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逼让掌门

    <---凤舞文学网--->    风清扬道“冲儿,你且与他过上几招。--凤-舞-文-学-网--”两人对阵,可怜田伯光道初解,再加一没进食,不满百招即告败,又被点了睡。岳破看那剑法却是心惊当下问道“太师叔,我听说独孤九剑还有一决叫破掌式,不知道是否有此招?”风清扬点头道“确实是有,昨我与你过招便是,不过你拳脚浑然天成,变化随心,收发由意,我纯靠招式破你也要百招之上,冲儿如果苦修几年,还有望破你拳脚,我见你已入了境界,几年后的成就只怕我都不易胜你,冲儿吃亏在基础不扎实,又无你那般内力,所以小鬼头放心,你大师哥胜不了你。”

    (原文:破掌式”破的是拳脚指掌上的功夫,对方既敢以空手来斗自己利剑,武功上自有极高造诣,手中有无兵器,相差已是极微。天下的拳法、腿法、指法、掌法繁复无比,这一剑“破掌式”,将长拳短打、擒拿点、魔爪虎爪、铁沙神掌,诸般拳脚功夫尽数包括内在)

    岳破讪讪道“我不是那意思,太师叔这书册还你,您老怎么还把定之物放在上?”风清扬一口气没憋着道“你怎知道?”岳破道“只有第二页有个叫蔷云的人留言,也就第二页破烂不堪,上面还有不少汗渍,想来必是您苦恋……”令狐冲忙上前堵嘴,自己这小师弟什么都好,就是口无顾及,只是无顾及也罢了,还天生聪明,什么都能看出道道。

    风清扬却是叹了一声也不说话远看朝阳峰,手摸小册却是想起故人。岳破又道“您老人家却是和我大师哥一般,都是落花有意,流水无……大师哥你好歹让我说句完整话好不,这样我很难受。”风清扬却是笑了下说道“你这小鬼我却是喜欢,可惜我却无法教导与你,我虽不想多见华山等人,你若有空,逢个节就来后山找我,冲儿你却是不需来了,我见使剑之人就想起华山二十年前剑气相争的惨剧。”

    这两人知道,二十年前华山鼎盛,但剑气相争自相残杀,与卢旺达大屠杀一般,结果是二十名高手全部挂掉,自此华山沦落,五岳中人丁最是凋零。岳破呵呵一笑道“都过去二十年了,太师叔既然知道如今华山惨淡,不如出来做个高人,您这辈分这武功,就是东方不败来了,也只敢磕头。”风清扬难得大笑道“东方不败却不是我十年前对手,但如今老矣,恐怕胜他不能,你不用多说,我知道你这孩子意思,但我心意已决,你们三人都不许向外人透露我等事,我去了,好自为之。”说完。轻轻一飘飞向后山。岳破赞道“这轻功练的多帅,只可惜没盘剥下来。”

    田伯光醒来发现自己麻被点,眼前有一男子狞笑看着自己当下问道“你想干什么?”岳破一楞这对白倒是经典说道“你猜呢?”田伯光倒是聪明道“我发誓绝不透漏风老前辈的行踪。”岳破起回头与令狐冲说“钱来!我早知道这家伙怕死。”令狐冲无奈摸了半天弄出几两银子递给岳破。岳破收下解开道,田伯光面如死色,知道再停留不得,下山去了。

    两下来二人各自揣摩新学武学,却见陆大有急冲冲跑来,原来岳不群与宁中则回山带了一堆人回来,其中有嵩山第三把交椅的仙鹤手陆柏,带了把破旗,还有衡山泰山的长老,另有三名剑宗师叔,都说奉左盟主之命来接管华山。岳不群正与剑宗理论,但宁中则倒是约束弟子在一旁冷看。

    两人听完,飞速下山,明显是岳破快了许多,也不等令狐冲,先行去看闹。

    岳破进了院子看到所说各人都按顺序坐好,那衡山鲁长老道“素闻华山派宁女侠是太上掌门,往在下也还不信,今一见,才知果然名不虚传。”岳破上前接口“那你不是要称一声师叔?”众人楞,哪出来小子敢接长辈说话,宁中则忙站起道“此我小徒,岳破见过各位长辈。”

    岳破看了几眼回头道“师傅我看这几个人是来捣乱的,你看全杀了灭口怎样?”众人一听更楞,岳不群一拍桌子就要呵斥,鲁长老却是先说道“华山弟子却是不把我们这些长辈放在眼中……”正说岳破刷到他眼前道“老头,你知不知道我与莫大掌门有过命的交,他还欠我一人,再罗嗦一句,我让他给你穿小鞋。”鲁长老一楞看那神色却不说假,自己此次来这还真没通过掌门,一时呆那。

    “破儿放肆,快到为师边,不许拿恩欺压他人。”宁中则脸怒心喜的喊道。岳破称是,过去途中再地泰山那人扔一句“天门师伯也欠我人哦”就是天门不会当回事罢了。竖立在宁中则边却如泰山稳健,来人见此气势均是心惊。

    岳不群见此也站起说道“我想其中必有蹊跷。左盟主向来见事极明,依依理,决不会突然颁下令旗,要华山派更易掌门。”陆柏道“难道这令旗是假的?”岳不群道“假是不假,可是令旗却是不会说话。”

    陆柏森森道“岳师兄说五岳令旗是哑巴,难道陆某也是哑巴不成,还是信不过陆某言语。”岳破出声道“你如何证明你是陆柏?”陆柏一楞道“你掌门定是见过。哪需证明?”岳破道“我听说有些江湖宵小,有一手高明易容术,却不知……”陆柏拍案道“你说我是宵小?”岳破也学着森森一笑道“我说易容的是宵小之辈,您怎么这么快就认了,各位师兄关门,宰了这冒名顶替的家伙。”堂下众弟子喝声好,还真有人关门。

    陆柏一楞知道被抓了语病,生怕岳不群将错就错把自己杀了,当下忙道“我是真的,你想如何证明。”岳破呵呵笑道“我早知道你是真的,不用证明,你有事快放。”陆柏一口气没上来,全气的发抖。坐在椅子上举起大拇指道“好,你有种。”岳破奇怪道“谁都知道是男人都有种,难道你没小**”“破儿放肆不许乱说粗话,”岳破笑嘻嘻对师傅说“我那不是粗话,是事实。”

    陆柏已经气的说不出话来,一旁的剑宗成不忧道“哪来那么多话,你是不是不肯让这掌门之位?”剑随话走,攻向岳不群,岳不群微笑却不出手,宁中则看岳不群衣服上留下的四个窟窿道“成兄,拙夫总是瞧着各位远来是客,一再容让。你已在他衣上刺了四剑,再不知趣,华山派再尊敬客人,总也有止境。”成不忧道“甚么远来是客,一再容让?岳夫人,你只须破得我这四招剑法,成某立即乖乖的下山,再也不敢上玉女峰一步。”却是怕了岳不群,想找女人先落落面子。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江湖之徒手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