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回山简单过度篇

    <---凤舞文学网--->    三人回走,令狐冲道“小师弟果然是人中之龙”岳灵珊却是不高兴道“大师哥你记的几年前,我爹要把我们功课从三时辰加到五时辰吗?就是他引起的,小师弟我可告诉你,不许外泄让我爹知晓你武功有进展,他要是知道非得加我们四个时辰功课。--凤-舞-文-学-网--”令狐冲寒气脚起附和道“有理有理”他们不知道一方面固然是岳破刻苦,另一方面却是不愿意成人心态和小孩玩耍,这才练武解闷。

    才走不远,却见岳不群与余沧海剑斗一起,一阵眼花的对剑,那余沧海一声闷哼喊声“后会有期。”直接跑路,岳不群却喊道“你且把平之父母还来。”一路追了下去。令狐冲赞道“师傅那剑法,要是全招呼我上,只怕我一招都挡不了。”岳灵珊也道“我都看不清楚。”岳破却是看了清楚,还揣摩出两人几处破绽,不敢说只能附和说是是。

    令狐冲却是看见一座庙宇,三人度步而去,却是听见木高峰在迫林震南夫妇说出辟邪剑法的下落,岳破一惊,这武功也出来了?怎么在这出的,不是东方不败写的吗?令狐冲耐不住踹开门喝道“住手”木高峰正要问出所在,却被打扰,大怒一掌攻来,岳破运起内力接了下来,两人各退数步,岳破却是受了点内伤。那木高峰见不妙,也不说话,飞上房离去。

    岳灵珊扶岳破坐下,喂了个药,令狐冲受二人遗言,林家有一东西在福州向阳巷老宅地窖中,子孙不可看,说完同归黄泉。岳破知道那玩意就是辟邪剑法,也没兴趣,别说自己不想变太监,就是想也不能使剑。

    令狐冲岳破正为挖多大坑位讨论时候,却是岳不群和林平之来了,岳不群见了二人尸体只让林平之进来,令狐冲把事说了一遍,也顺便把遗嘱说了。岳不群见林平之伤心,此事又是岳灵珊引起,说道“我华山派向来的宗旨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除了跟魔教是死对头之外,与武林中各门各派均无嫌隙。但自今而后,青城派……青城派……唉,既是涉江湖,要想事事都不得罪人,那是谈何容易。”

    岳破一听凑过来道“掌门意思是,青城的见一个杀一个?见……”岳不群瞪他一眼道“此行你惹的事最多,虽然算不上七戒,但也要让你师傅管教管教你,不过你师傅说你老练,此次亏了你,不然刘府是再见不到活人。”

    当下无话,整理行装回山,令狐冲虽然是恨岳破那张破嘴,但是却是佩服的多,两人更加投机,岳破见大家在远处小声问道“大师哥,你是不是喜欢小师姐?”令狐冲一楞脸一红道“没有没有。”岳破哈哈一笑道“难得你还会害羞,我看的出来你对她很是有好感,不过你现在有麻烦了,她对那个林师弟来电。”令狐冲再楞,急拉岳破手道“你怎么知道?”岳破道“你别管我怎么知道,我劝你要么现在把事定了,要么就放弃这个女人。”

    令狐冲受岳破打击,一路上闷闷不乐,疑人偷斧般的注意他们二人几次,却是更象岳破所说那般。岳破也是纳闷:这小师妹不是一直喜欢令狐冲吗,还和苗族那女子吃醋来着,怎生来了个小白脸就变心了,难道是徐克晃点我?还是我来这边蝴蝶效应,没理由没理由,两人耷拉脑袋各自思考。

    很快一行人到了华山玉女峰下,二十几个徒弟都跑来迎接,其中岳灵珊和令狐冲最受欢迎,岳破最是孤单,令狐冲在各位弟子中心倒是好了许多,宁中则也到院外,岳破正想见礼,却被岳灵珊飞起一脚,踹到旁边,岳灵珊投进母亲怀抱说“妈,我又多了个师弟。”岳破看那表,知道历史已经改变,岳灵珊不再令狐冲了,当下一看林平之却是有点不顺眼。

    林平之与宁中则见礼道“见过师娘。”这才到岳破说话“师傅我回来了,这个是弟子跑遍衡阳特意为师傅买的。”宁中则接过来却是一条黄金手链,做工精美细致,乃是名家手笔,大喜道“还是我徒弟了解我,你掌门难得送件象样的礼物,不过这手链你应该是买不起,是不是掌门给的钱?”

    岳灵珊接口道“才不是呢,这是小师弟用了点诡计。”岳破忙使眼神,宁则中一个暴栗敲下笑问“珊儿说。”“我们三人去采购礼物,小师弟在家古董店看中这手链,上前杀价,小师弟杀起价好生有气势,六片金叶被他杀到三片金叶,小师哥出门,用半片金叶子收买了十几对夫妻,让他们挨着上来问价,每人均是乱挑毛病,最多只出一片金叶,最后是一个捕快,对这金链询问来历,还点示最近有不少飞贼。最后我们当是路过时候老板出来死活要卖我们,小师弟很不愿的花了两张金叶子买了下来。

    宁中则一楞,看眼在赔笑的岳破道“你这手段倒也没坏七戒,但为师看你滑头很是不高兴,想要什么惩罚?”岳破解释道“我们当时就两片金叶和一些散碎银两,这链子不带在师傅您手上,简直就是明珠暗投,难道师父你觉自己配不上它?”宁中则一笑“那就算了,马拍的真响,这链子真是不错……”

    众人到了有所不为轩,先是岳灵珊述说福建福威镖局灭门之事,宁中则叹息直说平之可怜余沧海可恨。接着是令狐冲从遇见田伯光说起到最后。岳不群对宁中则道“你这徒弟好象没坏了七戒,功劳倒是不少。”宁中则却没见过岳破与余沧海交手,当下惊奇道“你如今功夫也进步太快了。”

    岳灵珊旁边喃喃道“太快?快到后面都把莫大先生给点了。”众人大惊,宁中则正色问道“破儿怎生回事?”岳破道“嘿嘿!莫大师伯帮弟子练成了鹰蛇生死博”宁中则先前知倒没多大惊异问道“你完全自己领悟的?”岳破道“是,不过火候还不够,还有些许没明白。”宁中则点头道“你且出来,与我过招。”

    众人到了较场,两人各自起了苍松迎客,宁中则也不客气人随剑走,成线攻来,岳破心一横上前接招,宁则中变招如蝶般旋舞,岳破却是如蛇般灵动,前面几十招,双方都没碰到对方。

    宁中则耍的兴起,长啸一声,剑锋闪烁不定,围岳破疾刺,银光飞舞,岳破见了心惊,不敢怠慢,脚法踏起飞快旋转,众人是只见剑光拳影,不见两人,均是心惊。岳破运起内力在手或拳或掌或指击在来剑,十几声金铁之声后,长剑终于断成数截掉落在地。宁中则脸微红却是大喜道“不错不错,我宁中则也能有如此弟子,”对岳不群递过个胜利的眼神。岳不群知道自己夫人要强,喜欢别人呼她宁女侠,而不是岳夫人,当下也不在意道“你们也需以破儿为榜样,以后正常功课加一个时辰,珊儿别那么看爹,就这么决定了”

    宁中则道“冲儿?你可要学我那招?”令狐冲早是艳羡,忙道“自然要学。”岳不群笑说“那是你师娘所自创‘无双无对,宁氏一剑’我这几名徒弟就你内功还可勉强学习。”

    当下安排林平之拜师,与岳破前一样,礼毕岳不群道“你们过来,我可问你们,那天松是怎么死的?”令狐冲紧张,岳破接道“是被田伯光砍死的啊”岳不群怒道“胡说,我看了天松伤势,刀不致死,内脏都移位了,是被压死的。”令狐冲无奈将当时况说了一遍。

    岳不群听完点头道“冲儿我治你看看护不力,致使前辈亡之罪,服否?”令狐冲知道失误当下道“弟子服气。”岳不群看了眼宁中则,宁中则明白道“破儿,你鬼话连篇,滑头滑脑,不明江湖规矩就自行其事,你想我怎么罚你?”

    岳破小声道“不如罚我以后不许吃早饭?或是每天给您捶背?”宁中则笑说“那太委屈你了,为师是怕你堕落邪道,所以要清你心智,师哥,你给拿个决定。”岳不群道“我本想两个都送到思过崖去,可惜怕他们太要好,没了作用,不如这样,冲儿就上思过崖一年,破儿每天由你这师傅定下三个时辰文课,你觉如何?”宁中则道好。

    众弟子求无果,还是这般定了下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笑傲江湖之徒手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