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初遇任盈盈

    <---凤舞文学网--->    岳破再道“不如这样,我八你二,然后在外面买房子,夏天住这,冬天住瓦房,不是很快活。--凤-舞-文-学-网--”老人压下怒气道“我二你八和你八我二有何区别?快走快走。”岳破却不忍这手艺埋没当下激道“急什么,我是看你这画很有潜力,有可能达到画中境界,你却如此不认好歹。”那老人画竹近七十年还没人敢说他只有潜力,当下怒笑道“你却说下这画中境界为何?”

    岳破清清嗓子道“画中最高境界不是用笔,乃是用活人,将前双点作花,双掌做树,股变石,前足成云,后足成山融于自然,这样才能算是一代画师。”老人听的是一楞一楞觉的在胡闹,但看那模样语气却是甚有把握。也不敢怠慢道“不如请小兄弟为老朽画上一幅?老朽拼了这骨头看看。”岳破一楞道“您老开玩笑?我笔都没拿几次,怎会画画。”

    老头一怒提起岳破领子,年纪虽大,手脚却是敏捷道“你不会,怎跑这来胡闹。”岳破倒没感觉这老头人会武,只当是老人怒极暴发了小宇宙,也不敢动粗,怕伤了老人当下忙道“老丈莫怒,世上画画之人不多,赏画之人却是千万,我恰巧是其中之一罢了。”

    正说着却是竹屋门开了,一个女孩走了出来道“竹翁爷爷,婆婆让我看下你在与谁争吵。”岳破大喜喊道“曲丫头,是我,先让他放我下来。”来人正是曲洋孙女曲非烟,仔细看了几眼惊讶道“这不是华山岳破哥哥,竹翁爷爷先放他下来。”

    岳破落地顺顺衣裳道“丫头,你怎么没归隐?这老头是谁?好大力气。”曲非烟反问道“你怎么全伤痕累累?”岳破一瞪道“没大没小,我不是先问你吗?”曲非烟笑说“你对我竹翁爷爷就有大有小了,你说这老头可是我神教长老,我不归隐是闷的慌,这下满意了?”

    那老人见岳破听了魔教也没多大反应,道“知道我们是神教,怎生不出剑除魔卫道?”岳破不理他对曲非烟说“他当我傻的,两个长老在这让我除魔卫道。”曲非烟听了乱笑道“岳破哥哥,你先坐,我去倒茶。”岳破怒说“你没看我股都开花了,坐个啊!”曲非烟转过一看,确实是血淋淋一片当下佩服道“你脸皮真厚,这样子敢走出大街。”

    岳破讪讪道“我也是才发现,刚太疼了点,丫头帮我去找件裤子。”岳破却是拿她当自己人使唤,老人开口道“既然是熟人,丫头你去拿件我的裤子给他,再拿点伤药。”曲非烟应声进屋。

    老人问道“你这伤却是被极深内力所伤,已经是震到五脏六腑,若不细心调理几,恐怕留有后患。”岳破一听摸了半天摸出一两银子,还是在思过崖那赢令狐冲得来的,叹口气说“一文钱难倒英雄汉,老丈可有钱借点我去看医生。”老人沉默少许突然暴发再抓岳破衣领大声问道“你刚才就想用一两银子买我的画?”岳破陪着小心的说“是半两,我要留半两防。”老头盯着岳破看了一会,放下道“正派弟子中还有你这般无赖?”

    岳破撇了眼说“老头,我找你借下钱,没钱就算了,骂人可不行。”老人道“我就骂怎样,你就是无赖。”岳破大怒道“我是无赖你是猪。”老人更大声“我是猪才怪”岳破比大声“你就是猪才怪?姓猪的人还真不多。”老人大怒再提起岳破放在自己面前吼道“我不是猪才怪。”话落两人无语,竹屋内却是传来两下女子笑声。

    曲非烟走出来伸了下舌头笑道“岳破哥哥你太坏了,竹翁爷爷别和他一般见识,这人就是无赖。”岳破笑嘻嘻接过裤子直接上道“丫头,借哥哥点钱,哥哥去看大夫。”曲非烟一楞摸了全,摸出两个铜板出来,岳破看着无语。却听见一下琴响,屋内有人走了出来,头戴一宽帽,上有较厚帽帘垂放到肩,着宽大长袍,看不清年纪也看不清材,曲非烟跑去扶着说“婆婆你怎么下来了?”婆婆说道“此人对我神教长老有恩,自然下来道谢,你安排点瓜果茶点。”

    曲非烟回屋准备,三人落座,岳破是半跪坐在石凳上道“二位长老是吧?你们不觉那丫头很可怜?怎么还克扣人家例钱?”婆婆也不回答道“你与我们两位魔教中人坐在一块,不怕你师门知道处罚你?”岳破一怒道“处罚我?股都已经被打烂了,还想如何处罚?。”曲非烟刚好出来摆上小点道“那你不如来我们神教?”岳破随口问道“一个月多少钱?有什么提成?”

    曲非烟伺立那婆婆边道“你还真想来,不怕五岳剑派追杀你?”岳破道“追杀?嵩山现在估计活吃了我的心都有。”婆婆吃一小口点心奇怪问道“嵩山为何追杀于你?”岳破不回答,反奇怪问道“你牙倒是蛮好,不过别吃那么多甜食,容易发胖不说,你这年纪还容易得糖尿病。”婆婆一拍石桌站起大怒道“你说什么?”岳破一楞自己这不是好心嘛,道“你声音倒是好听,到底几岁?”

    却见那婆婆也不说话一支软鞭卷向岳破脖子,岳破后翻避开道“你,说两句话就开打。”那人却是一收手道“不过是试试尊驾武功,多有得罪请坐,既然是贵客,非烟你去把我酿的蜜酒拿来。”非烟为难道“婆婆……”“叫你去就快去,”非烟无奈只好进屋取了一小坛酒。

    婆婆亲自帮岳破倒上一碗见岳破有异色,笑道“这酒是非烟好不容易才酿的,宝贵非常,你看那小丫头多舍不得,都快哭了,少侠也只能小试一口。”岳破一笑,手中藏了银针一试没有反应,直接说道“曲丫头,我知道这酒有问题,你说喝我就喝掉,你说不喝我就带你走,他们不是我对手。”

    曲非烟突然跪下说“婆婆,岳破大哥是好人,你就放过他吧。”岳破一笑道“选的好。”右手内力一运,石桌裂成几块,飞二人,左手一伸搭住老人,老人也滑顺了出去,岳破飞近战,那婆婆抽出一剑攻去,岳破紫气上脸与老人对上一掌,将老人退,顺手一握来剑道“没有内力的剑是伤不了我的”一掌劈下就想就地格杀,却是曲非烟闪了出来子拦住。岳破急忙一移拍在旁边石凳上,石凳粉碎。大骂“死丫头,你倒是有点立场,我要是伤了你怎么办,你接的下这掌啊!”

    岳破见曲非烟又要跪下忙拉着道“你哥哥我挨了这么多棍子,就是因为跪的不爽,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就当我没来过行吗?”岳破左右看着丫头楚楚可怜道“要不我带你走,我也不回华山,我们浪迹天涯必不会亏待你。”曲非烟道“不要,婆婆也是好人,我……”岳破怒道“好个,好心提醒她注意体,就要杀我。”婆婆坐另一石凳上轻笑一声道“没想阁下内力拳脚如此凶猛,倒是我们失敬,可还敢坐。”岳破道“有何不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江湖之徒手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