是尊敬她,却没人把她当朋友。”

    岳破道“那没办法,又要保持尊严让江湖人敬,又要广交朋友自然困难,对了你叫什么,我总不能也叫你婆婆?”婆婆笑说“你与那竹翁不是忘年交吗?你叫我姑姑也行啊”岳破呵呵一笑却听见一声怪响道“是不是饿了?”婆婆却不说话,好似在难为

    岳破一笑,轻轻掀起小半面纱,却是白齿红唇,相当人。拿了自己打包的鸡,撕了一小块,那婆婆调皮的舌头一卷收了进去。岳破一笑说“幸亏我把吃剩的打包,要不你只能吃我的,喝我的血。”婆婆一怔道“这是你吃剩的?”岳破听其语气知道其心中所想道“不吃就算了,一会到了镇子,我让车夫帮忙买点。”婆婆道“你生气了?”岳破淡淡说“没有,我也不习惯吃别人剩下的东西。”婆婆也不说话,过了一会突然说道“我还想吃,你喂我。”却是开始撒起来。

    岳破一喜再撕了一片,那婆婆连手指一起咬下,道“你手好粗,我咬不动。”岳破拿了小手臂说“咬这里,”那婆婆也不客气一口咬下,却是留下两排整齐牙印道“这是报你在洛阳欺负我之事,好冷,你抱紧我。”

    一路顺利,夜兼程,马匹劳累就地换马,买了不少人参掉命,终于在第五天到了开封,岳破内力修为如自己所料,每天有六个时辰的输送内力,到现在憔悴异常,终于还是坚持下来,那婆婆气息始终是有弱有粗,一天难得几个时辰开口说话,但两人却是有了某种默契,岳破也深深体会金钱的重要,如果自己上就把两银子,两人都是死定

    下了车也不休息,直接抱起婆婆,寻问平一指住处,也是生巧,在门外遇见了华山一行人。宁中则一见岳破大喜道“破儿,你去哪了,我们在洛阳耽搁好久也无你音讯,你怎么如此憔悴,你怀中抱的可是洛阳那人?”岳破呵呵道“师傅这么巧,路上遇见几个贼人,还好这姑娘救了我,却让她受了重伤,这不来求医了。”令狐冲在旁边一句话都不说,看其样子隐瞒了竹翁和婆婆是魔教中人之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江湖之徒手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